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偶像行为勿上升粉丝 作者:鬼夷

字体:[ ]

 
文案:
     只对一个人幼稚的霸总攻(韩休)X只追求快乐的沙雕受(姜阳)
 
两位投胎小能手偶然失意联手打造综艺节目的顺风顺水路。
 
关于情感生活:
 
韩休内心独白:谁能想兜兜转转我最后喜欢上我小时候最讨厌的那个小霸王?
 
姜阳内心独白:谁能想都是富二代我终究是在钱的方面输给他,顺便把人也输了,唉,爸妈姐老姐夫能不能把咱家家底借我出去装逼一下啊?!!!
 
关于明星生活:
 
韩休粉:@韩休,这有人骂你,哥,你自己骂回去吧。
 
姜阳粉:阳妹,你好美,妈妈爱你!
 
修养(休阳)cp粉:结婚!结婚!过年!过年!
 
黑粉:一个靠爹一个靠干爹,呸!
 
姜阳韩休双手合十状:谢谢粉丝喜欢,最重要的是你们要开心。
 
正文四十章将完结,会有番外哦^+-+^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娱乐圈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阳韩休 ┃ 配角:可爱的粉丝们! ┃ 其它:社会人
 
==================
 
  ☆、第一章
 
  国内饮品界大佬乐可老板的宝贝女儿姜静姝与高科技公司新秀CEO俞敛在百双楼举行婚宴。
  穿着典雅白纱婚裙的姜静姝一手握着手捧花,一手挽着她爸爸的胳膊,由爸爸送她去她未来老公身边,台上气质超群男子温柔笑着看着她,伸出手朝向她。
  静姝静姝,静女其姝,人并不如其名。
  姜阳在坐在亲友席上看着自己亲姐姐嫁人拍拍手感慨。
  他感慨后有点疑惑,我老姐孩子不都三岁了吗?结婚又是什么鬼?
  新娘新郎交换了戒指甜蜜地接了个吻。
  这时,楼外炮声连天,流弹四射。
  婚宴大门打开那一刻,家中保镖负伤前来汇报前方情况。
  “少爷,恐怖分子来袭。”
  宾客听见外面炮火声吓得四窜,一时间原热热闹闹的婚宴早没人了。 
  “你们保护好他们,我去看看谁敢在老子地盘撒野?”姜阳他高科技大佬姐夫说着拿出腰间短/枪上了档,大步带着保镖冲了出去。
  我姐夫啥时候这么能耐了?这种事情不该是我老姐上吗?姜阳看见他姐夫帅气的背影摸了摸下巴简直不敢相信。
  他姐夫典型怕老婆,从姜阳认识他开始就没见过他姐夫发过一次脾气,在他们家不管谁错都是他姐夫的错。不吸烟,不喝酒,不夜不归家,不乱搞男女关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典型的好男人形象。
  好歹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大佬吧,咋在他老姐面前就怂成这个样子?
  于是在姜阳心目中他姐夫唯唯诺诺胆小怕事没主见的形象就这样根深蒂固了。
  姜阳这个夜生活丰富的小舅子作为一个男姓表示十分十分地看不起他姐夫,他姐夫无所谓,在他姐屁股后乐得屁颠,看不起就看不起,我有老婆你没有。
  “我那不叫怕老婆,叫宠老婆,宠你懂不懂?诶,你不懂,毕竟现在都还是个小处男。”他姐夫笑得一脸得意。
  一句话把姜阳给说憋了,处男咋啦?他那是找不到女朋友吗?他是不想,不想,找个女朋友整天磨磨唧唧事多死了,这个不行那个不让的,烦都烦死了,一点也不好玩。
  场景突然置换,此时,他们这方已经不敌恐怖分子的势力,姜阳也与其他人走散了,他来到了百双楼的另一栋了。
  百双楼是S市最有名的景点,两栋楼都高达四百米,二百米处由一道透明玻璃桥连着。
  “姜阳,快坐电梯去二十七楼,只有那里有活着的希望。”一个保镖扛着枪护了姜阳最后一程。
  姜阳慌忙摁开电梯,电梯里有几个妇女缩在一个角落里,看见有人上来了吓得抖成了筛子。
  “你们不用怕,我不是恐怖分子。”姜阳跑得嗓子辣疼辣疼的,现在还得去安抚一群妇人。
  “啊啊啊”那群妇人才不听呢闭着眼睛一阵乱叫。
  “我是今天新娘的弟弟啊,你们知道新娘在哪吗?”姜阳拉着她们中一人问道。
  “啊啊啊,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放过我们吧。”那群妇人依旧抱头尖叫,昔日颐指气使的贵妇们如今蓬头垢面的。
  姜阳彻底放弃了,双百楼的电梯都是半遮的,下面封闭上面透明,他半趴着透过玻璃看见对面那栋楼全被恐怖分子占领了,那方一人拿着望远镜朝这边看来,姜阳与他对视的时候缓缓蹲下了。
  这栋楼一层一层传来恐怖分子的脚步声,快了快了,马上这栋楼也要占领了。
  在十九层时,那群妇人突然不顾姜阳的好意非得下去,下去就下去吧,自己找死就不要怪别人不救命了。
  贵妇常态就是过于自信,不听别人话。
  电梯继续上升,姜阳隔着门板听见那群妇人被逮捕时尖叫的声音,他心慌地要跳出来了,只祈祷中途不要有人摁电梯,电梯停一秒,他就得死。
  好死不死,电梯停在了二十五楼,门裂开缝那一刻,姜阳死摁着电梯闭合键让它不要停。
  电梯继续上升时,姜阳一口气都不敢喘了,怕喘一口气之后就是死亡了。
  最后,电梯停在了二十七楼,姜阳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然后狂奔。
  二十七楼有一个闸门,扳下它可以阻碍其他楼层之间的来往,这样能减少损失。
  姜阳一秒都不敢停,他加速狂奔赶去了闸门,他正欣喜时,背后是清脆的皮靴敲击地面的声音。
  姜阳转过头,看见一人正拿着枪对着他脑门,上档开枪。
  嘭!子弹在空中进行着慢动作。
  他没看清那人,只知道个大致轮廓,工装裤加短皮靴,裸露在外的臂膀显得结实有力,头发向后扎着,没扎的碎发垂在了脖竟处,额头一缕头发随风动着。
  “啊!”姜阳身子动了下,手机被他一胳膊抡到地上,啪,屏幕烂了。
  “卧槽,这什么梦啊!”姜阳揉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卷毛捶打着脑袋。
  他平复了心情意识到自己没死时松了口气继续倒在了床上。
  “手机呢?”他伸手摸了摸床边枕边找不到手机了,这孩子跳了起来把被子掀起来找,最后感到有什么东西硌脚了,脚一踢,艹,手机。
  他捡起碎了屏的手机给他姐打了个电话。
  “老姐,我刚做了个梦,可奇怪了,我梦到有恐怖分子去你婚礼搞破坏,我去救你来着。你说你娃都三岁了你在我心中还是那个青春漂亮的大姐姐诶。”
  “阳阳啊,不行就回来吧。”他姐静静地听着他弟扯,过了会儿道。
  “姐,你这是在怀疑我的恒心和毅力。成不了一个歌手我是不会回去的。”姜阳一脸严肃地讲。
  “算了算了,反正干啥你都没干成个型,回来我们不笑你。”
  “姐,那啥看在我在梦里救你的份来着把我卡给我解冻呗。”
  “哼,臭小子,不可能的,咱爸妈说了,要么回家,要么流浪。你自己选的路,跪死了也要走完。”
  “姐,你真狠。”
  “我要真狠,你现在用的卡也给你冻结了。你还把以前给小宝的卡都偷走了。”
  “好姐姐,啊哈哈,提前拜个早年吧,再见。”姜阳听见他姐提到他唯一没有冻结的卡决定立刻结束与姜静姝女士的谈话以免惹到她最后的尊严都得没了。
  “活着活着,钱才是活着的关键啊,没钱才是活不了。”姜阳仰头看向天花板感叹。
  一个富二代如今竟沦落到偷小外甥的钱苟且偷生,关健那崽子钱比他的都多。
  小崽子的钱还是以前他富得流油时大方给的,如今竟要靠它为生了。
  卡里钱不过两千万,随便挥霍一下就没了啊,于是守着两千万的穷苦姜阳花钱时再也不敢大手大脚,十块钱以上的聚会绝不参加。
  要想不参加十元以上的聚会就得狠,他通知所有朋友在他成名之前不要联系他,他怕跑去玩几次钱就花完了。
  花一笔少一笔,不敢花!
  要么回家,要么流浪。怎么办,有点动摇了。
  姜阳瞥见自己鼓鼓的钱包内心摇摆不定。钱包虽鼓,一张一张卡跟废的没差了。
  不行,当时跟他爸妈下了死誓,说什么不成名不回家,现在回去太丢人了。
  姜阳苦恼烦心了一分钟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哈哈哈生活。
  他没心没肺的,任何难事不开心从不超过两分钟。烦心一天是过,开心一天也是过,他就不想那么多烦心事,本就没多少年能享受,哪还有那个闲工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矫情!
  他点开微博,刷新了主页看看自己关注的几个沙雕博主今天又发了啥沙雕段子沙雕视频。
  几个沙雕博主果真不负所望,一个一个的沙雕视频乐得姜阳眼睛湿润。
  姜阳看完错过的微博,又去热搜看了下。
  热搜第一爆了。
  请星辰娱乐公平对待姚凭乐爆
  请李莫放过姚凭乐爆
  姜阳对娱乐圈的事不太感兴趣,放以往他看都不看的,直接划过但是今天他必须得看看是什么事了。
  谁让姚凭乐的经纪人也是他的经纪人是他亲哥来着?
  李莫是娱乐圈唯一一个在他家里各位大佬都放话后还接受他的经纪人哥哥,从那以后李莫就是他亲哥。
  他进娱乐圈完全是个意外,他自己没梦想,又不想闲着就胡闹,他家里人在他闹了几年后决定要对他来个制裁,不然这小子就废了。
  当姜阳再一次胡闹着干营销号失败后,他决定当一个歌手,那是他翻开小学同学录他自己写下的梦想,当然现在的姜阳早就没这个愿望了,可他闲着没事干,心痒,就又开始一阵胡闹了。
  姜家二老以及管理大权的老姐和技术大佬老姐夫联合一气,给他两个选择:要么听从家里人安排规规矩矩上个班,到时候娶个媳妇生个孩子;要么滚出去流浪。
  姜阳脾气一上来,流浪就流浪,背着包和新买的吉他就滚了。毕竟不是个傻人,走的时候并没有和家里争吵时有骨气,自己偷偷把能带的能偷的卡全带上了。
  姜阳满怀希望地去面试了各大娱乐公司,尽量遮住自己的张狂在人事部面前显得谦虚低调些,并且时时刻刻关注着公司地面是否干净啊,以避免哪个傻帽领导故意搞乱卫生来测试他的人品。
  “小爷人品没得说。”姜阳心想,自己朝胸口上拍了几巴掌。
  等待姜阳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等通知吧,等通知什么意思,不就是不好意思我们没看上你吗!
  姜阳辗转多时终于一家大公司的经纪人同意签他了,那个人就是李莫。
  其实李莫签他是姜静姝女士的意思,姜阳他老姐觉得自己弟弟遭受一定的社会毒打后得给他点希望,然后让李莫冷着他逼他回家。
  热搜里,是姚凭乐粉丝和星辰娱乐闹了起来。
  起因是星辰娱乐给姚凭乐接了一个综艺节目,粉丝觉得那个综艺节目过于low,所谓的low不过是节目组根本在娱乐圈没姓名,一个不知名的小团队能搞出什么名堂啊,去参加简直是在浪费姚凭乐的颜值与才华。姚凭乐去参加的节目必须大制作,这个节目不能参加。
作者有话要说:  姜阳将会一直沙雕下去,相信我!
 
  ☆、第二章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酒席间杂乱的喧闹声。
  韩休糊里糊涂地当着新娘,他爸妈同男方爸妈正在说着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