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俗套的爱情故事 作者:西西特

字体:[ ]

 
文案
我的爱情故事很俗套,男朋友是我发小,同班同学,同桌,初恋。
我们原先一直都是社会主义兄弟情,成年后他跟我表白,我们自然而然的从兄弟成了情侣。
高中毕业的时候分手了。
没有第三者,没有背叛,就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们走岔了。
 
分手后,他留在本地读书,我出国留学。
现在距离那一天已经过了五年……零十六天。
我回国了。
 
排雷:
1):第一人称。(一直想写第一人称,最近那种念头暴涨,实在是忍不住了,干脆满足一下自己。)
2):短篇,日常流水账,写一写旧情复燃,缘来还是你的俗梗。
3):很俗,超级俗。
4):矫情,超级矫情。
5):涉及一点娱乐圈,不多。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破镜重圆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淮,霍时安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方淮跟霍时安是死党发展成的兄弟。高中毕业的时候他们分了手。没有第三者,没有背叛,就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走岔了。分手后,方淮出国留学,五六年后,他从国外回来,霍时安已经成了娱乐圈里的顶级流量。本文是第一人称视角,以感情线为主,说的是破镜重圆,缘来还是你的故事。全篇文风细腻流畅,值得一读。
==================
 
 
第1章 
  我回国的一个礼拜后,参加了同学聚会。
  说好的聚会主题是给我接风洗尘,实际是吹牛皮大赛。
  吹着吹着,话题就绕到了我身上。
  “方淮,你怎么都没变啊?”
  “就是,你穿上校服还是原来的样子。”
  “牛奶肌名不虚传啊。”
  “……”
  对于老同学们的玩笑话,我一律笑着回应。
  大家都已经度过了大学四年生活,站上各种岗位,工作了一年,如今戴着自己选择的面具,混了一身在生活里摸爬滚打的酸甜苦辣咸味,复杂得很。
  过去那些青涩纯真的人,事,物,早已掩于光阴。
  谁又能真的把它一丝一缕的剥出来,扫掉落在上面的灰尘,露出原来模样?
  不可能的。
  都被时间给啃噬的坑坑洼洼了。
  话题扯到了我的专业上面,再扯到我回国的原因,一个个的化身福尔摩斯,研究上了。
  我放下酒杯,问班长要了一根烟。
  “兄弟姐妹们,别扒了,没那么些复杂的原因,”我点燃烟,将打火机丢还给他,笑的很温柔,“就是想回来。”
  那时候我跟我初恋的事儿,没有旁人知道。
  在老师同学眼里,我只有一个跟我形影不离的玩伴,身边没有什么处得比较好的异姓朋友。
  都以为我不开窍,是早恋绝缘体。
  所以现在他们听到我这样说,只当我是想家了,不会再乱七八糟的各种浮想联翩。
  班长带头端着酒杯站起来,“好了好了好了,有缘千里来相会,欢迎我们方淮同学回国!”
  话音刚落,酒杯尚未碰上,包厢的门就被推开了。
  门口立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背着光,看不清轮廓,那身强大的气场率先释放了出来。
  众人里有一声惊呼,“是霍时安!”
  紧接着,包厢里整个沸腾。
  我心头颇有几分感慨,半小时前我过来时,他们都没这么激烈的欢迎。
  果然大明星就是大明星。
  出国不是去外太空,国内的动向我多多少少都有留意。
  两年前,霍时安进了娱乐圈。
  两年过去,他已是那个圈子里的顶级流量。
  不是我对他特别关注,实在是霍时安的影响力太大了,从我下飞机到公寓,到处都是他的广告牌,整的跟一路同行似的。
  我站在角落里,隔着人群望去。
  口罩,鸭舌帽,独身一人,是出席同学聚会的架势。
  霍时安是全场的焦点,老同学们争先恐后的抢着跟他叙旧,其中不缺求拍照签名的。
  似乎他的心情很不错,所有要求都一一答应。
  只是迟迟没摘口罩。
  我没想在这样嘈杂的场合再见我的初恋。
  班长说敲了他好几回都没得到回应,认为他的所有社交平台账号都交给团队管理了,不会过来的。
  就因为这样,我才答应前来。
  我不是胆小鬼,就是怕见了面,两个人尴尬的没话说。
  那真的就是所谓的相见不如怀念。
  班长喊我的名字,我下意识找地儿躲。
  想想又没必要,当年我没给霍时安戴绿帽子,我跟他是在人生的路口走岔了。
  嗯,对,是的,只是走岔了,越走越远,各自安好。
  不存在谁背叛谁。
  这么一想,我觉得我应该坦然接受岁月的变迁。
  于是我一手夹着烟,一手端着酒杯,迈着平稳的步子,一步步走向人群中的焦点,微笑着跟他说了一句,“好久不见”。
 
 
第2章 
  霍时安像是看了我一眼,又像是没有。
  包厢里的光线偏暗,我不太确定。
  但我能确定一点,他并不想用同样的“好久不见”四个字来回应我。
  他不愿意搭理我。
  时间能冲淡能带走的,似乎比我想象的更多了些?
  大家伙都知道我跟霍时安是发小,两人一起长大的,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以为我俩阔别五年多再重逢,即便不眼泪汪汪,也应该拥抱一下彼此。
  就算没哭,也没拥抱,那也不至于一个打了招呼,另一个鸟都不鸟。
  大明星对老同学都和和气气的,偏偏在挚友面前摆架子?
  现在出现这样的局面,堪称匪夷所思。
  气氛明显的从活跃变得微妙。
  班长对大家伙说,“咱喝酒唱歌去,让方淮跟霍时安两个好朋友叙叙旧。”
  霍时安冷淡的开口,“不需要。”
  我刚送到唇边的烟抖了抖,落下一小撮烟灰。
  老同学们各种视线嗖嗖嗖的向我投来,我脸上的笑容正在往尴尬的方向走,面部表情即将放飞自我。
  班上一会看我,一会看霍时安,眼珠子转来转去。
  我担心他的眼珠子从眼眶里转出来,就放下酒杯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这借口极其拙劣,并且老套。
  所以我几乎是在老同学们同情的目光里离开的。
  我出了包间,慢悠悠的穿过走廊,站在一片玻璃窗前欣赏这座城市的夜色。
  没过一会,后面响起一串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我身后。
  我回头一看,是霍时安。
  口罩不知何时摘了,露出比广告牌上还要深刻的轮廓。
  我隔着缭绕的烟雾看我的初恋,十九岁的他是少年的帅,青涩干净,二十四岁的他是男人的帅,成熟冷漠。
  总归都是帅的。
  西裤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苗苗打的。
  她是我大学同学,比我早一年回国,是个挺有想法的小姑娘,死活不进家族企业,非要出来单干,玩儿音乐。
  跟几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组了个乐队,满世界的找场子,前段时间来了这里,在一间地下酒吧驻唱。
  电话一接通,就是苗苗委屈巴巴的声音,“淮淮,我给你发微信了,你怎么不回我啊?”
  我说没看到。
  苗苗没问我在哪儿,只说,“十一点开始,你过来啊。”
  我知道今儿是她那个乐队一周年纪念日,蛮重要的,昂了声说,“哪儿呢?”
  “BLUE。”
  苗苗在那头不知道跟哪个队友吼了一嗓子,“他妈的,没看老娘打电话啊?吵什么吵?都滚!”
  完了就无缝连接的喊了声,“亲爱的淮淮,具体地址发微信上了,一定要来噢,不然我冲过去弄你噢。”
  “……”
  “知道了,苗仙女,挂了啊。”
  我挂了电话,抽一口烟,找垃圾桶弹烟灰,听到背后响起冰冷的声音,“女朋友?”
  这话问的没头没脑,我一分神,大半根烟直接掉进了垃圾桶里。
  我无语几秒,淡定的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霍时安用那张死人脸重复问我。
  说实话,我听他这么一遍两遍的问,心里有点来气。
  别人不知道我对女孩子没想法,难道他也不知道?
  成心找不痛快呢?
  我一来气,就显在脸上,口气也不是很温和,“玩的比较好的大学同学。”
  霍时安终于看向我,眼神很深,又似乎很飘,不知道飘哪儿去了,“为什么回来?”
  我摸出烟盒,拔了今晚的第二根烟。
  怎么从我回国到现在,凡是以前认识的人,一个个的都问我这个问题?
  出国以后就不能回国了吗?
  还是说,对他们来说,我回来是件出乎意料又难以置信的事儿?
  我实在搞不懂这里面的名堂,被问的多了,就有些不耐烦了,“想回来就回来了呗。”
  霍时安猛地侧低头,死死的盯着我。
  那眼神让人发怵,好像我出国前对他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我正要说话,冷不丁听到他笑了声,“呵。”
  霍时安摘了鸭舌帽,漫不经心的将头发往后捋两下,“你总是这样。”
  那几个字就像一把利刃,割断了我的某根神经,疼得很,却又不晓得哪儿疼。
  我捏着烟问他,“什么叫我总是这样?”
  霍时安不说话。
  我做了个深呼吸,克制住脾气,心平气和的问他,“说清楚点,你说我总是这样,那是哪样啊?”
  霍时安还是不说话,就跟我大眼瞪小眼,闹上了,较劲儿。
  时光仿佛倒退回过去,我们还是原来的我们。
  我把烟往嘴边送,刚叼住,左边就响起高分呗的尖叫声,“啊——”
  今晚的第二根烟又掉了。
  “……”
  “霍时安!真的是霍时安!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哪儿过来一群年轻男女,看样子是才出电梯,来聚餐的。
  碰巧见到活着的大明星,又喊又叫的,嗑了兴奋剂似的,彻底失控。
  电视上的人站在眼前,梦想成真,激动是难免的,我能理解,可问题是,我头一次见这阵仗,比包厢里要吓人多了。
  我连烟都顾不上捡,直接原地懵逼。
  霍时安见惯了这样混乱的场面,他从容的戴上鸭舌帽,整理了下帽檐,跟那伙人挥了挥手。
  尖叫声更上一层楼,闻声而来的人全堵在走廊里,快把天花板掀了。
  我眼皮直跳的左看右看,想跑。
  下周我就要去A大教书了。
  学校里肯定多的是霍时安的粉丝,我可不能跟他出现在网上。
  等我回过神来时,我发现自己竟然没跑,只是躲在了霍时安的身后。
  搞什么鬼?我在心里自我吐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