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六零年代白眼狼 作者:摩卡滋味(上)

字体:[ ]

 
  文案
  十里八村著名二流子曹富贵,下黑手从老孙家拖油瓶的手上抢了个玉扳指。从此,报应来了。
  他夜夜噩梦,梦里是个狠辣的男人,干出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
  几个月后,村里人愕然听说,曹富贵收留了因为偷吃粮食、放火烧家,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老孙家拖油瓶。
  啧啧!白眼狼也敢养,这是嫌命太长了。
  几十年后,华国首富的家属偶尔被记者拍到,上了电视。
  看着富贵无边、儒雅英俊的中年男子,村里老一辈惊得假牙都掉了——这不是二流子曹富贵吗?!
  他们哪里知道曹大爷富贵日子背后的苦水,那是哗哗往肚里流哇!
  -----
  “听说你今天又没好好健身?先把补汤喝了,再罚五十个俯卧撑……”
  含辛茹苦养大的白眼狼铁石心肠,黑心辣手,一把拉过腿软泪汪汪的曹富贵
  内容标签: 年下 随身空间 爽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富贵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富贵
  1959年冬
  十二月的天阴冷干涩,黄林村村头的几株老柳树枝梢光秃秃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破旧的风水庙前,一对高大的银杏树也只剩干枯的枝桠,白果子早让村民捡得精光,庙后几棵老柿子树,别说果子,连叶子都光了。
  王柳枝揣着碗筷,夹着眼皮撩了一眼干瘪的树梢,连叹气都懒得叹了,她按了按自己饿得火烧火燎的肚皮,闷着头往村西的大食堂赶,怀里揣了五块薄薄的,两指头宽的番薯干。
  自家男人干了一上午的地头活,一个正当年、挑大梁干重活的农家汉子,肚里又没油水,一顿吃个一斤粮也才勉强算饱,就大食堂里如今的定量份额,一人一餐才四两粗粮,顶什么用?就连她家那个重活不沾,轻活不干的大侄子都嫌不够吃。
  呸呸呸!怎么念叨起家里这尊瘟神来了。
  王柳枝暗自啐了一口,提起步子往前迈,就见前头几个半大小子叫嚷着“开饭了,开饭了!”台风卷似的呼啸过去,冲入当食堂的那排屋子,跑在最前边的不正是她家那位身娇体弱的小白脸大侄子——曹富贵?
  “啧啧!富贵翻年都有十六了吧?这小模样倒是俊的,书不读了,你婆婆还不让他出工?”李映秀紧跟在王柳枝身后,她腿短身矮,步子却迈得快,粗筒的裤子楞是能被她扭出花来。
  王柳枝干笑一声,含糊道:“呵呵,富贵身子弱,前两天还发热头晕的,她奶说再养养,不然他这细胳膊细腿的,上工也就只能当个半劳力,还怕累伤了身体。”
  她家这大侄子从小失了父母,被他奶娇惯,祖辈八代的十足贫农窝里偏偏养出个细皮嫩肉、懒筋抽骨的娇少爷来,真是不知道怎么说。
  早两年婆婆还出钱供着他到乡里的私塾去念书,还没念半年,让政府送去了新成立的小学校,好歹混了个高小文凭,打死都不肯再上初中,借着身体弱的名头也不上工,就跟在一帮混混屁股后头瞎晃荡,好吃懒做,偷鸡撵狗的,倒成了十里八乡都出名的二流子。
  “哼!他要是身子弱,还能带人翻墙偷了我家的大芦花?”
  周晓岚匆匆路过她俩,听到王柳枝这句口不应心的话,猛地一拧头,忿忿骂道。她梳了两条麻花辫子,头发却有些枯黄干涩,脸上也是干瘦发黄,这么一横声,原本挺精细的五官也显得格外严厉。
  “捉女干捉双,拿贼拿赃!你这话我可不敢替我们家富贵认下,又没见着他偷,也没见到半根鸡毛,你家这丢了只鸡都怪到他头上,赶明儿走丢个人,是不是还要报公安把富贵给捉去啊?”
  王柳枝眼一横,说话也硬气,不管是不是富贵干的,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屎盘子扣他老曹家脑门上。
  “不是他还能有谁?我家大黄见了这二流子就哑声,他和那帮混混前两日在村头晃,满嘴油光,看到我眼发虚,不是吃了我家大芦花还能是……”周晓岚恨声不已,实在是没实据,要不然早告了治保主任严伯,把人捆了上公社评理去。
  话音没落,咣咣咣!一阵锣声惊起,几个女人都停下口,转头往食堂那头看去。
  大食堂门口生产队长石河生冷着张胡子拉茬的方脸,一边敲锣一边喊:“注意了,注意了!明天开始大食堂暂停,各家吃完饭去小队部把剩下的口粮分分,各自回家开伙。今天就是最后一餐啊!”
  大伙一惊,纷纷急慌慌地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问:“队长,好好的食堂咋不办了?我家锅都砸了支援国家炼钢铁,口粮都交食堂,现在你倒说不办食堂了,这,这让我们一家怎么自己做吃的啊?”
  “队长,口粮还有多少剩?怎么分啊!”
  “哎哎,让让,让让,队,队长,这就不,不办,办大……”
  “割舌头,你就别瞎凑热闹了!你还欠队里账呢!分什么口粮……”
  “都别吵!”石队长牛眼一瞪,脸黑得能滴出墨来,一声大吼:“吵X娘啊!先暂时停办,有余粮了再办。上头政策都说,要灵活机,机那啥!都赶紧的,吃了去分粮分柴草,各自回屋做饭。没锅就去买,去借,几家拼拼!老孙子,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人群哄一下散开,有急姓的撒开腿冲进食堂,盛了自己的饭食就往小队部跑,想看看自己还能分上多少粮。
  王柳枝心一沉,脚步也加紧了,她倒是不急着去抢着分粮,反正队会计施忠国这个账房先生算盘拨得滴落响,少不了队员的粮,也不会让你多拿一根草,去早去晚也没差什么。
  看来这大食堂是办不下去了。
  其实,这事也早有征兆,从去年年尾大食堂开办一直吃到今年年中,那叫一个胡吃海塞的,反正都是吃集体的,吃少一口都是亏自己。主席都说“忙时吃干,闲时吃稀,不忙不闲时半干半稀。”这倒好,忙不忙的都往死里撑着吃干的,寅吃卯粮,能不吃亏空?
  今年双抢时节,大食堂里也没做多少干饭,还兑了多半番薯、碎玉米,弄上几片肉糊弄,这要不是粮不够了,能这样?
  王柳枝走进食堂,目光四扫,一下子就看见了混身汗湿,卷着裤腿一脚泥的自家男人曹庆贤。
  “庆贤,庆贤!这里!”王柳枝边喊着招手,看男人走了过来,连忙走到饭桶前排队打饭。
  桶里也就剩个底,半稀半干的粥里大半是烂黄或是有些发黑的番薯块。
  王柳枝忙把自已的大海碗递上,让云海娘给添满。粥里的料爱沉底,上边的清汤光水,下边厚实顶饱。
  “婶儿,你这手稳当,底里再捞两记,也给我再添点呗?”曹富贵从自家二叔身后探出头来,笑嘻嘻地冲着云海娘说。
  他眉眼长得俊俏,薄唇挺鼻,一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就算身上衣服又破又旧,补丁摞补丁的,可看起来就不像庄稼人。再看看旁边他叔曹庆贤,阔口细眼大鼻头,曹富贵和他比起来,当叔的像是长工,做侄子的倒像是个戏文里的白面书生,就是长得没半分像老曹家的种。
  云海娘白了他一眼,虽然看不惯他那惫懒好享用的姓子,但那小嘴甜的,脸又俊,实在板不下脸来说他。
  大勺子重重在桶底里搅了几下,捞起几勺给曹家两个没吃过的添满,又刮了点粥底给曹富贵,她没好气地说:“手稳不稳的,明朝也不用给你们分了,自家都吃自个的去!”
  曹富贵笑着应了,捧了他那碗粥底子,抬头和自家婶子招呼声,自顾自的就到一边桌上吃开了,根本没看王柳枝那张愁云密布的脸。至于说分粮不分粮的,也和他没关系,他又不上工,没工分赚,那点口粮交到食堂里,还不够他这大半年吃的多,哪里还有得剩?
  一口气把丁点粥底子吞了,曹富贵摸摸瘪瘪的肚子,里头就是个水饱,晃一晃都能咣当咣当作响。
  他过年就十六了,正是半大拔身子的岁数。老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他老子是老早躺地下了,这些年要不是奶奶精打细算把他拉拔大,哪里能活得这么逍遥快活,尤其这大半年吃大食堂的,那是肚儿饱圆,个子蹭蹭长。
  可惜好景没能长啊!
  曹富贵斜眯着眼往四周觑,想瞧瞧谁碗里还有得多,能不能顺点嘴,没成想周围坐的村民都跟防狼似的,几口把自己的粥饭吞了,迈腿就走。
  “哼!稀罕。”
  曹富贵悻悻转头,悄悄伸指头,把自己碗沿流出的一点粥水不动声色地刮起,飞快地抿入嘴里,他可是体面人,怎么能和栓子他们似的舔碗?
  吃净了碗里的粥,曹富贵叹了口气,懒洋洋地捧起自己的碗筷往外走,两三天没回屋头了,再不回去,奶奶要拧耳朵了。
  黄林村坐落在山坳里,一条丫字形的碎金溪穿村而过,老曹家祖辈据说也是名人雅士,带着族人仆从逃到山窝里避难,一避就是几百载。老曹家在村里也算是大族,人丁兴旺,虽说沧海桑田,大家族也渐渐败落成贫农,如今是新社会了,这赤贫几代成了根正苗红的无产阶级,走到哪儿都挺得直脊梁。
  人多自然势就众,姓曹的在生产队里嗓子都能比旁人粗几分,没看连小队支书都是曹家三大爷曹伟岩么。
  队支书曹伟岩和老曹家没出五服,论起亲来还是同一支的嫡脉,这年头不敢讲究这些,但多少也会顾着些老曹家的人,要不然像曹富贵这种游手好闲的小子还能这么快活?
  曹富贵家在碎金溪丫字叉的南坳,曹支书家就在溪中段的南边,走溪南是能近点,可万一碰到三大爷,那拧着眉头苦大仇深的唠叨劲……曹富贵打了个寒战,宁愿多走点路,从溪北边走,再绕过“丫”字叉上的木桥倒走几步回家。
  肚子里没货,身上也就没力,曹富贵悠哉悠哉晃荡,踩着脚下的青石板路绕溪北走,没走几步就见着一只瘦骨嶙峋的黄土狗趴在道边,他眼睛顿时一亮,脚下加快几步,嘴角都咧到了耳根,啧啧!这不是老周家的大黄么,几天不见倒是又瘦了点,哎呀,再瘦下去这啃骨头都唆不出味了。
  “曹富贵,你做啥?”周晓岚气喘吁吁地从后头跑过来,瞪着他严正喝道。
  “我能做啥?这不是和大黄亲近亲近么,看这饿得多可怜。”曹富贵悄悄咽下口水,悻悻扯出笑来。
  大黄警惕地呜咽一声,麻溜地缩到主人身后去了。
  “不劳你费心!”周晓岚瞪大眼,一个字都没信。
  “哧,好心当作~驴那个肝肺呀~”曹富贵斜眼睃了一下大黄,遗憾地开腔亮嗓,那叫一个字正腔圆,情深感沛。顶着背后像麦芒似的目光,摇摇头,晃悠晃悠往家回。
 
 
第2章 抢
  曹富贵正踢踏着破鞋子从青石板阶往村东头走,冷不丁的从路边半人高,长满青苔的碎石墙后蹿出个人来,冲着他招呼:“富贵,富贵!瞎看啥,这儿呢!”
  曹富贵被他吓得一惊,心扑腾扑腾一阵乱跳,定睛一看,特么这标准的贼眉鼠眼外加大鼻涕泡子,不是六旦这老孙子还能是谁?他没好气地一瞪眼,忙四下一打量,幸好周晓岚已经拉着她家大黄脚步匆匆地走远了。
  他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溜到六旦身边,小声骂道:“你嬷嬷个腿!风声正紧呢,知不知道?周晓岚这几天盯我盯得眼珠都要长钩子了,让她看到你又要闹一通。”
  六旦一眯眼,缩了脖子嘿嘿一阵笑,满不在乎地拿油亮发黑的袖子一蹭鼻涕,嗡声嗡气地说:“一个小娘你怕她作甚?那晚上阿拉捉鸡又没和她照着面,她能说个屁?有本事把阿爷我的卵子咬了去?!嘿嘿嘿……”
  “我艹,你倒是有本事,有本事你去严杀头面前喊两句?”曹富贵很是鄙夷。
  黄林村的治保主任严和平当年是游击队出身,可惜后来伤了腿没能跟着主力部队正式参军,解放后回乡当了大队的治保主任。他眼里容不得一粒砂子,最恨小偷小摸和不务正业不劳动的懒汉二流子,用他的话来说:“这种废物点心枪毙都嫌浪费子弹,统统该杀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