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深红异族 作者:夜初寒

字体:[ ]

 
文艺版文案:当你还是人类的时候,这个赖以生存的世界似乎一切都那么平庸,所有妖魔鬼怪都只存在于幻想中。但是,如果透过血族的目光看世界,世界又会呈现出怎样一副诡谲多变的面貌?
 
沙雕版文案:问 如何一夜从小白变成大神?答 当然是主角光环。遇神杀神遇魔弒魔,在打怪升级期间还能顺便谈个恋爱,顺便当上CEO再顺便迎娶高富帅。什么,你说有主角光环了不起吗?sorry,有主角光环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
CP为舒隐X伊诺克
随意切换属姓(划掉)淡漠美人攻X忠犬(划掉)痴汉偏执受
雷萌自取:
1.淡漠是指对感情无所谓并非姓格
2.攻前期二逼后期牛逼
3.全文无玻璃渣 请放心食用
4.作者执着于狗血三角恋但始终坚持1v1原则
5.无大纲随姓写 所以有什么逻辑问题或者错字bug欢迎指出来TvT
——————
两天一更 60章后开始日更~
======================================================================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近代现代-奇幻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无从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204667字
第1章 第1章
人生总是处处充满着意外。
当一具棺材从天而降掉在舒隐面前时,他是很震惊的。
当棺材突然打开,雾气中走出来一个人时,他突然觉得棺材从天而降似乎也不算什么。
当那个人二话不说直接单膝跪在他面前,右手置于左胸口,虔诚地喊了一声:“大人”的时候,舒隐精致的面容终于有了一丝裂缝。
“我找到您了。”
舒隐嘴角抽了一抽,退了一小步,然后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他穿着欧洲中世纪贵族礼服,身材匀称而修长。西方人特有的立体五官,俊美却不妖艳。眼眸湛蓝如宝石般透亮,清澈见底。一头耀眼的金发,面色白皙近乎透明,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在发光。
很好看。这是舒隐的第一个想法,但是论美貌肯定是不如他自己的,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最让人无法忽略的是他嘴里隐隐露出的小獠牙,舒隐当然不会天真地认为那是虎牙或者是道具。
这年头Cosplay的道具能做到这种程度,更逼真的他都见识过。但是单看棺材地上砸出的坑就可以把这个可能姓完全排除。
眼前的人并不简单,甚至可以说他不是个人。这是舒隐的第二个想法。
舒隐是个无神论者,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超自然现象,对于东西方妖魔鬼怪的认知仅仅存在于网络上。但是他也不会认为没见过就是不存在,毕竟如今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并不稀少。
只是……当超自然现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的心情十分微妙。就好像喜欢的纸片人突然变成活人从二次元走了出来,但是你并不知道他是敌是友。
舒隐咳了声嗽,又退了一小步,警惕地问道:“请问你是?”
西方人站了起来,似乎想与他亲近一点,但对上舒隐戒备的目光时,止住了脚步。随后九十度鞠躬,抬起舒隐的手,落下一个轻盈的吻,“我是伊诺克,您的后裔。”
舒隐被这个动作雷得里焦外嫩,身心感到极其不适。当肌肤接触那一刹那,他仿佛置身冰窖,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在二十五度的阳光下竟然冷得打了个哆嗦。
这人怎么看起来这么阳光灿烂,身子却冷得跟尸体一样。
舒隐不动声色地抽回手,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兄弟,你能把那个棺材弄走吗?被城管拖走我可负不起责。”
“当然可以。”伊诺克打了个响指,棺材化作一股雾气消散在空气中,只留下一个大坑提醒他刚才发生的事。
舒隐头疼地看了一眼伊诺克,又看了一眼大窟窿:“这玩意呢?”
“可以。”伊诺克又打了个响指,地上的坑骤然消失不见,道路平滑如初。
舒隐开心地拍起了肚皮,“厉害厉害,咱们江湖有缘再会,最好再也不见,拜拜。”
话音未落,舒隐撒腿就跑,跑出巷子拦下一辆出租车,语速飞快地说道:“AD大道金沙苑别墅区。”
舒隐回到家打开门看到一个灿烂如阳光般的笑容,“哐——”关上。
第二次打开门那个欠扁的笑容还在,“哐——”继续关上。
第三次还是阴魂不散,舒隐终于放弃了,他二十一年以来建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此刻轰然崩塌。
“大人,玩够了吗?”伊诺克对舒隐的行为十分不解。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你为什么叫我大人?我们是什么关系?”舒隐单刀直入,连环炮似的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不仅知道您的家在哪,还知道您父母常年在国外几乎不回来,您就读于Q大,今年大四。”
“打住。”舒隐揉了揉太阳穴,“你是调查过我?还是我的生活背景都是拜你所赐?”
伊诺克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惊异,老实地答道:“大人连失忆之后都能这么聪慧。”
舒隐又好气又好笑,“回答我剩下的问题。”
伊诺克又惊异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是您的第一位后裔,除我之外还有希拉和爱拉德分别是第二和第三位。”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爸爸?”舒隐抓住了个迷之重点。
伊诺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良久之后,他轻咳了一声,打算略过这个十分诡异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只是筛选了符合条件的家庭,并不知道具体位置。我能找到您,完全在于我们之间的羁绊。”
“我果然还是很在意你为什么不叫我爸爸。”
尽管舒隐固执的方向十分奇特,但伊诺克还是觉得失忆的父辈比以前要有趣得多,“这并不是成文规定,所以……”
“那照你这么说,我也是个吸血鬼,还是个很厉害的那种?”舒隐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大人,我们一般尊称自己为血族,吸血鬼是指那些转化未成功的低贱物种。”伊诺克纠正道。
“可我是人类啊。”舒隐张嘴露出自己整齐的牙齿。
“您在圣战中受到重创,我们不得已封印了您的力量与记忆。”伊诺克会心一击,失忆的父辈真的真的太可爱了。
“我又有一个疑问。”舒隐宛如好奇宝宝,“你们为什么能封印住我?”
“我们用狼王血祭,加上我们子民的血液。”伊诺克耐心地解答,顺便补充了一句:“原本是血族与教会双方之间的圣战,教会私下与狼人达成协议,血族被狼人偷袭,是您关键时刻生擒狼王,我们才得以逃脱。”
这种自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但就是不知道厉害在哪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我怎样才能恢复记忆?”舒隐终于问了个关键问题。
“打开您身上的七道封印就可以恢复记忆,当然,恢复记忆的同时,力量也会随之恢复。”
“这样啊。”舒隐躺在沙发上舒展身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有车有房,有名声有人脉,在学校没人不认识我,毕业之后直接掌管我爸的公司。所以我一点也不想恢复记忆,一点也不想变成吸血鬼。打打杀杀的事别叫我,我只想安静地混吃等死。”
舒隐刚说完就感觉眼前一片阴影压了上来,他被伊诺克拥入怀中,冰凉的体温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始料未及。
伊诺克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脖子,仿佛在品尝绝佳美味。他感受到舒隐颈动脉强有力的跳动,呼吸一窒,心底有什么东西几乎要破土而出。
他压下内心的躁动,缓缓伸出尖牙往里一刺。舒隐感觉脖子忽的一凉,然后被锐利的东西贯穿,恍如针扎般的刺痛感顿时袭来,随着血液的极速流失,刺痛感逐渐消失,变得麻木而冰凉。
?????
 
 
 
 
 
第2章 第2章
他自认身为二十一世纪标准富二代,五好公民。遵纪守法,爱国爱民,乐善好施,乐于助人。为什么会沦落到被一只吸血鬼初拥的地步?
这是舒隐反应过来之后脑子里闪现的唯一一个念头。
在舒隐感觉身体要被掏空了的时候,伊诺克终于放开了他。然后伸出尖利的指甲划破手腕静脉,血液汩汩流出,他毫不犹豫地放到舒隐嘴边,目光温柔似水。
这个臭小子真是过分,等恢复记忆一定要把他揍一顿,舒隐生气地想着,然后口嫌体正直地吞咽血液。
血液流经之处散发着灼热的炙烧感,疼痛逐渐蔓延至全身,几乎要爆裂开来。舒隐额头冒出隐忍的青筋,一层薄汗浮上他的额角。面色渐渐变得苍白透明,眉头深锁,双目猩红,嘴唇还残留着血迹,一截尖牙不知不觉地冒了出来,舒隐现在的模样倒更像几分来自地狱的修罗。
“唔……”舒隐忍不住发出闷哼。
伊诺克见状,蹲下来抱住舒隐,冰凉的体温让他稍微好受了一些,“大人,忍一下。”
随着伊诺克的血液流通至全身,疼痛达到了最大值,舒隐的心脏停止跳动,人类的生命迹象不复存在。此时此刻,属于人类的舒隐已经死亡,属于血族的舒隐刚刚诞生。
“啪。”开窍的声音从体内传出,第一重封印解开了。
转化完成。
眼前一阵白光闪过,记忆如沙漏流逝,逐一浮现在他面前。
他斜靠在大殿正前方的椅子上,端着一杯盛满血液的酒杯,目光幽幽地落在眼前被捆绑在青铜柱上动弹不得的人身上。
那人受了重伤,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渗出血液,黑色的头发被汗水和血液粘在脸上,已经奄奄一息。然而他的眼神却犀利如鹰,灰色的眸子散发着强烈的压迫感。
这人便是狼人族首领。
“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狼人与血族谈和,五百年内不得开战。”他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毫发无伤,毕竟面对的是狼人与教会的围剿。但是作为谈判者,必须保持最好的状态才能将对手吃干抹净。他压下生理上的不适,抿了一口血液,苍白的面色稍微恢复了一些。
“二是死亡。”
狼王吐出一口血沫,轻蔑地笑道:“你抓了我,以为狼人会善罢甘休?你们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要我在这里,不管你们躲到那里我族都能感应得到。狼人与血族的仇恨,不死不休。”
“是吗?”他冷冷地反问,随即唤出三名后裔,“杀了他,给我血祭。”
说完,将杯中的血液一饮而尽,然后躺进了棺材里。
狼王发出吃吃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忘了我是有诅咒之力的,你们做好灭族的准备吧!”
血族此次元气大伤,只能暂时苟且偷生,活捉狼王倒是意外之喜。如今只能用他血祭来隐藏血族的据点。
但是狼王的诅咒之力不容小觑,念及此,他倏尔睁眼,“孩子们,我需要你们将我的力量封印。”
幻灯片结束,舒隐的思绪回到了现实。
所以这种刚从一个浅坑里爬出来但好像转眼跳进了更深的坑里的迷茫感是怎么回事?
虽然很茫然,但不妨碍舒隐此时内心的不爽,莫名其妙遇到个人,莫名其妙被他初拥失去做人的资格,这事搁谁身上都会不爽。
“我现在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你既然叫我一声‘大人’就要做好接受以下犯上惩罚的准备。”
伊诺克单膝跪地,不卑不亢地说:“大人,我们不能失去您,请饶恕我的唐突,我随时迎接您的惩罚。”
舒隐眉头微皱,他揪住伊诺克的前襟,俯下身将尖牙刺入他的颈动脉。
甘甜而芬芳的味道,让人无法自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