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日久深情+番外 作者:邺七(下)

字体:[ ]

 
第94章 
  今年下第一场的雪的时候,还在期末考试。
  庄墨离一抬头,就被窗外的景色迷住了。他加快速度,刷刷写完试卷,火速冲出教室。
  此刻的教学楼安静极了,走廊上甚至连巡查的老师也没有。他背着黑色的运动单肩包,把手伸出去抓空中打着旋儿的雪花。
  “笨蛋,你那样抓是抓不到的。雪啊,只有伸出胳膊等它自己落下来才行。”
  庄墨离侧目过去,沈棠站在他左边,伸出笼在黑色大衣里的手臂,上面已经落下了好几片晶莹的雪白。他站在冷风中,皮肤比雪还要白净。心无旁骛望雪的侧脸,像是精心雕刻的一样。
  庄墨离掏出手机,咔嚓一声,将这一幕拍下来。
  沈棠被拍照声吸引,看到对准他的镜头,干脆摆了一个帅气的pose,“竟敢偷拍我!说,你丫是不是爱我爱到不可自拔了!”
  “得了吧您嘞,没完没了是吧?”庄墨离淡定的把手机收回口袋,转身朝楼下走。失策啊失策,自从上次在医院安慰了他那么一句。好家伙,简直是要上天!
  “害羞了~害什么羞啊!”沈棠八爪鱼一样的粘过来,搂住他的肩膀,“我又不会笑话你。”
  庄墨离继续看路不看他,心中腹诽。是,您是不会笑话,您只会得寸进尺,就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
  从教学楼走到他们的小房子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两个人谁也没想着跑两步,就这么慢慢悠悠的晃回去。中途几次沈棠都想拽过庄墨离的手,但都惨遭拒绝。过马路的时候,沈棠突然瞅到广告牌上欢乐谷的海报,非要拉着庄墨离一起看。
  “想去?”庄墨离看着他两眼放光的样子,心里大概有了七八分的把握。
  沈棠猛烈的点头,“想!”
  “可是下雪去,好像不太好吧。应该很多游乐设施都会停运的。”
  “没关系,一起去看看也好嘛,我们还没有一起去过游乐场呢!”沈棠推着他的背往车站移动,这次欢乐谷的主体是[易装],嘿嘿,肯定很好玩。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墨离换上女装的样子了。
  到了欢乐谷,庄墨离看着门口排起的长龙,几乎想转身就走。下雪还出来玩!他还以为就沈棠一个这么不拘一格。
  “要吃冰淇淋吗?”沈棠低头问身前颇有些不情愿地人。
  庄墨离是怕冷的,不是一点怕。这会儿雪虽然下的不大,但是冷不丁的顺着衣领缝儿落进脖子里,那可不是一般的酸爽!他都有点打哆嗦了,沈棠竟然还提议吃冰淇淋?疯了吧这大冬天的,庄墨离抱着胳膊正准备回绝,眼风突然扫到队伍前一对对情侣手中的冰淇淋。
  “那……我要抹茶味的。”
  吃着冰的牙都要倒了的冰淇淋,沈棠的眼睛都弯弯的。
  “不觉得很浪漫吗?”
  “浪漫你个头!”庄墨离白了他一眼,却还是把整只冰淇淋都吃完。
  排到售票口天已经有些黑了,索姓欢乐谷的灯开着,就算是雪夜,也亮堂如白昼。
  拿票的时候那个胖胖的女售票员竟然专程把头伸出窗口看了他一眼,庄墨离把脖子一缩,半张脸藏在衣领里。
  “你想玩什么?”走进来的时候庄墨离才发现今天恐怕他们是走错场子了。游乐场里到处都是牵着手的情侣,只有几个是带着小孩儿才玩的家庭。怪不得刚才那个售票员会有那样奇怪的反应。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我们可以走。”刚刚走过广场的一半,沈棠突然停下。
  他很敏感,对于他的负面情绪。
  庄墨离也不是说不想,能跟他一起出来玩自然是好的。但是在这种场合中,他总有些提心吊胆的感觉。就像想有一束光专门打在他们头上,行人一个随便的眼神就能让他心虚的草木皆兵。但是沈棠又很期待……
  “哎,那边是不是可以换装?”庄墨离指着大门前堵了一圈人的地方。
  沈棠点头,“对啊,今晚的夜场主题就是易装。好像是可以租借的。”他本来就只打着这个主意,没想到庄墨离竟然主动地提出来,“我们去看看吧。”他顺水推舟。
  服装租借是自助式的,他们进入一个小隔间,里面有不同的服装可以挑选。有点像自助饮料贩卖机,刷卡或投币,按下在相应的按钮,就会有衣服从旁边的拉门里出来。
  庄墨离看着迎接不暇的cospy服装道具,心中不断地在替某人换装。这个不行……太萝莉了,气场不符。这个嘛,靠,基佬紫,拒绝。这个还不错,哥特风,还有一把粉色的镶了白色绒毛的伞。
  “这个!”庄墨离迅速的按下按钮,三百大洋。
  沈棠看到后,默默的挑了与之相配的男装。
  两人拿着衣服对视,各自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就跟明镜似的。
  “穿我看看。”庄墨离头一回霸道的开扒沈棠的衣服,沈棠揪着自己的领子活像被欺负的小媳妇儿,“你自己挑的为什么你不自己穿!”
  单手温柔的托住他线条明朗的下巴,庄墨离稍微踮起脚猛地亲了他一口,语气大爷,“穿不穿?”
  “我很亏……”表情委屈的就差对手指了。
  “穿上,我答应你一个条件。”庄墨离咬着牙自己提出明显的不平等条约,这种条件就跟卖自己没差了。
  “我穿!”沈棠立马抬眼,哪里还有一点不情愿地样子。
  庄墨离看着他一脸灿烂就知道自己上当了,这丫说不定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穿女装!
  沈棠一边研究这复杂的哥特风的裙子怎么穿,一边恢复原来的流氓行径,“墨离,你可不许反悔啊。”
  庄墨离:哼!骗子!
  在外面等了十分钟,面前的门终于有了一点打开的迹象。庄墨离满含期待的紧紧盯着那到门缝,一个粉色的毛绒绒的伞面首先钻进他的视野中。
  紧接着,是一双戴了白色长筒手套的手。
  黑色的高跟鞋,搭配束腰黑色蕾丝蓬蓬裙。庄墨离不得不佩服这所装备精良的游乐场,沈棠那双43码的大脚竟然也能塞进高跟鞋!蓬蓬裙也不违和啊……现在期待的就只有那张躲在伞后的的脸了。
  伞面旋转的一刹那,庄墨离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过来扶我。”
 
 
第95章 
  “过来扶我。”
  清澈的嗓音如泉水叮咚,刨去了一贯的烟嗓,沈棠的音色竟然听起来这么明亮。
  庄墨离听话的小跑过去,伸出手臂让他挽住。
  抬头的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这这这……这不是沈棠!
  长而卷翘的睫毛,魅惑的小烟熏装扮配上在灯光下微微发亮的樱色唇,再加上双马尾的黑色头发,这完全是个女孩子!
  “色狼,快擦擦你的口水。”不在刻意捏着嗓子说话,原有的磁姓嗓音让庄墨离微微回神,“换装就换装,你干嘛化妆!”打扮的像朵花儿似的,想出去招蜂引蝶啊?
  像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只要轻轻一抖,立刻就有楚楚可怜的效果,“怎么,你不喜欢人家这样吗?”沈棠俯身凑近他的脸,涂着亮晶晶唇釉的樱色嘴唇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庄墨离眼神微暗,牵着他的手往外走,嘴里说这不相干的话,“小心你的高跟鞋崴了脚。”
  沈棠看着他的背影,神色有一瞬间的黯淡,但很快有恢复如常,好像刚才只是旁人看晃了眼。
  一路上,不管是玩什么项目,庄墨离一直都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这是沈棠从未有过的待遇。他甚至还在人群中旁若无人的亲吻他,他帮他打伞,没有一片雪花落在他身上,他却白了半边肩头。
  [我知道这个想法很卑劣,但我好希望,他真的是个女孩子。我会永远永远保护他,做他一辈子的“俘虏”。ps:今天真的很开心。]
  把日记本扔进抽屉的时候,浴室的水声也停了。出乎意料,今儿沈棠出来,穿戴的格外整齐。睡衣睡裤一件都没落下。
  第一次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还能如此平静,床两边的台灯都开着。沈棠拿着一本珠宝设计的英文原著正在仔细的研读,他的眼神就像是黏在书上。庄墨离朝他看了几次都没有引起他的半点注意力,百无聊赖,他刷了一会手机,无聊了。
  他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乱动,一会儿扯一下被子,一会儿又去弄一下枕头。沈棠忍了半天,在他又准备开始新一轮的骚动时捉住他的手,“你今晚怎么回事?”
  他离他极近,庄墨离甚至可以看清他脸上透明的浅短绒毛。他温热的鼻息拍在他的脸上,让人心猿意马。
  “打扰到你了吗?”
  “你乱动的毫无顾忌,能不打扰到我吗?”
  真直白。面对这样的沈棠,庄墨离突然感觉有点距离感,今天累积的好心情突然一下子都没了,“哦,对不起。”他道了歉,整个人滑进被子里,只给那人留了一个乌黑的后脑勺。
  按照惯例,沈棠肯定会来哄他的。庄墨离转过身的时候默默地想。
  等了半晌,背后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搞什么搞?
  “还没睡着?”他才动了一下,沈棠就立刻发觉了。
  庄墨离抬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闹钟,已经十点半了,“灯太亮了。”他找借口。
  啪!卧室里唯一的光源灭了。庄墨离心中一喜,等着以往背后的温暖怀抱,可床却突然一轻。
  他仓皇的翻身,沈棠已经披着外套站起来了,“我还有点事,你先睡吧,明天还有一场考试。”
  卧室的门开了又关,庄墨离惊诧的嘴都没合拢。
  感觉……沈棠今天怪怪的!可到底是哪里怪,他又说不清楚。
  那个条件……他还以为他会提出什么了不得的要求呢!结果,他就跟忘了似的,到底怎么回事?他平常不是这样的,绝对会顺杆爬啊!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半晌,不知道什么时候,庄墨离终于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但此刻在书房的沈棠却没有这么容易安睡了。
  在卧室里还一本正经在看的书此刻孤零零的躺在书桌上,那本书他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沈棠靠在书房里的软塌上,头枕着双手,静静地看着天花板。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就这样,像座雕像一样过了一夜。
  第二天,庄墨离是被一阵食物的香气唤起来的。他推开被子,跟随者那阵香气一路睡眼朦胧的到了厨房。
  平日里安静的厨房此刻竟然像是在奏唱着协奏曲,电饭煲里煮着紫薯粥,沈棠正在翻锅里煎的金黄的荷包蛋。那阵香气就是从煎锅里散发出来的。
  “你会做饭了?”庄墨离惊喜的问。他双手搭住他的肩膀,眼神赤裸裸的盯着锅里的煎蛋。
  锅铲完整的把整只蛋盛起来放在洗好的盘子,沈棠拿起另一个蛋,动作娴熟的打进锅里,“一点点。”他说。
  “看起来很好吃。”庄墨离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很快就好了,你先去洗漱吧。”沈棠催他。
  等他从盥洗室里出来的时候,所有的食物已经全都摆上了桌。
  紫薯粥、煎蛋、切成星形的杨桃和一杯纯白的牛奶,颜色丰富,一下子就勾起了庄墨离的食欲。最最关键的是,这是沈棠第一次做东西给他吃。
  “我去,好好吃啊,你什么时候学的?”庄墨离喝着热乎乎的粥,幸福感爆棚。
  沈棠比他矜持多了,吃的慢条斯理,“英国学的。”
  说到英国,庄墨离又想起某些不算美好的回忆。他赶紧岔开话题,“对了,我看你跟阿殊都对宝石挺感兴趣的。上次在医院,我看到阿殊也在看类似的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