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霜栖寒月 作者:狸点(上)

字体:[ ]

 
文案
 
玉影天白映空城,霜启珠落栖寒月。
 
*
小小孩童手持花枝笑得灿烂:“这枝桃花跟你很配,有诗云,逃之夭夭……有个世家……哎呀,反正就是说你好看的像那桃花里的妖怪。”
 
另一小童边替他擦泪,边一板一眼的纠正他:“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你说的对!来,我替你簪上……那个,你长大后能给我当新娘子么?”
 
*
江湖好纷争,命运多弄人。
 
少时执长剑、除大恶、攘乱世、匡正义的豪侠梦已碎。
 
那个不欲涉世之人,成了沾染红尘、周旋利益、计较得失的无良女干商;
 
那个畏惧杀戮之人,成了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唯命是从的噬血修罗。
 
——为了守护心爱之人。为了留在他身边。
 
*
周钰恒:“为你,无所不能。”
 
陈欺霜:“我爱的人在身后,不能退!”
 
*
梦想与成长,正义与责任,命运与执着,亲情与师恩……一场纵跨三代的正魔之争,一个关于爱与守护的故事。
 
*
“武林的恩怨,怎么都摆脱不了一个‘利益’。也只有人心,能让你从彻骨的冰寒中,勉强汲取到一丝温暖。”
 
“……回到我们的家,看最灿烂的桃花,赏最皎洁的明月,品最香醇的美酒……做最潇洒的人!”
 
 
男主及主线:朱雀与青龙 支线:白元奉单箭头。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阴差阳错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钰恒,青龙 ┃ 配角:白元奉,毕先,李染枫,陈染怀,林恩山等 ┃ 其它:为你无所不能;守护
 
 
第1章 第一章
  
  青城山后山,掌门之子李明世的独居内。
 
  一道寒芒闪过,陈欺霜干净利落又分外麻木地砍下了李明世的头。
 
  他娴熟地伸手抓过被子捂在断头处,李明世的热血喷涌着浸湿了整张床铺。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略带些许迟疑的敲门声:“师兄,你睡了么?我来请教几个问题。”
 
  陈欺霜抬手挥灭了桌上的灯笼,屏住呼吸静静的等,直到门外等候的人久久得不到回应,足音渐行渐远后,才匆匆借着李明世的鲜血,摸黑在雪白的墙壁上飞快地画下几个大字。
 
  最后一笔刚落,门外却再次传来了声音。
 
  这一次,人数众多,隐隐约约的,还有些灯影在胡乱的摇晃。
 
  “哈哈!我是第一个到的!师兄,你怎么这么早就熄灯了?快出来!快出来!掌门派我们几个喊你过来主持晚课!”
 
  其中一位,大声吆喝着,冲上前,径直来推屋门。
 
  屋门咣当一响,没有被推开。
 
  “门锁了,师兄是去别处了吧?我们再到藏书阁去找找。”
 
  “……不可能的啊,师兄跟我说过,他要回来取一本书的。”
 
  一只灯笼被举高了贴在窗户上,一只手指头沾了口水,戳破了窗户纸:“刚才我语气是冲了点儿,师兄会不会因为这个,所以就故意不搭理我啊?”
 
  “你们在下面等着,我到屋顶上面看看去!”
 
  “那个,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啊?”
 
  “嘘,你别吵,我好像隐隐约约看到床上面有个影子。哎,上面的,你看到了没?”
 
  “有——啊——我看到了一个黑影子!哈哈!师兄他就是故意在躲我们呢——”
 
  “让开!闲杂人等都给我退后啦!
  
  师兄,这可是你自己故意躲在里面不出来的啊!哈哈!我们几个可都是担心你,你可别怪我踢坏了——你的门!”
 
  “咣当”一声巨响,木门齐整地从修补处再次断裂。
 
  破门的一瞬间,窗子被推开了一条缝隙。青城弟子涌入的同时,一条人影沿着窗缝飞快地蹿了出去。
 
  一道剑光,拦住了陈欺霜的去路。
 
  “阁下夜闯青城,恐怕是不怀好意吧!”
 
  原来是先前请教问题的青年,听见巨响,又折返了回来。
 
  陈欺霜只想逃命,并不愿意与他多做纠缠,只一个照面,就绕过青年,迅速地跳入了林道旁的树丛。
 
  青年如跗骨之蛆般粘了上来,追问道:“你到底是谁?!”
 
  陈欺霜并没有回答,倒是李明世的独居内先发出了数声惊叫:“魔教妖人把大师兄给杀了!!!大师兄死了!!!”
 
  青年闻言一怔,又被陈欺霜甩开了十几步。
 
  “他在这里!去通知掌门。别让他跑了!”
 
*
  
  火把彻山通明,将整座青城山从里到外,照了个通透。
 
  远处,有越来越多的光点向此处汇集,一层一层,绕着山路,向山顶处围拢。或明或暗的各种身影,在夜色的掩映下,全面封锁着山体,逐渐缩小着包围圈。
 
  陈欺霜在光影明灭间,闪身隐入了树影。
 
  “哆!”一柄剑,带着颤抖的余音,擦着陈欺霜颈边,钉在了他身后的树上。
 
  陈欺霜眼疾手快地捏住了溅出的、带了血的碎木屑,迅速又无声地擦了下剑身,再次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另一侧的阴影。
 
  “他没在这里!”有人大声汇报着,用力地拔下了入木三分的宝剑,“他向别处逃了。”
 
  “不对!这边分明有血腥气!他就在这附近!去,牵狗来,你们几个,围住那边,你们几个,掐住上下游水道。剩下几个,跟我一寸一寸地搜!”
 
*
 
  正午的烈日灼烧着大地,汗水滴落在树身上,发出“滋啦”的一声,即刻间便挥发了个干净。陈欺霜向腰侧处摸去,水袋在刚才的混战中,被砍了下来。
 
  他用力地吞咽了一下干渴到发苦的喉咙,肚子却率先应景的叫出声来——声音巨大,几次险些因此而暴露位置。
 
  陈欺霜悄悄地潜伏着跟踪了搜索的众人,直到击晕了一名青城弟子,搜来了他的食物和水袋,还没来得及欣喜,却发现,两者都被下了大剂量的迷药。
 
  与此同时,树林间声讯相闻,以正道门派长老为核心的包围圈,又向内收拢了丈余。
 
  近在咫尺的地方,传来了多声有节奏的犬吠。兵器的金属声与纷乱的脚步声也紧随其后,笔直地朝着陈欺霜栖身的树身冲了过来。
 
  陈欺霜紧贴住树身,荡着挂上了近旁的一棵高树。将包裹人头的布块,系在了树枝末梢。
 
  人头发出阵阵难闻的尸腐的臭气。尸水黏答答地沾了陈欺霜一手。
 
  陈欺霜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头颅,只觉得心里空落落地灌满了冷风。
 
  “不将他的人头带回,你也不必再回来。……总得留些什么,不如就写‘杀人者魔教陈欺霜’好了。”以往波澜不惊的声音,带着慑人的冷意,命令着,哒哒的手指敲击声甚是急促。
 
  对不起。陈欺霜默默地在心里说。同时,脱下外衣,重新裹好人头,系在背上,趁着山风轻抚树影摇晃的时候,接连又跳过了几棵树。
 
*
 
  傍晚时分,陈欺霜被逼迫到了一处寸草不生的荒地边缘,他用力地吞咽下了刮喉咙的野草,将耳朵贴紧地面细听。周围传来了清晰的伐木声。
 
  他挑了处人少的地方突围,杀死了自上青城山以来杀掉的第二个人。
 
  “来得好!就怕你不出来!”
 
   唿哨声一响,前方的突然蹿出了许多人。
 
  下山的道路立刻被封死了。青城山多名高手,配合着组成了剑阵,并不正撄陈欺霜的锋芒,只内外层互切着夹击陈欺霜,想要靠人海战术,耗光陈欺霜的体力。
 
  陈欺霜左手旋出黑刃的“灭影”匕首,右手持着雪白的“傲雪”长剑,破开裂缝,雪刃抽进抽出,一滴鲜血都未溅出,就又带走了两条人命。
 
  “喝!”他的左右两边同时响起怒喝声。两侧高手有默契地冲了上来,拦住了陈欺霜互相配合的双手武器,密密麻麻的明镖暗镖,从陈欺霜的身前身后,破风袭来。
 
  陈欺霜互换着左右手的长短武器,就地一滚,避开了近至身旁的暗器。
 
  却有一只快箭,借着刀光与暗器的掩映,穿过了陈欺霜的左腹,将他钉死在了地上。
 
  “杀人凶手!你还我师兄命来!”
 
  青城少年尖叫着扑了过来,冲着陈欺霜的胸口就是致命的一刀。
 
  陈欺霜本能地先挥出了长剑“傲雪”阻拦。
 
  少年连声惨叫都还未来得及发出,就已经竖直着被分成了两半。
 
  汹涌的鲜血和破碎的尸块,淋透了陈欺霜的一身。
 
  ——旧怨之上又添新血。逃不掉了!
  
  陈欺霜在众人视线的注目下,缓缓地伸出舌头舔净了嘴边的鲜血。干燥到起皮的嘴唇得到了一些滋润,他饥渴地滚动着喉结,“桀桀”地冷笑着,发出了心满意足的喟叹。
 
  ——魔鬼!恶魔!畜生!
 
  他一边为能够继续活下去而欣喜,一边又在心底咒骂着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