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星河[校园] 作者:赫米特

字体:[ ]

 
文案:
秦家三代单传,秦老爷子吃斋念佛,却不想养出秦星河这样上天入地的孙子。
秦星河吃饭、上课、打架、玩车,桃园镇八百里路横着走,
唯独见到顾倾野,就一江春水向东流。
 
顾倾野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转来桃园教书第一天
闷着头走在自己后面的学生秦星河,会把他堵在巷子里。
三年的高中,栽培出一匹狼来。
 
小镇校园故事 
 
瞅我干啥高岭之花代课物理老师 VS 瞅你咋滴苏炸天桃园一霸小奶狼
 
注:受是从别的城市转来桃园的代课老师。师生关系不会太久。
 
年下,1V1,惯例HE
校园主攻,骚断腿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星河、顾倾野 ┃ 配角:哥们儿,家人 ┃ 其它:
==================
 
  ☆、星河
 
  桃园五里街石桥坡最上户,青砖黛瓦,深宅大院。初秋时节,天碧蓝碧蓝的,桂子香飘十里,一株石榴树支在外边,花落了一地。
  顾倾野走过这座宅院,停下了。
  书香门第,一看就是。
  朱门保留着从前侯门贵府的式样,一双联写得极为遒劲:
  诗书铭朝野赡仰百代;佛法振家声派衍千秋。末了还有个横批:万世流光。
  顾倾野忍不住读出来。
  他作为一个物理老师,都觉得这联写得太漂亮了。一般只有饱读诗书的大儒才能写出这样的句子。这么一想,桃园也算卧虎藏龙了。他“迁徙”到这儿,应该不错。
  然而脚步顿了顿,他也没多做停留,拐进一个巷口,一眼就看见了那间半掩在阴影里的小院子。
  石桥坡69号。就是这里。
  房东等得一脸焦急,把所有路过的人都巴望了一遍,这才看见八成是她房客的顾倾野往这儿走来。
  “你就是……额,小顾吧?”房东瞧见他,模样长得比电话里听起来的还要周正,这回她可有得跟牌友说了。忙迎上去,抢着拎行李。
  “我自己来。”顾倾野大城市来的,不太适应这么热情的招呼方式,黑色的挎包说什么也不肯撒手。
  房东习惯了,到她这儿租房子的哪个不是远地方来的?什么样儿姓格的都有,眼前这一个已经算得上好相处的了。
  交代了房价,给了钥匙,房东就回去给她小孙子做饭去,留顾倾野一个人。
  顾倾野这才清净了一些。把挎包往桌子上一搁,拿起手机就拨了个电话。
  “倾野你都到桃园了?我挑的房子怎么样?”那头的人民教师陶飞宇半路出去接电话,还不忘转脖子吼班上学生安静。
  “房子还行。适合流放。”顾倾野抿了抿嘴,“你先上课吧,要一模了,耽误不起。”
  “不是,”陶飞宇直姓子急了,“房子到底是行还是不行啊??你特么别逼我亲自赶趟去你那儿视察。”他这句话是压低声音说的。
  “欢迎你啊。”顾倾野笑了笑,挂了电话。
  陶飞宇脑袋冒烟地瞪了手机许久。
  屋子不算大,顾倾野简单地逛一圈,三室一厅吧。当初他跟陶飞宇就强调过,主卧不必太大,反正一个人住不讲究。书房要有一间,临时充当的都行,反正要有。最重要一点,卫生间一定要五脏俱全,差一件都不行,他要按五星级酒店标配来。
  陶飞宇眼睛翻他,你怎么这么烦人呢?我去还真有。
  于是就联系了这间房的房东。
  这下没有陶飞宇在他耳边咋呼,感觉还挺难适应的。
  他简单地清扫布置了屋子,把被子枕头床单通通拿到院子晒,安市带来的教案课本摆上了书桌,这才决定出去吃饭。
  刚来的时候附近没什么饭馆,要吃饭他还得去镇口。这样想了想,就多取了些钱,顺便置办点东西。
  走出巷子就看到先前那家宅院的大门开了,跨步走出一个五十六十多岁模样的老人。
  挺威严的大家长。顾倾野想。
  他下意识地点个头打招呼。
  老人手背在后面,在门廊底下盯了他许久。
  ……
  秦星河这会子正从篮球场上被替下来。
  虽然已进初秋,可还是架不住剧烈运动冒出的热汗。几个哥们一起打球,非要把秦星河拱出来买水。
  秦星河到学校小卖部,给他们一人买了瓶尖叫,红瓶的那种。自己拿了瓶矿泉水,蹲旁边猛喝。
  “握草星河,你买的是什么饮料啊?”王佐藤掀开盖子喝了一口,差点没喷出来。
  这王佐藤是秦星河一个裤子穿大的哥们,已经不能用铁形容了,那得是不锈钢的。
  秦星河把手里的空瓶投进垃圾桶里,顺手就接过他手上的球:“补充能量的”。
  “我还以为补肾的,”王佐藤道,看向其他哥们,“这味儿也太任姓了吧。”
  秦星河看了他们一眼,把球投进篮筐:“藤哥,咱开学都高一了讲话能不这么……”
  王佐藤扔了瓶子就要来掐他脖子。
  “我错了藤哥,真的。”秦星河把“不着调”吞进肚子里,灵活地躲开。他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衫,衬得皮肤发白,一头黑发略微有些长了,家里老爷子让他剪,他死活不肯,非要再留长点扎个小揪。帅气。
  “分班名单出来了已经。”王佐藤勾了外套搭在肩上,招呼着球框下的其他两个哥们,“你在七班。”
  “那还行,反正别六班就行。隔壁就是办公室,想想就要死。”秦星河满意了,也不求啥什么“火箭班”了,他这个分能够得着桃园一中的门槛儿,已经是他老爷子半辈子佛求来的,还挑什么三,捡什么四呢!
  “咱小升初攒下来的九年同桌友谊到这儿算是尽了啊,以后我就要在八班另立门户了,千万不要想哥哥。”王佐藤勾着秦星河的肩膀道。
  “藤哥是谁,还能不想么!绝对想。”秦星河笑着勾回去。
  两个身高加起来超过三米五的准高中生,在对于他们来说陌生而又空旷的高中校园CAO场,对逝去的初中生活做了简短的告别。从此以后,就算是个新时代的高中生了。
  几个哥们在他们初中校门口那家经常光顾的米粉店吃了一碗辣米粉,感觉喉咙和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冒烟,冰镇汽水灌下去,爽得几乎要升天。
  “来,为我们的初中同学一场干杯!”秦星河举着半罐汽水儿道。
  王佐藤那罐可乐已经光了,又问老板要了一罐。
  其他两个人纷纷举起汽水儿,将嘴里还未散去的辣意和初中时光一起化作冒着凉气的泡沫,氤氲在空气里。
  “以后有事咱们哥几个相互别能瞒着。特别是星河,高中鱼龙混杂,你这颜值搁你们班绝对是个□□。不对,是深水鱼雷。有女的倒追别嫌麻烦,大胆地说出来,哥几个帮你分忧解难。”王佐藤道,其他两个哥们也点头,都说以后脱单就靠秦星河了。
  “我要是在高中弄个女朋友出来,我家老爷子能把我撕了不可。”秦星河道。
  “听你这意思,”王佐藤瞥他,“弄个男朋友出来你家老爷子就不撕了是不?”
  “握草,”秦星河靠在椅背上,“藤哥,你让我无法接话啊。”
  “我要是打算弄个男朋友,在座的你们还能逃得了吗?”
  “这么骚的吗?”几个哥们都笑了,桌子底下伸脚踹他。
  秦星河和王佐藤他们一直晃到下午四五点才回家。
  还有三天开学,高中生活就要拉开序幕了,以后肯定不能像现在这么肆无忌惮地疯。
  秦星河踏进家门,一眼就看到自己那辆白色山地小宝马安静地停在那里,旁边是一辆巨大的哈雷。
  他不止一次想碰那辆哈雷了,如果不是自家老爷子禁止的话。每次王佐藤来他家玩也总拿眼睛瞟这辆车,两人心痒得很。一块肥肉在眼前晃了两三年,这滋味绝对不好受。
  他走进屋子,客厅正中央又多了尊观音,应该是今天老爷子请来的,周身通透白润,大热天还冒着凉气似的。
  他忍不住上楼。到自己房间开了窗户就要往床上躺。
  忽然眼睛瞟到前头巷子里,进了住户,一个面相陌生的男子在院子里收拾东西。
  秦星河想,章姨终于又将巷子里的房子租出去了,前阵子不还说这院子闹鼠灾吗?
  像是感觉到了秦星河的目光,那男子停下手里的动作,微微抬头,清冷的眸子就往这儿瞥。
  “握草!”秦星河一个惊惶,魔怔似的,不知怎么就特别怂地趴在了地上。
  才散步回来的秦老爷子,一上楼就看见自家孙子傻里傻气地这一幕。
  “你在满地找牙吗?”他问。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希望你们喜欢~
求收藏么么哒~
这篇文过几天可能就入V了,趁现在抓紧看哈哈
(灬°ω°灬)
 
  ☆、倾野
 
  秦星河立马就从地上爬起来,规规矩矩地道了声“爷爷好。”
  他这老爷子,平时不苟言笑的,虽说爱佛也心善,可打小他要做什么出格的事儿,那家法CAO起来可是半点儿都不含糊。这些年秦星河也挨了不少揍,摸出条路子来,只要顺着老爷子的毛往下摸,一般都没事。
  秦兆岭那双鹰隼般的眼睛剐了秦星河许久,道:“疯够了?”
  “够了。”秦星河答得也干脆。
  秦兆岭瞧他这孙子一副谁都没我老实的样儿,想皱眉又被他逗乐了,半天咳了一声才下楼:“等会吃饭。”
  “好嘞。钟姨说了有肉吃。”秦星河腆着脸扶着老爷子下楼。
  钟姨打小就在他们家做饭帮忙,算是秦星河半个亲姨了。小时候秦星河跟隔壁巷子里的几个熊小孩儿打架,打完了被秦兆岭罚不准吃饭的时候,钟姨都偷偷摸摸从锅里夹红烧肉给他吃。趁老爷子不注意一块一块地喂,喂得秦星河的小嘴油冒冒的,站院子底下直打嗝。
  秦星河小时候肉喂得多,所以个子窜得也快,比那些熊孩子长得高多了,打架都带风,桃园镇里名气响当当的,人小孩儿被欺负了,大拇指朝天戳,可牛气道:“石桥坡最上户的秦星河认识不?我大哥!你敢打我赶明儿让他把你揍成驴打滚儿!”
  有段时间秦星河出门溜个圈儿都能被人追着打。
  好在打着打着,人长大了。有不打不相识成了秦星河兄弟的,有见了秦星河话还没说脸就先臊红了的。小时候嘛,不懂事儿,什么糗事没有呢?桃园一片现在还是挺和睦的。
  秦星河小时候长得就讨喜,白净的小脸,两颗葡萄眼黑溜溜的,盯谁谁心软。胳膊腿儿白藕似的,扎两小揪搁那儿一站活脱脱是个能闹海的小哪吒。加上他那含着蜂蜜出生的嘴儿,见人就“姐姐”“姨”地使劲喊,七大姨八大姑都喜欢他,捏脸捏得可勤快了。秦星河觉得现在自己能不是个大饼脸真得算是个奇迹。
  那时候,邻居们问:“河河,你爸呢?”
  个头还没桌子高的秦星河梗着脖子吼得气壮山河:“下海去了!”
  邻居又问:“你妈呢?”
  秦星河愣着答不出来了。
  他吧嗒吧嗒跑回去问秦兆岭:“爷爷,我妈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