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再初恋 作者:猫原

字体:[ ]

 
文案
 
十七岁。
夏日傍晚,凉风习习。许淼穿着背心短裤蹲在马路牙子上,嘴上叼着烟,对江一帆说:“给个准话呗,喜欢我就亲我一下。”
再次相遇。
网吧里,许淼抬眸看了眼穿着黑色大衣、面色肃然的男人,“开机啊?上网十块钱一小时……”他刻意放轻了声音,眉眼勾着笑,“我,不要钱。”
 
*非正式破镜重圆
*轻松小甜文
 
 
我喜欢这样跟着你
随便你带我到哪里
你的脸 
慢慢贴近
明天也慢慢地慢慢清晰
——《喜欢你》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淼 ┃ 配角:江一帆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第一章
 
 
冬天的夜晚一向勤奋,六点多就赶来站岗。
马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只有冷风与呼啸而过的车辆。
 
 
许淼把围巾往上拉,挡住半张脸。
他穿着厚厚的黑色大衣,低着脑袋微微弓着腰,行走在萧瑟的街道上。
一直走到大学城“蓝焰网咖”前,他才从口袋里腾出一只手,推门进去。
 
 
陈俊帅和谭耀坐在收银台前,正在和叶娜闲聊。
见许淼过来,谭耀扯着嗓子喊了声:“三水赶紧儿把门关上,冻死老娘了!”
陈俊帅作为这儿唯一的直男,最受不了他一副娘兮兮的样子,啧道:“谭耀,你能不能爷们一点?别整天老娘、老娘的,成不?”
 
 
谭耀睨着他,怒道:“说了叫我谭耀耀!说几次了啊你都不记得,脑子长几把上就知道约|炮去了吧?”
 
谭耀,母0一个,因为觉得自己的名字太直男了,没有一点0样,所以非要别人叫他叠名,“耀耀”、“耀耀”地叫着,这样会显得既内涵又骚气。
 
 
陈俊帅朝他脸上吐了个烟圈,挑衅地笑着,一字一句道:“老、子、不、要。”
许淼脱掉大衣和围巾,坐在谭耀旁边,也点了根烟,安静地听他们聊天。
 
 
叶娜坐电脑前打游戏,一头短发显得帅气利落,闻言漫不经心地说:“帅帅,你就老实接受耀耀这个命中注定的cp吧,陈帅帅,谭耀耀,瞧这俩名字多般配啊。”
 
“哪般配了?”谭耀嗤笑一声,道:“三水和——”
陈俊帅眉心一跳,连忙呵斥:“闭嘴!”
谭耀意识到说错话了,双手捂着嘴,赶紧把话咽了回去,小心翼翼地看向许淼。
 
 
许淼对上他们的目光,笑了下:“看我干啥啊?你们想说江一帆就尽管说呗,没事。”
谭耀心思也单纯,听许淼这么说便信以为真,开心道:“你彻底忘记他啦?”
 
 
许淼抽了口烟,眯着眼陷入沉思,顷刻后才意味不明地开口:“也不算……”
他两指夹着细长的烟,抬眸看向墙上蓝色的亮光,觉得刺眼又敛下漆黑的眼眸,低声道:“我们昨晚床了。”
 
 
许淼话一落地,其他三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许淼和江一帆分手八年,这八年来都没见过面。
结果,在昨天,许淼的生日这天,他们竟然见面……还做了?
 
 
许淼抬手抵着谭耀的下巴,轻轻一合,见他合上嘴,才道:“他读完博士了,回来在A大工作,所以我们才碰上的。”
 
叶娜思索了一会儿,问:“所以,你们复合了?”
许淼摇头,“没说这事儿,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做完就走了,跟炮|友似的。”
 
 
陈俊帅瞅着他脸上的神情,捉摸不透他的心思,迟疑地问:“那你想复合吗?”
许淼扭头看他,漆黑的眼眸显得有些空洞无神,他缓缓皱起眉毛,撑着脸道:“不清楚,再说吧。”
 
 
谭耀也撑着脸,喃喃道:“A大啊,那你们以后岂不是经常会遇到啊。”
许淼没说话。
江一帆回来,就意味着又要把他平淡无味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
再次遇到江一帆,他有点儿惊慌,但更多的是,高兴。
 
 
昨晚,他一晚上没睡,一直在分析自己再次相遇的心情。
直到清晨一缕天光出现在窗外,他打开生锈破旧的窗户,脸被冷空气抚摸,他看着从沉睡中苏醒的万物,才意识到,他内心的喜悦也终于苏醒。
 
 
在网吧待到十一点多,叶娜留这儿上夜班,其他三人回家。
陈俊帅开了辆黄色的兰博基尼,把许淼和谭耀挨个送回家。
 
 
许淼住在一个破旧的弄堂里,车开不进去,他戴好围巾下车,柔软的黑发顷刻间被冷风吹乱。
谭耀扒着车窗嘱咐:“注意安全啊三水。”
“你们路上小心点,慢点开车。”许淼说完,迎着冷风慢慢走进漆黑无光的弄堂。
 
 
这个弄堂年岁已久,早已显得破旧不堪。
里面的居民早就搬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无依无靠的老人和贫穷艰难的住户。
 
 
弄堂里的路灯坏了好几年,一直没有人来修。
不过这里的住户晚上都不怎么出门,也无所谓有没有路灯。
 
 
许淼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型手电筒,明亮的光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投下一束光亮,照亮一米以内的地面。
鞋子踩在地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在安静的弄堂里显得格外清晰入耳。
狗吠声响起,没多久,又有一户人家的狗也传来浑厚令人恐惧的叫声。
 
 
许淼倒不怕这些狗吠声,那些狗都关在屋内,不能出来。
早几年狗晚上是不锁在房内的,因为有偷狗人晚上会过来,所以他们就把自家狗全关屋子里了。
 
 
走到一户四层楼前,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许淼关掉手电筒,轻轻理顺被吹乱的黑发,不急不慢地拾阶而上。
他家住在三楼,楼道内分外安静,他的脚步声在空气里回荡。
 
 
住在二楼的赵阿婆年纪大睡眠浅,房子隔音又差,听到许淼的脚步声,苍老的声音传来:“淼淼回来了?”
“阿婆,我回来了。”许淼应了声,声音带上淡淡的笑意,“不好意思吵醒您了,您继续睡吧。”
 
 
许淼说完话,嘴角一直挂着浅淡的笑。
直到在三楼看到倚在家门口,面色肃然的江一帆,他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定在楼梯上。
他抬头看着江一帆,感觉自己的呼吸也被定住了。
 
 
江一帆安静无声地低眸看向许淼。
声控灯昏黄的光线投下,落在他高大挺拔的身影上。
他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浑身散发着寒冬肃冷的气息,显得更加不可亲近。
 
 
半晌。
江一帆终于开口,醇厚的声音划破寂静黯淡的夜空,低低沉沉地:“小许。”
 
 
听到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许淼终于回过神,佯装淡定地上楼,手上拿着钥匙却在颤抖,绷着的声线也出卖了他:“你怎么来了?”
江一帆没搭腔,深邃的眼眸直直把他锁在眼底。
 
 
许淼把钥匙插|进锁孔里,故作自然,“你来多久了?”
江一帆站在他身后,高大的身躯几乎把灯光挡住,在斑驳铁门上投上淡淡的阴影。
他低眸看着许淼的黑发,嗓音透着几分清冷,“没多久。”
 
 
许淼把门打开,侧身让江一帆进屋,手心紧紧扣着钥匙,说:“屋里冷,你别脱外套,等下冻感冒就不好了。”
江一帆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他个子很高,沙发很矮小,坐沙发上显得有一丝好笑。
 
 
许淼拿来热水壶,装了水去烧开,房间内飘荡着水“咕噜咕噜”的响声。
直到水烧开了,许淼才倒了杯热水,走出厨房。
他没把水杯递给江一帆,而是放到小桌子上,扯着嘴角笑了声,“水很烫,等会儿再喝吧。”
 
 
江一帆抬眼定定地看着他,眼底映着他局促不安的模样,他沉默几秒,终是哑声开口:“昨天——”
许淼连忙打断他的话,“昨晚我喝醉了!”
 
 
江一帆轻轻皱眉,显然对许淼的话不太满意,“所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许淼垂下目光,轻声说:“……没有。”
 
 
江一帆闻言眉心舒展开,他拍了下旁边,说:“坐。”
许淼犹豫了几秒,坐他旁边,小声嘀咕了句:“怎么你倒像主人似的。”
 
 
看到他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江一帆难得露出几分笑意,但很快就收敛起来,他抿了抿唇角,接着说:“昨晚忘记和你说一句话。”
许淼:“啊?”
“生日快乐。”
 
 
许淼下意识看了眼墙上挂着的破墙钟,虽然墙上的钟看起来像个老古董,但时间还是走得很准。
现在十一点五十六分。
还来得及。
 
 
许淼终于对上他的目光,觉得有些怪异,只一秒就挪开视线,含糊道:“你也,生日快乐。”
 
 
江一帆的生日只比他晚一天。
他们谈恋爱的时候,在寒冷的冬夜里,窝在暖和的床上,两人守着时间傻乎乎地倒计时。
在12月24日晚上23:59分,江一帆祝许淼生日快乐,下一分钟,12月25日凌晨00:00分,许淼祝他生日快乐。
 
 
这一件事渺小又温暖,天底下或许只属于他们俩。
其他人哪有这么幸运。
 
 
许淼想到以前,眼神变得黯淡。
旁边江一帆也沉默不语,显然也想起了往事。
气氛再一次变得安静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