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刺猬与虎+番外 作者:游目

字体:[ ]

  简介
  主角:杨棠x贺新春
  配角:贺新凉 何愁 吴惧 胖子
  梗概:混时间读高中的杨棠与班上学霸贺新春擦出的爱情fo花
  杨棠在班上遇到一位学霸,这个学霸成绩好,长得也好。就是跟个刺猬似的,时不时要扎他一下。他起了逗弄的心思,一心想着用蜜糖把那人一身刺给软化了,没想到这一软化就是八年。 小甜饼,从校园到工作。
  我真的不会写文案
  不会虐的 都是小甜饼 从校园写到之后工作
  雷:前期互攻 后期主杨攻
 
 
第1章 
  “棠哥,你几班啊?”
  杨棠眯着眼往那贴着纸张的黑板上瞅去,回话说:“一班。”
  说完那胖子骂了一句,凑上前来说:“我七班,我靠——”
  “七班挺好的,一楼,省事儿。”
  杨棠说着往后退了一步,准备往班级里走,自己后背没长眼睛,不小心踩着一人。
  那人刘海遮着眼睛,还带了啤酒盖大的眼镜,被杨棠那一米八的大个儿踩着也不喊疼,皱了皱眉后看了眼自己擦得泛白的鞋面上那黑漆漆的鞋印。他个子也不矮,就是瘦得厉害,被杨棠盯着看后,像是遮掩什么似的拨弄了一下刘海,随后自顾自的朝着人群涌动的张贴栏里面挤。
  杨棠见人没理他的意思,便没道歉,扯着胖子往教学楼走去。
  杨棠家里有点势力,他本来也是跟胖子差不离的成绩,不知道他那便宜爹捐了几栋楼,让他成功挤进一班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尖子生里。
  “棠哥,月儿昨天给我打电话,说是那人在后校门堵他。”
  杨棠皮笑肉不笑的盯了他一眼,说:“他还跳着呢?”
  “啧……棠哥,月儿那不是糊涂了么,你就别生他气了。”
  月儿叫吴越,是他发小。
  吴越没考上三中,家里又没钱,就在旁边找了个高职读。高职里头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非常符合青少年春心萌动地处了个对象。杨棠一看那对象成天吵着让吴越买这买那,估摸着就不是个什么好玩意儿。谁知道吴越一心投进去了,被那娘们吃得死死的。
  “那娘们前男友找上门不是吴越自己作出来的吗?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杨棠说完,也不管胖子什么想法,自己提着书包直接上了顶楼。
  跟胖子在底下耽搁半天,这会儿教室已经坐满了。杨棠也没想着坐前面,大概瞥了眼后往最后一排走去。
  三中的学生,尤其是尖子班,绝大多数都是由初中直升上来的,大家伙的都认识彼此,也没个拘束。见到新面孔才小声讨论起来。
  杨棠个子高,模样也俊,就是不说话的时候那下垂眼看着平白阴冷,不熟知他姓子的人还真不敢轻易跟他搭话。
  哟,巧了。
  最后一排仅剩的那个位置靠近走廊,旁边就是后门,经常有人进进出出的,很不方便。所以那处还剩下一个位置给他。
  旁边那人抬眼看了杨棠,扶了扶厚重的啤酒盖眼镜,随后低下了头。
  杨棠把书包扔上桌,班主任还没来,他便打个哈欠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就枕着自己的手臂睡了过去。
  九月的天气没那么炎热了,但是外头的知了照样跟不要钱似的叫唤着。空气里都是新书本的墨香气息,闻着让人很是舒服。
  听着老师尖利的说话声音,杨棠打了个哈欠醒过来,课都上三节了。
  上头英语老师正讲着初三毕业考的卷子,瞥见杨棠迷迷糊糊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吼道:“诶,那位同学!你的卷子呢?”
  杨棠挑眉,四处望望,说:“老师,我以前是二外的,考卷不一样。”
  老师里都知道一班今年进来一个走后门的学生,见他还一脸坦然,皱着眉说:“没有你不知道去借啊!上节课干嘛去了?不想听课就出去,别影响其他同学听课!”
  这下马威给的。
  杨棠起身,晃了晃,看着同桌突然笑了,举手说:“老师,他也没卷儿!”
  跟杨棠不同,他同桌可是自己靠着自己,以全省第一的名号考进来的,学校为了挖他三年不收学费,如果考上北清的话,还奖励两万奖金。
  这事儿在三中传了个遍,可没人知道那人是谁,想跪拜学霸的愿望也就不了了之了。
  同学们不清楚,可老师们清楚得很。英语老师刚刚让杨棠出去,这会儿被杨棠拆穿的同桌也没试卷,他把自己逼上两难的境地。
  “......你、你也出去!”
  杨棠难掩笑意,勾着他同桌的肩膀,哥俩好似的出了教室。
  “一人站着太累,不介意我把你供出来吧?”
  供都供了,现在说有啥用。
  那人没回话,摇了摇头后,听着教室里的动静记笔记,跟没事儿人似的。
  杨棠没了趣味,站着像是没长骨头一样,东倒西歪的。
  青年身形颇高,模样俊朗,校服衬衫里还加了一件浅黄色的体恤,上头大大地印着一句:我佛慈悲。路过的学姐都会着重盯他一眼,心想学校最近招生的高一小鲜肉可以啊,质量这么高。
  杨棠像是没开化的猴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学姐学妹再水灵也进不了他棠哥的法眼。杨棠余光瞥着自己的新同桌,靠着墙打了个哈欠。
  新的学期新的一天。
  是罚站的预兆。
 
 
第2章 
  学校响应国家号召,给高中学生减负。没有晚自习的日子分外爽快。
  杨棠下了课就下楼找胖子去,两人勾肩搭背的往学校后门走。
  “咱们吃什么啊?”
  杨棠扯了下书包带子,没搭腔。
  “路口那凉皮儿还不错,还有豆腐脑……”
  “去吃烤串吧。”杨棠打断胖子说的话,自己又补充了一句,说,“馋那一口了。”
  胖子眼睛一亮,连忙答应,两人往烤串店走去。
  他们棠哥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烤串昨天才吃过哪儿是馋了啊,那烤串店正对高职后门口才是真。
  他棠哥还担心着月儿呢。
  “老板来三十串羊肉串,再来二十个掌中宝,辣子少点。”胖子叫了之后想了想又说,“再来点啤酒。”
  “我不喝酒。”
  “转姓了?”
  杨棠点头,说:“我岁数还小,没成年的。”
  “要点脸,你十二岁撺掇我跟月儿抽烟,被教导主任抓个正着的事儿你忘了??”
  冷不丁的提起月儿,杨棠黑了脸没说话。
  啧我这嘴……哪壶不开提哪壶。
  胖子抓了抓下巴的肥肉,说:“棠哥,不是我说啊……兄弟哪儿有隔夜仇的……”
  杨棠冷哼一声,指了指自己脸说:“你忘了这一拳了?”
  胖子这下不说话了,闭嘴乖乖的等着自己的烤串。
  他们跟吴越说的时候,吴越根本不听他们的。都是大小伙子,脾气上来,动动拳脚也是常事。
  杨棠不气他吴越处对象,他气的是为了那么个娘们,吴越竟然一拳揍他脸上。
  这么多年的情谊屁都不如。
  两人吃完也没等着那盯吴越的人,便结了账准备各回各家。胖子家近,先一步走了,杨棠还得回学校拿车。
  停靠自行车的地方就剩两辆了。
  杨棠开了自己的车锁,旁边那车像是女孩子的,前头还有个放包的篮子,座位也不高。那横栏上头画了些粉红色的小花和星星。
  杨棠瞅了眼,随后背着空荡荡的书包,骑着自己的车往校外走去。
  夕阳颜色艳红,打在他身上像多了层光圈。
  少年不知愁滋味。
  开学大典结束后,放了个假,让学生自己回家复习去。马上就是高一第一次摸底考试,杨棠从来不复习,向来是想到哪儿答哪儿,他昨晚上跟朋友玩游戏,一晚上没睡,撑着把开学大典看完已经是极限了。
  教室里的人有的留着看书,有的已经收拾走了。
  只有杨棠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窗外一个闷声雷把杨棠弄醒,教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又是一个雷声,他惊了一下,往外头看去。
  这会儿还没下雨,空气里又氵朝又热,乌云压得很低,跟世界末日似的。
  杨棠连忙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平时停在自己车旁的那粉嫩嫩的自行车没了,杨棠听着雷声心惊肉跳的,背着包快速朝外头骑去。
  刚出校门没多久,外头就开始下起瓢泼大雨。
  杨棠骂了句娘,赶紧把车骑进巷子里,在人家屋檐底下等雨停。
  夏季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自己回家也没什么事儿,干脆在这儿多待一阵。
  空气里有着淡淡的金银花的味道。
  杨棠深吸了一口气。
  他名字里有个棠字,是他妈妈取的,他妈特别喜欢海棠花。
  艳红的一大朵,跟不要钱似的盛开着。
 
 
第3章 
  “你听话,哥哥晚班八点下班,到时候回来给你买薯片。”
  “可是哥哥我害怕,下暴雨。”
  “不怕,新凉是个男子汉了。”
  这屋里头有人正哄着弟弟,声音低沉,很有磁姓。杨棠歪着头听了一阵,继续仰头躲雨。
  屋檐也不怎么宽,雨水顺着往下滴,把他新鞋沾得到处都是水。
  门打开,杨棠就跟出来那人打了个照面。
  熟人。
  杨棠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同桌的名字,对,人家压根没自我介绍过。
  他同桌放了学也穿着一身校服,杨棠上这么多年的学,还真没见过谁把校服穿得这么周正的。
  同桌长得也不矮,甚至比他还高一点。就是瘦得很,风一吹跟快倒了似的。
  杨棠想着跟人对视,被那刘海和啤酒盖大的眼镜遮住,便收回眼神,说:“真巧。”
  那人点点头,正准备锁门,一个雷声打下来,里头啪嗒啪嗒的跑出来一个人。
  “哥哥我害怕,你今天别走了吧,求你了。”
  杨棠抬眼一看,是个十岁左右的小男生,穿着裤衩背心,一看就像是批发市场十块钱三件的料子,浅蓝色拖鞋上头还有个哆啦A梦的贴纸。
  他同桌叹了口气,看了看手表,似乎很为难的样子。
  “要不我陪他吧,你八点回来对吧?要是八点还没停雨,你借我把伞我再回去。反正我也干站着。”
  杨棠说完自己也愣了。这他妈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人家乐意给你照顾吗。
  也难怪,自己看那小孩儿,长得粉雕玉琢的,一看就像没吃过什么苦,跟吴越似的。
  估摸着恻隐之心。
  他同桌拍了拍小男孩的头,说:“这位是哥哥同学,你好好听他的话,有事拿座机给哥哥打电话,记得号码吗?”
  “记得记得!”
  “好,乖点,记得把课文背了。”说完他回头看了杨棠一眼,说,“麻烦你了。”
  杨棠摆摆手,说:“顺手的事儿。”
  那人撑着把小花伞走了,一大老爷们也不嫌弃花伞,步子有些急,雨水把他裤腿浸出了痕迹。
  “你们这院儿不错啊,干干净净的。”杨棠打量着说,摸了摸小男孩的头,说,“你叫什么啊?”
  小男孩大概是第一次跟别的人处在一屋,闻言回答说:“我叫贺新凉,新旧的新,凉爽的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