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他儿子有个亿万首富爹 [参赛作品]+番外 作者:狩心

字体:[ ]

 
文案
 
省吃俭用半年,程漾报了个豪华游轮七日游。
途中意外和一总裁勾搭成双。
 
不久后,程漾发现自己怀孕。
正当程漾准备把孩子偷偷生下来,机缘巧合下,他又睡到大总裁床上去了。
.
带球跑是不可能带球跑的,他男人又帅又多金,
必须死死扒住,撕不下来那种。
 
提示:生子,狗血宠文^_ ^
甜,超甜,超级甜!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漾 ┃ 配角:厍(设)言 ┃ 其它:宠文,甜文,生子,甜
 
 
第1章 被朋友出卖?
  拿房卡打开门,拖着一个大型的行李箱,程漾弯着背脊把疲惫的身体一起挪进房间。
  进屋的第一时间自然不是整理行李,而是走到弧形的大床边,张开双臂,程漾就直接扑了上去。
  床铺因为程漾的忽然倒下,发出沉闷的声响。
  趴在大床上,程漾闭着眼睛,全身心到这一刻总算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
  早上七点出的门,坐大巴两三个小时到港口,再是各种安检排队,登个轮船耗费的时间,前后加起来快十个小时了,光是排队上船那里,程漾等得都快坐到地上睡着了。
  不过好在天黑前总算登上了游轮,程漾趴在床上眯了会,感觉房间里好像到处都萦绕着海水的气息,他缓缓撑起身体,把外套给脱了,鞋子也脱了放在门边的鞋柜里,换上拖鞋程漾去浴室洗了个脚,脸就懒得洗了,一会还得出去吃饭。
  奔波了快一天时间,程漾这会只想立刻窝到被窝里好好睡一觉,和同行的两个朋友约的是一会晚上七点出去吃饭,离七点还有一个多小时,足够程漾补充一下睡眠。
  未免自己一觉睡过去,程漾还是事先给手机订了一下闹钟,然后他从行李箱里扒拉出一套睡衣,把舒适柔软的睡衣换上,程漾掀开被子就躺了进去。
  闭上眼睛没多会强烈的睡意袭来。
  在手机闹钟的响铃下,程漾从睡梦中醒来,两只手臂往上举,他伸了伸懒腰。
  睡了一觉,感觉精神着实好了不少,就是时间暂时不允许,不然程漾真的想再好好洗个澡。
  但比起洗澡,还是肚子要更重要一点。
  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啃了点在便利店里买的面包,程漾从床上起来,摸了摸自己瘪下去的肚子,心中对自己的胃说,一会就让你变得饱饱的。
  把凌乱的被子给顺手折叠好,程漾另找了一套款式简单、宽松的运动服穿上,去浴室洗了把脸,将头发也理了理,看着镜子里面那张清俊秀美的脸庞,程漾唇角勾了起来,着实自恋了好一会。
  他对自己的外貌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知,许多游戏直播里的好友都让他把脸露出来直播,只要他这脸一出来,甭管游戏打得有多菜,保管能吸引一大票的颜粉。
  程漾直接就回绝了,靠脸吃饭能吃多久,况且他游戏技术自认也可以,虽然赶不上那些职业玩家,但靠直播游戏,还是勉强可以糊口的。
  程漾的志向没有那么远大,他本身就是个同姓恋,在他高中那会就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姓向,所以娶妻生子什么的,这些事程漾完全不放在他的考虑中。
  至于说找个同姓恋人,这个该怎么说呢,程漾有严重的洁癖,不光是身体的,还有精神方面的,就他目前接触到的同类来说,好像他这样的单身处男,已经屈指可数了,倒也不是说一个都没有。
  有是有,奈何大家型号一样,这就相当尴尬了。
  现阶段整个大环境都是零多一少,优质的一更是凤毛麟角。
  程漾自己是处,也希望另一半是,知道自己这是在钻牛角尖,可程漾是宁愿继续孤家寡人,也不想改变自己这么些年来的底线。
  若真的没有,那自己单身一辈子,也没什么。
  一个人多洒脱自由。
  根据程漾对自己家族里其他长辈们的了解,大多数老年也没痴呆得走不动,反正还有几十年可活,不急。
  收拾好后,程漾拿上手机和房卡出了门。
  其实手机都大概不用拿了,轮船上的各种消费是直接和房卡绑定的,房卡里需要提前充值,程漾和两个朋友住的房间不在同一楼层,他下楼去找两人,两人也已经出了门,三人在走廊里相遇。
  程漾提出去充值点给房卡里充点钱,这样一会吃饭才有钱付,两个朋友却直接表示吃了饭再去,他们饿得不行,钱的话,可以先刷他们的,一会再算一下就行。
  三个人一起出来轮船旅游,金钱方面,从一开始就说清楚了,aa分账。
  程漾想想,好像也确实不用太急。
  从住处往下走,餐厅主要在楼下,楼上有的多是各种娱乐设施。
  到了楼下,一边走一边看,三人互相商量着晚饭吃什么好,最后李业指着一家特色小餐厅,说不如今晚吃海鲜。
  程漾是用了大概半年的积蓄,购买到的这次豪华游轮七日游,他看了看小餐厅,对比了一下船票上提到的餐饮,发现好像没有这一家。
  游轮上的东西都比陆地上要贵得多,程漾个人是觉得,有些地方如果可以节约一点话,也就没必要浪费,看这家餐厅装潢就比周围其他人家要好上很多,想必里面的消费不便宜,好吃倒也无所谓,若是不好吃,那就真是让人花了钱,又堵了心。
  程漾有些犹豫,只是随后另外一个朋友宋鹏成一把揽住程漾的肩膀,说这一顿他来请,他在网上就查过这家餐厅的东西特别好吃,有点小贵,不过也就吃今天这一天,后面就都去免费提供食物的地方吃饭。
  朋友都这样说了,程漾再迟疑就没有必要了,他跟着李业他们走进餐厅。
  在一个视野相对开阔的位置上坐下,刚一坐下,程漾就察觉到一点异样,似乎有什么人在看他,程漾微拧着眉头,回头往四周瞧了瞧,却又没找到那股令他感觉不自在的视线。
  那道窥探的视线黏湿,像什么阴冷的爬虫黏在程漾身上,程漾打了个激灵,努力将这种不适感给挥散开。
  对面的李业看程漾忽然脸色不太好,询问他怎么了。
  程漾摇头,表示没什么。
  程漾拿过桌上的茶杯垂眸喝茶,他并不知坐在他对面的那两人,在彼此对视间,神情有一瞬的异样。
  其中李业问过程漾后,朝左侧边看过去,同坐在那里身体被隔板挡着的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那人脸上倏地浮现一抹女干邪的笑。
  后面吃饭中,程漾总能察觉到那股视线的存在,但每当他想去找寻的时候,对方又悄无声息地没有再看他了。
  这顿饭程漾吃的有点不是滋味,倒是两个朋友全程都胃口大开,席间几人讨论晚上怎么玩,出来旅游,肯定不是来睡觉的。
  吃了饭时间也还早,宋鹏程提议去酒吧喝点小酒。
  他们购买的是纯玩团,到了游轮上,时间基本都是自己安排。
  从餐厅出来,三人转道就往楼上的酒吧走,酒吧也有很多家,程漾对喝酒兴趣一般,他更愿意靠在栏杆边,吹吹海风,享受一下这份特别的安宁。
  另外两人大概知道程漾的姓格,所以李业两人去找酒吧,留程漾在走廊外。
  海风吹拂脸庞,程漾微仰着头,心一点点慢慢宁静下去,身后忽然有一阵脚步声传来,程漾往前靠了点,把身后留出足够宽的位置。
  他唇微微勾着,脚步声来到他身边,李业的呼喊声突兀响起,程漾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收回去,他笑着转过头,正好人群就走到他身后,挡住程漾的视线,程漾一抬眸,对上人群中间那个个子最高最帅,气势也最强大的男人的眼,似乎对方也没想到程漾会看过来,两人目光就那样直直对上。
  程漾不知道为什么,竟是对着这个陌生人的男人加深了笑容,同时还和对方略微点头,算是一种礼貌的招呼。
  可能是因为这个男人长得太帅,一身笔挺有型的三件套西服,套在他身上好像丝毫皱褶都看不见,男人眉骨硬朗,眉峰也相当凌冽,一双黑眸幽潭一样深邃,对上去的时候,好像自己灵魂都要给吸走了一样。
  男人步伐上没有停顿,看到程漾露出的笑脸,视线晃过去后,长腿继续往前迈,他身边的其他人倒是忽然神色异样地盯着程漾,好像程漾是什么妖魔鬼怪。
  这群人很快离开,李业从后方走了过来,同程漾示意他们找到了一家环境还不错的酒吧。
  程漾随李业离开走廊,在拐角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又往回看了一眼,忽然间觉得男人那张脸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在记忆里搜罗一圈,又没找到能对得上号的人。
  将这个念头给丢开,那样的人想来也是和他们不是一个阶层的,程漾走进酒吧,刚一进去,前面餐厅那里被人窥视的感觉又黏了上来。
  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程漾依旧没有过多怀疑,只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也许晚上睡一觉就好了。
  有时候换一个环境,程漾就会有些不适应,这次他把这种窥视感也归到这里面去。
  包括后面喝下加了料的酒,一开始程漾也只当是酒吧的酒太容易醉人,脑袋整个都醉晕晕的,程漾身体也左右摇摆,两个朋友扶着他,程漾谢谢他们送他回屋。
  但很快程漾发现了不对,本来扶着他的李业和宋鹏成忽然松开了手,转而是一名陌生的男人扶住他,程漾挣扎着让对方放开,但声音和他身体一样都轻飘飘的,酒吧里放着音乐,没人听到他的声音。
  程漾回头去看他的两个朋友,就见二人在和什么人说话,那人递了个很厚的信封给两人,程漾眨眨眼,他觉得好像知道发生了什么,又好像不知道。
  大概是他真醉了吧。
  被陌生人搀扶着——或者说架着出了酒吧,程漾意识还没有完全失去,他发现去的方向不是他的房间,而是全然陌生的楼层。
  到这里程漾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话,那他就真的蠢了,可是身体意外的软绵,如果不是被人扶着,程漾必然会直接瘫倒下去。
  他感到荒谬,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李业和宋鹏成不是他的朋友吗,他们怎么能出卖他?
  对了,也许他们根本就算不上朋友,前后加起来认识的时间也没超过一年,他以为在同一个平台上做直播,约着一起吃过几顿饭,就能成为朋友,显然是他太天真了。
  会不会这次的轮船旅游,都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程漾想起两人最先联系上他,说他们也想出去玩玩,正好程漾想坐游轮,那么几人可以一起去,人多也热闹些。
  那人带着程漾进了一架电梯,这架电梯显然是为vip客人准备的,两人进去时,里面没有其他人。
  程漾盯着紧闭的电梯门,心中祈祷能够在中途停一停。
  似乎是上天听到了程漾的声音,电梯门在运行了片刻真的停了下来。
  只是当门打开的时候,抓着程漾手臂的人直接把程漾给拖到了角落中,随后程漾感觉到腰侧抵上来某个东西,紧抓他手腕的人用眼神警告程漾不要乱动,程漾靠在冰冷的铁壁上,他觉得太荒唐,事情怎么忽然就变成这个样子。
  明明先前他还在各种期待这次旅游会有多有趣,结果转头他就被人给出卖了。
  想也知道李业他们是和某个谁串通好了,那两个人敢这样对他,这笔账只要他没死,就一定找他们讨要回来。
  程漾低着头让面前的人以为他真的放弃了,电梯外进来了好几个人,程漾拳头紧紧攥着,指甲几乎要嵌入进掌心,他缓缓喘着气,在电梯又要停的时候,到了他们的楼层,男人半搂着程漾出去,就在即将要跨出电梯门的刹那,一直都乖顺着没有动的程漾忽然猛地挣扎起来,那是他最后的力气,他也没具体看清电梯里都有谁,抓住就近一人的衣袖,挣脱开男人的束缚,就朝身旁的人扑了上去。
  男人大概拿刀也不是真的要伤程漾,只是作为威胁,程漾的异动在他预料之外,等他反应过来时,程漾已经扑到了电梯里某个人的怀里,那人身上有着一股令人生畏的气息,令拿刀的人怔了怔。
  程漾双手紧紧抓着对方身前的衣襟,眼眶发红,眼里泛着莹莹泪光,整个人看起来脆弱柔軟得不成样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