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你丫是大爷! 作者:苏冬坡

字体:[ ]

 
  文案
  相看两相厌,说的大概就是姜溪桥和殷亭晚的初见了。
  然而有时候,第一次见面看你不顺眼,可能只是月老系晚了红线。
  第一次见着姜溪桥的时候,殷亭晚就立下了这样一个宏大的愿望:孙子,早晚要让你丫哭着叫我大爷!
  若干年后
  看着第n次因为吃了过期食品拉肚子拉到脱水,躺在病床上挂点滴的姜溪桥。
  殷·万念俱灰·亭晚:我说姜大爷唉!您下次吃零食之前,敢不敢先看看有效日期再吃?
  “………”
  克里斯马双标狗攻×可萌可帅甜食控受
  作者有话说:清水文、清水文、清水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众口难调 不喜勿喷 如有不适 请点右上角
  我曾在人山人海的星光里为你嘶声呐喊
  最美好的岁月都与你有关
  --感谢你们,让我有些许遗憾的青春有了应答
  内容标签: 强强 欢喜冤家 阴差阳错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溪桥,殷亭晚 ┃ 配角:张斯咏,李江沅,高燕飞,金道非 ┃ 其它:京味、甜宠文、忠犬、HE
  ==================
 
 
第1章 (已删减)
  “溪桥啊!到奶奶家了吗?”
  “已经到了,刚给奶奶打完电话,她出门买东西去了,这会儿不在家!”
  津门虹桥批发市场旁边的胡同里,一个少年正拖着老大的行李箱搁巷子里边走边打着电话,身后就传来了吆喝声:“来!让让,让让,借个道儿啊!”
  姜溪桥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中间,一边儿通话,一边儿腾出手来,将路中间的行李箱挪到路边儿上,笑着跟身后骑三轮的大叔点了点头以示歉意。
  车上的大叔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哼着小曲儿踩着三轮车嘎吱嘎吱的从他面前骑了过去。
  电话那头还在说话:“你先把心放宽了,先搁奶奶家住上一阵儿,你妈那边儿,我让你姨再劝劝。这出国留学是不错,可那也得你喜欢才行,哪有强迫孩子去的,这上赶着的也不是买卖不是!”
  姜溪桥换了只手拿电话,靠着门外的电线杆,安慰道:“没事儿的小姨父,我妈那姓子我都习惯了,就是劳驾您跟小姨了,我不在京城那边儿,还得帮我多照应一下我妈!”
  “瞧你这孩子说的,自家人,说什么照应不照应的!
  “我这不是客气两句么?”姜溪桥笑着打趣道,抬头瞧见胡同拐角的身影,忙跟电话那头说道:“小姨父,奶奶回来了,我就不多说了,回京城再聊!”
  “那成,有时间回京城了,给你姨和我打个电话!”
  姜溪桥爽快的应承了下来,跟电话那头道了别,挂了电话顺手揣进了兜里,赶忙向不远处的身影迎了上去。
  “奶奶您咋买这么多?不是说好随便做点儿就成么?”姜溪桥一边接过老太太手里的东西,一边假装抱怨道。
  知道大孙子要来,姜奶奶特意穿了身喜庆的红衣裳,顺从的把东西递给大孙子,知道这是姜溪桥故意跟她逗乐呢!也不生气,乐呵呵的回道:“我大孙子回来了,不做点好吃的怎么成?”
  姜溪桥顺手把路边的行李拎上,祖孙两人其乐融融的回了家。
  进了屋姜溪桥直奔堂屋,先给姜爷爷上了注香,这才拎着行李箱进了自己的房间。
  屋里姜奶奶早就收拾齐整了,一张小床摆放着屋子的正中间,刚洗完晒好的床单被套整整齐齐的铺在床上,光瞧着就透着股阳光的味道。
  床左边是电脑桌和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姜溪桥喜欢的小人儿书,书桌旁边就是窗户,转头就能瞧见院里的风景。
  靠墙边的木头柜子擦得干干净净,柜子里已经铺好了垫布,就等着衣服填满。
  姜溪桥看得满心欢喜,果然,比起京城里那个富丽豪华的家,他还是更喜欢奶奶家这个朴素但温馨的院子,等他把东西都收拾利索了,院儿里天都黑咯!
  姜奶奶做了锅淮山炖鸡,又拍了根嫩黄瓜,菜一上桌,满屋子都飘着香儿,姜奶奶拿了碗筷,连忙招呼姜溪桥洗手吃饭。
  “嘿,奶奶,我啊!就爱吃您做的淮山炖鸡,别人啊!都做不出那股子味儿来!”姜溪桥顺手抄了根毛巾擦完手,笑嘻嘻的坐凳子上准备开吃
  看着大孙子迫不及待的模样,姜奶奶笑眯了眼,一边给他盛汤一边劝道:“你慢点儿吃,可别噎着咯!”
  连喝了两碗汤,姜溪桥感觉肚子里有点存货了,吃饭的速度缓下来,祖孙俩这才有空拉拉家常。
  “说说吧!这次又是为啥离家出走?”
  姜溪桥啃着鸡腿,一脸不在乎的说道:“还能为啥?我妈呗!说是在国外给我联系了一个学校,让我出国留学!”
  说着把鸡腿放下,冲老太太诉苦道:“也不知道她咋想的,非觉得只有出国才有出路,我跟她说我就喜欢国内的气氛,人不乐意了,说是我辜负她的一片苦心。奶奶,您说说,就您大孙子这脑袋瓜,搁哪儿学不是学啊?合着非得去国外才能出人头地是吧?”
  顺手给姜溪桥添了筷子菜,姜奶奶习以为常的点了点头:“没事儿,你妈啊!就是暂时没闹明白,过段时间就好了!”
  姜溪桥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我瞧着,她这回怕是铁了心了咯!”
  “您不知道,头前儿我才跟她说了不去,回头儿她就关我禁闭了,还说要断了我的生活费!我姨跟我姨父劝了老半天,人连牙缝都没漏半丝儿。”
  对这个儿媳妇儿的犟脾气,姜奶奶也是深有体会,牛不喝水还有强按头的么?一时之间也无可奈何。
  姜溪桥瞧着气氛沉闷,忙转移话题:“说起来,还得谢谢姨父给我办了转学手续,不然的话,我这会儿连学都没得上了!”
  姜奶奶也知道这是孙子在打岔呢!不过,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儿,谁也拿它没辙!
  说不准哪!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便也顺势聊起了新话题:“你问你姨父给你转哪所学校了吗?这会儿都开学一个多星期了,好点儿的学校可不好进!”
  “问了,说是津门第二中学,听我小姨说是整个津门最好的高中,亏得我姨父把我之前的成绩调出来让校领导看了,要不然怕是还要费些功夫呢!明儿个去班主任那里点个卯,要是没什么大问题,后天就能直接进班了。”
  “那感情好。”
  祖孙俩吃完饭,又在院子里纳了会儿凉,等屋里凉快些了,这才进去洗漱,各自回屋歇着了。
  夜深了,津门的别墅区里,一栋房子还亮着灯光。
  “小晚,京城那边儿来电话了。”
  殷亭晚看着电视上播出的画面,漫不经心的问道:“说什么了?”
  李叔站在沙发边上,回道:“殷老爷让我转告你,‘你想在这里呆待着就待着吧!得空了记着回去瞅瞅大伙儿就成!’”
  殷亭晚将电视关掉,把手里的遥控器往桌上一扔,嗤笑道:“老头子会这么说?他铁定是说,那畜生不回来就告儿他不用回来了,我老殷家的大门,踏出去再想进来可没那么容易!”
  李叔静静的站在他身边不发一言,好似没听见他语气里的嘲讽。
  殷亭晚抬眼瞧了他一眼,把面上的不忿都隐在了心里:“算了,都这么晚了,李叔你去歇着吧!”
  对方叮嘱了殷亭晚几句早点休息就转身离开了,暗下来的客厅里,只剩下殷亭晚看着窗外黑色的树影发呆。
  算算时间,打他离开京城到这儿来,已经快一年了。
  他出生的时候,父亲的年纪都已经将近四十了,老来得子,按理说他应该很受宠爱才对。
  可惜事与愿违,大概是生他的时候年纪太大,他妈落下了病根,身体一直都不太好,没几年就去世了。
  也是因着这个,父亲对他的态度一直都很疏远。
  六岁那年,因为照顾他的人一时疏忽,他被殷家的仇敌绑走,如果不是表叔坚持追查下,估计他早就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死去了。
  他还记得表叔送自己回家时,在门外听到自己父亲说:“那个祸害,早死早超生,还救回来干什么?”
  打那儿以后,他就跟着表叔一起生活了。
  那会儿表叔自己都还是个小伙子,因为一直在部队当兵,才耽误了个人问题。
  不过人的命运真的很难说,好像自打表叔结了婚,整个人就时来运转了,先是在某次行动中立了功,被提成了团长。
  然后又得了上级的赏识,官越做越大,他又从当初谁都不想要、人人踢一脚的皮球,一跃成为众人巴结的少爷。
  殷家的人一时间又换了态度,隔三差五的就想撺掇着殷家老爷子接自己回家,瞧着那一张张虚假的面孔让他既膈应又好笑,怪道人常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
  之前他离开京城的时候,这些人又一窝蜂的散了,看向自己的眼光带着些许同情和幸灾乐祸。
  他们都以为自己是被表叔‘放逐’出来的,殊不知,离开京城是自己的决定,表叔都是后来才知道的。
  倒是那老头子,时不时的就打个电话来,说些不准自己回去之类的话。
  想着想着,沙发上的人慢慢合上了眼睛,路灯透过窗户照进屋内,夜风吹进窗内,室内凉了温度。
  沙发上熟睡的人,英挺的剑眉微微皱起,转身环住了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书名本来想起《你是我大爷!》的,可惜搜了一下才发现有小伙伴起了,哭唧……
  附友情提示:为了在你们心中留下作者是个正常人的印象,千万不要去看作者以前写的文
  不是开玩笑,因为作者看完自己都怀疑自己已经疯了!
 
 
第2章 (已删减)
  第二天一大早,姜溪桥穿好了鞋子,站起来从鞋柜上拿上了文件,对还在厨房忙活的姜奶奶说道:“奶奶,我先去学校了!”
  姜奶奶听了,从厨房探出头来:“这饭马上就好了,吃了饭再走啊?”
  姜溪桥一边掀开帘子一边回头答道:“不吃了,我这就快赶不上趟儿了!
  “那也不能不吃饭啊!”姜奶奶忙从竹屉上捡了个馒头拿油纸装上,急声喊住姜溪桥:“带个馒头路上吃!”
  已经出了门儿的姜溪桥又转回来接过袋子,一边跟姜奶奶告别,一边儿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姜奶奶靠在门边儿,看着孙子叼着馒头火急火燎的身影,摇着头嗔怪道:“这孩子,早起半小时不就完了嘛!非得掐着点儿起床,跟他爸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孙子出门了,姜奶奶也没心思再弄小菜,就着咸菜疙瘩喝了碗粥就算完事儿。眼瞅着时间差不离了,挎着菜篮子就出门赶早市去了。
  那边儿姜溪桥紧赶慢赶,好容易在上课之前赶到了津门二中,顺利的办了入学手续,因为是隔天才入学,所以班主任焦凤只是领着他认了认班级的门。
  “小焦啊,手续办好啦?”
  焦凤刚回办公室还没落座,就听见隔壁桌十二班的班主任李黎问自己。高三十一、十二两个班的物理都是李黎带,焦凤则是两个班的化学老师,是以两个人私底下关系也不错。
  像姜溪桥这种中途转学的,学生成绩好就不说了,这要是成绩不好,对李黎自己的考评也有影响,也难怪他会这么关心。
  焦凤喝了口水缓了缓气,拿了早上课代表交上来的作业批改,一边回道:“刚带他去看了下班级的位置,他说想一个人走走,顺道儿也熟悉熟悉学校的环境,赶巧儿我还有作业没改完,就让他自己逛了。”
  “瞧着怎么样啊?”李黎不关心那个,他比较关心这个新学生的品行如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