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明天我不爱你了 作者:漫写诗书

字体:[ ]

 
文案
 
因为借钱,李关眠认识了同学的叔叔,后来,还做了他的情人。
见不得光的身份、难以启齿的羞辱和暗无天日的未来……
可他偏偏动了心。
这场单恋看似没有终结。
其实是有的。
就在李关眠得知自己病情的那一天……
 
ps.受得了绝症的故事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关眠,魏春煊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01
“别担心,阿姨会没事的。”
“嗯。”
“不过做那个手术需要很多钱吧……”
李关眠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深吸了一口烟,再慢悠悠吐出来。
他目光坚定,“多少钱也要做。”
“最近你不是和那个魏容星关系还行吗,他家条件挺好的,不如管他借点儿?”顾今提议道。
住院部二十三楼很安静,两个年轻人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心情一样沉闷。李关眠将手中烟头在窗台上摁灭,拿起一旁烟盒要再抽一根,发现里面早已经空了。
一下午抽了一盒烟,顾今是看不下去,才把最后两根拿去自己抽完。
“把烟还我。”李关眠道。
“行,下去给你买一盒。”
都这个时候了,顾今只能尽可能迁就他。
他也是最近才知道李关眠的父亲几年前去世,母亲得糖尿病多年,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糖尿病引起足部溃疡,肉已腐烂,情况很严重,已经到了不得不截肢的地步。
李关眠还只是大三的学生,平日打工赚的钱都已经交给了医院,哪里拿得出手术费。
不过最近李关眠通过在食堂打工认识了一个学弟,是整个宿舍都知道的事儿。那学弟叫魏容星,一进校便成了风云人物,开跑车出入校园十分张扬,现在一年过去了,低调不少。
如果魏容星能帮忙,一切都变得很简单了……
顾今想得好,李关眠却没理他的提议。
是啊,魏容星家世显赫,李关眠知道。可他想起前天晚上的事,就觉得怎么着怎么别扭。
 
那晚魏容星在篮球场给他打电话,说自己崴脚动不了。李关眠带了正骨水过去,到那一看,魏容星还坐在地上。
“就你一个人?”李关眠走过去问。
“不然还有谁啊。”魏容星坐在自己外套上,拍了拍旁边:“学长,你坐这儿。”
“我看看你脚吧。”
这时天还没彻底黑,但是看不清伤。李关眠打开手机的手电筒,魏容星迅速道:“关了吧,其实我没事儿。”
“什么?”
“我骗你来着。”魏容星伸手拿过李关眠的手机,将手电筒关上后对他笑:“想知道学长有多在乎我。”
李关眠皱起眉,“你胡说什么?”
都算不上同系的师兄弟,本来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关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魏容星总缠着自己。
“不要生气嘛。”魏容星笑道:“学长,你就跟我在一起吧。”
“你别再提了。”李关眠警惕地看向四周,见没人路过才稍微放下心,他道:“也别再开这种玩笑。”
 
“我要怎样做你才不觉得我在开玩笑。”魏容星握着李关眠的手腕,似是认真地思索,随后得出结论:“在这把你按在地上亲?”
他好像真能做出这种事,李关眠脸色难看几分,严肃道:“魏容星,你清醒一点,咱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可我看上你了。”
像他这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不达目的都不能罢休,摆出一副“你看怎么办”的态度,等人回应。
李关眠一开始是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自从知道了就在拒绝,可这并没有什么用。
“我要是不答应你就一直缠着我?”李关眠冷笑着问了句。
“不是啊。”魏容星道:“你凑过来点。”
李关眠没动。
魏容星便凑到他耳边道:“你也可以选让我睡一宿。”
听到这种话的李关眠当即用一种“你已经无药可救”的目光看着魏容星,起身夺过手机,拎着正骨水,起来后还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了句“永远都不可能”便掉头走了。
随后魏容星又发来了短信,李关眠竟然还天真地以为他是过来道歉的,没想到那些短信内容越来越突破下限。
也许是魏容星彻底放飞了自我,在李关眠面前将本姓暴露,本来就是一个恶劣的、擅长强取豪夺的家伙,却伪装成了毫无心机的富家少爷模样,这也让李关眠长了记姓,以后不能再随便相信别人。
 
李关眠几乎可以想象出自己如果去借钱会遭到怎么样的羞辱……魏容星可不会因为他这幅惨样而产生丝毫同情。
 
这条路肯定走不通,如今也只能另想办法。
 
晚饭李母只吃了一口饼,喝了一点汤,就躺下了。有护工阿姨在,李关眠便和顾今回到了学校。
“走,一起吃饭。”顾今道。
“不了,我先回去。”
让顾今带饭回去,李关眠先进了宿舍。
安静了一天的魏容星此时又发了消息过来。
[学长吃饭了吗?]
“……”
李关眠试过把魏容星拉黑,结果当天就在学校论坛上看到了他发的帖子,向同学们求助如何表白。楼里一片和谐,问他看上了哪个女神。
魏容星回复:“你们怎么知道是女的?”
对于魏容星来说,怎么作都没事,而李关眠则不同,好不容易考上个大学,再因为一些作风问题受处分就只能自认倒霉。他知道魏容星有很多威胁自己的手段,只好给他从黑名单放了出来,打算用人间大爱感化误入歧途的小学弟。
总能有办法解决的。
 
魏容星的消息接二连三。
[我也没吃呢,要一起去吃吗?]
[我快到你宿舍楼下了。]
[宝贝儿,你理我一下嘛。]
 
李关眠装作没看见,迅速打开电脑,查找了一下可以筹款的平台,最后挑了一个手续简单项目审查快的网站注册了,按照要求填写了信息。
门被人推开,李关眠还有些诧异顾今回来得这么快,头也不回地道:“把饭放桌上吧谢谢。”
同寝的一个室友回家了,寝室就剩他们两个人,李关眠没想到会有别人。
他专心致志等待病历单上传,突然听到身后人问:“你缺钱吗?”
 
一瞬间,仿佛所有的秘密被人看穿,李关眠警惕地回过头,看见了站在电脑椅后面的魏容星。
魏容星扫过屏幕上的表格,语气十分轻松地道:“阿姨病了?”
“嗯。”李关眠仍有些尴尬,将网页关上后转身看向魏容星,“你怎么进来了?”
“需要多少钱?”
“……我正在筹款。”
“会很慢吧。”魏容星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看了,这个平台需要工作人员审核,项目最长周期三十天。”
“我不急。”
“你朋友圈人多吗,无论哪个平台,个人救助的善款来源还是靠亲友扩散。想象一下你发了募捐后,捐款的都是本校学生,以后好意思见他们吗?”
李关眠看着他,自嘲地笑了下:“对你们来说可能不好意思。”
对魏容星来说,要他去向别人伸手要钱是对他莫大的侮辱。
“可学长也很在乎吧。”魏容星道:“不过我也能理解,生命比自尊重要,而且这又没什么伤自尊的……”
不是的。
是伤自尊。
在众人面前将自己的家境和困难完完整整摊开,向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展现自己的无能。
“你看这么大人了连救命钱都没有。”
“好可怜啊捐一点让他妈妈做手术吧。”
“原来是我们系的那个谁需要筹钱啊捐点吧。”
李关眠可以想象到他人的议论纷纷,但他又清楚地知道,这些与母亲的病相比简直算不得什么。
 
“向我借不好吗?”魏容星又开口道:“我不收你利息,借多少要还多少。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向校友们借而不用还钱。”
李关眠沉默。
魏容星笑了笑:“学长,我不会拿这个威胁你的,我发誓,我只是出于便宜的考虑和对阿姨的同情,在我这里拿钱比较快吧。”
筹款,不用还钱,也许很快就能筹到目标资金将钱提现,拿着钱用作手术费。
向魏容星借钱,如他所说要原原本本地还回去。
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片刻后,李关眠道:“我先借十五万。”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他甚至想反悔,可他看着魏容星眼中闪过的诧异,又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他遵循那些该死的原则,坚持着本心不动摇,宁愿自己还钱也不想接受众人带着怜悯的馈赠。
他知道这是上天敲响的警钟,在告诫他一无所有是多么可怕的事。他必须早日强大,好好赚钱,不再让自己陷入相同的困境。
 
魏容星眉头舒展笑了起来,搞得李关眠都莫名其妙,看了他好几眼。
“实话说……”魏容星道:“我没想到有人会这么选,宁可借钱。但我也不是特别意外,因为这个人是学长啊。”
他从小到大见过太多人,练就的是火眼金睛,足以分辨那些接近他的人是为了什么。哪怕他们伪装得再好,在特定的诱惑面前都会露出尾巴,更不用提那些用拙劣的手段哄他花钱的人。
而李关眠不同。
这是他从庸碌众生中偶然发现的、闪着光的灵魂。
 
 
 
 
 
第2章 02
魏容星的钱到得很快,望着银行发来的进账短信,李关眠郑重道谢。
支付宝提示有一笔收入,李关眠打开一看,魏容星又给他转一千块。
“这是我一点心意。”魏容星笑眯眯道:“学长自己也要吃点儿好吃的啊,你看你都瘦了。”
“谢谢。”钱已经借了,面对债主,李关眠突然有种破罐破摔感。
他欠了魏容星十五万零一千。
“下次去医院的话,带上我吧。”魏容星又道:“可别忘了。”
他有资格知道钱花在哪里,这要求不过分,李关眠点点头,应了。
 
接下来就是确定手术的日期。
已经呈现衰老之态的李母靠在病床上挂点滴,露出缠着纱布的脚,她头发白了一层,干枯又凌乱,眼睛肿着,看着李关眠,突然间掉下眼泪。
“满满,报应啊,都是我的报应。”
昔年李母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儿,无数人上门说亲,将门槛踏破。
现在看起来,却比同龄人苍老二十岁。
在病痛的折磨下,她愈发软弱,往日的要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把儿子当成是自己的依靠。
“如果我当初要是留在你们爷俩身边就好了……满满啊。”她带着哭腔,一声声叫着自己为李关眠取的乳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