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生劫 作者:旭娘

字体:[ ]

 
文案:
对沈棠来说,活着比死亡痛苦的多。
背负的记忆太过惨烈,要守护的又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东西……活下去,三个字说着容易,做起来却无比艰难。
可这世上,还有那么一个人,为了他而改变,底线一退再退。
生是你的劫。而你,是我的劫。
 
强强虐文,结尾高能,过程狗血。
内容标签: 强强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棠 ┃ 配角:齐少渊,沈烜 ┃ 其它:虐恋,狗血,高能,三主角
==================
 
  ☆、嫌隙
 
  昏暗的房间中,厚重的黑色窗帘将落地窗细细遮掩,透不进一丝一毫的光。
  “阿棠,阿棠……”
  齐少渊叹息一般的低声唤着沈棠的名字,头埋在他颈边轻轻磨蹭片刻,唇凑到他肩颈处吮吸。
  沈棠眯起眼,一巴掌将男人的脸推到一边。
  “怎么?”齐少渊脸上带着笑,眼底却泛上一片血气,他最不耐的就是被拒绝,尤其不能接受被沈棠拒绝。沈棠是他接回来的,合该是属于他的。
  齐少渊扣在沈棠腰间的手臂缓慢的收紧,力道大的让沈棠生出腰会被他勒断的错觉。
  “痒。”腰间的压迫使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沈棠却没有挣扎,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表情依然淡淡的,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齐少渊脸色稍霁,手臂松了松。
  齐少渊很明白自己用了几分力,他偏执一犯,就控制不住自己,然而沈棠脸色都憋闷的充血泛红也依然乖乖的待在他怀里不挣扎,这很好的安抚了他。
  “阿棠……”齐少渊沙哑着声音又开始叫他的名字。
  沈棠抿了抿唇,背对着齐少渊的脸上,表情阴郁的过分。
  他是跨坐在齐少渊膝上的,两人面对面,本就紧贴在一起,齐少渊又死死环着他,一副恨不得将他揉进血肉里的架势,这让沈棠十分烦躁。
  沈棠最厌恶被人束缚控制,而齐少渊不仅控制欲和占有欲极强,偏偏还是沈棠目前无法拒绝的人。
  强行压下内心激烈翻涌的反感,沈棠推着齐少渊的肩膀从他腿上下来,脚刚着地,手腕就又被死死抓住,沈棠停下动作,面色平淡,微蹙的眉心带了几分倦意:“我累了。昨天沈烜熬夜做功课。”
  齐少渊依然箍着他的手腕,只是力道小了一些,听他提起沈烜,冷笑了一声:“怎么,又给那东西当保姆,伺候了一夜?阿棠,你是不是忘了,他可不是你亲弟弟。”说到这里,齐少渊恶意的摩挲了一下沈棠的手腕,笑的意味深长,“有时候,我真想让沈烜这个名字,再没机会从你嘴里说出来。”
  沈棠慢慢掰开他的手,眼眸中有几分冷意:“他和我亲弟弟没什么分别。还有,齐少渊,我记得告诉过你,别动他。”
  一旦涉及到沈烜,沈棠就会动怒,这一点齐少渊很清楚。
  可是,他偏偏就最爱沈棠动怒的模样,那一双眼眸里不像平时那样冷冷淡淡,而是像一团燃烧的烈火,一柄出窍的利剑,气势迫人,凌冽锋寒,美得惊心动魄。
  齐少渊顺着沈棠的意思松了手,视线凝在了他一双眸子上,那双眼眸中漂亮的冷芒让齐少渊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他仰躺回椅子里,嘴角的弧度格外明显:“好,好,我不会动他。我答应了阿棠的事,必然都会做到的。”
  “都做的到吗?那么,之前你答应过会找人来教导沈烜,我希望你也能尽快做到。”沈棠慢条斯理的整了整衣服,表情又恢复到平淡无波,“我走了。沈烜应该回来了。”
  齐少渊目不转睛的看了他几秒,拉开抽屉取出一副香槟色细框眼镜,微微抬起身帮沈棠戴上,看着那一双眼眸被遮掩住再看不真切,才满意的点点头,露齿一笑:“这是赔我捏坏的那一副,阿棠果然还是戴着眼镜好看。”
  沈棠不作理会,却也没有拒绝。他视力不算很好,没有眼镜虽然不妨碍什么,但还是戴着眼镜看一切更清晰些。
  比如此刻,齐少渊一直掩饰在笑容下面的戾气,他就看的很清楚。
  齐少渊快忍不了了。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沈棠移开视线,在齐少渊定定的注视下,转身离开。
  从房间里走出来,沈棠一眼就瞄到拐角处蹲着的人影。
  少年略显瘦弱的身体紧紧蜷缩成一团,头呆呆的仰着,清秀的小脸上一双眸子黯淡无光,失了魂一样。
  沈棠冷笑了一下,走上去抬脚就踢:“滚起来!什么样子,败家犬一样!”
  少年被他踢了也不躲,眼珠慢慢动了动,木木的看向他,“哥。”
  “怎么了,这幅蠢样子。”沈棠居高临下的看他半晌,抬手捏起少年的下巴,“沈烜”,沈棠的声音冷的可怕,眼眸渐渐染上一片暴戾的血气,“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沈烜看到对方动了真怒,慌慌张张的否认,顿了一下,咬咬下唇,因为惊慌而睁大的圆眼睛里泛上水光,带着哭腔开口,“是哥,他欺负哥……”
  “……看见了?”沈棠眸色一暗,记起进房间后齐少渊刻意虚掩起来的房门,心里冷笑,面上却柔和了一些,他松开手,顺势揉了揉沈烜的脑袋,“没事,亲几下而已,你哥我又不会少块肉。”
  “可,可是……”沈烜抽噎着,眼神委屈又无助,“哥为什么……”
  “为什么会主动配合,为什么不拒绝?”沈棠挑眉,沈烜软弱的表情让沈棠手痒的想抽他,“为了生存,蠢货。”发现沈烜还要继续说,沈棠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这一眼却比瞪视更让沈烜害怕,呐呐的闭了嘴。“沈烜,我相信,即使你的智商,也知道我们现在待的是什么地方。你虽然可以像个正常高中生一样上学,但是你知道的,你不是。”
  沈棠扯起沈烜的衣领将他拎起来,冰冷的眼神直直对上沈烜的,几乎将对方冻伤,“想活下去,就用尽手段,无论是尊严还是道德,都没有活着重要。丢掉你的天真,我们做不了正常人。”
  沈棠第一次后悔把这个弟弟保护的太好,以至于他讲了那么多,没见到对方有一丝明悟,反而瞪大眼睛看着他,像看一个陌生人。
  他有些疲惫的丢开手,沈烜踉跄着站稳,小动物一样怯怯的后退了几步,似乎觉得距离足够安全,忽然转身跑了出去。
  一瞬间被无力感击倒,沈棠自嘲的笑了笑,靠着墙缓缓坐了下去。
  天花板上一排排的白炽灯,将走廊照耀的如同白昼,沈棠身上浓重的无奈和悲哀,亦无所遁形。
  齐少渊在门后站了片刻,按耐不住的抬腿走出去:“哟,教育失败啦?”他径自蹲到沈棠面前,皱眉看着那双失神的眼睛,掌心贴上沈棠的额头磨蹭,“我的阿棠,看来是没有当老师的天分呐。”
  沈棠抬眸瞥了他一眼,眸中刹那间光影流转,不复死寂。
  堂堂一个帮派掌舵人,也不知贴着门板偷听了多久,真是有够无聊。
  看到那双漂亮的眸子因为自己而恢复神采,齐少渊立时弯了嘴角,转而想到让它黯淡的罪魁祸首,笑意淡了下去,眸中极快的闪过一丝阴狠,冷声道:“阿棠,你何必白费心思,你字字句句为着他好,他却未必领情。”
  沈棠没有回答,捏了捏抽痛的额角,疲惫的闭上眼眸。
  齐少渊抬手摘了沈棠的眼镜,轻轻抚上他紧闭的眼帘,别有深意的一叹:“忽然想知道,你这个天真可爱的弟弟,如果知道他哥杀过人的话,又会有什么反应。”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小剧场——成为老师的场合
沈棠老师:现在开始生存教育,齐少渊,从我身上滚下去,沈烜,你给我滚回来。
齐少渊老师:阿棠同学,请上来协助老师演示一下什么叫做亲密。
沈烜老师:现在,现在开始上,上课,我,我……对不起,哥,我错了(っ╥╯﹏╰╥c)……
 
  ☆、距离
 
  齐少渊说出这话的第二天,沈棠就知道了他弟是什么反应。
  齐少渊借口严老不在安排沈棠坐镇刑堂,又交代有个卖主求荣的叛徒,因为掌握了太多帮内秘辛,需要他避了其他人,亲自动手。
  沈棠自然照做。
  他不是第一次刑讯,更不是第一次杀人,等从男人口中把一切有用的都弄到手,沈棠就自然而然的掐上对方的脖子,五指利落的收紧,直到男人白眼上泛,气息全无。
  “哥!”
  声音来的突兀,沈棠猛回过头,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
  “哥,你怎么能……”沈烜一脸震惊,眼神里的惊恐害怕满的几乎溢出来,语无伦次的不停说着话,声音不大,但隐约能听清一些,总之每一句话都透着谴责的意思。
  沈棠简直被他气乐了,掐着死人脖子的手松开,上前去拉沈烜的手,却被沈烜躲开。
  沈棠沉着脸去看齐少渊,沈烜正是被他带过来的:“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齐少渊抱着手臂,摆明了喜欢看这出他安排的好戏,“阿棠你在做什么,他早晚要知道不是吗?”
  “……不是现在。”沈棠看一眼缩到角落里低垂着头发抖的少年,内心五味陈杂。他也清楚不能继续这样过度保护沈烜,只是看到对方这样无助又可怜的模样,心里又有些不忍。
  原本以为沈烜即使看着单纯,但小时候经历过枪林弹雨,后来又长期生活在帮派,骨子里多少都会明白世道肮脏生存不易。哪想到这小子是真的表里如一,天真的过了份。
  “呵”,齐少渊嗤笑一声,“阿棠,你以为他是多大,三岁吗?他已经十八了,阿棠,你十八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沈棠眸子一暗。
  十八岁时,他刚到齐少渊身边。
  沈棠最初进帮的时候,浑身是伤和个半残废一样,身边又带着一个病的神志不清的沈烜,他是用这张脸当筹码才得以被齐少渊带回来的。为了能够在帮内立足,他调养了一个月,只恢复了大半就开始参与地盘争夺混战,出手凶狠,打起架完全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慢慢的有了声名,慢慢不再被帮内的人看作是老大的玩宠。
  与此同时,沈烜呢?
  最好的治疗,精心的调养,躺了足足半年,病好了沈棠就送他去了一所中学读书,明明身在社会的最底层,过的却像家里有财有势的小少爷。
  沈棠心底也不是不知道不应该这样纵容沈烜,他早晚都会接触那些龌蹉事,沈棠只是希望,能够晚一点,再晚一点。
  毕竟。
  “沈烜不一样。”沈棠压低了声音,“他和我不同。”
  “没错啊,你们两个是不同,你就没有一个护犊子护到身体自尊都不要的哥。”
  “……好了!”看见角落里的沈烜一脸惊惶的抬起头,沈棠心头一紧,打断齐少渊的冷嘲热讽,“好了。沈烜下午还有课,我送他去学校。”
  齐少渊怪笑一声,对于沈棠这样逃避的态度早就习惯了,后退一步,弯腰抬手:“请。”
  等沈棠冷着脸走出去,齐少渊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直盯着低着头匆匆跟在后面走出去的沈烜,在对方经过他的一瞬间,齐少渊手微微一动,将一张字条掖进沈烜口袋里。
  “来-找-我。”
  在沈烜呆愣的目光中,齐少渊无声的做了口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