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天命圈[绝地求生] 作者:廿乱

字体:[ ]

 
  文案:
  宋语刚找到一份助理工作,在一家刚成立不到半年的游戏战队当生活助理,负责打杂。
  上班的第一天,就跟着战队前往线下比赛现场,忙前忙后。然而,比赛前十五分钟出现了突发事件,心大的战队成员和替补吃坏肚子上不了场,他被战队经理拉上场,临时顶替战队成员的位置。
  ……
  进入游戏后,他光着上半身蹲在高塔上下不去,只能悠然观察四周,枪声由远而近传来。场上人数也从64人变成46人……32人……7人……2人……
  突然,电脑屏幕弹出:Winner Winner Chicken Dinner!
  主持人:“恭喜五仁战队吃鸡!”
  观众:五仁战队是个啥?
  这是一个退休大佬装新人重出江湖的故事……
  骆郁新:啧,我男朋友运气真好。
  天命圈:是从刷第一个毒圈开始到最后一个毒圈,一直都在安全区内,非常幸运的意思。
  看文注意事项:
  1、本文使用的是绝地求生的背景,对我来说这是个跳伞游戏,技术渣,不专业,无逻辑,比赛内容都是自己瞎掰的,如有硬核BUG,请务必忽略。想看完美无缺、超强逻辑的游戏文,不建议你们进来。本文纯属YY,作者本人不具备专业电竞水平。
  2、不玩游戏也不影响小天使看文。
  3、谢绝上纲上线,谢绝人身攻击。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竞技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语、骆郁新 ┃ 配角:各大战队成员 ┃ 其它:甜文、电竞、廿乱
  作品简评:五仁战队成员和替补吃坏肚子上不了场,“生活助理”宋语被战队经理拉上场,一战成名。谁也想不到,一战成名的宋语曾经是一名退役电竞大神。现在,他为了梦想,为了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重新复出。不过,在这过程中,他还需要度过一些人生的小坎坷。
  本文文风幽默,主角姓格直率,言谈行事出人意料,极具人格魅力;全文整体活泼有趣,剧情轻松中又埋有巧思,吸引着读者的目光,是一篇值得一读的佳作。
 
 
第1章 还有一只独狼呢?
  绝地求生金太阳杯线下比赛现场。
  下午三点四十五分。
  地点,五仁战队休息室。
  张晨教练脸色微沉,战队经理也眉头深锁,坐在旁边的参赛选手们此刻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何反应,往常的比赛,他们人员都是正常发挥,基本上也不用做出战术和队员调整。
  但,今天却不一样,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他们不得不改变战队的方针和策略,正式队员方师平和替补队员一同吃坏了肚子,现在正以每五分钟一次的频率往厕所里边跑,可谓是上吐下泻,再止不住就要送急诊去了。
  发际线还算浓密的张教练看了一眼脸色灰白的两位队员,他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望向战队经理。
  张教练说:“现在这种情况,只能临时找个人顶上去。”
  战队经理问他:“那你说谁上?”
  张教练:“随便找个会打的工作人员都行,今天是积分赛的第一天,后面还有三天,他俩好好吃药看病肯定能好。”
  战队经理:“成,我先带他们去医院,战队里的人谁会打你应该也清楚,你自己选一个。”他皱了皱眉,他们战队这次能挤进线下决赛已是不易,现在更是抱着在线下决赛这几天拿到一个好的名次,意外居然紧随而至,第一天的比赛前十五分钟出事,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利。
  张教练点了点头,抬看看一圈今日跟他们一起前来的工作人员,也没几个人,有点后悔没多带一名替补队员过来。
  现在能选择的工作人员只有三个。
  一个是从战队成立起就招进来的助手,他不能上场,玩绝对求生就是个半空成盒的废;一个是战队运营部的,今天过来当观众,游戏水平一般,大概比上一个好;还有一个是昨天刚招进来的生活助理。
  张教授转头望向站在门侧的新晋员工,刚才在车上跟他说了几句话,知道他平时也玩游戏,人是他和战队经理一起招聘进来的,看过新人在电脑上玩过一局,CAO作水平比前两者要好些,就他。
  张教练记得他的名字:“是叫宋语吗?”
  站在门边白净漂亮的年轻人微微一笑,仔细看会发现他的嘴角边有一个浅浅梨窝,张晨觉得他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年轻人。
  张晨犹豫了一下说:“待会你替方师平上去比赛。”方师平就是坐在椅子上捂着肚子的本来要上场的战队成员。
  突然被点到名的宋语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力,他努力睁大双眼:“啊?张教练,你确定是我而不是强哥吗?”强哥就是那位运营。
  张教练挠了挠自己的寸头,说:“没有,他俩现在拉得快晕死过去,上去也打不出个屁,你上去顶顶,经理已经给他们找药了,看看半小时内能不能好。”
  战队的另外三名成员拍拍方师平的肩膀,队长说:“好好清理肠子,我们等你归来。”
  方师平:“……”
  时间有限,刚决定完,张晨就带着临时加入战队的宋语和三名队员前往比赛现场。
  张晨边走边和三人交待待会比赛要注意的事项,宋语就是个临时顶替的,他没有多少可以交待的内容。
  给宋语用的是俱乐部的新帐号,名字和战队的是差不多,前面是战队名字,后面是队员的马甲。
  宋语坐在方师平的位置,神情十分紧张,他还一直看张晨:“张教练,我需要,需要做点什么?”
  张晨说:“待会比赛你就听队长的,我知道你会玩这个游戏。”
  宋语有点小腼腆,说:“会是会的。”
  张晨说:“那就行。”他也不指望临时顶替上来的还能和王淋他们打出完美的配合。
  王淋是五仁战队的队长,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年轻人,嘴角边长了三颗痘痘,近视眼,戴着一副圆形的银边眼镜,看着挺斯文。
  王淋适时的说了句:“新人待会听我的指挥,如果我不在场,由贝凡指挥,你叫什么名字?”
  “宋语。”宋语说。
  直播的镜头一直落在几大豪门战队上面,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人员的变化,战队经理已经向官方那边报备过这件事,宋语上场是在许可的范围内。
  宋语分别和三位队员打过招呼,并知道他们在战队里面用的马甲。
  队长兼指挥王淋,战队马甲五仁·冰淇淋。
  狙击手贝凡,战队马甲五仁·桂花糕。
  副指挥兼冲锋手廖真真,战队马甲五仁·粽子。
  原本观察手是方师平,战队马甲五仁·蛋包饭。
  考虑到宋语并没有练习过如何当一个合格的观察手,王淋在三人之间重新分配了一下各自的任务。
  第一天的第一场比赛,虽不指望吃鸡,但是千万不能落到最后,毕竟他们是最后一名挤进线下总决赛的队伍,对自己的期望值也不太高,前面太多大神令他们仰望了。
  镜头来回在比赛区扫来扫去,还给不少战队的大神特写。
  下午四点,比赛开始。
  各战队的教练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宋语利用刚才的几分钟时间适应了一下自己的电脑、鼠标和键盘,现在正和所有人队员一样等候着比赛开始。
  现场进行的是网络直播,弹幕也是无比的热闹,你一言我一语,看都看不过来,有的吐槽主播水平,有的为各自喜欢的战队加油打气,还有的故意诋毁其他战队成员,五花八门,怎么吸引人怎么发。
  今天的直播平台来的是两位男解说,一名叫徐徐,一名叫榜眼,徐徐是豪门战队的退役成员,榜眼是专业游戏解说,两人有专业度,还风趣幽默。
  榜眼:“第一天的第一局的比赛开始了,让我们看看这次航线从哪里开出!”
  徐徐:“本次航线由由Z城飞往机场西侧方向,所有队伍都已经选择自己要跳的点。”
  榜眼:“从地图上可以看见,每个队都按照各自习惯前往各点找资源,噢,跳Z城的有可能会吃点小亏,资源中低阶段,脸好的话,跳到这儿的队伍倒是够前期使用。”
  徐徐:“现在所有队伍都已经各就各位,进行前期运营,一卡通队跳的是G港,这儿的资源非常丰富,李氏家族队依旧跳的是机场,现在看的是已经有人拿到98K,对开车路过的队伍开枪,没打中!对方开车跑了!他手上似乎还没有拿到枪,有点惊险!”
  榜眼:“这是同时跳到P城的两个战队之间的交火,没有造成伤亡,哈哈哈,有点可惜。”
  徐徐:“前期也算正常,现在大家手头上的资源都还不算太丰富,刚才开枪的是五月花。”
  榜眼:“第一个圈刷出来了!”
  现场一片惊呼。
  徐徐:“刷到了南部,万万没想到!”
  榜眼:“那这一局就好看,哈哈哈,我很期待。”
  比起其他战队之间的火热交战,背包里都是满满的资源,和大牌战队一同跳到机场位置的是五仁战队,队长冰淇淋现在很是头疼,嘴唇都气得在颤抖,他刚才在赛前要说什么来着!
  算了,那不重要,还是他们三个人打吧。
  宋语小声说:“队长,我好像下不来。”
  他觉得有点点丢脸,咬咬牙根,在战队频道里对临时队友宋语道:“宋语,你就在那儿呆着,有可能游戏出BUG了。”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其他战队发现,并打掉的,他不抱任何希望。
  宋语应道:“好。”
  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紧张兮兮地进房区里收集资源,分装备,并没有人看到宋语嘴角边噙着一个浅笑。
  宋语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着自己的屏幕,他也不可能探出个脑袋去影响坐在他隔壁的队友。
  真安静。
  他无聊得只能转动视角,安静的坐在塔上看看蓝天,听听海浪声,看看下面的山林,听着远处时不时传来的枪击声,偶尔还能看到其他队伍在海上玩起海上枪战。
  他们五仁战队三位队友和同样在机场的李氏家族战队遇上,冰淇淋、粽子、桂花糕三人先后被灭,五仁战队并不太出名,主播从李氏家族队友的视角进行解说,轻描淡写他们的离场,还下意识以为五仁被团灭,并未再关注这支战队。
  所有队伍继续南下,有的队伍在刷圈时堵反了方向,有的队伍提前南下,堵在桥头,收取了过路费,一个个人头被收,家资十分丰厚。
  艰难从海上爬上来的队伍也躲不过全队被灭的命运,即便留下一个队员苟下来,但也不会活太久,远处高点还有原著民和其他战队的狙击手,该出手时绝不会手软。
  战场上没有友情,只有你死我活。
  第一场的战况可以说得上十分刺激,场上的队伍从也逐渐变少。
  第三圈。
  解说注意到机场方向的两支队伍都还在。
  第四圈。
  解说发现机场方向的两支原住民队伍只剩下四人,李氏家族只剩下三人,还有WR战队的一个独狼。
  “让我们看看WR战队的是谁苟了下来。” WR是五仁战队的拼音首字母缩写。
  此时镜头切到了电塔顶上,一直都处在所刷圈内,位置动都没有动过,
  解说们突然有点沉默,然后发出爆笑声:“哈哈哈哈,他居然只穿了条裤蹲在塔顶上,像不像被大半夜被老婆赶出家门的可怜中年男子。”
  “哈哈哈哈哈,我就想知道他能苟到什么时候,会不会一直到结尾都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我也想猜测最后的结果。”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