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该如何让你喜欢我 作者:成单林

字体:[ ]

 
  简介
  辛季擅用心机。
  连申呈南的喜欢都是他用心机算来的。
  动机本来不纯,但喜欢很纯。
  没成想一朝失算,露出马脚,纯纯的喜欢在申呈南眼里变了味。
  自此,一个跑,一个追。
  心机男孩,在线追夫,绝不认输。
 
 
第一章 
  辛季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跟在学长身后走进303寝室门的时候,一眼就看见申呈南大马金刀地坐在靠阳台位置的椅子上。申呈南见两人进来,也不起身,也不搭话,面上毫无表情,只懒懒抬起眼皮,直直盯着走进门的两人。
  申呈南人高马大,皮肤黝黑,还从头到尾一身黑,头发剃得只剩一层青青的茬。他这样一声不吭的吊着双狭长眼睛看人,眉心拧着,薄唇紧抿成条线,满脸写着凶狠,下一秒似乎就会从怀里掏出枪来爆了面前人的头。
  学长大概有点怀疑人生,误以为自己是推开了某扇穿越进土匪窝的大门,怔愣了片刻,颤颤地转头问辛季:“走……走……走错……啦?”
  辛季顶着申呈南想吃小孩般的目光对学长温柔地笑:“一路谢谢学长。”
  学长被他的笑暖回了现实,心有余悸地扭头看了申呈南一眼,口中一嘤,把手里替辛季领的一应生活用品往他怀里一塞,手刀跑出了303寝室的大门。
  寝室里的空调呼呼往外吹着冷气,室温和外面的炎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辛季笑着对申呈南打招呼:“你好啊。”他抱着怀里的东西往里走,嫌行李箱挡了他的路,踢了行李箱一下,行李箱瞬间快乐地朝着申呈南滚去。
  “哎!”辛季变了脸色,叫出声来。
  申呈南长腿一伸,踢翻了滚过来的行李箱。
  行李箱“砰”的一声砸在地上。辛季怔了一下,看着申呈南冷着脸转开头,一副“关我屁事,生人勿近”的样子。他默默把手里的东西放在附近的桌子上,走过去把行李箱拉了起来。
  寝室是四人间,床下桌,隔着个不宽的过道,两两排开。申呈南的位置在右侧,靠着阳台。辛季扫了一眼,写了自己名字的纸条贴在那左侧靠阳台位置的柜子上,和申呈南正对着。他走过去,把纸条撕了下来。他捏着那张纸条,转过身,对着申呈南,颇有些局促地开口道:“那个……你好……我是辛季。”
  申呈南闻声看向他。室内再次安静下来,只剩辛季摩挲着手中纸条的沙沙声。
  “申呈南。”低哑的声音传进辛季耳里。辛季露出个笑来,他生了一双笑眼,笑起来两眼就会弯成月牙状:“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嗯。”申呈南这一声跟不情不愿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似的。
  辛季满不在乎,笑盈盈地拉过行李箱,开始整理行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斟酌一番,开口说道:“对了,有件事我要提前给你说一下。我有夜盲,晚上睡觉都会留盏小夜灯,如果打扰到你的话,你可以告诉我。”
  “打扰到我,你又能怎样?”申呈南不耐地说:“关了灯睡?起夜的时候把自己摔死?”说完,他从自己的桌上拿起烟和打火机,起了身,打开阳台的门往阳台去了。
  啧,脾气是真的狗。
  辛季在心里吐槽了一下,把敞开的行李箱往边上拖了拖,迈开腿,把申呈南关上的阳台门拉开了。他站在门槛上,笑着去拍申呈南的肩:“那我就当你怕我摔死,所以不在意哦?”
  申呈南嘴里叼着烟,侧过脸瞥了他一眼,没理他。辛季靠在门框上,盯着申呈南正吞云吐雾的背影看。
  别瞧辛季长得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笑起来一双笑眼、一对酒窝,甜得跟颗夹了草莓夹心的夹心糖似的,其实满心都是心眼。“聪明过头了。”辛季的便宜老爸这样说他。辛季不觉得是什么坏事,他的小聪明、小伎俩,都是光明磊落的谋算人心。审时度势,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的是自己,走在钢索上的是自己,没害过他人。
  世上哪有唾手可得的东西?又有什么东西是筹谋不来的?
  得到了靠的是本事,得不到不过是未到时机。
  烟味刺鼻。申呈南实在很高,比辛季高出了一个头不止。辛季歪着头盯着他耳后的小痣不转眼,脸上挂着的笑渐渐塌了下来。自己好像是陷进了沼泽里,无论是不甘地挣扎还是绝望地闭眼,都在无止境地下陷。
  他往前一步,把脸贴在了申呈南的背上,他轻轻用脸蹭了两下对方的身体。他有些难以自抑,他很想破罐子破摔,就这样伸手死死抱住对方,让他们的身体无限制的接近。
  后退一点。辛季在心里对自己说。但是呼吸时闻到的属于对方的味道,脸上传来的属于对方的体温,都让他舍不得,舍不得后退。
  “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辛季明白了,自己从来没有绝望地闭眼,自己永远在不甘地挣扎,然后无止境地下陷:“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喜欢我?”
  一开始辛季把脸贴上来的时候,申呈南没想推开他。他狠狠抽了口烟,狠狠把烟雾吐远。听着辛季一字一句的质问,让他蓦然想起辛季往前踢行李箱的这个动作,他的眉头因此锁得更紧了。他冷冷开口:“还没演够?这又是哪一出?苦肉计?”
  辛季闻言抬起头,复又靠在门框上,脸上挂起笑容,笑盈盈地说道:“你不也陪我演得很开心?”
  申呈南转过头看着他冷笑,道:“当然开心,托你的福,刚才让我见到了季宁。”
  “哦?”辛季仰头和他对视:“只要是季宁,对你做什么都可以吗?”他霎时收起了笑,睁着双大眼睛,喃喃地叫他:“南哥。”
  申呈南把手上的烟丢掉:“你少他妈摆出这幅表情看着我!”
  “这不就是你要的季宁?”辛季的手指抠着门框,一遍一遍地问申呈南:“这不就是你要的季宁?”
  “申呈南,你好好看看,季宁不就是我吗?”
  “从来就没有季宁,只有我。”
  申呈南久久地看着辛季,突然他笑了一声,对着辛季说道:“是我蠢。”说完,他错开辛季的身子,径直朝寝室门口走去。
 
 
第二章 
  303寝室的另外两位室友一直没有出现过,直到军训完第一天上公共课的时候,有个男生坐到他身边来,神神道道地问他:“你住303寝室?”辛季应了一声。对方啧啧出声,道:“你胆子可真大,那位没打你吗?”
  辛季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哪位?”
  “嚯,那个寸头的男的啊!”那男生露出个夸张的表情:“他看起来就是个暴力分子,脾气肯定差到爆!你怎么忍住不换寝室的?”
  “他很好。”辛季闻言心中不忿,脸上也没了好脸色。
  那边申呈南迈着长腿跨进了教室门,辛季看着他一路朝后座走去,挑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申呈南看起来凶是凶,但是架不住个子高身材好,板着张脸看起来还颇有高冷男神的范儿。辛季不满地看着好几个女生眼里瞧着申呈南,那眼神上上下下似乎在一件件扒光申呈南的衣服。
  “哇,还是那张死人脸。”旁边的男生又开始叨叨。
  辛季转头横了他一眼:“这么惦记他?我去帮你转告他?”说完话,他就提起自己的书包,朝后面申呈南的位置走了过去。
  自在寝室第一天申呈南摔门而去之后,两人间再没有说过话。军训的时候整天累得像条狗,加上辛季被申呈南那句“是我蠢。”堵得心里挺难受的。他琢磨了两天,干脆也不去找申呈南搭话了,两人就哑巴似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倒也相安无事。
  尽管看起来两人的前景不容乐观,辛季这段时间心情整体来说倒是蛮愉悦的。
  从那天他把行李箱朝申呈南的位置踢过去开始,每一步他都算好了。他就想知道,季宁在没在申呈南心里。答案毋庸置疑,是在的。知道了这一点,辛季就挺轻松的,只要他时不时露出一点季宁的样子来,申呈南就永远没办法对他漠不关心。
  季宁看起来是一堵隔住两人的墙,但其实,他是辛季唯一的武器。
  2010年,夏,南城。
  申呈南刚刚从补习班里走出来,他往右走,拐进了常走的那条很少人走的巷子里。一拐进巷子,他忙不迭地从包里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根叼在嘴里,摸出打火机点上,深深吸了一口。他慢慢悠悠地走着。巷子里安静至极,夜里凉爽的风拂过申呈南的脸,他的脸上显出些惬意的神色来。
  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紧跟着一阵巨响,在这寂静的巷子里倒吓了申呈南一跳。
  他回过头去看,只见不远处一个人影伏在地上,旁边一辆倒了的自行车,车轮还在骨碌碌地转动。申呈南见那人坐了起来,也不欲管,扭过头便抬腿继续往前走。没走多远,又听到后面传来了“砰”的一声,他再次回头望去,那个人影这次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他吸了口烟,把手里的烟头扔掉了,转身朝那个连摔两次的可怜人走了过去。
  “喂,”申呈南走近了去看趴在地上的人:“你没事吧?”
  那人微微抬起头,轻声道:“没……没事……”
  申呈南伸出手去扶他,手刚碰到对方的胳膊,对方便痛呼出声。申呈南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看了看对方露出的胳膊,大片的擦伤看起来倒挺触目惊心的,他避开对方的伤处,把人扶了起来。
  那人个子不高,瘦瘦的,借着申呈南的力站了起来,他歪着身子靠在申呈南的身上,不大好意思地开口说道:“我……我站……站不稳……脚崴了……”
  “你这摔得可不轻,”申呈南皱着眉,想了想道:“这附近有家小诊所,我带你去看看。”
  “谢谢,谢谢你。”对方连忙给他道谢,倒像生怕他走掉似的。
  申呈南让他靠墙站着,帮他把自行车扶了起来。他长腿一迈,跨上自行车,对着那人说道:“能上来吗?”
  “可……可以……”对方单脚往前蹦了两下,摸着后座坐了上来:“谢谢你。”
  听到他又道了声谢,申呈南笑了一声,转头去看他。正好对上对方抬起了头,路灯的光照在他的脸上,本来白白净净的一张脸上沾了灰,眨巴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申呈南。看样子还是个初中生。申呈南这样想着,笑着嘱咐他道:“你可抓稳了,别又摔了下去。”看着对方点点头,他才满意地转头,抬脚一蹬自行车,拉着人走了。
  善良的申大雷锋,秉承着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德,把人送到了诊所里,就挥一挥衣袖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事过去了一个星期。申呈南这周六补完课,抬脚迈进巷子里的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上周当了一次活雷锋。他照例掏烟点烟,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高三的课业繁重,为了上南大,他把自己逼得很紧。自从升上高三以后,他唯一的放松时间只有周日三个小时的拳击时间,其它时候只能靠一根烟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他吸了一口烟,抬头正准备吐个烟圈的时候,却看见上周自己做好人好事的对象就站在不远处盯着自己看。他看着对方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心道:小孩儿摔得真惨。
  “那个……”对方在他面前站定,把手里的东西往申呈南怀里塞:“这个给你。”
  “哎?”申呈南见他埋着头只管往他怀里塞东西,怕手上的烟头烫到他,赶忙把他塞给自己的东西拿好:“这是什么?”他拿好东西,定睛一看,是一条国外品牌的香烟。
  “你拿回去,我不要。”申呈南把烟给他递过去。
  “我想谢谢你……”对方两只手朝身后一背:“你帮了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