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家里有鹅 作者:五军

字体:[ ]

 
  文案:
  江彦去跟帅哥约会,没想到遇到了暗恋多年的男神程以宽。
  后者要结婚了,高高兴兴给江彦发了请帖。
  江彦心里难过,打算借酒浇愁。谁想到一瓶酒下去,愁还在,人没了……
  ——他魂穿成了一只大白鹅。
  还是程以宽他未婚妻养的!
  江彦的日常:每天都在看男神准备婚礼
  ……是爷们就绝食
  ……有点饿,还是不绝了
  程以宽的日常:被鹅拧了……
  ……等忙完早点炖了
  ……算了,越看越可爱,还是养着吧
  【剧透排雷:攻是形婚,和名义上的妻子是各有所爱,协议婚姻,只有婚礼没有证】
  【番外放微博,作者ID,大写的呆毛】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彦,程以宽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江彦去跟帅哥约会,没想到遇到了暗恋多年的男神程以宽。后者要结婚了,高高兴兴给江彦发了请帖。江彦心里难过,打算借酒浇愁。谁想到一瓶酒下去,愁还在,人没了——他魂穿成了一只大白鹅,还是程以宽他未婚妻养的!
  本文总体风格幽默搞笑,攻跟未婚妻是协议结婚,实际各有所爱,受变动物的部分搞笑有趣,鹅子的形象十分鲜活,总体行文流畅,值得一看。
 
 
第1章 
  早上九点,江彦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头晕脑涨,神志不清。
  枕头下的手机嗡嗡直响,江彦闭着眼按开,就听张远帆在那边喊:“彦彦,我给你发的信息看到了吗?你要不方便的话没事,我这也不着急……”
  江彦迷糊了半天,一直听到后半截,才渐渐清醒过来。
  “什么信息?我昨天加班没看手机。”江彦慢吞吞下床,拿着手机出去找吃的。冰箱里只剩了几盒辣酱和腐乳,以及一块没开封就过期的黄油。面包和方便面早已经消耗完了。他关上冰箱,去厨房置物架上看,挂面也没了。
  “怎么又加班?”张远帆震惊道,“老余疯了吗让你天天熬夜。”
  “新项目时间紧,老余最近也不在公司。”
  江彦笑了笑,点开手机翻到张远帆的微信上,看到了他的留言。
  “你要用钱啊?”江彦问,“多少?”
  “看你方便吧,”张远帆有些不好意思,咳了一声,“就是哄何青高兴,回头等结完婚,我再跟她招认。”
  张远帆跟他女朋友谈了三年,今年终于要结婚了,两边家长却为了礼金打了起来。张家父母不想给,何青爸妈非得要。
  江彦也知道他家的情况,诧异道:“早知道今年结婚,你上个月着急买什么车?那三十多万办婚礼多好。”
  “别提了,这事儿都不敢跟何青说。”张远帆叹了口气,道,“我妈那天跟我说,催我买车就是因为这时候买属于婚前财产。她觉得何青家是农村的,还有个不争气的弟弟,以后肯定要拖累我。我说再闹下去我这婚就结不成了,结果老太太说结不成正好,她看中一个小姑娘,想让我们认识呢。”
  江彦:“……”
  “那我给你多少,”江彦问,“十万够不够?”
  “够了够了!用不了,”张远帆忙道,“五万就行,我自己还有点。等办完婚礼我就从礼金里给你。”
  “结婚用钱的地方多,你别到时候又不凑手,办得紧巴巴的。”江彦道,“礼金你也别乱动了,结个婚还欠外债,你让何青怎么想。我这钱反正不急用,等你以后攒出私房钱来再给我就行。”
  张远帆“哎”了一声,仍不放心:“你自己手头有零用的吗?”
  “有,”江彦看了眼手机,“公司马上发工资了,我这个月奖金不少。”
  江彦这话不是吹牛,上个月他的直属领导老余被借调去了国外的项目组,他们组现在就靠他挑大梁了。虽然美术外包的工作工资不怎么高,但他们公司规模不错,项目也多,杂七杂八的加起来,江彦这月奖金能有一万多。
  他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平时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攒钱的确比别人容易。
  张远帆在那边道了谢,临了挂电话,又想起来提醒江彦别忘了去面基——何青有个前同事跟江彦一样的姓取向,而且人长得帅,能力也强,还跟江彦一样都是单身。小两口琢磨着给江彦撮合一下,于是约了几次见面时间。
  那人态度倒是很好,就是江彦一直加班没空,微信加了后一直在约时间,拖来拖去,拖到了今天晚上。
  江彦笑着应了一声,挂掉电话想了想,又回去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出门去上班。
  他家离公司有些远,从城东到城西,每天在路上差不多要花一个多小时。江彦背着包进了地铁,刚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听手机“叮”的一声。
  微信上同时传来两条新信息。
  一条是张远帆发的,上面是一张夜景照片,高个男士靠在过街天桥的栏杆上,路灯的光线正好直射过去,在他身后产生浓重的阴影。照片的背景是天空的深蓝和城市的圆形光斑。
  男人很帅,回头的表情像是诧异,看来是抓拍。
  江彦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又退出来点另一条。
  公司群里,行政刚发了通知:【@所有人  十点半会议室开会,美术部门的都必须到场,不允许请假。】
  江彦:“……”
  他们公司每周都有例会,但是一般是在周四,今天才周三,不知道为什么提前了。
  这样一来早餐肯定没法吃了,江彦忙在下一个站点下车,打了个出租走高架过去,等一路跑到公司门口,正好十点半。
  其他同事都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了。
  同组的Rimon看他过来,悄悄扯了下他的衣服,压低声问:“彦哥,你昨天几点回去的?”
  “三点多,”江彦扭头看他,“怎么了?”
  “出事了,”Rimon道,“老余以前的项目出了问题,现在公司的领导都疯了……”
  江彦愣住,难以置信地瞪着他。
  Rimon显然也是才听说,绷着脸小声说:“我也是才听说的……老余这次项目做完应该要升总监了。结果昨天,他原来的项目突然出了事,现在公司暂停他的工作,让他立刻回国了。”
  老余是公司的主美之一,也是张远帆的朋友。去年就是因为这层关系,江彦才答应来这边工作。这一年来他们组的大部分工作,尤其是几个大项目,都是老余跟江彦一块儿完成的。
  现在老余竟然出事了?
  他一个画画的能出什么事?
  “消息确定吗?”江彦心里茫然,又止不住地震惊,问Rimon,“哪个项目有问题,你有没有信儿?”
  Rimon摇头:“不知道,昨天才传出来,说老余这次要完……估计开完会就知道了。”
  会议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
  江彦抬头见公司的几位领导都进来了,只得转身坐好,脑子里却一团乱——他们做美术外包的,说到底就是按照客户的需求来画画,这个既不涉及安全生产,项目完成甲方验收通过后也不存在售后麻烦,顶多有些小的调整和修改。所以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能让老余把工作都丢了?
  江彦努力回想分析最近做过的项目,可是左思右想,半天也找不出头绪。
  会议桌上的各位领导倒是依旧在那儿侃侃而谈,内容跟上周的会议大同小异,无非是年底将至,鼓励大家再冲一把业绩,拿个好的年终奖。直到最后,老板突然抬了抬手,宣布以后由谭平担任公司的艺术总监和主美。
  江彦心里咯噔一下,跟Rimon对视一眼,心道这下坏了。
  谭平是他们老板之前从外面挖来的狠角儿,一直跟老余竞争艺术总监的位置。老板为了显得公平,于是让他们俩人各带一组,接项目拿奖金全凭各人本事。
  老余这人画功了得,项目经验丰富。谭平国企出身,擅长搞关系拉业务。
  双方斗法半年,老余一直被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直到后来他把江彦拉来公司,形势才有了逆转。
  江彦这人年纪轻,长得帅,简历上工作经验一片空白。入职之前自我定位是原画组的花瓶和门面,入职之后却突然发疯,跟触手狂魔一样疯狂出图。商务组出去谈业务,为了抢单子,吹牛逼把项目时间砍去一小半,公司没人愿意接单,也都是江彦解决烂摊子。
  一来二去,老余这边接的项目越来越多,年中总结时他们还反超了谭平那组一大段。
  谭平对此自然心有不甘,几次暗示江彦换组,江彦都没理。谭平又找他麻烦,也被老余给挡了回去。
  现在老余突然失势,江彦想也知道自己的好日子恐怕要到头了。
  会议在谭平激情的任职演讲中结束。
  江彦跟着别人一块儿往外走,刚坐下还没开机,果然见有人过来找他:“彦哥,谭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江彦只得放下东西,先跟那人过去。
  等他进了办公室,才发现副总和商务经理也在。
  谭平在新办公桌的后面,脸上难掩得色。
  “小江啊,坐。”谭平指了指对面的椅子,“今天叫你来,是有点事想问问。”
  “谭总。”江彦坐下,笑了笑,“您想问什么?”
  “也没什么,你这个个人简历有点问题。”谭平翻开了一个文件夹,用手指在上面点了点,“工作经验这一栏,你为什么不填?”
  “我之前的确没在其他公司工作过。”江彦道,“这一栏没有内容可以填。”
  他知道谭平说他简历造假不是一两次了,以前都有老余护着,所以没什么事。现在老余刚出事,这人就迫不及待了。
  谭平果然一脸惋惜的表情,盯着他摇了摇头:“你知道简历造假会有什么后果吗?轻则解除劳动合同,重则赔偿公司损失,追究你的民事责任。”
  他说完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副总一眼。
  副总在一旁帮腔,“谭总说的对,小江你简单介绍下也行,但是不能完全隐瞒啊,这样不对。”
  江彦简直要被气笑了。这种被屎盆子扣一头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体验,简直想当场翻脸。
  “谭总,我想知道这次是例行询问,还是只针对我个人的。”江彦摇摇头,道,“如果是针对我个人的,也麻烦您先拿出证据,证明我曾在其他公司就职过。否则这种责问我不接受。”
  “我们的怀疑有依据,”谭平冷笑,“你的画功一看就不是才毕业的学生,而且必定有过丰富的商稿经验。公司愿意找你谈话,也是出于对你的信任。”
  “那我怀疑谭总故意针对我进行毫无理由的质疑和污蔑,”江彦往后靠回椅背,冷声道,“当然我愿意当面问你,也是出于对总监的信任,谭总你现在给我做个表率,先好好解释解释,可以吗?”
  谭平一愣,反应了两遍才明白他在说什么
  办公室内气氛有些尴尬。
  商务经理一向喜欢江彦,这会儿忙出来打圆场:“谭总,简历的事情你就是例行询问一下,你问过了,江彦也回答了,这样就行了。”
  谭平沉着脸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江彦,叫你过来是有件重要的事。”商务经理隐隐叹了口气,对江彦道,“英雄城项目的二期原画被人泄露,而泄露的那部分正好是你跟老余负责的。这事,你知道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