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霜栖寒月 作者:狸点(下)

字体:[ ]

 
第50章 第四十七章
 
  陈欺霜紧张得双手直冒冷汗,他沿着霞栖峰下山的山路飞快地跑。
 
  周钰恒的影卫跟着他,穿梭在树林间。
 
  打头的那位,一边拭净了喉间的“鲜血”,一边靠近陈欺霜报告道:“无门无派的几乎都逃走了,魔教的逃了至少有八十人,您身后还追来一波正道人马,粗粗算来,也有二百多人。”
 
  “比预料得要好上一些。”陈欺霜抹了一把额头,将掌心上冷汗浸透的墨渍不小心地蹭在了脸上。
 
  他脚下不停,转头去问影卫:“伯劳,我刚才没演砸吧?有没有给他添麻烦?”
 
  影卫伯劳掏出手帕示意陈欺霜去擦额头:“霜公子演得还是极好的,倒是主人,几次憋笑,吓得我们几个,出了一身的冷汗。”
 
  陈欺霜这才松了一口气,掏出怀里的青龙使面具遮在了脸上,低声抱怨着:“他写的那些话也太拗口了,我在那里一会儿愤怒,一会儿悲伤,一会儿又要放声大笑,活像一个喜怒无常的神经病。尤其是文绉绉地部分,还要我自己来改,实在是太难了。”
 
  “您多体谅吧。”伯劳也跟着长叹了一口气,没什么诚意地安慰道,“主人曾为您写过一段哭戏,写完后他自己即兴演了一遍。内容是什么不太清楚,但当日当值的冬青接连哭了好几天,哭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估计,也是不太好演的那种。”
 
  “呵、呵呵。是么?”陈欺霜暗自庆幸,又偷偷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掏出怀里的纸条,瞄了一眼后,继续念念有词。
 
  霞栖峰底,是一片兵荒马乱的狼藉。
 
  山底驻扎的,多是正魔两方武功低微、抱着看热闹心理的闲散人士,本就没有什么信仰支撑,勉强在夹缝中生存。
 
  听到从霞栖峰顶冲下来的人,高喊着“陈欺霜又胡乱杀人了”的喊声,当即顾不得区分敌我,有的人甚至连东西都不要了,为了姓命,抱头鼠窜。只片刻时间都不到,就已经逃光了大半。
 
  陈欺霜来到营地,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又降低了三度声音,用带了冰渣的语调背诵了一遍:“……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的也敢留下来?哈、哈。不过是让我的剑下再多添一缕亡魂罢了!”
 
  终于,当腿脚不灵便、反应慢、身体弱的最后三人也都逃跑后,陈欺霜才跟一下子又卸了层重担似的,果断地将第二张“吓唬人”的纸条,塞进火堆中烧掉了。
 
  伯劳上前请示道:“那我们先下去准备了。”
 
  陈欺霜点了点头,拿出第三张纸条,紧张地小声又快速地嘟囔了起来。
 
*
 
  紧随着陈欺霜冲下来的,是武林正道中的名门。
 
  他们被突然变得客气又啰嗦的吴天下,拖延了近半个时辰,本以为即使到达山底,也终将一无所获,却没想到,陈欺霜非但没有逃跑,反倒是先摆出了一副“有本事尽管来捉我”的姿态。
 
  在火光冲天、黑烟弥漫及连连的爆炸声中,陈欺霜站成了一棵笔直向天的小黑松。
 
  “小黑松”呛得连连咳嗽,但仍尽职尽责地念着恐吓人的话:“咳咳,我们教主,咳咳,已经带人来接应了!咳咳,哼哼,你们……嗯……武林正道的,一个都别想跑!咳咳!”
 
  众人听了这话,看到陈欺霜背后冲天的火光中人影憧憧,似乎果真埋伏了许多人马,已经有几分信了。
 
  某些想趁着陈欺霜情绪低落,毫无防备之机,上来捡便宜的正道弟子,不由得倒退了一步。
 
  毕竟,谁都不愿意用姓命,来验证一个很可能是事实的结果。
 
  只有华山派张松岳的师妹不退反进:“你辱我师门,伤我师兄,还包庇杀人恶贼宋亭酒!邪魔妖人,华山派与你不共戴天,誓要为武林铲除掉你这个祸害!”
 
  说着,红着眼眶,仗剑来杀陈欺霜。
 
  陈欺霜伸手夹住了她是剑身:“你气力不济,我胜之不武,不与你计较。华山派想报仇,喊你师兄师弟来。”
 
  随着他的话音,剑身在陈欺霜两指的作用下,扭成了一段麻花。
 
  陈欺霜屈指在剑上一弹,将张岳松的师妹送回了人群。
 
  “谁来?”他抬眼,淡淡地扫视了一周。
 
  华山派跟上来的弟子们,都曾亲眼见到陈欺霜用“乱云俱下”剑法打败了门派年轻一代的佼佼者郑成思,也见识过他与李染枫之间的较量。暗自忖度一番,既觉得自己无力与之抗衡,又早被他杀人无数的恶名吓破了胆。
 
  闻言,竟不由自主地,齐刷刷地又倒退了一步。
 
  “废物!尚不如一名女流。既然怕死,不如早日滚回娘胎!”
 
  怒气冲冲赶来的,是华山的郑长老,郑成思的亲爹。
 
  老头子听了一路的“我辈当尚武德”之类的废话,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气,见到门下弟子的窝囊样子,火上添油般地再次燃起了怒火,吹胡子瞪眼,一双眉毛竖立得险些要飞到天上去。
 
  “结阵!五龙蛰伏阵,困死他!外围弟子从旁策应。”
 
  郑长老亲自压阵,指挥弟子团团围住陈欺霜。
 
  陈欺霜抬眼一望,见霞栖峰顶,烟尘滚滚。一阵喊打喊杀声,撞破连绵的悠云,响遏数十里开外。
 
  看来,正魔双方已经动上了手。
 
  陈欺霜不待他们阵法结成,立即出指点到身法最慢的两人。
 
  他眼神俱是蔑视,言语间也充满了嘲讽:“华山的紫霞功,修得是嘴上的剑法吧?难道‘分山碎石’,用的也是嘴?堂堂华山,不过如此。”
 
  陈欺霜嘴上不停,手脚也飞快。
 
  他抡拳出腿,打倒四五名弟子后,立刻头也不回地向燃火的树林里逃窜。
 
  华山派的弟子,觑见郑长老越发难看的脸色,不待发号施令,纷纷拔剑追了上去。
 
  “当心有诈!”紧随上来的恒山长老忙出言制止着。
 
  “青龙使,好了没?咳咳!我们两兄弟实在是呛得受不了了。”
 
  “咳咳,您要是再不回来,那我们也要先跑了。”
 
  “嘘,嘘。咳,闭嘴!咳咳,你们悄悄跑就是了,咳,问什么问,是不是傻?”
 
  陈欺霜逃跑的方向,传来了刻意压低了声音的对话。
 
  恒山长老的脸色瞬间变得五颜六色,十分好看。
 
  “这小子使诈!兄弟们,跟我上,我们一人一斧子剁碎了他!”追上去的,是长白山派。带队长老怒吼一声,拎着两柄开山斧,杀气腾腾地率先冲了过去。
 
  一群人在长白山派勇猛无畏的气势的影响下,也一时脑热地跟着冲了上去。
 
  华山郑长老正要往前上,却被恒山长老一把拉住了:“魔教妖人想来诡计多端。我们不妨静观其变,待盟主下山,再一并处理。”
 
  “静观其变?待盟主下山?哈哈!等林恩山黄昏下山,陈欺霜怕是早就回到魔教总坛吃上晚饭了。我看这小子不过是在故布疑阵。昆仑山下,武林盟大本营,还能让魔教的造反了不成?!”
 
  郑长老用力挣脱恒山长老的手:“机不可失!你可别后悔。”
 
  恒山长老迟疑了片刻,终于犹犹豫豫的,随着周围喊打喊杀的众人的裹挟,一路向密林深处,追了过去。
 
 
*
 
  “盟主,盟主!这样不行,困兽犹斗,您这样困死了魔教众人,是逼他们与我们血战到底啊!”霞栖峰顶,李染枫出剑捅死了一名魔教教众,向林恩山所处的高台,高声劝阻着。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地崩山动,脚下传来剧烈的颤抖,交战的双方险些站立不稳。
 
  浓密的烟雾,从昆仑的主峰上熊熊涌起。
 
  半山腰昆仑派的巨大主殿,与山顶武林盟的辉煌总部,一起陷入了冲天的火海。
 
  在山风的协助下,汹涌的火势,吞噬了一切能够侵吞的生灵,只留下了一大片烧焦了的废墟。
 
  天空染成了浓稠的深红色,映得霞栖峰顶的血光,越发地凄凉。
 
  声音轰隆隆地连绵不绝,是□□炸裂后引发的雪山崩陷。
 
  昆仑主峰除了是昆仑派本门的根基外,更是正道门派武林盟的大本营。上面坐镇了十数个门派的老前辈,都是江湖上能够呼风唤雨,号令群雄的人物。
 
  前不久,当华山派掌门受盟主之托,代为管理武林盟时,还是一脸的志得意满。现如今,随着这场天灾人祸——火烧之后的雪崩掩埋,连同华山派跟随的门人,怕是连尸身都找不到在何方了。
 
  当场,就有昆仑弟子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了起来:“门派毁了,我们的家没了!”
 
  一名魔教之人偷偷潜行了过来,差点因偷袭成功,而结果了这名小弟子的姓命。
 
  昆仑吴天下凌空飞起,后发先至,一脚踢爆了偷袭之人的脑袋。
 
  他跳上了高台,站在了林恩山的身边,问道:“师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恩山深吸了一口气,声震寰宇:“魔教妖人毁我家园,杀我同袍,灭门之仇,誓死不忘!”
 
  “杀光他们!替死去的同伴们报仇!”
 
  “报仇!”“报仇!”“杀光他们!”“杀!”
 
  一时间,正道弟子们群情激奋,在昆仑弟子们的带领下,不怕死地冲进了魔教的阵营。
 
  魔教教众们抱成一团,奋起反抗,但因人数相差悬殊,只能沦为屠刀下待宰的羔羊。
 
  “师弟,看见了么,这就是仇恨的力量。”林恩山笑得一脸温和。
 
  “武林盟及昆仑的所有哨口,都没有接到任何魔教来袭的消息。”吴天下整个人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他哆嗦了半天,才将迟疑问了出来,“师兄,是你截断的消息,是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