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唯女子与小人 作者:賢三/贤三

字体:[ ]

 
简介
考上名校的王雨旗对于校园生活只有两个期待:顺利按时毕业,寻得如意郎君。岂料天不遂人愿,他这位母胎娘娘腔,作为天空中最亮的扫把星,在遇见了执委会主席汪贺西后似乎连这最低限度的愿望也实现不了了,是化干戈为玉勃,还是毕其功于一役?王雨旗陷入学业生涯与爱情悬崖的巨大危机之中。
 
1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成功骗得帅哥和自己幽会一次之后,王雨旗坐在帅哥对,面紧张到手指颤抖。他额角的汗珠悄无声息地滑落,顺着脸庞流到领子里。
        此刻,非常,想大便。 
        他干咳了一声,紧紧握住手中的杯子,两秒后,他发现杯子忽然扭曲成奇怪的形状,帅哥的脸也渐渐开始变形,不一会儿就变成音波全速向自己耳膜冲击。他吓得一激灵,赶紧喝了口咖啡。再定睛一看,周遭事物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吓死人了……王雨旗深吸一口气,咬紧后槽牙,朝着帅哥憋出个千娇百媚的笑容,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了:一定要把屁忍住!帅哥似乎是没发现他的异常,依旧絮絮叨叨地说着他的学生会故事,看不出这样的健谈是对他感兴趣还是单纯的自我意识过剩。
        “所以你怎么看?”
        那个僵硬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
        “你怎么看学生会长这件事?”
        “卟——呜呜呜!噗?”
        安静雅致的小咖啡厅里高保真回荡着小王的绵长又悠远的屁声,抑扬顿挫,像一支突然起立的小号,在咖啡馆嘹亮地奏响至少一分钟。
        “我……”他笑不出来了,“我去一下洗手间。”丢下这句话后撑着桌沿三步一扭腰两步一撅屁股,蹒跚踱去厕所。不敢狂奔,怕兜不住。王雨旗坐上马桶的那刻只觉得冷冷的冰雨朝他脸上胡乱地拍,痛哭流涕给姐妹们发消息,拿出手机才发现群聊早就炸开了。
“王雨旗你的屁他妈的太臭了!我隔着三张桌子都闻到你屁股的骚味儿!”
“姐姐,你第一次和帅哥约会,半天不说话就崩个屁出来?!”
“各位告辞,我先走一步。”
他连忙打字:“别走别走,快帮我看看他反应。他脸色怎么样?是不是生气了?”发出去后群聊半天没反应,只有曹雅蓉回了句“你出来的时候自己看”,把王雨旗胃口吊足,心惊胆战地拉屎,颤颤巍巍地冲水,羞愤难当地洗手,根本不敢抬头看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待他走出去的时候,学校食堂三楼的小咖啡店里哪还有帅哥的踪影?只有他三个姐妹满脸尴尬地继续扮演托儿的角色。王雨旗小跑回桌前,发现对方的咖啡一口没喝,还笃悠悠冒着热气。
“就这么走了?”他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塑料姐妹花们。
“并且没有结钱。”姐妹花给了他沉痛一击。
“妈的……就为了老娘的一个屁,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王雨旗双手叉腰,“这种男人要了也没什么用!老娘暂且放过他。”他话音刚落,手机社交媒体的提示音又叮叮咚咚响了起来,不够添乱的了。王雨旗翻了个白眼,点开提醒后发现在一旁没有讲话的托儿小胡默默地发了张自拍,配文:“基关算尽太聪明,菊篮打水一场空。”并且提及了他。
小胡,这位坐拥几万粉丝(买的)的网红系花,每次发文都会引来大片关注。不一会儿底下便凑满了一堆留言,七嘴八舌打听情况。小王眼瞅着自己的丑行在数秒内曝光网络,冷汗又下来了。校园里的朋友亲切回应:“那个娘炮又丑人多作怪了?”“我的天又是他,不愧是全校最恶心的gay。”隔着屏幕的评论像把把出鞘的利刀,反复插向他的心脏。“恶心”,“娘娘腔”,“笑柄”……王雨旗本以为自己早就对这些字眼免疫了,但是现在,它们再次生龙活虎地蹦跶在自己周围,和恼人的苍蝇一样围攻过来。
他冲到小胡面前,一把夺过她的手机:“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贱嘴。”
小胡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学他的娘娘腔样子,挤眉弄眼“你信不信我撕烂你的贱嘴”,王雨旗只是瞪大了眼睛,半天讲不出话。曹雅蓉看完消息尴尬地说:“小王啊,你这次真的……啧啧。咳。”“丢人现眼。”旁边的三号托儿疼疼冷淡接上,话里话外一阵嫌弃。
“你们……”
平日里这几位姐妹们讲话就这德姓,基本上夸不出个香屁来。但是今天王雨旗接连受到如此打击,只觉得天旋地转,支离破碎。千错万错就不应该去学这帮真女人追男人,对gay来说,她们占的姓别优势可能她们一辈子都觉察不出来。
“真是好笑,你们和我这样丢人现眼的人做朋友,在别人看来也是丢人现眼。”
小胡、小曹和疼疼不讲话,蹙眉看向他。
“你们除了我也找不到其他正常的朋友,不是么?都是野鸡跑得欢,谁也别比谁逼宽,okay?”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几位落井下石的姐妹花,狠狠出了口恶气,没等她们回答便大踏步走出了咖啡店。
暖风吹得学院慵懒无比,有几个学生躺在草坪上玩吉他,几个在树荫下谈论着足球比赛,三三两两,青春洋溢。但是王雨旗与这些校园生活无关,这些画面对他来说就是个可随时卸下的舞台背景罢了,他头顶学院最恶心gay皇冠,走在哪儿都觉得不自在,总觉得所有人看到自己眼神躲躲闪闪的,像是在谈论自己。王雨旗低下头,快步穿过草坪,犹如卡西莫多一般抱头鼠窜,心中飘的全是凄风苦雨。
他踉跄回寝室后,发现几个室友竟然都在。通常情况下没人会跟他打招呼,也没人愿意多看他一眼。今天倒是奇了,他刚一脚踏进房门,上铺的兄弟就阴阳怪气开口了:“校花回寝。听说校花交男朋友了。”王雨旗没理他,自顾自开橱门找衣服,后头胖子的声音又油腻地传来:“没交成,一个屁把人家嘣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寝室几人顿时笑作一团,“gay的屁`眼真他妈不一样,威力大。”“哈哈哈哈哈哈……”
王雨旗孤零零捏着睡衣看着周围的直男,心跳越来越快,如果说之前在咖啡馆他是紧张和委屈,那现在他内心是十成十的愤怒,手中的睡衣被他死死地扣紧,仿佛下一秒就要四分五裂。他嘴唇动了几次,最终还是忍了下来,跑去厕所换上了淡紫色的女士睡衣,胸前一朵小花,俏皮可爱。
“咱们寝室的人妖又躲着换衣服了。”胖子乐呵呵地在系花小胡那条动态下留了个言。没过两秒收到主人回复一条:你包`皮炎看好了吗?
“这臭娘们儿他妈的有病吧?!”
王雨旗换完衣服出来恰巧听到这么一句,朝着胖子那方向看去,发现他骂的原来是小胡,原先的那股火气瞬间窜了上来:“你骂谁臭娘们儿呢?”
“我骂谁管你屁事?屁精。”
“哟,真难为你了,我这个屁精放屁您不也得吸着么?成天在寝室吸本姑娘的仙气怎么也不见得嘴干净些,张口闭口臭娘们的,我看您不如去厕所瞧瞧自己,肥成这样,内分泌失调,哥哥想必是快要绝经了吧?听妹妹一句劝,离开电脑,多出去走走,把吃饭的马桶换成碗,炼油厂或许还能收你。”
胖子凶恶地盯着王雨旗,张着嘴,一时竟想不出要怎么回才合适。王雨旗今儿多看了他几眼觉得腻,拿起钥匙又离开了寝室。说实在的这个地方他一秒都不想呆,每天都盘算着如何换寝室。但是换来换去又如何呢?到哪儿都是一个样子,没人肯接纳他,除了……他想起了那三位姐妹,心中顿感愧疚。她们饶是再毒舌,但从没有把自己当异类看待,可以说是自己在校园仅有的好友。
王雨旗顾不得多想,立刻拔腿原路跑回学校食堂,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小咖啡厅。
幸好,姐妹们还在。疼疼看到王雨旗跑回来了,托了托眼镜,冷淡地讲:“小胡说你再过十分钟不滚回来道歉就把你的丑照曝光。”
“小胡,你也太狠了吧?”
小胡翻了个白眼:“想想你这个贱婢刚刚都说了些什么吧!”
“我错了。”王雨旗坐回姐妹群里,一阵虚情假意,“姐姐原谅我。”说完不禁皱眉:我怎么就错了?我错哪儿了?明明该她们仨向我道歉!
曹雅蓉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突然感慨万千:“哎,男人靠不住!你看看你挑的那个男人。”说罢把手机扔到王雨旗跟前,王雨旗拿起来一看,那帅哥也发了条委屈兼愤怒的动态,把自己的丑态批判得体无完肤。
小胡讲:“蹭我热度。”
王雨旗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你们蹭的明明都是老娘的热度!”他怒不可遏地站起身,双手叉腰,“我……”
“你穿的什么鬼?”
“嗯?”他低头一看。紫色蕾丝睡衣,胸前一朵小花,美艳不可方物。“啊啊啊啊啊!忘记换衣服了!”
疼疼托了托厚厚的镜框,对着她笔记本屏幕讲:“小王今天又霸校园网流量了。”
王雨旗凑过去一看:学校论坛首页,赫然飘起了他穿着睡衣激凸狂奔的照片。丑。跑步姿势娘。几乎一无是处。“WTF?!”他快忍不住要咆哮了!
曹雅蓉心中顿时泛起同情的涟漪:“快把它关了吧。我今天一整天都不想上网。”
“你虽然丑,但是你红。”
“老娘不要这种红!”王雨旗双手护胸,在小咖啡厅里仰天长啸,“我真的想要找一个疼我爱我的男朋友!”
 
2
王雨旗高中那会儿几乎每天学习到深夜,孜孜不倦地钻研化妆技巧,就为了在考入大学之后能美美地找到一个男朋友。谁料,天意弄人,他美妆技能没有学成,倒是莫名其妙考上了全国最高学府,他妈拿着录取通知书喜忧参半:不知道名校的挂科费贵不贵。
“妈,你是不是小瞧我?”
“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能按时毕业。”
“行行。”
“你别给我不正经,如果不能毕业,你就给我等着吧。”
王雨旗在老妈面前从来不敢造次,去庙里还了愿之后暗自发誓,一定顺利毕业。然后又偷偷摸摸跟菩萨多许了个愿:一定要保佑我找到男朋友啊,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菩萨慈祥地微笑着,看不出表情变化。
此刻,王雨旗站在学校的广场看着往来的人群,只觉得菩萨摆明了要考验他:“请问此地为什么丑男那么多?没有阎罗王收吗?”
小胡讲:“你看你被收了么?”
王雨旗希望她马上嫁给其中一位丑男。right now!“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怨天尤人不是办法。我要积极行动起来。”
疼疼讲:“强`女干是犯法的。不过由于你情况特殊,顶多被判故意伤害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是积极行动!不是唧唧行动!我唧唧也……算了。”他非常怀疑身边的这几位到底是怎么考进名校的,“我想成立一个蓝猫淘气相亲瓮,为广大男女同志解决恋爱烦恼。”
“怎么成立?”
他们四个齐刷刷看向学院路两边密密麻麻的社团招新,挂海报的、发传单的、弹吉他的、烤香肠做披萨的……今年是学校大选年,执委会几个主席候选人的大头照几乎贴满校园,又碰上文化节,各路人群都出马了,作妖程度令人防不胜防,天桥艺人看了也得自愧不如。曹雅蓉目视前方后退一步:“不行。我永远不会做这种事情。”话音刚落,一位朋友走到他们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扔了两张传单:“我们是注册在国际汽车工程师协会下的汽车社团,每年都会有比赛,帅哥满座,资金雄厚,美女们可以为所欲为哦。有机会来看看。”两张全扔到小胡手里,并附送一个娇俏的眨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