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乘虚而入 作者:窗三百

字体:[ ]

 
文案
本文生子,注意生子!注意了,有生子!雷生子的不要误触!!!
 
八成老梗,中度狗血,虐受身,攻宠受,换渣攻,生孩子……
 
受:肖清
攻:祁皓
 
文中涉及所有商业知识、专业知识,均为作者瞎掰,完全都是胡编乱造,特此说明!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职场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清,祁皓 ┃ 配角:周奕文,Allen,方袁,刘文倩,钟大夫,等 ┃ 其它:
 
 
 
(1)
“我们分手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肖清正把一块清蒸鲈鱼塞进嘴里,被一口气噎了一下,他顿了顿,依然面无表情地扒了一大口饭。
一点儿都不惊讶,如今两个人都不过是习惯姓地维持着某个平衡点,他近来越来越觉得两个人已经走到头了。他以为能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两个人会心照不宣地分开,不用上演任何难看的戏码,比如周奕文跟他说要出差很久,然后收拾了东西一去不回;比如他跟周奕文说自己要出国进修,然后收拾了东西理所当然地say
goodbye。
没想到,他到底还是高估了这六年来的默契,周奕文选了个让他消化不良的时候,开口把他甩了。
直到对面伸过来几张餐巾纸,肖清才发现自己似乎是掉了眼泪,一滴一滴砸进面前的那碗米饭里。他脑子里清醒得很,像个心理素质过硬的变态杀人犯,平静地挖起米饭吃了。什么嘛,根本尝不出丝毫的苦涩。然后,他接了周奕文递过来的餐巾纸,在脸上抹了几下。
“咳,你别这样,”周奕文说道,语气里带着一点勉强的笑意,“你这样好像我是什么坏人似的。”
肖清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周奕文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松弛下来,表情是说不出地放松。
我说他怎么一整晚都紧张兮兮的,原来是准备说这个。想到这里,肖清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一个人对一个人得熟悉到什么程度,才能连这种细枝末节都能察觉?
“已经有人了吧,什么样的?”肖清平静地问道,故意不去看他,伸了胳膊去够不远处那盘青菜。
“胡说什么,我哪有什么人!”周奕文倒像是忽然急了,声音也拔高了几分,“咱俩不是早就决定要分了吗!”
“哦?”肖清一愣,睁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什么时候决定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是早就打算出国进修了吗,这样的话,分手还不是早晚的事,你知道我从来不搞异地恋的。”
“这事一直都还没决定呢,如果你不想让我去……”
肖清反应不及,磕磕绊绊的一句话还没拼完就被对方忙不迭地打断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去的,而且我是真心支持你去的,对你今后的事业大有帮助。”周奕文说着,低下头去摆弄手里的茶杯,“既然早晚要走……总不能等你走了我再重新开始吧。”
肖清听着背后发冷,被这人的奇妙逻辑噎得阵阵胸闷,一句“如果你想让我去,那我就不去了”卡在喉咙,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他一直以为两人的感情是今年开始慢慢淡了的。从过完年周奕文回来之后,对他就渐渐开始不管不问了……其实从过年的时候就开始了,每次他拨过去的视频通话都持续不到十分钟就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挂断了。肖清原本以为是这次回去,周家到底不再对周奕文放任自流,给他介绍了什么靠谱的对象,逼他结婚。
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早以前,这人的心思就已经不在他身上了。
肖清一动不动盯着周奕文摆弄那壶茶水,掀了壶盖看了看里面,倒出来一杯,也不喝,三晃两晃地又全都倒进了烟灰缸里。周奕文无聊、烦躁的时候就会来回折腾手边的东西。
呵,一个人对一个人得熟悉到什么程度,才能连这种细枝末节都能察觉?
只是,为什么还是好像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呢。
 
周奕文没吃完饭就走了,被一个电话叫走的。肖清看他拿着电话有点扭捏地“嗯嗯啊啊”了几句就挂断了,然后就说要去接待一个重要客户,急急忙忙地走了。
肖清安安静静在桌边坐了一会儿,之后才招呼服务员过来结了账。他惊异于自己现在出奇的冷静,似乎早就已经为这一天做好了准备——放弃了期待,只等最终审判的来临,真到了这一天,又生出些莫名其妙的罪恶感,好像自己是个等着对方作恶人的胆小鬼。
肖清慢悠悠地往回走,脑子里一直在过电影似的,周奕文刚刚离开的身影忽然令他想起一些事,一些他一直假装自己看不到的事,到此刻,一切才终于清明了。
他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
跟周奕文在一起,他们俩也是有过一阵子的如胶似漆。周奕文天生就是爱交际的人,喜欢泡酒吧,总会招呼一众狐朋狗友吃吃喝喝,肖清倒是无所谓的,虽然他宁愿待在家里看看电影、看看书,但是周奕文要他去,他也就陪着他去。
一直到去年三四月份,他攒了一整年的假期,陪周奕文去欧洲逛了大半个月,惹得刘文倩彻底暴怒了。肖清自知理亏,原本自己自由职业独来独往也就算了,如今既然做起了翻译公司,这么任姓地说走就走实在不应该。于是,他回来之后老老实实当牛做马,带着几个小徒弟苦干了两个多月,说空中飞人也是毫不夸张的,60天里恐怕有一大半都是在飞机上。
每天累死累活,在外面的时候,两个人最多也就通个电话,难得在家的时间,肖清也大多是倒头补眠。一开始周奕文还会问问他,后来干脆不问了,等肖清终于想起来似乎有什么不对的时候,已经小半年没有跟周奕文出去过了。
周奕文的朋友不少,泛泛之交更是流水一样,不过除了一贯熟识的几个,倒从来没有听他这么夸赞过谁。似乎是搞创投的一个什么人,名字叫个什么来着……肖清撑着额头想了半晌,仍是陷在迷雾里。肖清苦笑起来,平时天书一样的会议资料也能过目不忘的人,竟然想不起周奕文提过多次的一个人名。
 
凌晨2点,周奕文没有要回来的意思,发的微信消息也没有回复。两年前,周奕文晚上醉酒,回家的途中被汽车挂了一下摔在路边,回来的时候,半边胳膊全是擦伤。从那以后,每每周奕文晚归,肖清都有些提心吊胆的。他很困,但是又焦虑得睡不着,电话拨过去响了半天,才想起来和这个人似乎是分手了。
肖清想挂了,对面却已经接了,笑盈盈地传来一声“喂”,并不是周奕文。
“周奕文呢?”肖清哑着嗓子问了一句。
“你是肖清吧?”对面似乎是个喧闹的地方,背景里音乐的鼓点一声接着一声,对方于是冲着听筒一个劲儿地大声嚷嚷,十分嚣张,“你找他什么事?”
肖清挂了电话,竟然是说不出的轻松,然后他很快睡了过去,浑浑噩噩中,觉得自己永久删除了某条重要级别的待办清单。
 
(2)
早上七点,肖清被窗外一阵尖锐的声音惊醒,心跳如鼓,却偏偏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他瘫在床上勉强辨认出是道路施工,心里被起床气拱起一股火又无计可施,只好拉起被子蒙住了头,只怪自己昨晚嫌屋里憋闷,大开着窗子就睡了过去。
如果按他的喜好,是绝不可能找这样临街的房子的。只是当时两个人一起找房子时,周奕文看上这里离公司近、出行方便,偏偏还就只有这一户在出售,而肖清的工作又不强制坐班,对于他的意见,用周奕文的话说就是“不予考虑”,于是当机立断签了合同。这样一住就是四年。
肖清最终是被憋醒的,在被子里呼吸不畅,捂出一脑门的汗,冲了澡还是觉得头疼,也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没睡好。大概是前些年高强度工作过量,熬夜加班太狠了,这几年他总觉得渐渐开始熬不动了,超过2点不睡,第二天就怎么也缓不过来似的。
他开了电脑,查邮件,邮箱已经被各项资料和往来抄送挤满了,好不容易才翻到刘文倩发过来的日程安排。从下个月开始,专业会议一个接一个,名副其实的“会议季”,他们每年都要指着这个阶段捞出大半的收成。
开车去公司取了一批会议资料回来,完全看不进去,一个劲儿地走神,脑子里一直在想昨晚那个人。那个声音一定是在哪里听到过,一定知道的,但就是想不起来。肖清觉有些焦虑,在屋里转了几圈只觉得更加烦闷,干脆穿了衣服下楼。他漫无目的地走到离家不远的菜市场,门口的一家小贩正在搬新到的蔬菜,地上码了一堆新鲜的冬笋。
这种菜原本肖清是从来不吃的,不过周奕文是南方人,每到吃笋的季节,周奕文会隔三差五地买一些,两个人研究了各种做法,渐渐地肖清也吃出些滋味。
提着一颗笋走到楼梯口,肖清才突然想起来,是分手了吧。
习惯的力量,总是强大而可怕。
 
周奕文回到家的时候,肖清正坐在没开灯的房间里发呆,也不知道坐了多久。
“肖清?”周奕文叫了他一声,“你干什么呢,怎么不开灯?”
肖清转过头,习惯了黑暗,灯光实在是太亮了。他眯着眼睛,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到跟前,坐到熟悉的位置上,撑着膝盖看他。
肖清笑了笑,以他惯常平静的语调问了句:“要做吗?”
周奕文大大地迟疑了一下,一脸的欲言又止,但到底还是点了头。
 
肖清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死鱼,也许还没死透,他张开嘴不停地大口吸气,直吸到眼前一阵阵地发昏,空气依然像是进不到肺泡里一般,轻飘飘地浮在胸口。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身下猛烈的撞击也似乎正好踩着同样的节奏,一下一下地钉进身体里,让他无从喘息。近半年来,每次和周奕文做这事,两人默契地速战速决。周奕文看似卖力,却不再顾及他是否也一样尽兴,例行公事一般。
上一次像这样耐心研磨、尽力挑逗是在什么时候,肖清竟然已经想不起来,眼前只剩刚才周奕文那张欲言又止的脸。
那张脸忽然凑了过来,直奔嘴角,肖清下意识地偏了偏头躲开了。周奕文停下动作,颇为尴尬地笑了一声。
肖清叹了口气,伸出双手,扶住眼前的一对肩膀,猛一用力,将两人调换了位置。周奕文十分讶异,干脆摊开双臂眯着眼看他,笑着问他要干嘛。肖清撑起自己的上身,居高临下,明明是个强势的位置,却在看清对方眼神的一瞬间,分崩离析。
“最后一次。”他说。
他的一个朋友曾经在他第一次带周奕文出来的时候,私下揶揄着评价周奕文其人,华而不实。
对,就是这个词,他们当时正值热恋,天天蜜里调油,周围的朋友哪有故意找不痛快的,他听了也只当是玩笑调侃。只是到今天,他才懂了。
 
肖清慢慢动了起来,试着去找让自己快活的那几处,明明已经进得很深,却仿佛戳进一片虚无里。
老子平时这么深藏不露吗?肖清脑子里乱哄哄的,又急又气,身下的动作也下了狠劲。他一向是随意又懒惰的那个,于情事上也是如此,印象中,他在上面的时候屈指可数,并且大多也是玩闹一通便被周奕文压了回来。唯独只有一次,他在上面尽了兴。
那是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周奕文要出差,一走就是大半个月,临行前夕,他们俩整宿未眠,换着花样地折腾,周奕文让他坐在上面,按着他嵌得极深,然后带着他几近疯狂地冲向山巅。最后,肖清的意识已经不太清醒,只觉得那一瞬的降临恍如飞升。
也恍如隔世。
直到被周奕文喘着气用力钳住,肖清这才回了神,他听见周奕文有点惊慌地问他:“肖清,你要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肖清动了动,刚要继续,随即便被下身一阵尖锐的刺痛吓了一跳,他迟疑地伸手去摸了摸,一片血色。
他低着头,怔愣地看着自己的手,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不知怎么,忽然掉出几滴泪来,大颗大颗砸在周奕文的胸膛。
“我想起来了,那个人叫Allen,对吧?”肖清笑了一声,终于破案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