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日久深情+番外 作者:邺七(上)

字体:[ ]

 
  文案:你相信吗?有人爱你如生命。
  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庄墨离的人生,牢牢的跟沈棠捆绑在一起。
  初见美如玉,彼时年少,夹杂着蜜糖品尝禁忌。
  成长,肆意蔓生的荆棘,扎得彼此鲜血淋漓。
  庄墨离:“沈棠,放过我,也放过你,好不好?”
  沈棠:“至死方休!”
  有些人,有些事,错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无法挽回。
  庄墨离:“沈棠,不要跟他走,留在这里!”
  沈棠:“晚了。”
  纠缠半生,夜深人静时,眼前梦中还是那人年轻时的样子。
  推醒身边的人:“沈棠,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
  男人还没完全清醒,伸手揽着他的腰:“记得,那天的雪,下的真好看……”
  不满:“那我呢?”
  男人很累,沉在梦里面,说道:“我爱你。”
 
 
第1章 
  庄墨离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用手撑着起来,揉着睡得昏沉的头,昨天被做的狠了,就算那人离开的时候帮他清理干净并且上了药,他还是感觉到强烈的不适。
  他从床头拿了睡衣披在身上,光着脚往盥洗室里走。卧室里铺着上好的复合地板,只不过晕染成漆黑的颜色,庄墨离每走一步就感觉像陷入了一个黑色的泥沼。
  但他已经习惯了。
  他很白,一种病态的苍白,他已经被困在这个房间多久了,连他自己也算不清楚。他很久都没有用皮肤感受过阳光的温度,那个人把这里完全封闭起来,甚至连阳台上的封闭玻璃都被他刷成黑色。
  有时候窗帘一拉,浑浑噩噩的被强行欢爱,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也是有的,他早已经不知道时间的流驶。
  每天就这样像一个活着的充气娃娃,仿佛满足那个男人无休止的欲望就是他生存的意义。
  走到洗漱台前,镜子里的那个一身青紫吻痕的男人连他自己都认不出。一双眼窝深陷,胡子拉碴,嘴唇也是红肿不堪,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这个样子的他,到底还有什么吸引力!为什么,为什么不放了他,或者干脆杀了他!
  他嫌恶的把脸伸进装满水的面盆里,透明的液体呛疼了他的眼睛,更入侵了他的气管,他的眼前一阵发黑,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但他死死的扶住洗漱台上冰凉的大理石……
  “呼……”他被一股外力强行的拉出了水面,生理-qi-官不由自主的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很快他就大声的咳嗽起来,他的呼吸系统就像被火烧一样,灼烈的叫嚣。
  “庄先生,请您以后不要再尝试这些无意义的事!”拉他出水的女人语气不善的警告道,“您就安心待在我们家先生身边,其他的,我劝您趁早放弃了,免得增加您的痛苦。”
  庄墨离靠着墙渐渐缓和过来,他的眼睛被水刺的红通通的,布满了血丝。他轻蔑的一笑,呵,这些沈棠身边的走狗。
  “张宜兰,你在这里鬼叫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故意拖到我快承受不住地时候才过来,你可以的!一个小小的保镖,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庄墨离拿毛巾擦干净身上的水,不想再看这个恶心的女人一眼。
  张宜兰被他戳中了痛处,她刚才确实在监控室里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庄墨离有自杀的倾向,但她就是故意拖到他应该快不行了才赶过来。多让他尝一份痛苦,她心里就多一份畅快!
  她咬牙切齿的捏紧拳头,“庄墨离,别以为你现在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一个见不了光的男宠,就是个被男人骑在身上玩弄的东西,你以为你有多干净!等沈先生不要你了,我到要看看你的下场有多惨!”
  庄墨离把手上的毛巾轻轻的放到面盆里,从镜子里看着画着精致妆容的张宜兰。只一眼,他就继续揉洗毛巾,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张宜兰,这句话,你敢不敢当着沈棠的面说说看?”
  “我的确只是一个下贱的男宠,可是,就算我这下贱的男宠今天在这满屋子的监控之下……杀了你,你的东家沈棠不仅不会为你说一句多余的话还会想尽办法帮我嫁祸于人。”
  听到庄墨离说杀的那个字时候,张宜兰浑身泛冷,她看到镜子里那双冰冷的眼睛,充满了冷漠和杀气。她头一次感觉得到屋子里的这位让他们都看不起的主,有一种上位者的魄力。确实如此,以沈先生目前对庄墨离的态度,她死一百次,庄墨离都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庄墨离把自己脸上的胡子刮干净,当着张宜兰的面直接拉开绸制睡衣的腰带,柔滑如水的米色丝绸顺着他漂亮的脊背滑落到地上,他里面不着寸缕,赤条条的走进里间的浴室,关上浴室门之前丢下一句话,“我要洗澡,你可以滚了!”
 
 
第2章 
  张宜兰愤愤的跑出卧室,坐在监控室里看着那个男人舒服的躺在堆满泡泡的浴缸里,手里还拿着一杯她这辈子都喝不起的红酒,她的心里就嫉妒得发狂!
  凭什么!那个长得根本不值得一提的男人,整张脸上没有一点出彩的地方,眼窝深陷,面目苍白,浑身瘦的皮包骨,像一只吸血的蝙蝠一样令人恶心。他有什么资本让沈棠宠爱至深!
  而她,虽然出身普通的工人家庭,但她从小就长得好看,身材也是没得挑,她胸前波涛汹涌,比那个男人有看头的多!
  关键是那个男人极不领情,三天两头趁着人不注意要么想逃跑,要么就闹自杀,逼得沈先生对他动粗。
  动粗?她记得有一次他试图从阳台上跳下来,摔断了左臂,沈棠从大厅里跑出来,当场把他往死里打了一顿,任他怎么求饶都没用。而且从此阳台被严格的密封起来,他也像一条狗栓了链子困在屋里。张宜兰眼睛一转,手指在键盘上点击了几下把刚才那段视频截了下来。
  哼!你完蛋了!她打开与沈棠联系的专用邮箱,直接把庄墨离「自杀」的那段视频传过去。
  沈先生要是知道他又故技重施,庄墨离那个贱男人就死定了!
  飞讯大楼
  三十二层萦绕着一片肃穆和阴沉。
  上午,筹备了三个月之久的收购乐天科技的计划失败了,飞讯不仅没能够拿下乐天这个老牌的科技公司,还被死对头明宇科技抢了先,整个飞讯科技的上层领导都被叫到三十二楼总裁会议室。
  从中午十二点一直到现在,沈峻飞看了看会议室里挂的时钟,四点一刻了。他们这些人就一直坐在会议桌前,每个部门的老总挨个汇报此次收购计划中各自负责的板块,一共十三个分部,一个也没落下。
  沈棠坐在首座,一双锐利的眼睛扫过全场,绕是那些在生意场上浸- yín -多年的老手也招架不住。
  “总裁,最后一位汇报的是战略资源部部长仇清泓。”沈峻飞在一边小声的提醒道。
  沈棠点点头,示意仇清泓可以开始了。
  “沈总,这次收购乐天科技的提案是由我们战略部提出来的,初级提案和之后成熟的提案我想在座的大家都看过了。那我就不多费言,这次收购乐天我们预计的把握应该是百分之七十,无论是从收购资金还是双方会谈我们都做了最好和最坏的打算……所以,我认为这次的失败主要是有人提前把我们的底价泄露了!”
  仇清泓的话音刚落,原本沉寂的会议桌前就像一锅开水顿时沸腾起来。
  秘书部最先坐不下去,“仇部长,你什么意思?”底价是由仇清泓和沈总外加几个专家定下来的,但早上沈总并没有参加收购会,是由他们秘书部代劳。仇清泓这话的意思是公司有女干细,那首当其冲被怀疑的就会是他们秘书部!
  “是啊,仇部长,这底价是我们公司的机密,只有高层才接触得到,你这话要说清楚才行!”
  “仇部长……”
  沈棠看着他们吵的不可开交,一个个面红耳赤,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低声喝了一句,“都住口!”
  会议室一下子就随着这三个字安静下来,黑着脸的总裁根本就是一尊杀神,这个时候谁做错了就等着杀无赦了!
  他们可还记得前秘书部部长是怎么滚蛋的,不仅滚出了飞讯,整个w市的都容不下他。
  沈峻飞看着一桌子部长都战战兢兢,只好出来打个圆场,“各位部长,大家都冷静一点有话慢慢说,沈总一切自有决断。”
  沈峻飞是沈棠的特别助理,几乎相当于飞讯集团的二把手,他说的话也相当有威信。
  “你们的意思我都清楚了,但是,此次收购乐天失败已经是一个既定的事实!”沈棠在大屏幕上打开今天股市的实时股价走向图,飞讯科技今天暴跌了三个百分点,而他们的死对头明宇,则是完全相反。
  “仇部长刚才的话,我认为有一定的道理……”
  “叮叮叮……”沈棠话说到一半,电脑里突然发出一连串的叮当响声,在这么安静的环境里听到这样的声响十分扎耳。
  各位部长都心头惴惴,没静音,沈总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只有沈棠自己心里清楚,这个铃声代表什么。他脸色变了变,鼠标点开邮件里的视频。
  那个已经瘦的没有几两肉的男人站在洗漱台前,眼神里的全都是令人心寒的厌恶。
  他毫不犹豫的想要溺死自己!
  就那么不想留在他身边吗?!
  沈棠只觉得怒火中烧,他完全失仪的在众多部下面前把那台电脑摔得粉碎,脸上的表情瞬间龟裂,变得阴鹜冷峻。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低气压!
  他丢下满桌子的人,把脚边的凳子一脚踢翻,摔门而去!
  留下的沈峻飞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不过多半是家里的那位又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他陪着笑,“各位,沈总有些急事,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吧!”然后转身飞快的去追那个人,现在可不能让他开车。
 
 
第3章 
  沈峻飞在地下停车场截住了沈棠,他拿着钥匙正要发动车子。
  “沈总,”沈峻飞敲着他的车窗玻璃,“沈总,我来开吧!”
  沈棠根本不买账,他现在哪里还有别的心思,他一心要回去收拾那个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的胆大包天的男人!一次两次教训还不够是吧,不要逼他!
  “沈总,沈……”
  银色的卡宴没有给他一分面子,屁股上冒出一阵烟,朝着出口绝尘而去。
  沈骏飞见没有拦住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毕竟只是一个助理,而且他说的话沈棠根本不会听……不过,有一个人一定可以。他拿出手机翻遍了电话簿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个人的号码,幸而他知道在哪里找他。
  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叫开了别墅的大门,极速的刹车在水泥地上留下一道清晰的白痕。
  沈棠拉开车门,略过两道的问好的佣人,迈着长腿三两步往二楼跑。
  张宜兰看到沈棠回来了,从监控室跑出来,正拦住沈棠,双手抓住他的手臂,胸部大力的往他身上蹭,“先生,您回来了,累不累,我去给您倒杯水!我……”
  “滚开!”沈棠看都没看她一眼,用手狠狠的推开挡住他路的人,一脚踹开卧室,然后狠狠的关上。
  两声巨响惊醒了躺在浴缸里小憩的庄墨离,他,他回来了!庄墨离仓皇的想用手撑着坐起来,慌乱之中脚滑了一下,又重重的摔进浴缸,溅起不少水花。
  沈棠穿过客厅,卧室里空无一人,漆黑的地上只有一条银色的链子,从床头延伸进盥洗室。
  沈棠站在床边,握着那跟几乎笔直的银链,黑色的眼睛里缠绕着阴冷的荆棘。庄墨离,是你逼我的。他定下心,右手拉着银链猛力一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