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雕光 作者:平生好剑

字体:[ ]

 
文章简介:
第一次合作的时候,祝夏十六,傅泽明十九。
导演说:“行,两人站一起挺好看的。”
俩人就在一起了好多年。
 
傅泽明X祝夏
 
专业部分查不到就靠脑补来写的拍电影故事,一定会有BUG。
  
 
卷一  见神
第一章 
  高二下学期时,祝夏看上了隔壁班的女同学齐美心,原因很肤浅:齐美心是全年级最漂亮的女生,他就喜欢好看的人。祝夏的性格一直很主动,下课去拦住对方,笑着问:“齐美心同学,你能不能和我谈恋爱?”死党郑艺博曾满怀妒忌地说他笑起来非常好看,两颗尖尖的虎牙显得孩子气,特别激发女孩子的母性,桃花眼弯起来又有点骚气,很叫人怦然心动,笑着去告白一定百试百灵。
  漂亮的齐美心打量了他好一会儿,用一种极其可惜的语气说:“抱歉,同学,我现在心里只有傅泽明。”说完好像生怕自己后悔,马上走开了。
  告白失败,祝夏回班上殴打郑艺博,郑艺博忙说要请他撸串,逃过这场无妄之灾。
  放学后两人直奔百子湾,找了家店要了一堆烤串和几瓶啤酒,祭奠祝夏尚未开始的爱情。
  “你非说笑着告白成功率高,笑屁啊!我就说露虎牙显得幼稚,现在哪个女孩子会喜欢小弟弟?”祝夏咬了一口羊腰,没好气地说。
  郑艺博给自己和祝夏各倒一杯啤酒,认真分析:“笑这个策略肯定没问题,问题是人家心里有人了,而且还是傅泽明啊!”
  “傅泽明又怎么样?”
  “傅泽明还不怎么样?认输吧朋友,这世上有大把的姑娘,明知可能一辈子见不到傅泽明真人,还是爱他爱得死去活来,齐美心应该是个女友粉吧。“
  “不就是明星吗,我也是——”
  郑艺博挑起眼看祝夏,祝夏顿了下,干完杯子里的啤酒,悻悻地补充完后半句:“明星的外甥。”
  祝夏的舅舅卢云波是演员,虽然没有爆红过,但提起他演的角色人人都说得出两个,还会翘起大拇指夸一句:“演技真好。”卢云波拿过金马最佳男配、飞天优秀男演员,演过不少电影电视剧,但主场在话剧界,声台形表样样扎实,是典型的老牌实力派。
  郑艺博又给祝夏倒满啤酒,劝道:“天涯何处无芳草,漂亮姑娘又不少,输给傅泽明也不丢人,就他那长相,就算不是明星,把人往我们学校一放,一样再也没有姑娘会多看我们一眼。”
  傅泽明好看吗?肯定好看,但傅泽明有多好看?祝夏觉得这就不好说了。审美这种事本来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因为卢云波的原因,他在生活中见过几个明星,英俊还是英俊,漂亮也真的漂亮,但一下荧屏,就失了些光彩,从宝石美玉变成有机玻璃。
  祝夏问:“你见过傅泽明真人?万一真人没那么好看呢?”
  郑艺博说:“我同桌上次探班回来,夸傅泽明真人更好看夸了一星期。”
  祝夏更不以为然:“杜诗的粉丝滤镜有八百米厚,说的话能信才怪。”
  郑艺博有点好笑:“你这是迁怒,你也没见过傅泽明真人,万一人家就这么好看?”
  祝夏酒量一般,喝了一瓶半有点上头,不服气地说:“赌不赌,找一天我去探班,看看他真人到底什么样?”
  郑艺博懒得理他,啃着中翅说:“有病啊你,他真人什么样关我们什么事,我们又不是GAY,你别喝了,再喝该发酒疯了。”
  祝夏非要较劲:“要是傅泽明真人也这么好看,算我输,我把昨年从你那儿赢到的百货大楼还你。”百货大楼不是真的百货大楼,是一款乐高玩具,编号10211,经典五位数之一,现在已经绝版了。
  郑艺博迅速掏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对着祝夏,说:“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祝夏不仅说,还举起三根手指,指天为誓:“傅泽明要是真人也这么好看,算我输,我把那套百货大楼还你。”
  郑艺博大喜过望,立刻保存这段视频,他不怕祝夏见到真人后,故意骗他说傅泽明不好看,祝夏的优点之一就是言出必行,而且这个赌约只限制了祝夏,又没要求他输了付出什么,简直不能更赚。
  烤串吃完了,酒也没剩下,两人酒足饭饱,坐车各回各家。
  祝夏这个赌约是趁着酒劲儿说的,说完回家睡了一宿,酒劲儿一过啥也不记得。
  第二天到学校,郑艺博春风满面地迎接他,给他放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有个喝得脸色发红的傻逼信誓旦旦地说:“傅泽明要是真人也这么好看,算我输,我把那套百货大楼还你。”
  祝夏看完,只想穿越回昨晚把自己掐死,但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了,只能捏着鼻子认栽。
  郑艺博惦记输给祝夏的那套百货大楼不是一两天,现在有视频在手,一星期内向祝夏提醒过几十次傅泽明的行程,班上同学还以为这两人成了傅泽明的男粉,看两人的眼神都不对了。
  祝夏被烦得不行,问:“你又不喜欢他,天天查他的消息不烦?”
  郑艺博往旁边一指,说:“不用查,我直接问同桌,她还说可以介绍你进粉丝后援会,一个人去探班很难看到傅泽明,你要是真不想探班也可以选接机。”说着,他把手机举给祝夏让他看聊天界面,杜诗从后援群里转发了一堆傅泽明的消息给郑艺博,有一条是航班信息,显示傅泽明四天后到北京。
  祝夏真的服了,这个人为了乐高什么都干得出来。
  郑艺博翻出视频,在祝夏眼前晃来晃去,说:“我同桌说要装病请假去接机,你连病都不用装,逃课和她一起去呗。”祝夏在学校小有名气,倒不是因为长得帅,是有一次他代表学校参加比赛拿了奖,校领导在晨会上表彰他让他上台,刚好赶上他那天逃课,领导念了半天名字没人理,好不尴尬,事后他被记过,从此名扬全校。
  祝夏对郑艺博比了个中指,鄙夷地说:“班长,你鼓励同学逃课?”
  郑艺博厚着脸皮说:“班长以前让你别逃你也没听我的,早晚你都要去看真人嘛,等等,你不是想赖账吧?”
  “我还没输,赖什么账?”祝夏很不爽。
  郑艺博催促:“那你快点决定逃课,我好让我同桌捎上你一起去接机。”
  祝夏皱起眉,说:“不方便,我舅舅最近在家。”
  郑艺博去祝夏家玩过,和祝夏舅舅见过一面,卢云波斯文儒雅,对祝夏非常好,连高声说话都没有。郑艺博道:“你怕什么?你舅舅又不会骂你。”
  祝夏说:“我不想他不高兴。”
 
 
第二章 
  世上没有比卢云波更好的舅舅。
  2012年,全世界都在风传各种玛雅预言、神秘学说,一会儿讲将连续出现三天黑夜、一会儿说要彗星撞地球、一会儿又是地球会磁极倒转,总而言之就是地球要完蛋、人类要灭绝。
  2012年过去,地球好好的,人类也没灭绝,但2012年的确是祝夏的末日,在那年他父母遭遇空难去世。
  祝夏那一年的记忆很混乱,确认父母遇难之前的记忆像被人一键删除了,确认遇难之后的记忆则清晰地刻在脑海里:葬礼时抱着遗像、认识的不认识的亲戚们神情悲悯、有人摸了摸他的头,说:“孩子这么小,太可怜了。”
  然后某一个下午,许多人聚在一起讨论他的去处,大家吵得不可开交,到最后言辞已经变得赤裸难听,不在乎旁边还有小孩子,似乎都觉得反正他也听不懂。
  终于有人问他:“夏夏,你以后想和谁一起住?”
  祝夏抬起眼,找到人群中的卢云波,他站起来走过去抓住卢云波的衣角,喊了一声:“舅舅。”
  卢云波之前一直表现得冷静有条理,这时他抱住祝夏,忽然就哭了。
  2012年的所有记忆在这里停止。
  天气预报经常不灵,傍晚时北京下起大雨,卢云波打电话来说:“祝夏,你在学校等会儿,我过来接你。”
  祝夏正和郑艺博顶着雨点往地铁站跑,回答:“舅,我都到地铁站了。”
  手机那边的声音很温和:“在外面吃饭了吗?”
  “没有。”
  “好。”
  电话挂断了。
  雨势只增不减,跑进地铁站时,祝夏和郑艺博的头发和衣服完全打湿,现在是高峰期,地铁站里人头攒动,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气味,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挤上地铁,在雨天竟然出了一身汗。
  他们抓着门边上的扶手,对面站着几个穿人大附中校服的女孩子,注意到这两个男生后互相拍了拍,示意伙伴看这边,一个女孩子拿出手机做出自拍的样子。
  郑艺博小声跟祝夏说:“在拍我。”
  祝夏:“哈哈哈。”
  郑艺博假装听不到死党的嘲笑,他其实也是帅哥,但祝夏的确长得比他抢眼。
  地铁电视上开始放一个巧克力广告,屏幕上的傅泽明将一块巧克力喂给身边的姑娘,后期做了特别粉红的特效。
  那几个女孩子立刻转脸看电视,假装自拍的也收起手机,身边似乎都冒出了粉红泡泡。
  郑艺博:“哈哈哈。”
  这次换祝夏假装听不到,但郑艺博不肯放过他,接着问:“你什么时候去看真人?别拖个一年半载的。”
  祝夏说:“不要催了,你好烦啊,我舅舅在帮忙一个电影的筹备,近期一直在北京,你等到他走行不行?”
  郑艺博奇怪地问:“演员也管电影筹备?”
  “都说是帮忙。”祝夏回答,“那个导演跟他关系很铁,好像是好多年的朋友,电影本子也不错。”
  郑艺博还想说点什么,但地铁停下他到站了,便冲祝夏挥挥手努力往外挤,祝夏也冲他拜拜。
  到家的时候大厅灯亮着但没有人,祝夏估计卢云波在书房工作,正准备去厨房把饭菜热了,就看卢云波从楼上下来。卢云波今年四十二岁,因为职业原因,身材、样貌都维持得很好,如果不提年龄只看外表,说他三十多岁也有人信。
  祝夏一直认为明星是个奇妙的职业,他们的年龄感相当模糊,三十岁之前必须一直年轻,五十岁之前努力保持成熟,当年龄实在无法隐藏时,他们要么收山退隐要么被人遗忘,大家都不记得他们衰老的样子。
  因为只喜欢好看的人,郑艺博吐槽他以后一定会变渣男,就算有人能美成天仙,以后也会老,到时候祝夏就变心了。但祝夏觉得自己不会,只要年轻时见证对方的好看,就算以后七老八十了,他心里会一直记得她的漂亮,像喜欢她的青春一样喜欢她的衰老。祝夏觉得这有点像粉丝和明星的关系,一些明星老了以后也有很多长情的粉丝,因为粉丝心里永远记着他们最好看的摸样。
  卢云波看祝夏一身湿淋淋的,皱了下眉,说:“去把衣服换了,头发也擦擦。”
  祝夏“哦”了一声,回房间换衣服,再到餐厅饭菜已经放在桌上,卢云波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资料。
  卢云波在家的时候,吃饭就不能看电视,祝夏吃饭的速度比平时快一倍,他吃完饭边收拾碗筷边随口问:“那个电影什么时候开始拍?”
  卢云波也随口答:“顺利的话暑假可以开机。”
  意思就是有不顺利,祝夏之前听舅舅的助理刘默提过,舅舅挺看重这部电影,这次是带资进组,他关心道:“有什么不顺利?”
  卢云波从不敷衍他,说:“有两个角色还没定下演员,但也还好,估计下周试戏能定下傅泽明,他是目前人选里条件最好的了。”
  祝夏:“……”这已经是今天不知道第几次听到这个名字,郑艺博为了那套百货大楼是不是给他下了诅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