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又丢东西了 作者:大阿哥

字体:[ ]

 
文案
 
小时候父母离异的程牧患上了一种名叫偷窃癖的精神病,被爷爷发现后送去医院好不容易给治好了。随着年龄的增长,程牧渐渐忘了自己患有偷窃癖一事,就在他以为自己的病完全好了之时,刚上大学的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非常特殊之人!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一看到那人他的手就痒得想去偷他的东西,而且还是只对着他一人自己才会犯病!
开学一个月后,庄宴俞打完篮球下场休息,找遍了座位都找不到自己的水杯,以为是谁拿错了,没放在心上就去临时买了一瓶水喝。
开学两个月后,课间出去上了趟厕所回来后的庄宴俞发现桌上少了支钢笔,眉毛挑了挑,这时坐他旁边刚睡醒的哥们幸灾乐祸道:“怎么,又丢东西了?”
“嗯。”庄宴俞含糊一声,拿出备用钢笔,那副样子显然是丢东西丢习惯了。
然而从不吃亏的庄腹黑却在心里谋算着是时候该将小贼给揪出来了。
庄宴俞×程牧,1V1
大学里的小甜文~
 
pS:程牧不缺钱,偷了东西会买个一模一样(或者差不多)的还回去的,请不要在道德层面讨伐他,作者只是想借这个梗来写一篇小甜文而已,真的,看我真诚的双眼。
PPS:文中由于情节需要有些设定会有点夸张,宝宝们注意避雷啊~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牧、庄宴俞 ┃ 配角:高城、李远峰 ┃ 其它:
 
 
第1章 衣角
  南方城市的烟雨绵软、多情,细细密密地铺满行人的发丝,远看就像着了一层银霜,无端教人生出无限悠悠情思。
  此时,满头银霜的清隽少年提着外卖盒慢悠悠地走在学校里的银杏大道上,在北方生活惯了,这种程度的小雨让他都懒得跑起来。
  程牧踩着地上被雨润湿的枯叶,一边走一边在雨中欣赏着南方大学里的独特景色。
  军训了两个星期,每天忙忙碌碌的又累又苦,回到宿舍都是简单洗漱一番然后直接倒头就睡的。
直到今天他才腾出时间和心情来看自己未来将要生活四年的大学到底长啥样,看完之后,程牧满意地眯起眼睛:还挺不错的。
眼见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程牧加快脚步,两分钟后回了宿舍楼,在楼梯拐角处和一个身形高大的男生擦肩而过。
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程牧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转头看向那个男生,结果只来得及抓住那人还未消失在拐角处的一片黑色衣角,连个背影都没捞着。
哦,现在是连片衣角都没了。
程牧微微皱起秀气的眉毛,刚才这人给他的感觉,竟是……要犯病的节奏。
摇摇头,那种不详之感已经散去,程牧想着自己这么多年都没犯过病了,早就治好了,刚才应该只是一时错觉,没准是淋了雨的后遗症。
程牧找到合适的理由安慰完自己,就将这件事抛到脑后。
小时候得的那种病给他留下了太大的阴影,所以刚才肯定是自己太过于草木皆兵出现幻觉了。
回到宿舍,舍友们打游戏的打游戏,睡觉的睡觉,还有一个下雨也要坚持出去浪的,没在。
程牧将自己的那份饭拿出来,然后又将剩下的分别放到打游戏的李远峰和睡得呼声震天的的赵泽宇桌上。
那位打游戏的兄弟被程牧的动作拉回注意力,这才发现他已经买饭回来了。
咧嘴露出一口灿烂的大白牙,李远峰摘下耳机,笑道:“谢啦。我们的小牧牧这么贤惠,以后谁娶到谁有福了。”
程牧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显然是习惯对方经常开他玩笑了:“再说下回自己买饭去。”
  “哎哎哎,别啊,我错了,当我没说。”李远峰嬉皮笑脸地求饶,但是程牧知道,这货下回该怎样还是怎样。
  “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男人还有你的道歉。”程牧说完这句话就进了厕所,把李远峰的抗.议隔绝在门外。
  程牧拿着手机,点开微信一条条听着爷爷给他发的语音,无一不是各种唠叨让他好好照顾自己,最后更是强调了国庆放假早点买票早点回去。
  十多条语音直到听完,程牧脸上的温润笑意都没有散去,然后他又一条一条地耐心回复,自从教会老爷子玩微信后,程牧每天聊得最多的就是跟他爷爷了。
  从厕所出来,洗手,吃饭。
  吃完饭程牧拿起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院学生会的群里面正在讨论聚餐的事,自己所在宣传部的群里面部长也在吼着。
  看着那一溜的收到加一,程牧先跟大流点了个加一,然后再翻到部长通知的那条消息仔细看了看。
  周六,下午六点,学校旁边的牛牛烤肉,不见不散。
  还不见不散呢,程牧丢下手机,这种聚餐他参加了一次就不想参加第二次了。
  之前自己部门就有个聚餐,结果去那后就是一群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吃饭。
和部长混得熟的人自然是跟大佬聊得火热,其余人就各吃各的,吃完就低头玩手机,怪没意思的,程牧想。
  当然,这只是程牧的主观想法。
  其实还是有不少人想认识他的,上来搭话的也有不少。
  主要就是程牧除了跟已经熟起来的人玩得开,对于陌生人总是会不知所措,害怕对方突然用厌恶的眼神以及恶毒的语言中伤他。
  程牧小学一年级时父母离异,之后两人很快又重新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因此当时的小程牧就被顺理成章地扔给了已经退休养老的爷爷,每月只是会定期往程牧账户里打上一笔不菲的生活费,好像这样做就能完全尽到他们当父母的责任似的。
  小程牧有一次不小心听到爷爷在跟自己的爸爸打电话,爷爷问他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看看孩子,结果那边说什么他不知道,只是根据爷爷的反应,小程牧就能猜个大概。
  他记得爷爷当时很生气,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你怕你新老婆生气,就不管小牧了?啊?你说你每月打钱了,呸!老子养你的时候每个月只是给你钱就了事了?行吧,你爱回不回,翅膀硬了是吧,我这就将名下所有股份全部转给小牧,免得等我死了还要受你们那一家人的排挤!”
  老爷子气得连手机都摔了,程牧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房间,只知道自己后来生了场大病,养了小半年才养好。
  生病期间爸爸来看过自己一回,说自己在外面工作忙让他不要怪他。
  程牧正准备说自己不怪他时,结果那个男人呆了还不到两分钟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来去匆匆的就像是来他面前走过场的,就连离开的理由都那么蹩脚,小学生都骗不到。
  程牧的亲妈就更指不上了,他妈没结婚前是个模特,不小心怀上自己后在老爷子的压力下才不甘不愿地把自己生下来。
  要是老爷子不施压,程牧觉得依那个女人爱自己胜过一切的姓格,可能发现当天就会将自己打掉。
  之后幼小的程牧更是在“要不是生你我现在都在XX走秀了”“都是因为你我的身材才会走样”这类抱怨声中长大。
  小时候程牧不懂,长大后每想起来心里都是涩涩的,很难受。
  因此他三年级第一次因为犯病偷了一个小女孩的橡皮,然后被全班群起而攻之一起推搡咒骂,后来更是被叫到老师办公室当着其他老师还有孩子家长的面训斥。
  老师给他给爸爸打了电话让他来学校一趟,结果那边连发生什么事都不问就直接说自己没空,让他打给孩子的爷爷。
  程牧到现在都记得那一刻自己希望破灭的感觉,还有伴随着的女孩家长以及围观者更加难听的话语以及……恶意的眼神。
  就在小程牧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的老爷子看见摇摇欲坠的孙子,气得直接找了校长过来。
  后来,知道了程牧身份的老师家长纷纷闭嘴,开始改口说一切只是误会,都是小孩子之间开的玩笑。
  老爷子当时只顾着心疼小程牧,撂下句:“我孙子有什么好歹我跟你们没完。”就抱着已经昏过去的小程牧去了医院。
  之后老爷子问起事情的起因,小程牧却是怎么也不说,老爷子无法,只能见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程牧不说,是因为那个女孩拿着那块小猫造型的橡皮跟他炫耀,说这是她妈妈给她买的,你没有妈妈,连橡皮都不配用,妈妈说了,让我离你这种没爸妈的人远点,谁知道小小年纪心肠歹不歹毒呢。
  小程牧小时候长得瘦瘦小小的,没有跟那女孩打架,而是渐渐地生出一种冲动,他开始控制不住的,想要去偷那个小女孩的东西。
  一开始成功了几次,后来小程牧又偷偷放了回去,所以一直没被发现。
  直到那个小女孩最喜欢的猫咪橡皮被偷了后,她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然后又在程牧的抽屉里发现了那块猫咪橡皮,后来就发展成了那样。
  那件事结束后,程牧回到学校,之后又开始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况,班上陆陆续续地丢了几回东西,最后总能在程牧那里找到。
  眼见情况不正常,班主任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汇报了程牧近日的情况。
  老爷子一听不对,雷厉风行地带着程牧去了医院,最后转到精神科被诊出了偷窃癖。
  这一消息如同晴空霹雳,老爷子拿着诊断报告不敢置信地问医生:“我们家不缺什么啊,小牧怎么可能得这种病呢?”
  医生知道眼前的人大有来头,便耐心解释道:“患有偷窃癖的儿童多由祖辈监护养育,或者父母离异、再婚,与孩子缺少情感沟通,在学校多被孤立、惩罚,他们缺少正确的情感引导,难以建立自尊自爱的自我认知。因此当一些不良行为与他们的快乐取向联系在一起,在潜意识中就形成了一种精神补偿,时间久了就会形成心理障碍和人格缺陷。”
  老爷子听了叹了一口气,说了句:“造孽啊。”
  然后只得重新振作起来,细细询问了具体的治疗方法。
  第二天老爷子就派助理去学校为小程牧办理退学手续,决定先将乖孙的病治好然后再送他去一所新的学校 。
  好在程牧自小乖巧懂事,知道自己让爷爷CAO心了。
  因此在治疗的过程中异常配合,用了一年的时间,经过医生的确诊,才把这个病治好。
  后来程牧来到新学校,一切都从新开始,他又变得和其他孩子一样,除了腼腆点,平时人缘也可以。
  老爷子知道程牧的情况特殊,开始改变自己教育孩子的方法,给孩子更多的关心和爱护。
  后来面对程牧唠叨得就像个老太太一样,但也的确让他由衷地感到了温暖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写得我好心疼,抱住牧牧~
开坑了,后面绝对是轻松欢脱的,欢迎跳坑、收藏、养肥~
看到中间的收藏没有,你懂得:-)
来吧,我已经在坑底准备好接住你们啦!
 
 
 
 
 
第2章 心跳加速
  程牧在宿舍里待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想了想就去了图书馆,听说他们的图书馆是学校里的标志姓建筑,好多游客都慕名而来,就是为了一睹Y大图书馆的风采。
  图书馆需要刷卡才能进去,程牧掏出印有Y大校训的一卡通在机器上刷了一下,“滴”的一声,面前的阻隔就从两侧收了回去,留出一条一人宽左右的通道。
  程牧进去后就被图书馆里恢弘大气的设计给震撼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来到了欧洲某个宫殿,若不是东西两区陈列着一排排高大的书架,估计没人会以为这么上档次的建筑竟然只是一座图书馆。
  难得下午没什么事,程牧简单逛了逛图书馆后就到一楼西区的文学类书籍处挑了本书坐下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