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梁叶的夏天 作者:十月岚

字体:[ ]

 
简介
年上,师生,(伪)黑道,慎入。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修文案)
一篇定位不明的青春校园(? 脆皮鸭文学。
温柔腹黑班主任攻(宋天翎)X阳光开朗学霸受(梁叶)
揣着亿万家产的宋天翎一心想当个普通人,跑回国教书又遇上个学霸对自己一见钟情,于是书教到一半又跑去和他谈恋爱了。
聪明伶俐的学霸梁叶转学第一天就栽在了班主任手里,然后把人小心翼翼地放在眼眸底,心尖儿上,和班主任谈了场紧张又刺激的恋爱。
 
第一章 “同学”,咱俩交个朋友
 
“宋老师,你班新生在门口麻烦你帮我去接一下,谢谢啦!”
 
微信提示音“叮”一下惊醒了趴在办公桌午休的宋天翎,他揉了揉被自己枕得酸痛的胳膊,手指划过解锁,看到了黄老师的信息。
 
宋天翎看着微信界面皱了皱眉,刚睡醒大脑一片空白,并不记得自己班有学生要转进来,而且这都高三了,眼看着还有不到一年就考试,这个节骨眼儿上转学进来只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成绩烂得不行,决定花钱砸一个大学出来,再一个就是货真价实的学霸型选手,冲着清华北大去的,到这儿“深造”来了。
 
脑子清醒了一些,宋天翎起身整理了一下桌上散乱的试卷和练习本,轻轻合上办公室的门,路过衣冠镜的时候随手扒拉了一下头发,往校门口走去。
 
原本高三插班生是要黄老师先领回办公室记录档案,分配寝室,发放一卡通之后,才交给班主任,奈何今天黄老师外出学习,所以只能把这个差事交到他这个班主任手里。
 
六月的太阳火辣辣的,晒得人皮肤疼。前几天才热热闹闹的送走高考的学生,整个校园显得格外安静,只剩下清脆的蝉鸣。
 
路中间只有个行李箱,梁叶站在门口和保安僵持不下,热得汗流浃背,近四十度的气温,他感觉再待一分钟就能中暑倒地。
 
然而尽职尽责的保安打定了注意不让梁叶进去,他四处瞅了瞅,实在待不住了,跑到行道树下站着乘凉,那汗水还是没完没了的往下滚,打湿了他的上衣。
 
他低着头用骨节分明的手指飞快在手机上动作着,回复友人的信息:
 
-到新学校了?
 
-到了,四十度,我在门口已经等了半小时了。
 
-等谁啊?
 
-等老师吧,这学校太大了,我刚刚找了好久才找到门,找到了又不给我进去
 
-啧,贵族学校就是不一样
 
-老师好像来了,晚点再说。
 
然后梁叶锁了手机屏幕,往前走了半步,站在树荫下,抬起手来遮着光看那个蓝色衬衫外套,白色休闲裤,朝着自己的行李箱走过去的男人。——他脚步轻快,略显凌乱的刘海搭在脑门上,亚麻色的头发映着阳光,有些刺眼。
 
这是个学生来接我吧?梁叶心想。
 
他大步跨上前,那人原本模糊的五官渐渐在眼前清晰起来。
 
宋天翎到了学校门口先是看到了面前的箱子,然后向四周望了望,目光才落在树荫下那个少年身上。
 
少年头发染成跟自己相似的颜色,刘海四六分搭在颧骨上,正低头玩着手机。自己看向他的时候他刚好抬起头望过来。
 
宋天翎朝他点点头,示意他过去。
 
于是少年从树荫下走出来,宽大的半袖上衣,腿上的破洞牛仔裤,裤子上还挂了一串链子,一双黑白运动鞋,应该属于花钱砸个大学的那种吧——宋天翎不得不承认,自己当了两年的老师,不知不觉的被周围资历深的老师同化了,对新生事物接受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低,看到朝自己大步跨过来的这个小孩,觉得头疼,同时也想起来,好像有这么一号人,前天办好的手续。
 
“同学,虽然我今天来第一天,”梁叶本来是有点生气的,大家都是学生,怎么就让自己等了这么久?可上下把这人打量了一遍后,竟然有那么点怒气全消的意思,也不废话,伸手拉了行李箱就往校门走,还顺道不轻不重地开了个玩笑:“但是今天真的很热,你让我等了半个小时,我要是中暑了,你要背我回去。”
 
宋天翎一个“我”字硬生生吞回了肚子里,听着过来拉着箱子就走的少年一句话,他低头认真将自己的穿着看了看,心里感慨,原来自己也没有黄老师说得那么老气嘛。
 
梁叶见那位“同学”愣在原地不走,又回过头来半眯着眼看他。
 
这个五官也是很完美了。梁叶想。
 
宋天翎看着转身过来想跟自己说话却又欲言又止的人,清了清嗓子却最终什么也没说,拿过行李箱上的背包,越过他径直走进了学校。
 
40℃的温度下,两个人忍受着毒辣的阳光暴晒行走,一前一后一句话都没有。走了一会儿梁叶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宋天翎身后开口问到:
 
“同学,行政楼还有多远?我们都走了十分钟了。”
 
“不远了,就在前面。”宋天翎抬起手指了指五百米开外的行政大楼,转过头对梁叶说,一边说一边流下悔恨的汗水,为什么就不开车过来。
 
于是梁叶忍着暴走的情绪,拖着箱子又跟着宋天翎走了十分钟。
 
到了行政楼,宋天翎把梁叶的行李箱寄存在楼管室,带着他进了电梯,摁亮了七楼。
 
电梯里的换气扇呼呼作响,两个人不说话,气氛实在是尴尬。直到电梯叮一下停在七楼,梁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同学,我叫梁叶,谢谢你来接我,咱们可以交个朋友。”斟酌了一下,梁叶还是决定主动找前面的同学说话,起码人家顶着这么大太阳出来接自己,晚是晚了点,关键是着实长得好看啊,为什么要为难长得好看的人呢?
 
宋天翎却不说话,从口袋里取了教师卡刷开了办公室的门,回头朝梁叶道:“进来吧。”
 
笑归笑,可还是没正面回应梁叶的招呼,感觉贴了冷屁股的他只好又跟着进了办公室。进去之前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门牌,烫金的门牌上赫然写着“高三教研组”五个字。
 
反身关上门,宋天翎先给梁叶倒了杯水,然后将空调温度又调低了几度,拉过椅子坐在梁叶的面前笑了笑,手上捧着他的学籍档案。
 
“我叫宋天翎,你可以叫我宋老师。”说这话的时候宋天翎在专心看梁叶的档案,并不在意他的反应。
 
办公室里空调嗡嗡的运行,“宋老师”三个字就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似的,跟随空调的噪音的节奏在梁叶耳朵边不断的回响。
 
他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送到嘴边的水杯也小心翼翼的放回了桌上,显然无法接受这个既定的事实——刚刚自己是不是埋怨他来晚了来着?还没大没小的试图和他交个朋友?
 
“宋、宋老师?”
 
可想而知梁叶受了多大的打击,说话都结巴了。宋天翎倒是无所谓的抬起头又笑了笑,看样子是并不介意,还反问他:“为什么这时候转学?”
 
“因为……因为我妈怕我早恋……”
 
梁叶一慌,胡诌了个说完自己都惊呆了的理由。这什么屁话?自家那位开明的母亲从初中他收到情书开始就习惯了有女孩子给他表白、带早餐、跟着他到家楼下,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还怕他早恋?但是话都出口了——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编这么个理由,说自己勤奋好学非这里不读不好吗?
 
大概是宋天翎听过很多转学的理由,“因为爱情”转学的也不少,听梁叶这么说也不觉得惊讶,反而是梁叶前不羁后拘谨的状态让他有点好奇。
 
“那你,”宋天翎凑得近了些,眼角的笑意越来越深,接着问:“过来这个学校就不会早恋了?”
 
“不、不知道。”说着,梁叶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继续看眼前的人。
 
见沙发上的小孩儿越来越无所适从,宋天翎也敛了笑意,将看完的学籍资料放在茶几上,走到黄老师的办公桌面前,取了梁叶的入学资料,递到他面前,说:“你别紧张,我不会介意你刚刚在校门跟我说的话。
 
“我是你的班主任,教英语。这袋子里是你的学生证,一卡通,进宿舍食堂图书馆都用这个,弄丢了补办很麻烦,保管好。”
 
“谢谢、谢谢宋老师。”梁叶点点头,接过袋子放到身边,双手又局促的搓着大腿不知道放在哪儿。
 
“你别紧张,私底下也有一些同学跟我朋友一样相处,”宋天翎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散乱的试卷练习册摞起来,见梁叶不核对袋子里的东西就收了起来,歪着头问到:“你不打开看一下?”
 
于是梁叶又把袋子拿起来,看了看里面的东西,都在。
 
“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拘束,像刚刚那样挺好的啊。”宋天翎递了一个苹果给他,不小心触到他冰凉的指节,皱了皱眉。
 
——天气这么热,手还这么凉,不是紧张就是体寒。
 
宋天翎算是出生医学世家,父亲家三代行医,恰好母亲也是中医,后来再嫁的外国后爹也是医生,他当初一意孤行的回国选择教师这个职业,年纪轻轻就“拖家带口”——他妈总是说他的工作就是拖家带口。
 
什么叫拖家带口?
 
不过仔细一想还真是。这学校是全封闭,这群小孩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都是自己照顾着,自己年纪不大,仿佛提前当爹,还是几十个小孩的爹。
 
“好的,老师。”
 
梁叶把苹果收进背包里,点了点头,神情比刚刚自然了很多。
 
宋天翎伸手摸了摸梁叶的头,又说到:“我比你们大不了几岁,尤其是比你大不了几岁。”
 
“额?”梁叶不太理解。
 
“你比其他孩子大了两岁,不是吗?”
 
好像也对,自己刚从台湾转回来入不了学籍,他爹那边咬着不肯离婚,他妈下定决心带着他回到内地,也是不可能妥协的。把手续办好,一来二去的折腾了一年多,梁叶才继续上学,比班上同龄的孩子都大了两岁。
 
看着眼前宋天翎嘴角的笑意渐浓,梁叶突然没头没脑的觉得,自己坚持转学有了新的意义。
 
作者有话说
 
原设定梁叶是对宋天翎一见钟情的,所以脑子才跟浆糊一样,胡言乱语的,跟宋天翎说话还结巴,并不是他呆萌【虽然他是挺萌的。
 
第二章 感冒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两人在办公室闲聊了一会儿,外面突然电闪雷鸣,眼看着大雨将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