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嫌疑人,接吻请配合一下! 作者:廿七夏

字体:[ ]

 
文案
 
田辛:人送外号“哈尼”,刑警队副队长,身手不凡,脑子缺筋。令人稀奇的是,破案如有神助,每次都能通过勾引嫌疑人找到线索,一举击破。有“缉凶甜心”的江湖封号。
田辛:“妈的,这破技能,每次都要用老子的贞CAO来冒险,真坑爹!”
 
沐胥:某案嫌疑人,被某“缉凶甜心”勾搭后,走上反勾搭的道路。一不小心发现了某人屡破奇案的真相。从此无奈地走向陪人破案的道路。
沐胥:“田辛,这个技能从今天起,只能对我用^_^”
 
 
嫌疑人,KISS,请配合一下呗!
 
嫌疑人,来,啵儿一个!
 
嫌疑人,诶诶诶,你干什么!
 
算了,反正只要案子能破,不用去勾搭嫌疑人也不错~
 
内容标签: 异能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田辛、沐胥 ┃ 配角:林准、沐寒 ┃ 其它:
 
 
第1章 第一案  1
C市。
初生的太阳向一个活泼的小孩子一下子跳出海平线,把整个城市照亮。
 
“叮铃铃——”
C市某警局刑警队的电话响了。
 
片刻后,一个暴躁的身影窜进值班室:“哈尼,有新案子了!”
 
值班室里,一个男人双脚翘在办公桌上,头靠着椅背,一件夹克外套搭在上半身,正好把头蒙在里面。
 
听到那人的呼喊,男人双脚一抬,朝着桌子的边缘一蹬,转椅往后退了一小段距离,正好给男人的一双长腿留出空儿来,把腿落到地上。
 
男人一把撤下盖在头上的夹克,拧着眉头不耐烦地抱怨:“这么早?!”
 
“死人还管时间?”林准给了他一个白眼,“我们先去现场,路上我联系他们,让他们直接过去。”
 
“成,我去洗个脸。”田辛从椅子上爬起来,生了个懒腰,这才揉着腰去盥洗室。
 
田辛是C市刑警队的副队长,年纪不大,才二十七岁。他是武警出身,因为一次特殊任务立了功,不过也受了点伤,伤好之后受了表彰,升了军阶。不过田辛的父母不放心他还留在军队,就要求他转业回家。
 
田辛的上级也很照顾他,特地给他安排转业到刑警队,符合田辛这副直姓子,还给他争取了一个副队长的职位。
 
要说这是个适合田辛的地儿吧,是,却也不是。
 
田辛是个糙汉子,要他抓个贼打个人没什么问题,可在这刑警队里,要做的不仅仅是抓人,更多的,还要刑侦破案。
 
这可不是田辛的专业。
 
一开始任职的时候,田辛是一把抓瞎。好在在刑警队居然碰上了个老熟人,就是林准了。
 
林准是正儿八经学刑侦的,警校毕业,尤其擅长痕迹鉴定。他和田辛是中学同学,当时还是同桌,都是励志要做军官的。田辛成绩不如林准,想着考军校没戏了,不如去当兵。谁知道峰回路转,他居然和林准这个正港军校毕业的分在了一个队,还高出他一级,这可把田辛乐坏了。
 
但这乐极难免生悲,有个一起了解自己黑历史的损友在身边,也是很郁闷的。比如,林准就从来不会好好叫他“田队”,只会喊他“哈尼”。
 
这可把田辛郁闷坏了。
 
你说说看,这能符合他堂堂刑警大队副队长高大威武的形象吗?!
 
田辛向林准提出了自己的不满,但是林准只是推了推他的透光验视眼睛:“不要叫哈尼,难道要我叫你‘sweet heart’?你也有点儿太不要脸了吧!”
 
“我……!!”田辛郁卒。
 
这事儿要怪这能怪他老子,那说中国字儿那么多,为什么挑了一个“辛”字,“辛”这个字其实是没问题,问题是,他姓田啊!
 
田辛,甜心。
 
这甜到发腻的名字,让他这个大老爷儿们被人叫“哈尼”都不能还口!真是没处说理儿去!他一提起改名字就要给爸妈劈头盖脸一顿骂,实在是无力挣扎。
 
算了,哈尼就哈尼吧,好在林准也是一个帅哥,他也不吃亏。
 
昨晚田辛是和林准一起值班的,一晚上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谁知道到了早上,一大早的还没人换班的时候,竟然有了案子。
 
“民警那边报过来的?什么情况?”田辛胡乱的洗漱了一下,套上外套上了警车,开车的是林准。
 
“还不太清楚,据说现场还挺混乱的,过去的民警没敢动,赶紧就把电话打咱们这儿来了。”林准听着电话那头小民警颤巍巍的声音,估摸着现场有点儿惨烈,通知其他人的时候也都交代了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带好家伙什儿。
 
车开到了海明花园小区门口,林准出示了警员证,让门卫开门让他们进去。
 
车子继续向着出事的18号楼开过去。
 
“这个小区很高档啊,安保配置也很不错。”林准一路看过来,除了大门口门卫会登记非本小区业主的信息之外,一路上的监控都很多,围墙的地方都装了红外,巡逻的保安也遇见了一拨。
从安保措施上来看,这个小区已经很全面。
 
“这个小区是出了名的高档小区,一套房需要我这辈子的工资才买得起。”林准给了田辛一个白眼,这个家伙一向是个知足常乐的,对物质的要求极低,所以也从来不关心房价物价,反正工资还够花,有吃有住,他就不CAO心。
 
“哇——”田辛配合地感叹了一声,其实他脑袋纠结了一下,也根本没算出来到底是多少钱。
 
车子挺稳在18号楼下。
 
守在现场的民警已经赶了过来,把两个人往里面引。
 
“出事的业主是18楼的,你们猜是谁?”民警给他们按了电梯。
 
田辛奇怪了,“还能带猜的?!这死者我们认识?”
 
林准就没那个心配合民警的八卦心态了,“到底是谁,赶紧说,还卖什么关子?!”
 
民警扁扁嘴,自讨了个没趣,不过毕竟是死了人,他也不好玩笑太过,于是老式交代:“死者是于彬,就是演那个《多情皇帝痴情种》里面那个男二号的明星!”
 
“咦!~”田辛一脸嫌弃,“你以大老爷儿们,居然看言情剧!”
 
“这不是女朋友爱看么,就跟着看了两眼。”小民警不好意思地摸摸头,砸了两下嘴,“当时还觉得他演的不错的,没想到居然被人杀了,真是惨。”
 
“被杀?”田辛挑眉,“这还没立案呢,就已经断定是他杀了?”
 
“你们看现场就知道了,他身上中了好多刀呢,满地的血……”小民警正说道这里,电梯到了,“不信你们自己去看。”
 
田辛和林准交换了一个眼神,走出电梯。
 
林准落后田辛两步,一路从电梯出口到案发房屋,观察着周围的细节。
 
田辛先进入的现场,现场已经被民警同志围了起来,有人看守,他们都是知道规矩的,可以保证现场的破坏姓最小。
 
田辛一进房间,就是一股子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血液的味道虽然很浓,但是没有什么臭味,看来人死了不久。
 
田辛观察了一下房间,从陈设来看,简单舒适,没什么特别,就是张巨大的落地镜显得有些夸张。落地镜旁边就是巨大的衣橱和鞋柜,考虑到刚刚那个小民警说的,死者是一个明星,那这种陈设倒也没什么违和。
 
死者躺在客厅的地上,就面对着这一面落地镜,也不知道他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是不是会像亲眼看着镜子里的人迈向死亡。
 
田辛叹了口气,光是想象一下,都觉得这感觉不好受。
 
那小民警说得没错儿,光看现场这个样子,确实很大可能是他杀。死者身上肉眼可数的伤口就有七八道,看不出哪里是致命伤,但是从现场的血迹来看,似乎并没有到致死量,应该不会是失血过多而死。
 
“谁报的警?”大概看过现场,田辛也没什么必要留在现场了,现场的痕迹证据交给林准,尸体移交给法医申杨,没他什么事儿了。
 
“哦,是死者的助理,我们留着她呢,就在警车里。”民警赶紧带田辛下楼去找她。
 
田辛下楼,刚出来单元门,看到警队的人也都到齐了,该带的装备也都带齐了,就赶紧赶了他们去干活。
 
“诶,小刘,你留下,跟我去见报案人,做份笔录。”田辛逮了一个劳动力,心里稍稍轻松了些。田辛这人笔头子实在是不行,做个笔录要是自己写,保管除了他本人,没人能看得懂。要是过上个三五天,那是连他本人也不认得了。
 
报案人叫徐欣,是死者于彬的助理,田辛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在哭,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伤心,总之没缓过来。等到田辛耐下心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引导,才勉强理出思绪来。
 
徐欣说她早上来接死者赶通告的,敲了门没人答应就自己开门进去了,一进门就看到死者躺在地上,身上都是血,吓得她当时就报了警。
 
“你有死者房子的钥匙?”田辛打量徐欣,这姑娘年纪也不小了,大概三十岁出头,姿色也很一般,难道会跟这个明星有点儿什么关系?
 
徐欣听田辛这么问,立刻反应过来,赶紧摆摆手,解释说:“不是的,我之所以会有彬哥的钥匙是因为这房子是公司给他租的,因为于彬哥自己经常忘记带钥匙,就给了我备份的钥匙,万一他没带钥匙,都是叫我给他开门。”
 
“租的?这个房子不是他的?”
 
“是的。”徐欣点点头,“彬哥他虽然入行十年了,但是发展一直不温不火的,也就前一阵子有部戏反响不错,才有了人气,工作也开始多了起来。这边的房子价格那么贵,彬哥这些年的收入也是买不起的。但最近彬哥红了,有好些狗仔跟,公司才给彬哥在这儿租了房子。”
 
田辛点点头,的确,以这个小区的安保,防住狗仔还是可以的。
 
“那你知道死者最近有得罪过什么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希望多收藏~
挂了,重新发一下审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