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水果大亨[种田]+番外 作者:远上天山(下)

字体:[ ]

 
第69章 后续
  找人这种事情说容易也容易,说麻烦也麻烦,掌握了人的样貌自然比瞎摸索方便多了。
  许逸把那个人的脸深深印在脑海里,眼底闪过一道晦暗难辨的光。
  这个人,他一定要找到。
  思索了片刻,许逸打开微博,把那天在许氏门店发生的事情在微博上讲得清清楚楚,希望有目睹现场的顾客站出来提供信息。
  许氏的门店在人氵朝拥挤的市中心,即使店里的摄像头没记录下来,那天在店里的顾客、店外来来往往的行人,难保不会有目击现场的,更甚者,会不会有和许爸同样遭遇的人站出来?
  从那个人一言不合动手的习惯看,许氏应该不是他动手的第一个对象。
  对方既然对他的家人下手,许逸自然也不会客气,他特意把悬赏金额定得很高,范围锁定在许氏门店附近,又找了几位有影响力的苏锦本地大V,请对方帮忙转发。
  出乎许逸意料的是,结果非常顺利,寻人启事发布之后不过半天,就有好几个目击者给许逸发来了照片和视频。
  晚上十点多,病房里许爸已经睡着了,许逸的微博忽然又收到了一条私信。
  对方是一个注册不久的微博账号,在私信里,对方既没有提钱,也没有提及在许氏门店发生的一切,只反复问着一个问题——
  “他会坐牢吗?”
  许逸抿着唇:“我会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对方很久没有回应,许逸也没有多想,但到了第二天早晨,许逸发现,微博私信里忽然多了一条信息。
  杨刚,身份证号xxx,家庭地址xxx……那个微博账号还发来了一张正脸清晰的生活照,照片里赫然是许逸在许爸的精神海见到的那个人。
  许逸想回复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账号已经把他拉黑了。
  借着这条消息,许逸摸到了为首闹事的那个人的住址。某天晚上,杨刚喝得醉醺醺的回到家,迎接他的却不是妻子的哀嚎和孩子的哭声,等他从宿醉中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警局里面,光溜溜的躺着。
  脸上、身上到处都很疼,被揍得鼻青脸肿不说,腿一动就是一阵尖锐的疼痛,脑袋上还顶着一个大大的包,最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是全身真空状态,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的小兄弟……而他对昨晚的事丝毫没有印象——
  杨刚最近刚接了一个老板的单子,打钱的那张卡丢在家里了,他只得回家拿。杨刚想到黄脸婆那张哭哭啼啼的脸就想揍,孩子哭起来也烦,他都不知道那会儿自己怎么想不开娶了那个臭婆娘,她哪里有金碧辉煌的小兰贴心……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哦,对了!一回家,屋顶上飘着一只硕大的蟑螂,黑乎乎的贼吓人,蟑螂咬着他拼命打,翅膀一会儿扇他左脸,一会儿扇他右脸,他根本打不过,后来又出来了好多蟑螂……盯着自己面目全非到妈都认不出来的猪头脸,智商低如杨刚也陷入了迷惘——他真是被蟑螂打成这样的?
  蟑螂有这么凶残?
  听完杨刚的陈述,两个录笔录的警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李哥,你相信这个说法不?”
  姓李的警察一脸懵逼:“喝酒喝得晕了吧,被蟑螂打了?别说咱们这儿的蟑螂了,南海省的蟑螂也没这么大的吧?”
  苏省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南方,这只是北方人对于南方的统一称呼,事实上,除了梅雨季被子能挤出水来外,苏省享受不到南方和北方的任何福利,冬天冷入骨髓还没有暖气,更不像南方一样温暖如春,夏天又热到怀疑人生,不比北方凉爽。
  而南海省的蟑螂,据部分有识之士的经验,是比爱吃省和被吃省两个南方大省的蟑螂还要大的。
  而在此刻的西云县,池湾镇的几位交警也陷入了深深的迷惘。
  原本是一场必发的、惨烈的、车毁人亡的交通事故,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场毁路事件?路凹下去倒没什么,只要人没出事就是万幸。
  可毫无疑问,监控上发生的必然是真实的,但中途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大货车和小汽车撞上之前,小汽车一瞬间往后退——即使这可以归咎于小汽车车主反应速度快,大货车是如何在平地上原地转了个身,还是在车主喝醉酒毫无知觉的前提下?
  “就好像,半空中有双手把货车抓住了……”经验充足的交警戳了戳笔头,说出的话却连自己都不相信。
  “怎么可能嘛,这又不是玩具车!”他的同事反驳道,“不过这事儿还真是奇了怪了,汽车那个情况下居然能后退,开车的肯定是个高手,但是大货车……这事儿玄乎啊,真古怪。”
  虽说没出事就是最大的幸运,喝醉的货车司机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但这个事儿里里外外都透着古怪,让这些经验丰富的交警都感到束手无策。
  通过汽车的车牌号,他们查到了许逸的联系方式,向许逸询问那天高速路口前发生的事情。许逸自然不会提别的,只回答说自己也觉得奇怪。
  许爸被打的事,许逸请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律师,许爸做完伤情鉴定之后,许逸就把所有相关的材料都交给了律师,包括微博网友给的那些证据,他相信法律会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光是打了杨刚一顿他还觉得不够,如果可以的话,许逸希望这哥们在监狱里多待上一段时间,就算是为了他老婆和他可怜的孩子。
  新的一周,许氏果园的葡萄照常运往苏锦市各区的时候,许逸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响起了气急败坏的声音:“许总,咱们都合作这么久了,您怎么能突然取消合作呢?”
  许逸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笑容:“穆总,这一点您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吗?”
  对方的声音停顿了片刻,渐渐变小声:“许、许总……我也只是一时发昏,最近我在市中心开的那几家店都关了门……”
  “所以你觉得我姓许的好欺负?”许逸的声音冷了下来,“市中心那几家店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
  “清风的王总虽然得罪了我,可他没有像穆总这样往死里得罪,你有压力,谁没有压力?可像你这样对家人下手的整个苏锦市也绝无仅有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锦市水果商的圈子里,继清风果园之后,又一家果园和许氏取消了合作。只是和清风果园尚在挣扎的境况相比,这家曾经红极一时的果园无疑更糟糕一些,干脆利落卖出了全部资产不说,门店的牌匾都被摘了下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和两家都合作过的老板们提起穆总连连摇头:“赌不能沾啊,沾上赌博能有什么好事?老穆原来多好的人啊,这种事居然也能干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早上,王元亮从左眼皮跳到右眼皮,都没想到许逸这个白面嫩生下起手来居然一点也不软。
  想到新区那家和许氏打擂台的水果店,王元亮的眼皮跳得更厉害了——他也是打算给许氏一个教训的人当中的一员,只是这想法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听说了老穆的遭遇。
  王元亮又是庆幸又是后怕,心里想法千千万,却怎么也不敢有给许氏添堵的心思了。
  就算清风的生意最近节节后退,可牌子在那里,人在那里,他王元亮站出去还是别人口中不好惹的王总,清风要是没了,王元亮就真的屁都不是了。
  许爸的身体好了一些之后,许逸就赶回了云尾镇。中间舅舅姨妈两家人和林经纶爸妈特意去苏锦市看了许爸,确认许爸没事大家才放下了心。
  炭头和嘟嘟两个小家伙前两天一直是许妈带着,被许妈好吃好喝的喂着,肚子都胖了一圈。许逸要把两个小的带回去的时候,嘟嘟黏着许妈的腿不肯走,炭头倒没有舍不得许妈,它两双眼睛依依不舍地盯着锅里炖着的红烧肉,脑袋恨不得黏到锅子上。
  许逸把嘟嘟留下陪许爸许妈,把炭头带了回去。
  这狗子一脸绝望地盯着飞了的红烧肉,许妈用保温桶给许逸装了一些,炭头垂涎的目光立刻化为实质,看向许逸的眼神比亲爹还亲。
  下楼的时候,炭头雄赳赳气昂昂地扫过它新认的小弟们,尾巴一扫一扫,要是它会说话的话,许逸心想,它一定可以说出灰太狼的经典台词。
  事情算是解决了,许逸也放下了心。
  回到家,汽车迎面差点撞上一个人,许逸飞速刹住车,打开车门走了出去:“二叔,你来这里有事吗?”
  许二叔故作憨厚地一笑:“我听说,你爸在苏锦给人打了?”
  许逸停了下来,目光仿佛一道刀光直直射向许二叔:“二叔也听说了,您打算去看看我爸吗?”
  许二叔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用叮嘱的语气对许逸说:“苏锦市是大城市,不是咱们村上,让你爸把脾气收收,别成天得罪人!这次要不是他把人给惹了,人家能打他吗?”
  许逸冷笑一声,看了许二叔一眼:“滚!”
  “……诶,你这孩子,对自家叔叔怎么说话的?”许二叔被他骂得也来了脾气,“你这孩子,就跟你爸一模一样,都是牛脾气,人家为了他好的话他也不听……”
  “滚!”
  “你他妈滚!”
  “你这孩子真不懂事,对长辈就是这个态度?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许二叔的声音还在耳边回响,许逸却“砰”一声关上了门,把所有的谩骂抛到脑后。
  许逸从没有哪一刻比此刻更同情自家爸妈,糟心的许奶奶和糟心的二叔一家子永远拽着他们的腿往后退,就算两人已经到了苏锦市,还是甩不脱留在家里的污蔑和抹黑。
  许二叔所说的话在许逸看来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类的范畴,甚至连炭头一条狗也不如。
  炭头还知道在许妈不开心的时候摇摇尾巴呢?这个人又能做什么?
  炭头一脸懵懂地盯着许逸,满心里牵挂着许逸带回来的红烧肉上,许逸一进门,它摇着尾巴欢欢喜喜也进了屋,这儿找找那儿找找,终于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发现了红烧肉的身影。
  它一路抓耳挠腮,都拿保温盒毫无办法,纠结了一会儿,这狗子终于飞奔到许逸身边,见许逸眉头仍然打着结,炭头打开门,对门外的许二叔嗷嗷乱吼了一嗓子,再用力关上。
 
 
第70章 村里诸事
  回家之后,橙子树的授粉自然要列入许逸的工作范畴。橙子授粉一般是异花授粉,使用人工授粉的方式。许逸和来帮忙的帮工都是给其他水果授过粉的,经验都算丰富,虽然没种过橙子树,但所谓万变不离其宗,植物学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唯一为难的一点是,脐橙的开花期一般在每年的四月份左右,系统提供的这包橙种开花期和结果期显然和一般的脐橙大不相同,可不管它怎么不合常理,花都开了,许逸也只得给它把粉授了。
  “真想尝尝这橙子的味道,咱们这儿还没人种过橙子呢!”
  橙子树边上,戴着帏帽的帮工们手上不停歇,最近天气虽然凉了下来,太阳却压根不想休息,尤其是到了下午时段,阳光晒在身上又热又辣,最不怕晒的人脸都不能露在外面,汗一直往下流。许逸和舅舅推了一车矿泉水过来,又去云头镇买了点晚西瓜,虽说一人只能吃上一块,可嘴上沾点甜味解解热也是不错的。
  如果是正常的脐橙的话,开花期一般会遇上清明和梅雨两个时节,阴雨多,影响授粉和果子的产量,脐橙花开期往往也会伴随红蜘蛛、卷叶蛾等危害,所以果农往往会采用施加农药的方式。
  虫子这种生物无疑是地球上最为顽固的生物之一,进化持久,危害大,当然,主要是长相也丑,所以不管益虫还是害虫,喜欢虫子的人基本没有。
  许逸种水果之后当然也遇到过虫害,不过有系统在,虫害远没有一般果农遇到的种类多、危害大。而面对大棚里的虫害,许逸一般不会打农药,而是请人帮忙捉,有些虫子相对隐蔽些,但专心致志捉上一阵子的话,也能捉上不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