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吃肉 作者:吃我老拳(上)

字体:[ ]

 
文案
 
74大队内,李奕杰拿着档案问罗麦:亲爱的罗麦哟,你要查的是这个失踪案还是这个失窃案还是这个杀人案呢?
罗麦:都查!
强强,伪流氓真人|妻会做饭攻X真小太阳武力高美貌受
 
一:1vs1
 
二:此文架空、剧情向,考究党莫喷
 
三:我不太爱描写人物外貌,看的人只要记得主角不丑挺帅就行了。
 
四:非烧脑文,小单元归于大单元类型
 
打拐:打拐是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的简称。(来源网络)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麦,李奕杰 ┃ 配角:记不住惹 ┃ 其它:破案
 
 
第1章 第一章  74大队
 
  罗麦见到李奕杰第一句话是你身上好香啊,然后他的后脑勺就被他爸敲了一下。
  “李队长,不好意思啊,这小混球不懂事。”罗霍说着揪住罗麦的衣服把他往自己身后拉,手上没轻没重的掐到罗麦的肉,把罗麦疼的龇牙咧嘴活像只玩杂耍的猴子。
  李奕杰的目光一直盯着他,见他这副表情憋着笑摆摆手:“不碍事不碍事,前晚家里的香水翻了,身上确实沾上不少味道,”他说着歪头又闻闻自己衣服,“洗了好几次澡味儿淡了,没想到小罗同志还是闻出来了,这鼻子了得啊。”
  罗麦直觉这话是说自己像狗,他撇撇嘴没搭理。
  “嘿,罗麦的鼻子确实和狗有的一拼,”罗霍笑着接下话茬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儿子幽怨的眼神,“他收到通知说是不知道地址,所以我把他送过来了,这以后就请李队长好好教育,不用给我面子。”
  “都是高校出来的,要教育学校的教官和老师都教育过了,”李奕杰摸摸鼻子遮住自己上扬的嘴角,“罗总你放心吧,罗麦的资料我看过,挺不错的。”
  这夸奖一出罗家父子表情各异,罗霍是一脸欣慰,罗麦是黑人问号脸。
  “资料?什么资料?”罗麦问他爹。
  “就是你之前破获案子的资料啊。”罗霍转身笑的很温柔可手却重重地拍在儿子的肩上。
  罗麦嗷的一声跳出两米远指着他爸怒道:“你今天干嘛老打我!”
  “我打你了吗?”罗霍温柔的表情未变,罗麦看他这样暗叫不好,赶紧灰溜溜的跑到他爸身边站定。
  面前这两父子的互动真的太可乐了,李奕杰花式抓鼻子企图挡住不羁的笑,但还是被目光如炬的罗麦发现并附送一个白眼。
  “咳咳,”收了白眼的李奕杰清清嗓子,“罗师傅放心,我会好好照顾罗麦的。”
  称呼发生变化,罗霍眼睛一亮,他对着李奕杰来了个抱拳礼:“那我就把这小子交给你了,小李你有空就带着同事来拳馆玩,我给你清场。”
  “好。”李奕杰回了个礼,接着瞧着罗霍提着罗麦的领子把他拽到不远处说话。
  “爸!难道不是我的个人魅力让这个单位收我的!?怎么又是托关系!?”罗麦的脸皱成包褶子,他压低声音痛斥罗霍这种不耻行为。
  “瞎说八道什么呢。”罗霍摸摸罗麦的脑瓜子。
  罗麦以为他要说不是托关系,结果他爸道:“你有个屁的个人魅力。”
  罗麦:“……”
  罗霍继续道:“其实不能算托关系,你警校毕业在拳馆呆了快两年了一直都找不到对口的工作,我不是看小李是这什么队的队长想帮你递交个简历看看能不能过嘛。”
  罗麦还是不怎么高兴,正要再说什么,他爸又敷衍起来:“主要还是你的个人魅力占了大半,你看看你这两年吃我的住我的不给家里一分钱还碍事我也没说你啥不是?再说小李挺帅的,又是警队精英,你不是还没交过男朋友嘛,正好钓个金龟婿回家我和你九泉之下的老妈也能欣慰。”
  “金龟婿?”罗麦嫌弃的瞄了一眼几米远的李奕杰,“您对基佬的眼光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有什么误会,我又不是基佬,”罗霍见他还是这个油盐不进的鬼样子开始掰手指,“我跟你说这事儿的时候你也挺高兴的,现在我也给你送到了,如果你不好好的给我上班,我就把你倒着装进沙袋里。”
  罗麦很惊恐:“你要干嘛!?”
  “当靶子!”
  罗家父子在那头勾肩搭背、“父慈子孝”,李奕杰在这头好整以暇的瞅他们,过了大概五分钟被罗霍削了一顿的罗麦苦着脸跑了过来。
  “被揍了?”李奕杰盯着罗麦裤子上两个脚印笑道。
  罗麦瞪了他一眼,转头对他爹挥手:“老头子你快走吧!混不好我不会回来!”
  罗霍听了这话直拍手:“你可别回来了!好好的跟着李队长吧!”说完头也不回的奔到自家大吉普旁飞速上车启动,绝尘而去。
  吉普车的车速太快,罗麦越咂巴越觉得哪里不对,正要掏手机让他爹回来就后背一凉。
  “走吧。”李奕杰有样学样,他用小拇指勾起罗麦T恤上面的小标签拖着他往后面的大院走,罗麦被他弄的差点跌跟头,正要骂人自己的脖子就被人蹭了。
  李奕杰刚刚扯小标签看到罗麦的后背了,他潜意识里觉得这小子皮肤保养的不错,摸了之后确定了想法:“还挺滑。”
  闻言罗麦黑着脸道:“……你这算姓|骚扰吗?”
  “如果你摸回来就不算。”  
  罗麦皱眉看了一会儿李奕杰的脖子,之后伸手,李奕杰见他这样把头往他那儿靠了一点,接着腮帮子一疼——他被罗麦呼了一巴掌。
  “变态就该被揍!”罗麦打完往大院方向跑,李奕杰摸着被打疼的脸啐了一句:“狗崽子。”
  罗麦跑进大院才发现这地方挺大,他第一眼就看到堂屋上挂着的门牌:“74大队”。
  “去死大队?吃屎大队?”罗麦嘀咕着把自己逗乐了,完全忘了自己也将成为其中一员。他傻乐往大队里面走,正好撞见一位拿着碗鼓着嘴嚼饭的小年轻。
  “新人?”小年轻吃着饭说话还挺清楚。
  “你好,我叫罗麦。”罗麦伸出手。
  “你好你好,我是雷桦,”雷桦和他握手表示友好,“吃饭了没?”
  “吃过了。”
  “那你等我吃完饭呗,一会儿我带你到处逛逛,熟悉熟悉环境。”他说完就开始疯狂刨饭,罗麦瞧他死命咽饭的样子觉得自己也快被噎死了,他左右望望看到几步远的饮水机赶忙跑过去给他倒了一杯水。
  “谢谢啊!”雷桦喝了一口水把卡在上嘴唇的饭菜汇聚到左边腮帮子开始嚼巴,边嚼边问罗麦,“你哪个所调过来的?”
  “哈?”
  “哪个派出所调来的?我是红山派出所调来的。”
  “我……”
  “他是我招来的。”红着半边脸的李奕杰慢悠悠的走到罗麦身后,在罗麦准备跑的时候抓住他衣服下摆不让他走。
  雷桦长哦一声:“走后门啊。”
  这话的歧义大发了,作为基佬的罗麦不得不乱想:“我可破过不少案子!”
  “抓猫还是找钥匙?”李奕杰不客气地哼道,“你爸有没有跟你说我们74大队是干什么的?”
  罗麦被问的哑口无言,他已经闲置在家两年了,昨天他爸告诉他有个专业对口的工作他一时兴奋的忘了问具体是什么。现在想想就后悔,如果他问了说不定就不会来了。
  “干,干什么的?”
  “哼哼,”一旁已经吃完饭的雷桦出声,“74大队成立于去年十月,主要负责处理那些没人管的案子。”
  “啊?”
  “就是有些年头且证据不足的失踪案、失窃案、抢劫案等,我们74大队负责一个个排查。”李奕杰补充道。
  “然后?”罗麦还是很迷茫,“证据不足犯案时间距离现在又长,就算有证据也都被人销毁或者污染,刑侦起来的难度那么大,怎么查?”
  “谁说不是呢!”雷桦抽抽鼻子,“当初成立这个队的时候就没人肯来,要不是红山派出所必须调人,我一个初出茅庐刚刚毕业的黄花小伙子也不会羊入虎口啊!”
  “吵吵啥,平时是短你吃的还是短你喝的了,”听了这话不高兴的李奕杰一脚踹上去,雷桦赶忙扭着屁股躲开,“我们队再差也有大床房睡,春天有桃花看夏天有葡萄吃秋天有枣子玩冬天有梅花闻,队长帅气又多金还他妈的会做饭,你说说,”李奕杰扑过去抱住雷桦把他一顿好打,“你哪里不满意!哪里不满意!”
  雷桦被打的抱头鼠窜,他嚷嚷着满意并向罗麦伸出求救之手,不过罗麦还记得他刚刚口无遮拦的“走后门”,所以装作没看到的扭过脸。
  直到李奕杰把火气全撒给雷桦,才站起身拍拍衣服对罗麦道:“走吧,带你四处看看。”
  罗麦没说话,他跟着李奕杰出了堂屋,独留黄花小伙子雷桦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你平时也殴打下属?”刚出门口罗麦道。
  “没,主要杀鸡给狗看,”李奕杰瞥了他一眼,“希望某新人别惹不该惹的人。”
  某新人:“……”
  短暂的沉默后,罗麦道:“我四岁开始练拳。”
  “哦,我比你晚,我八岁才开始,但我比你大七岁。”李奕杰道。
  “我有无数的师兄。”
  “我有无数的兄弟。”
  “我还没同意到这里上班!”
  听了这话李奕杰停下脚步,他先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之后打开扩音,等听到熟悉的彩铃罗麦面色一沉:“你要干嘛?”
  李奕杰手指放在嘴唇上说了声嘘,接着电话那头传来爽朗地声音。
  “喂,小李呀,怎么了?”罗霍还在回拳馆的路上,看到来电显示怕罗麦出什么问题忙不迭地掏出耳机接电话。
  “小麦闹脾气了,他说不想到我这儿上班。”
  好一个恶人先告状,罗麦还没反驳那边的罗霍就拍案叫起:“放他的臭狗屁!你跟他说,他大师兄二师兄明天回国,要么他回来做人肉沙包,要么在你那儿好好上班!”
  罗霍的话犹如锤子砸在罗麦的心上,他严重怀疑自己不是罗霍亲生的。
  李奕杰一直看着罗麦呢,见他表情如此生无可恋差点笑出声,他憋笑问罗霍:“没第三个选择吗?”
  “没有!”
  “好,我会转告他的,罗师傅路上注意安全,一切小心。”
  挂断电话之后李奕杰的坏笑怎么都掩饰不住,罗麦颤抖着手指着他:“你太贱了!”
  “没办法,”李奕杰耸肩,“你是痕迹检验专业的高材生,我不好好抓着你万一跑了咋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