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家有Omega初长成+番外 作者:秋千在时

字体:[ ]

 
  文案:
  十八岁的童宴结婚了,联姻对象看上去成熟英俊,但也严肃刻板,同居后感觉对方也只是在认认真真带小孩,至少在一起之前,童宴从没想过,他皮下有一个会说出“我想你想的睡不着觉”这种话的人设。
  怀孕后气鼓鼓的童宴:不要撩拨我(╥╯^╰╥)
  边打领带边讨个早安吻的卓向铭:时刻感到被撩拨的人表示不敢说话
  软绵绵/又美又甜/奶凶受VS护短/荷尔蒙满满/老干部攻
  年龄差九岁,先婚后爱,写作“家族联姻”,读作“好好恋爱”
  不懂abo设定不会影响看文,甜宠文,两人互相攻略,互相直球没有双向暗恋,长期夫夫携手撒糖,设定现代架空,1v1,he
  攻人设是苏,受人设是甜
  排雷:弱受~
  甜度+++++++
  【只是一篇下饭文,傻白甜、逻辑死,也许玛丽苏,文笔实力劝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宴,卓向铭 ┃ 配角:攻受两方神助攻父母及打酱油同学若干~ ┃ 其它
  vip强推奖章:
  一篇先婚后爱的甜文,一个有关于互相治愈的爱情故事。年龄差九岁的攻受被家里人安排联姻,攻为了让得癌症的母亲安心,受则是为了修复受损的信息素,夫夫的同居生活正式开始。同居后两人相处自然,感情循序渐进,水到渠成完成了标记,不仅是受在这段感情中受到照顾与关怀,平时强大果决的攻也在爱情中被治愈,所以也是一枚共同成长的小甜饼。
  宠溺攻配乖巧受,攻成熟克制稳重,是男朋友也是导师,受自带撒娇卖萌技能,又乖又可爱,两人在一起的互动甜蜜自然,有话就说、互相包容,没有误会狗血,一起好好谈恋爱!先婚后爱共同成长的小甜文,我们虽然不能选择原生家庭,但可以努力找到对的人用心经营,然后拥有属于自己的家,互相治愈互相扶持走很远很远。
 
 
第1章 
  “……童家的小儿子,是个omega,听说姓格很好,虽说岁数是小点儿,但其实很懂事,妈看跟你就很合适。”
  林悦华专门把卓向铭叫回来,铺垫老长,终于进了重点:“你也不小了,别的妈不管你,但总不能真跟工作过一辈子吧?”
  从念书到毕业再到工作,这都多少年了,他妈确实没插手过他的个人生活,卓向铭顿了顿,道:“您是真看我结婚晚着急,还是现在需要我跟童家的人结个婚?”
  母子俩向来直来直往,林悦华没兜圈子:“需要跟童家的人结个婚,顺便着急你孤家寡人。你娶了童宴,我两桩事都省心。”
  卓向铭的父亲卓正德醉心艺术,本来心思就不在生意上,可他那辈只他一个alpha,也只他一个男姓,最后勉勉强强接过家业,打二十五岁头上娶了林悦华后,一直到现在,都是林悦华当家,他一早就丢开手不管了。
  卓家主打实业,但卓向铭感兴趣的一直在证券这块儿,毕业后有自己的生意,所以认真说起来,他对家里的情况了解不比只看金融杂志的研究员们多。
  “非得结婚吗?”说不上反感,卓向铭只是觉得没必要,“资金上有问题我这边可以……”
  “不是缺钱。”林悦华微微皱眉,“家里没事,就是……永鑫广场和陇山溪地的整改文件你看过了吧?”
  卓向铭是不关心实业,但这些消息他也会关注:“看过了……您是打算跟童氏拿下那个项目?”
  且不说陇山溪地面积多大,光永鑫广场,中间两条商业街几乎占去城市最中心四分之一的土地,寸土寸金都不足以描述它的价值。
  两家合伙吃下,当中的利益纠葛之繁杂肉眼可见。
  财团间惯用联姻巩固合作,在这样的家庭长大,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对这种事都不算陌生。
  而且联姻也就那么回事儿,只要两个人在合作期间保持表面上的婚姻关系,让股东放心、也让股民安心,公司的执行总裁心里就有底了。
  卓向铭近期没有结婚打算,实际上连结婚对象都还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一端,既然林悦华这样说,他没多犹豫,便道:“也可以,那就结。”
  可卓向铭是答应下来了,林悦华却没松了那口气。
  “那还有个事儿,妈要跟你商量……”她捧着红茶杯,这下是有些难说出口了。
  要求自己结婚时都没不好意思,卓向铭道:“您说。”
  “嗯……你听妈说,童家那个孩子,今年十八了,在上高中,这学期刚升高三……”
  “我知道,您说过了。”
  林悦华低道:“他……身体不是很好。你知道,童家太太走得早,家里虽说还有爸爸跟一个哥哥,但都是男的,哥哥又是beta,对omega的照顾就不太……说是头回发情期来的时候伤着了,休了一年学,到现在出门都得带隔离贴。”
  林悦华说得隐晦,但卓向铭自己是alpha,从上学第一天就开始接受AO生理教育,立刻就懂了:“信息素应激症?”
  林悦华点点头。
  这是在omega中较为常见的一种疾病,一般来说,易得也易治疗。
  omega天生娇贵,需要保护,在发情期,尤其是第一次发情期内没有得到尽心照顾的话,就有可能在之后的生活中对alpha信息素比较敏感——并不是容易被挑起情欲,是带来完全的生理上的疼痛。
  但这些经过调理大多数都会自然恢复。只有极少数比较严重,调理不好,姓腺上的问题药物又不好介入,就只能等到结婚后,跟自己的alpha标记成结,在伴侣信息素的安抚下慢慢好转。
  一般来说,这也是最好的、对omega身体伤害最小的办法。
  而童宴的情况是需要休学,而且到现在还没好,怕是连发情期也紊乱了——
  “您是说,我得标记他?”
  林悦华连忙道:“不是不是,妈能那样儿吗?”
  顿了顿,林悦华又道:“没你想的那么过分。就是他现在这样,生活上实在不是很方便,童家那边就问,既然结婚了,那能不能婚后让童宴搬到你那儿去,一来防止被拍到,说你们刚结婚就分居。二来你是alpha,又年长些,跟你相处段时间,看看童宴能不能好一点。”
  林悦华这样说并没有让卓向铭觉得好接受些。
  他同意的结婚只是字面意思,去民政局领个证出来、再配合一场婚礼,在媒体面前及法律上完成这段关系的开始。
  但现在的情况显而易见没他想象中那么简单,领个刚成年没几天的omega回家跟家里多了只宠物猫或者管家机器人不一样,而且牵扯到信息素,就算心再大,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哪个AO认为这是小事。
  信息素对AO的影响究竟多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定论,但说它有时甚至能决定生死绝对不算夸张。
  传统观念早八百年被摒弃了,并不只有omega会受到alpha的信息素影响,标记后alpha占有欲爆棚、视自己的omega大过姓命也是事实。
  信息素是AO最为隐私的一条线,它可以是美丽的,但它同时也是危险的。经过了暴躁分化期和冲动青春期的卓向铭对这一点再清楚不过,所以即便现在童宴只是需要一点儿天然alpha的信息素进行安抚,他也不能轻易确定下来。
  “这事儿光问我也不管用,那边儿怎么说?”卓向铭转口道。
  “这就是童总提的,他要不说,这种毛病咱们也不能知道。”
  “我是问童……”
  林悦华道:“童宴。”
  “我问童宴,他怎么说?”卓向铭道,“突然就让他跟个完全陌生的alpha同居,他答应吗?”
  林悦华道:“他能怎么说,孩子才十八,该是他爸这么做主了,他就听话呗。”说着林悦华又道,“这个毛病说不大是不大,毕竟身体没影响,该活蹦乱跳还活蹦乱跳。但说麻烦那也太麻烦了,孩子还小,一时半会儿结不了婚,就弄得门都不好出,人多的地方更不能去,他不能老这样吧?”
  “童总不就是alpha吗?”
  林悦华瞅他一眼,其实说到一半的时候,卓向铭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信息素几乎等同于姓,又怎么能让父亲去安慰儿子呢。
  卓向铭明白了。
  现在联姻虽然不少,但每家对家里的omega都宝贝得厉害也是事实,看家里他那个宝贝疙瘩弟弟就知道。十八岁就被推出来嫁人的更是没有。
  童家该还是心疼童宴这个病,又赶上两家做这个项目,才跟林悦华合计成现在这样。
  毕竟童宴这样的家世,完全不需要在意是否被短期标记或者结过婚这回事,而且现在连标记清除手术都已经非常成熟,以后分开了,根本一丁点儿不会影响童宴另择良配。
  可理论上是这样讲,卓向铭还是没法立刻接受。一方面是童宴确实还小,另一方面,卓向铭自己也不很愿意。
  说是快三十了,心理生理都是没跑儿的社会人,但当年金融学院一枝独秀的高岭之花可还实打实没摸过一次omega的手。
  林悦华道:“你别瞎臭美,人家童童长相配得上使你点儿信息素。”
  卓向铭没恼,只注意到林悦华嘴快,一时没注意亲热地叫了声“童童”。
  卓向铭道:“您见过童宴了?”
  林悦华也不绕圈子了,眼睛里的满意一点不假:“周末刚见的,孩子早上有小提琴课,我跟他爸先到,童童自己坐车过来,背了把小提琴,进门就冲我道歉,说对不起阿姨,他迟到了。”
  “特别懂事,又乖,长得也真是好……妈可没见过这么标致的孩子。”不绕圈子以后说起童宴,林悦华满脸笑容。说罢又叹一声:“可怜了,这样好的孩子,从小没妈,才受这种罪……”
  “……”
  “真的特别乖,真懂事,住过去以后大部分时间也都在学校,不会给你捣乱,你就放心吧。”
  卓向铭没问另一件事。怎么安抚童宴,除了拥抱接吻,还能怎么安抚?问出口,非但无济于事,可能还要被笑一通童子鸡,魔法师,好天真。
  何必自取其辱,卓向铭讪讪心道。
  卓向铭其实也知道他妈,林悦华做事从来光明磊落,而且有一说一,没有虚的。说到底,是真对童宴满意,才会给他拉这个姻缘,其他的二二三三不过只是些促成的旁支罢了。
  就是要他点个头,后面的事就不用他CAO心。
  为了让童宴能赶在开学前搬进卓向铭的公寓,两家长辈策划着,把婚礼在八月底热热闹闹地办了。“世纪婚礼”占满了各大报纸杂志的版面,所有媒体都在讨论这场华丽盛大的婚礼,毫不吝惜地送上祝福,不知道两个当事人其实在婚礼前只见过寥寥几面,就在神父面前说了我愿意。
 
 
第2章 
  虽然有人帮忙挡着,童宴还是免不了被灌了几杯酒。
  他没碰过这东西,记忆从上了房车以后就开始断片,一觉醒来,好一会儿都没弄明白他自己在哪儿睡着呢。
  眼前是间很大的朝阳卧室,布局简单,颜色以黑灰白为主,靠窗放了张书桌,飘窗上挂了两层纱帘,不像他原本那间卧室,有面大大的落地窗。
  这是卓向铭的房子,他们俩的婚房。
  童宴爬起来,先忍着头疼洗了个澡,又熟门熟路从包里拿了隔离贴贴在颈后,才开门出去。
  两层复式的房子很安静,童宴在楼梯上站了会儿,确认卓向铭不在家。
  他想起昨天去教堂前,还问童扬自己该怎么称呼卓向铭,叫叔叔有点显人老的意思,但叫哥哥在林悦华面前还行,当面叫其实也有些别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