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痞极泰来+番外 作者:胖大海有鱼

字体:[ ]

 
文案:
     刘正泰这个小警察最近过的不顺心,一个警校毕业的尖子生,因为家里的关系频频被调职,每次调职都能碰见同一个王楚这个黑帮老大,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呢。王楚最近过的也不顺心,三番两次的被同一个小警察检查,关键是小警察模样儿不错,每次见到他自己就浑身燥热。两个不顺心的人最后能不能否极泰来呢。 
==================
 
  ☆、第一章  奇怪的目光
 
  刘正泰上任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打黄扫非,连着一个多月,他夜夜出入声色场所,这让他分外反感。今天,他和李子宇一行人来到了本市最大的私人会所,金台。
  刘正泰看着金台奢华的装修风格,狠狠地吸了口烟,随后把烟摔在地上。
  “走。”撂下一句话,就向大门走去。
  “唉,哥们儿,慢着。”李子宇一把拉住刘正泰,顺便用眼神警告了另外几个要跟刘正泰走的愣头青不要冲动。
  “怎么了?”刘正泰被一把拉回来,有点儿不爽。
  “冲动是魔鬼啊,你们知道这个金台是什么地方啊,就敢往里闯?”李子宇环视一圈。
  “什么来路啊,宇子?”大海看李子宇这么神秘兮兮的也好奇起来。
  “有话快说。”刘正泰甩开李子宇的手,侧目看着李子宇。
  “据说能进金台的,不是腰缠万贯的商界大亨,就是有权有势的高官。里面的都是狠角色,咱们哪个也惹不起啊。”李子宇也没继续卖关子,直接说了他的顾虑。
  这伙人都是刚从警校毕业的学生,在李子宇说完之后,一片寂静,谁也没个主意。
  “那,咱就不查啦?”大海看没人吱声儿,小声问了问李子宇。
  “你说咱们把哪个抓了,到时候人家也是到所里坐一下,喝口茶就出来了,有什么意思啊。”李子宇点了根烟。
  “啰嗦。”刘正泰抬腿就向金台走去。
  剩下的人看看刘正泰,看看李子宇,一时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
  李子宇没想到刘正泰把他刚刚说的话权当耳旁风了,吐了个烟圈,转头对愣着的一帮人说:“看我干嘛呀,看着点儿他啊!”
  这帮人如梦初醒似的赶紧追上刘正泰。
  “真操蛋!”李子宇把烟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两脚,随后也朝金台大门走去。
  一行人刚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下来了,只好拿出检查证,保安看到之后也没加阻拦,做了个请的手势,放他们进去了。
  进到金台之后,也没有负责人接待他们,好像查不查都无所谓一样,这让所有人心里都对这次的任务有点担心。
  刘正泰心里虽然也没底,但是很快就梳理好了思绪,开始了他今天的工作。
  他像每一次的检查一样,打开包厢,出示证件,一丝不苟的执行一个警察该做的任务。
  看到他这样,剩下的人也不好意思杵着,都开始了检查。
  “有意思。”李子宇轻笑一声,走到刘正泰旁边,和他一组进行检查。
  查了几个包厢后,刘正泰和李子宇来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包厢,这个包厢装饰虽然简单低调,但是分外奢华,一看就与众不同。
  两人对了对眼神,推门而入。
  “例行检查。”
  话声刚落,一片寂静。
  刘正泰这才发现,包厢里一水儿的男人,桌子上零星的放了些酒水,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查的,可他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直到他对上一道探索的目光。
  王楚看着面前这个人,上下打量着。
  合体的制服包裹着高挑的身材,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一点眉毛,眉毛下面是一双狭长的眼睛和英挺的鼻梁,薄唇微张,就算被自己盯着,表情依然波澜不惊,一身正气。
  刘正泰迎着王楚的目光毫不胆怯,也迅速的扫了一眼王楚。
  黑衣男子卧在沙发里,紧紧的盯着自己,他的目光让人很难受,好像要看透自己似的。虽然有很多人在场,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来谁才是这里的主角。
  棱角分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冷峻,让人不寒而栗。一袭黑衣将他健硕的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领口微张,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不得不说,他的存在让在场的所有男人都黯然失色。
  刘正泰收回目光,打算上前查看,却被李子宇拉住了。
  “正泰,走吧。”
  话音刚落,一片嘘声。
  “还真是正太啊,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帅的警察,陪我们喝点儿啊。”一个陪酒的男公关搭腔道。
  王楚也没表态,端着酒,默默的欣赏着那小警察恼怒的样子,越看越觉得,这小模样儿真是太讨喜了。
  李子宇看见刘正泰阴冷的表情,也有点不自在,刚才自己一时着急,忘了刘正泰最讨厌别人叫他全名,平时大家都叫他刘正。
  正尴尬着,突然会所的经理进到了包厢。
  “哎呦,楚哥,你看,我这是一时疏忽,没想到他们能查到这儿来,没扫了您的兴吧?”来人直接无视了刘正泰二人,直奔王楚。
  “挺好的,还能看到正太警官。”王楚一挑眉,戏谑十足。
  “那就好,那就好。”王楚的一席话让他一头雾水,不过看对方的心情似乎没受影响,也就放心了,这才转身理会刘正泰二人。
  “二位警官,可否查到什么,如果没有,就不要打扰我们的客人了。”
  “好,打扰了。”李子宇拉着刘正泰就往外走。
  刘正泰甩开李子宇的手,径直走了出去。
  一队人马不一会儿就在大厅聚齐了,一晚上逮捕了三男五女,也算是没白来一趟。
  会警局的路上,刘正泰一直默默无言,李子宇也看向窗外,车上的人都感觉到了二人之间的气氛不对,也就不敢聒噪了。
  “我看这帮人被逮了,也不着急不着慌的,估计也关不了几天就得出来。”大海实在忍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忍不住说了一句。
  “对啊,我跟你说……”立马有人搭腔。
  其他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刚才检查的事情,气氛也没有那么低沉了。
  李子宇知道刘正泰现在心情不好,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得找个机会跟他解释一下。
 
  ☆、第二章 躁动的心
 
  回到警局后,刘正泰倚在门口的柱子抽烟,李子宇走过去,与他并肩而立。
  “刘正。”李子宇也点了根烟。
  刘正泰没应。
  “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儿特怂。”李子宇转头看向刘正泰。
  “你想多了。”刘正泰转身想走。
  “今天那个人,是王楚。”李子宇也没拦他,自顾自的说道。
  刘正泰脚步一顿,他之前听会所经理叫那人楚哥就猜到一点,没想到还真的是。
  知道刘正泰没走,李子宇就继续说了下去。
  “王楚你知道吧,别说咱们俩了,就是局长,不也得给他点儿面子吗,而且我,我跟他也是有点渊源的,所以……”
  王楚在本市无人不知,他所领导的黑风会是本市最大的帮会,帮会里面等级森严,能人奇多,势力范围涉及到商界,政治界。虽然是黑帮,但是由于教条众多,管理严谨,人们对黑风会多为正面评论,对王楚更多的则是敬畏。
  “我知道了。”刘正转身走了。
  李子宇也没看李子宇,只顾着抽烟,夜色之下,只剩微风。
  刘正泰二人走后,王楚坐在沙发上独自喝着酒,脑子里想的全是刚才小警察愠怒脸红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
  看见王楚笑了,伏在他身上的男公关大着胆子顺着王楚的腿往上摸,就快摸到那巨物时,手突然被捏住了。
  “哎呦。”男公关疼的叫出了声儿,抬头用委屈的眼眸望向王楚,没想到对上了一双冷漠的双眼,吓得赶紧从王楚身上爬起来。
  王楚被闹得兴致全无,拾起桌子上的车钥匙抬腿就走了,也不管剩下一屋子大眼瞪小眼的人。
  走出金台,夜风袭来,吹散了一身的污秽,顿觉浑身都清爽了很多,今天他没喝几杯,但总觉得浑身燥热,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某个人。
  王楚没有开车,就顺着马路牙子一直走着。过了一会儿,身后有喇叭声响起,他知道梁然开车追上了他。
  梁然其人,是本市有名企业家梁博的第二个儿子,不是长子的梁然,从小过的就是公子哥的生活,年少轻狂的时候也没少给梁博找事儿。梁博就直接把他扔给王楚,希望他在王楚身边能老实点儿。
  梁然跟了王楚六年,对王楚的习性也算是摸透了,看他的背影就知道现在他的心情不好,也没催他,就默默的跟着。
  王楚走了一会儿,感觉舒服了好多,转身上了车。
  “听说今天有人查你。”梁然看王楚心情好了,就开始拿他打趣。
  “嗯。”王楚刚刚下去的燥热在想起刘正泰那张俊脸之后又开始不安分,只能把车窗打开任由夜风吹拂自己。
  “你被查一次也是挺少见的,没事儿吧。”梁然自然是知道王楚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他还是觉得这事儿稀奇。
  “我一没叫小姐,二没吸粉儿,他能查我什么。”王楚今天难得对梁然很耐心,不知不觉就回答了这么蠢的问题。
  “是是是,您是没叫小姐,他们要是知道那一屋子男的就是你叫的‘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后悔没把你带走啊。”梁然看王楚今天还挺爱搭理自己,说话就有点儿没边儿。
  “能把我带走也是他们的本事了。”王楚的性取向在圈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那倒是,不过已经查到你头上了,想必陈局哪也该疏通疏通了吧。”
  “嗯,你去办吧。”王楚合着眼靠在后座上。
  梁然看王楚没有继续聊的意愿,便不再说话,稳稳的开着车,六年的时间已经能让一个纨绔子弟成长为王楚可以信赖的心腹。
 
  ☆、第三章 小假期
 
  打黄扫非的任务完成后,全组人员放假三天,刘正泰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却高兴不起来,自己要怎么回家面对老妈呢。
  刘正泰的爷爷刘恒是退休的警局局长,他在位期间,破了很多有名的案子。虎父无犬子,刘正泰的父亲刘轩也是一名警察,警校的尖子,多次放弃升职的机会,始终工作在一线。在刘正泰15岁那年,刘轩因公牺牲,刘正泰的母亲赵瑜便坚绝不让刘正泰走上他爸爸的路。
  当初在报考警校的时候,刘正泰就瞒着赵瑜,被发现后,赵瑜气的一度住进了医院。刘正泰最后跟赵瑜表了态,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当警察。赵瑜只好妥协,当警察可以,但是职位必须是她安排的。
  刘恒自己虽然是铁骨铮铮,但毕竟也是个迟暮的老人了,在这件事上,他也不希望刘家的独苗出点儿什么差池。于是,刘正泰莫名其妙的从特警的选拔中落选了,只能到赵瑜安排的警局里当了一名普通警察。
  刘正泰回到家,发现赵瑜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于是洗好手,坐在饭桌前等赵瑜训话。自从刘正泰进了警局,只要回家吃饭,赵瑜一定会在饭前训上一顿话,内容可概括为:无非就是当警察苦,要么就是当警察危险,或者是当警察婚姻有危机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刘正泰深知赵瑜是为了自己好,所以每次都是闷头儿听着。
  “儿子,你知道吗,这当警察的好几天都不能洗澡呢。”赵瑜一边给刘正泰夹菜一边好心的提醒道,她知道刘正泰有洁癖,一天不洗澡都难受。
  “恩,在警校的时候早体验过了。”刘正泰眼皮都没抬一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