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反向靠近+番外 作者:一朵小葱花

字体:[ ]

 
简介
【本文初衷不变,抵制校园暴力,抵制虐侵儿童与暴力,相信这些罪恶的人最终都会得到法律惩罚】
原名《南倾北慕》
苏北墨是一束光,打开了‘监狱’的门。
是他救了一直被活在自卑中的廖南清。
温柔?直率深情有担当攻x自卑隐忍努力受(表达不精确,看文自定吧。)
攻:苏北墨
受:廖南清
--------------------
排雷指南:狗血,酸甜,始终1v1,前期可能会双向暗恋一下。中间会有小虐,不是无虐的小甜饼文,会适当虐一下的,也会疯狂放糖。
前期:攻是大学生(即将毕业),受是高中生(高三)。
后期:攻步入社会工作,受进入大学。
确认过眼神,这篇是HE。
 
第一章
 
【1】
 
恰好是夏天最漫长的正午,一中教学楼外的大树枝叶茂密,斑驳透着光影点点的玻璃窗,一动不动,陷进没有风的时刻里。
 
CAO场上,是午休前的最后一节体育课。
 
男生们顶着烈日乐此不疲地在篮球场上比赛,挥洒的汗水浸湿了宽大的背心。女生成堆窝在几把巨大的遮阳伞下,欢腾地挥舞着手里的水瓶子。像是谁赢了就要送给谁一样,娇小的脸庞缀满生机,惹得男同学们阵阵欢呼,卯足了劲奔跑着。
 
青春洋溢的气息充斥着一中。学习,运动,恋爱,总与十八岁密不可分。
 
只是这一切,与廖南清都没什么关系。他不喜欢在烈日下头打球,也不被任何人接纳。
 
他像个寡言的异类,嘴角是轻微地擦伤,眸子暗淡,重复着冗长的孤独。一个人缩坐在树荫下发愣,手机在口袋里嗡嗡振动也不管。他那线条好看的下巴在消瘦的脸颊中格外明显,透着一股偏离的沉默劲儿。
 
一个篮球刻意滚到他脚边。
 
“小劳犯!”他们嗤笑着喊他,“怎么不接电话啊!”
 
廖南清抬了抬那双阴霾的眸子,站了起来。单薄消瘦的身形在阴影里逐渐匿进去,快要看不见了。
 
校外的文具店已经开了十多个年头,前阵子刚装修过,东西摆放的也越发整洁。收银柜台内放着几包零散的烟,被收在角落里,偶尔会有教师来光顾。
 
风色微轻的午时,廖南清的头发被吹的乱糟糟的,额角秃着一块不大的淤青,眼底塞满了困惑,对着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沙哑着说:“我买烟。”
 
想着,又补充一句:“要最便宜的。”
 
青年是文具店老板娘的侄子苏北墨,来帮忙看店的。今年21岁,过了暑假就是大四学生,他站起身来时高大的个子足足有185左右。一眼望去,他穿着蓝色的短袖,白色的休闲裤,脚上夹着一双人字拖,懒散随意地打了个哈欠。对着廖南清上下瞥了两眼,又看了看他胸前的校牌,上头端正写着班级与名字。
 
‘廖南清’,苏北墨心里默念,面上果断回了句:“没有。”
 
“有的,我看到了。”
 
“你们学校领导和我们打过招呼。”苏北墨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他瞧不起这些不务正业的瘪三高中生,“不让卖你们。”
 
少年瞅了一眼柜台里侧的烟,眼眶发红,涩的像五月的李子,说不上是额头疼还是无路可退。苏北墨就从柜台里拿出一盒水果硬糖:“这个倒还有。”可廖南清没有接过那盒硬糖,只是低着头走了。
 
他的背影像压了一块砖,微驼,畏畏缩缩的。
 
在夏季午后的燥热里,同视线一起被扭曲。
 
苏北墨为此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把硬糖收好了放回玻璃柜台里。里屋的中年妇女拿着包,拎着一袋子水果走出来:“北墨啊,下午也要你帮着看店了。我去给你奶奶送些水果,要是有学生来拿订的文具,都在这里。”
 
“知道了。”苏北墨应声,“姑姑,回来的时候要是经过我爸单位给他说一声,我今晚开始回家住,打他手机又是关机。”
 
苏北墨四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因为工作去了A市,他跟父亲苏敬留在这个小县城里。鉴于苏敬是个工作狂,唯一的亲姑姑苏雅就担起了照顾苏北墨生活细节的职责。
 
姑姑的丈夫死于事故,之后她没有再婚,也没有孩子,一直把苏北墨当亲生的照顾。
 
一般来说,两部电影就可以消磨一个下午的时光,苏北墨厌怔时间太快。但对在这炎热的夏日里还要上补习班的学生来说,巴不得时光加了双翼,飞速些,再飞速些。
 
一到三点钟,补习班下课,从学校里蜂涌而出的高中生们像一窝穿着校服的白蚂蚁,火速占领了小卖部,将冷饮冰棒一扫而空。
 
苏北墨忙着收钱,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空闲。
 
“老板,我们班订的文具呢!”
 
“这呢!”苏北墨恨不得有影**,随手收了钱就往里屋走。一箱一箱地把文具挪到了外头,“三箱,你登记一下。”
 
狭小的小卖部挤满了吵闹的学生,也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廖南清格格不入,周围的学生都和他保持着距离。不管多挤,都不愿意碰到他,好像他是个异类。
 
三个搬着文具的男生费劲地挤出去,一不小心就撞着了个女生。
 
害的这名女生的手臂擦着了廖南清的手臂,肌肤触碰的同时,廖南清面色瞬间苍白。女生发出一声尖叫,像是碰到了污秽般推开人群冲出去,边跑边咒骂。撞着女生的男生连连道歉,却在扭头瞧见廖南清的表情时,吞了苍蝇似得闭了嘴。
 
他可不想对廖南清道歉。
 
廖南清无措地往后退了步,裤袋里鼓鼓囊囊的。
 
……
 
他偷东西?
 
苏北墨皱起眉头,探身拽住了要离开的廖南清,小卖部里的人声突然降低到了零点。仿佛偷换了一个世界,悄然无声。
 
“喂……”苏北墨出声。
 
猛然间,廖南清惊慌地缩起脑袋,目光撇到了小卖部外头站着等他的几个男生身上。男生笑盈盈地吹了把口哨,威风地嘲笑他,像要看一出好戏。
 
苏北墨注意到了,立马改了口:“过来帮忙。”
 
廖南清没听懂,迷茫地看着他,那双眼睛生怯,却充满戒备。他有些发抖,抖的很轻颤,别人察觉不到,但苏北墨抓着他的手能感受到。廖南清虽然低着头,可嘴角新添的淤青却很清晰。所以,在三秒钟之后,苏北墨重复道:“快来帮忙。”他说的轻巧,平和。
 
小卖部顿时唏嘘一片,又恢复了闹腾。
 
而少年则是听话的帮苏北墨拿这个拿那个,收钱找零,安安静静地没有逃跑。半小时后,苏北墨的工作告一段落。廖南清站在空荡的小卖部里,额角是密密的汗珠,洁白的校服沾上了不少灰尘,他拿出口袋里那两盒烟放到玻璃柜台上:“我刚……有把钱放柜台上。”
 
“这两包烟要四十,你就给我三十?”苏北墨想把烟放回柜台里,却没拿动,廖南清的手压着它们。
 
他急忙道:“那我再补给你十块钱!”
 
“一中的校规很严,你想不想被开我不知道。但我要是卖烟给你,学校会找我们谈话。懂吗?”苏北墨掰开他的手,从抽屉里拿出三张十块的放到他手背上,用余光刮到了他白皙的指缝,偏漏着光。
 
廖南清不说话了,闪躲着苏北墨责问的目光。偏瘦的身材套着宽大的校服很不合身,他的皮肤在男生里也算是白净,眼睛也好看,只是夹杂了过多的情绪在里面,看着不纯碎。他踌躇了一会,别扭生硬道:“我不告诉别人是在你这买的。”
 
苏北墨想起刚才站在外头等他的那几个小痞子学生,皱了皱眉,没答话。他理干净柜台,背上了斜挎包,轻轻伸手推了一把少年的肩膀:“我要关门了。”
 
廖南清沮丧地走了出去,没走几步又回过来不甘心地求他:“你能不能把烟卖给我,就这一次。我真的就买一次。”
 
“你可以去别的地方买,别来我这买。”苏北墨熟练地拉下铁门,锁上了。
 
“可他们指定要你这的,他们盯着我。”廖南清知道这个要求是在耍他,越买不到,他们越有理由说他。可他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想熬完高三这一年,就必须接受这些困难。
 
“关我什么事?”苏北墨耸耸肩,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
 
廖南清吃了闭门羹,难得露出懊恼的神色,背着书包走远了些。苏北墨走在后面,心想这么怂的人还有脾气了?
 
接到父亲苏敬的电话时,苏北墨刚要上公车。
 
苏敬让他就近找个菜市场买点蔬菜回去,父子俩半个月没见上一面,今晚苏敬打算好好做一顿饭。
 
苏北墨前几天一直住在奶奶家陪老人,难得回家住几天,苏敬挺上心的。
 
自从苏北墨的父母离异后,双方都没有再婚。一个女强人,一个工作狂,没什么大矛盾,不适合婚姻罢了。苏敬的姓格古板无趣,脾气执拗严谨,恰好符合他研究员的工作。苏母则擅于人际交往,姓格开明,在A市开起了一家小公司,做着服装生意。
 
苏北墨虽然长得像苏敬,但脾气倒是和姓子好的苏母如出一辙。
 
以往暑假,苏北墨都会去A市住一个月。今年因为帮姑姑看店这事儿,去A市的计划也耽搁了。
 
苏北墨记得苏敬喜欢吃秋葵,特意去买了,沿路又逛了几家熟食店。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出来的时候很不巧的,又碰上那个奇奇怪怪的廖南清。
 
其实苏北墨完全可以当做没看到他,只是廖南清被几个一样穿着校服的男生推来推去,力道还不小。傍晚五点,熙攘的菜市场逐渐安静,收摊的收摊,回家的回家。这里没有摄像头,高中生欺凌的行为更不会被人知道。
 
苏北墨路过他们身边,走到站台前等公交车。
 
廖南清就在他身边十步不到的地方,被扯着领子。
 
夹杂着哄笑,不入流的谩骂。廖南清被打疼了,嘴唇猛然颤抖了下。
 
“你和你爸爸一样,都是垃圾啊。”有人笑出声,像是在说一个滑稽的玩笑。
 
安静的廖南清突然就红了眼,抬起手臂反抗了对方。
 
第二章
 
【2】
 
瘦弱的拳头抵不出几分力,反而遭到更多唾骂。
 
“争气了啊,让你偷个烟,你还给我还手?”带头的男生拽着廖南清的衣领,撇着嘴,痞子似地朝他腿上踹了一脚,“你还敢瞪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