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老板今天又吃醋了+番外 作者:一把杀猪刀

字体:[ ]

 
  文案:
  今天西餐厅里一半儿的女服务员都失恋了!
  因为她们帅气多金的老板看上了那个在后厨削土豆的!没有味觉!还有社交障碍的小屁孩儿!
  从此老板成主厨
  后厨料理台边。
  新主厨把瑟瑟发抖被绑了眼睛的小学徒按在了料理台上,不由分说的亲了一口,亲完还不要脸提问:“什么味儿?”
  小学徒舔了舔嘴唇,迟疑道:“辣……辣味儿?”
  主厨随即又亲了一口:“再猜。”
  小学徒快要被吓哭了:“甜的?”
  主厨冷哼了一声,随即低头再亲,而后道:“刚刚跟你讲话那个男人是谁?”
  小学徒:“客……客人。”
  主厨闻言失去理智:“客人是谁!”
  小学徒又舔了舔嘴唇,心里默默道:原来是酸的……
  冷酷甜心小哥受/人美心善老板攻
  (受有社交障碍,肢体接触障碍等心理疾病,别瞎吐槽姓格。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直播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闵灯,霍疏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有社交障碍的闵灯在餐厅后厨担任清洁人员,偶然一次阴差阳错与餐厅老板霍疏因误会相识。原本应是两条平行线的两人,因为很多啼笑皆非的事情相知。霍疏也慢慢发现发生在闵灯身上的一系列往事,为了帮助闵灯走出过往,一直在他身边陪伴。终于取得信任,攻克心理难关,并携手给烤箱镶钻。文风诙谐有趣,行文流畅。文中人物可爱且可爱。主角两人相处甜蜜,轻松有趣。睡前阅读安眠,早起阅读醒神,是一篇值得阅读的小甜文。
 
 
第1章 
  身体不断向下坠落的恐惧和抓不住任何东西的无力,以及强烈的窒息感,让躺在沙发上闵灯猛地睁开了眼。
  乍现的灯光冲入眼睛,闵灯整个人颤了一下,随后僵硬在沙发上,呼吸几乎停止了几秒。
  但很快,房间里暖色的灯光、铺着温馨桌布的茶几都让闵灯很快回过神来。
  这里是安全的。
  闵灯喘着气直起身来,伸手端起茶杯喝了几大口。
  他不知道睡了多久,茶都已经凉了。
  他盯着茶杯底发了几秒的呆,伸出了在发颤的手,把放在茶几下面的几个药瓶子拿了上来。
  看着手里的药片,闵灯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抗拒和厌恶。但也就是一瞬间的事,随即他蹙着眉,仰头把药给吃了。
  一大杯子的茶水很快见底,闵灯又倒满一杯,握在手里捂着。
  温热的水让他紧绷着的神经慢慢舒缓了下来,他把杯子放好,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闵灯睁着眼睛盯着的天花板,直到耳边的嗡鸣和眼前的黑影通通消失。他伸手摸了一把自己身上被汗浸湿的地方,已全然凉透了。
  他想着要不要去换件衣服的时候,目光却才注意到墙上明晃晃显示的时间。
  闵灯猛地沙发上跳了起来。
  他迟到了。
  闵灯从家出来后就直接朝他工作的西餐厅赶过去了。
  他从员工后门进去了餐厅,先去更衣室把规定的制服给换好了。
  现在这会儿正是晚餐时间,闵灯小心翼翼的避开忙乱的众人,刚要走到自己的位置,肩膀就被一双手给狠狠抓住了。
  闵灯呼吸一下子急促了上来,猛的回过了身,等看清抓住他肩膀的人是章丘的时候才放松下来。
  “干嘛去了?”章丘眯着眼睛不屑的哼了一声,“你迟到了知不知道?”
  “不好意思……”闵灯感觉到周围看过来的人们,紧张地抓紧了裤子。
  “你声音就不能大点?跟个女的似的。”章丘横了闵灯一眼,冷哼着转身走了。
  闵灯见众人的目光转移,松了口气,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他的岗位本来是清洁后厨卫生的,但是忙的时候他也要帮着处理一些简单的菜……比如削土豆。
  但通常他只需要清洁垃圾。
  刚刚抓住他肩膀的章丘算他唯一的一个朋友,他能在这儿工作也是章丘介绍过来的。
  闵灯手脚麻利地把后厨内的垃圾都分类归总。趁着还没有彻底忙起来,把该擦的擦了,该拖的拖了,准备先回更衣室坐着。
  “那个打扫卫生的结巴,哎,说的就是你,一个打扫卫生的整天不知道摆哪门架子,还敢迟到。”
  闵灯听见这个声音,蹙眉不想理,没回头,径直朝前走。
  他就算没看见人,也知道喊他的是个瘦高男人。这个人是他们餐厅负责冷餐台的,叫周一刚。
  “你聋了啊!”周一刚喊了一声,提着一袋土豆快步向前,侧身把闵灯给堵住了,扬手把土豆丢在了他脚下,“小娘炮还挺拽,今天太忙,您受累把这些土豆洗洗?”
  周一刚说虽然是这么说,但也没等闵灯答应,冷笑了一声转身走远了。
  闵灯看了一眼地上散落的土豆,蹙眉盯了一会儿。
  他不想和这样的人争辩,也不想多生事端。
  弯腰把土豆都捡起来,闵灯找了个偏远的地方,接了盆水开始削。
  后厨忙起来的时候,报菜名的声音几乎没有停过,众人忙得团团转。
  闵灯坐在角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里刷干净了的土豆,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他把土豆浸泡在水里,用手划了划水,整个人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混杂在的各种声音里,朝着厨房不被注意的角落里赶了过去。
  闵灯正拿着土豆在水里仔细的清洗,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一巴掌。
  猛地被人这么一拍,闵灯下意识地朝墙角一缩,后背撞到冰冷坚硬的墙发出一声闷响。
  闵灯相较于常人过度的反应让拍他肩膀的领班也吓了一跳,不过领班很快的反应过来。轻咳了两声,把手缩了回去,脸上尴尬一闪而过,“不好意思,忘了你不让人碰了。”
  领班又转头看了看周围正忙着的其他人,摸了摸鼻子道:“今天老板过来,外面人太多了,后厨这边密码门坏了,顾客容易找错卫生间误闯进来,你站外面走廊上指个道。”
  闵灯一边听着领班讲话,一边控制不住的捏紧了手中削土豆的刮刀,低着头呼吸急促。
  领班见状也不奇怪,只是又反复说了一遍。
  闵灯的呼吸也慢慢平复了下来,他听完沉默的点了点头,又弯腰把地上散落的土豆和水简单的清理了一下。
  领班皱眉看了几眼,催促了他几声,先行走了。
  闵灯伸手把腰间的围裙解了,把削好的土豆放在该放的地方,朝后厨外面走了过去。
  今天应该是餐厅老板过来了,所以外面的客人来的比较多。
  他们餐厅主厨一般那个被聘请过来的洋人,但他们餐厅老板偶尔兴致来了,也会过来亲自CAO刀,带上主厨的高帽子。
  闵灯来这里这么久没有见过一次老板。
  不过他通过其他人殷切又向往的闲谈中拼凑出了那么一个人——有钱,还帅,姓格很异常的好。
  闵灯低头擦了擦手上的水,想着以往跟着老板过来女客人的样子们,心里颇有些没底。只能强撑着不安盯着前面的长走廊。
  站了很久,身边来来往往的只有过来后厨端菜的服务员们。他站在第一道关口的角落竟也没有人发现。
  闵灯隐隐松了口气,背靠着墙,低着脑袋看着地上大理石的花样纹路。
  这会儿餐厅前面钢琴的声音隐隐传了过来,让闵灯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一些。
  偏偏是在这时候,前面一直没动静的长走廊慢慢传来脚步声,是跟服务员们不同的脚步声,既不脆也不急。
  闵灯咽了口口水,知道可能要来人,捏了一把大腿硬是把腰直了起来。
  缓慢地挪动到了走廊中。
  随着脚步声越发逼近,闵灯放在两侧的手也下意识的捏紧,脑子不断的过着一套领班刚刚教他的说词——不好意思,卫生间在您的右手方,直走向右。
  就这么短短一段话,闵灯在心里默念了将近十几遍也依旧紧张不已,生怕出错。
  “你好。”男人声音响起。
  闵灯呼吸开始有些急,但很快被自己压了下来,一边踌躇不安地抬头一边给自己打气。
  但也就这一会儿好不容易打了个半满的气球,在闵灯抬头看清来人的第一眼,气就泄了大半,他整个人被吓得又给把头低了下去。
  男人可能因为看着太高的缘故,显得气势压迫太强。
  所以当男人一抬手,闵灯直接被吓得朝后退了一步。但又想起领班的叮嘱,勉强鼓起勇气轻声道:“不好意思……厕所……”
  霍疏看着眼前主动拦住他路,却又摆出一副被他欺负了的样子的男生,不免哑然失笑,接着猜测道:“你要去厕所吗?”
  “……不是。”闵灯听见男人笑,更加紧张,说出来的话磕磕绊绊,“是你……去……厕所。”
  霍疏:“……”
  “我要去厕所吗?”霍疏有些愣。
  闵灯艰难的错过男人的视线,脑子迷糊地点了点头。
 
 
第2章 
  霍疏挑了挑眉,没回话,稍稍低头仔细打量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生。
  男生穿着店内服务员的制服,应该是店里的服务员。
  不过男生额发太长,长什么样看不清。倒是低着头后颈到没入衣领那一块肌肤白的晃眼,像是从来没晒过太阳。
  闵灯在越来越安静的氛围下,已经快喘不上气了,握着拳的手心也被他自己掐破了皮。
  “老板。”一道声音突然从他们身后传了过来。
  领班过来了。
  闵灯松了一口气,但紧接着意识到领班口中的老板,是喊的他面前这个男人。浑身又是一僵。
  领班笑着朝霍疏礼貌姓地鞠了一躬,接着皱眉询问闵灯:“怎么了?”
  闵灯脑子里这会儿还沉浸在他面前这个人是老板的震惊中,压根儿没缓过神。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没事。”霍疏笑了笑没在意,偏头看向领班:“他好像不太舒服,你注意一下。”
  没等领班开口应声,霍疏已经迈步朝前走了。
  闵灯感觉男人与自己擦肩而过走远,浑身紧绷的神经忽地一松,小腿都有些软了。
  几秒的时间,领班脸上带上了些薄怒,语气不好:“你拦着老板干吗,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闵灯一愣,不明白领班是什么意思。
  “行了行了,你还是回后厨,别出来了。”领班皱眉挥手。
  闵灯点了点头,脚步略有些快的朝休息室走了过去,经过后厨的时候却被突然走出来的章丘给拦住了。
  “你干嘛去了?”章丘蹙眉看着他。
  “没……”闵灯眼前晃着黑影,有些模糊。
  “周一刚又找你麻烦了?”章丘见他不说话,鄙夷看了他一眼,“神经病杀人又不偿命,你怕个屁啊。”
  “章丘,老板过来了,快回来。”后厨里面有一个人喊。
  “知道了。”章丘话音刚落,后面不远处传来一迭声的老板好老板好。
  章丘连忙朝那边赶了过去,闵灯没了阻拦也慢慢朝前走了过去。
  刚刚他没反应过来,是因为紧张,但这会儿他脑子里回忆了一遍他刚刚和老板的对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