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你跟阑尾一样调皮+番外 作者:荒烟外

字体:[ ]

  简介
  撒娇学渣攻&高冷学霸受的毕业故事
  距离考研仅剩61天时,突如其来的急姓阑尾炎让童潇潇险些丧命继而自暴自弃,早已保研在外校做毕设的段然因为一通电话不远千里飞回来照顾舍友童潇潇,老大段然与老四潇潇之间的爱情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章 他喜欢茉莉清茶
  从小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的童潇潇觉得自己这次是栽了,刚刚校医院的医生让他赶紧找个大医院做手术——没错,在距离考研仅剩61天时,童潇潇同志急姓阑尾炎了!
  不!他不能倒下!一定是校医院的医生误诊!毕竟校医院的魏医生一本正经地亲口承认过:“你可以不相信我们的医术,但一定要相信我们的医德。”
  本着对校医老魏医德的最后一点信任,在夜色朦胧的时候,童潇潇蹲在校医院门口准备拿手机约车去市二院,刚解开锁屏就弹出一条他们寝室微信群的消息。
  老大段然:可以帮我还一本书吗?在我桌子上。
  不帮,老子忙着呢!
  腹部的疼痛让童潇潇心烦意乱,他迅速把消息往上一滑,开始约车。
  当页面显示出司机车辆信息的时候,童潇潇疼得有些支撑不住了,把手机往地上一放,自己抱成一团,十月下旬傍晚的哈尔滨早已凉意入骨,童潇潇不知是冷的还是疼的,开始打起了颤。
  司机大哥不愧东北人的热情,一上来就CAO着一口大碴子味儿对童潇潇嘘寒问暖。得知童潇潇肚子疼得快要受不了的时候,童潇潇明显感觉到司机大哥踩重了油门,就连拐弯的时候可能都没松油门,还好他系了安全带,不然还真有种要被甩飞出去的感觉。童潇潇人生第一次有了传说中晕车的感觉。
  还好市二院离学校不远,很快就到了,童潇潇一开车门对着地上就开始吐,大哥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他,拍着他的后背说:“小伙儿,你这得挂急诊啊。”
  童潇潇接过纸巾擦嘴,道完谢就迈着虚浮的脚步朝“急诊”两个大字走去。他这一天都没好好吃过饭,就连喝水都会在之后没过多久又吐掉。刚刚吐的那些水还是老魏逼他喝的——为了验尿。
  童潇潇刚挂完号,段然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童潇潇的声音虚虚的,混杂着医院的噪音。
  “你在哪?这么吵。”
  “医院。”
  “有人陪吗?”段然皱了下眉头,他刚刚收到寝室老二和老三的微信,都说现在为了考研不住学校寝室。
  “老大,到我了,先不说了啊。”
  段然隐约间听到那边有人叫了童潇潇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他摘下金丝框眼镜,按了按眉头,若有所思。
  当童潇潇打上点滴的时候,老二来电话问他现在在哪。童潇潇刚放下手机,老二和老三就带着各自的女朋友进来了,围着童潇潇问这问那。
  “怎么?要手术吗?”开口的是老三,他虽然相貌平平但声音却出奇的好听,凭借着这一特质,在男女比例七比一的硬姓条件下成功脱单。
  “医生刚刚按我的时候,说我有什么反跳疼了,已经达到手术指症了,但我给我爸打电话的时候,他说先消炎。做手术也要先把炎消了,消完炎也就不疼了,就不用手术了。”童潇潇开口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
  老二伸手帮童潇潇把额头上的汗擦掉:“疼的难受吗?”
  “嗯。”
  “你们在这看着我去给你买瓶水。”老二交代完就往外走,刚一出门就给老大打电话汇报情况。
  “他怎么样?”
  老大的声音跟往常一样冷冰冰的,但老二知道老大着急了,不然老大也不会跟老四打完电话后就立马打电话过来让他们去陪老四。
  “可能要手术,但他爸好像不想让他手术,毕竟家离得远,在这边手术完也没人照顾。”
  “他在你旁边吗?”
  “没,我出来给他买水,顺便给你打电话,你有话跟他说?”
  “他喜欢喝茉莉清茶。”
  老大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撂了,剩下老二对着手机愣了片刻,乖乖把手里准备去结账的农夫山泉放回原位。
  当老二拿着茉莉清茶回病房的时候,童潇潇已经睡着了。老二鬼使神差的给童潇潇拍了张照片,发给段然。
  段然看着照片里童潇潇苍白的脸色,心像是被人攥住了一样,以前走路都蹦蹦跳跳的人现在却此般虚弱,如此强大的反差让段然有些心疼。
  段然摸了摸屏幕上段然的脸,叹了口气,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第二章 没事,他来了
  当童潇潇醒来的时候,他手上的针已经拔掉了,旁边病床上传来老二的呼噜声。
  睡过一觉的童潇潇明显感觉自己的体力恢复了一些,他缓缓起身,掀被子的时候只听“啪”得一声,童潇潇低头一看,是一瓶茉莉清茶。
  刚巧觉得有些口渴了,他慢慢下床,蹲下,捡起,这短短的几个动作居然用了好几分钟。
  老二在刚刚瓶子掉落的时候就行了,坐起来迷糊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医院:“要不要给你拿热水烫一下。”
  童潇潇嗯了一声,拿起外套披上,说:“我去个厕所。”
  童潇潇刚从厕所出来,老二就过来接他了,一路上念念叨叨说他童潇潇打点滴的时候睡着了,他就跟护士商量先在静点室睡一夜,看第二天早上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做手术;还说老大有多关心童潇潇,这瓶茉莉清茶就是老大叮嘱着买的……
  童潇潇看了眼手机,没有段然发来的消息,心里总感觉有些空落落的,再抿一口茉莉清茶,平常觉得清新淡雅的最爱如今竟有些微微发苦?
  老二扶童潇潇回床上歇着,把被子一抖落就盖在了他身上,童潇潇只觉得满屋子都是细菌在飘,但自己现在疼成这样也没心情嫌弃。
  不一会儿,童潇潇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他只觉得冷,冷到身体在发抖,冷到牙齿开始打架,冷到在腹痛中醒来。他拼命地给自己心理暗示,不要抖不要抖,可是成效甚微。
  最终他还是叫醒了老二:“二哥,我冷,你帮我再拿一床被子吧。”
  老二没有上次睡得那么沉,他知道童潇潇这个人总是不好意思麻烦别人,他怕他夜里再有什么事,所以一直浅眠。
  当童潇潇叫他第一声的时候他就迅速清醒,又拿了一床被子过来给他盖上,手无意间碰到童潇潇的脸颊,老二一惊:“卧槽!老四你怎么这么烫!”说完,老二就转身去找护士拿温度计。
  五分钟后,老二看温度计时,倒吸一口凉气:“39.4℃,你这烧大发了啊!”说完,又急急忙忙跑出去找医生。
  看着老二跑出去的背影,童潇潇这才反应过来,奥,我这是发烧了啊,我说怎么这么冷。
  童潇潇看了一眼手机,现在是凌晨五点,依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急诊医生是跟老二一起进来的,说现在又发烧了证明没有炎症没有消下去,必须得考虑一下手术了,要是手术的话就先转到普外去。
  果然发烧会让人变迟钝,等医生走了之后童潇潇才反应过来自己要面临手术了,昨天才贡献了第一次打点滴的他,一想到今天要做手术了,忽得就紧张起来,接着就感觉腹痛更加剧烈了。
  快在病床上打滚的童潇潇觉得自己阑尾好不争气,疼成这样绝对是被医生吓得。
  强忍着疼痛,童潇潇坐起来,颤抖着手指再一次拨通的他爸的电话:“老童,我疼得受不了了,不得不手术了。”
  电话那边传来父亲的一声叹息:“好。”
  “那你会来吗?”童潇潇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在日照出差呢,割阑尾是最基本的小手术,没事,你是男子汉,要坚强。”
  “嗯,”童潇潇的声音已经带了点哭腔,“医生说费用一万四左右。”
  “我现在就转你工行卡上,别告诉你妈,别让你妈担心。”
  “好。”童潇潇挂电话的时候眼眶已经蓄了好些泪水,他担心手术会影响考研,担心手术后自己没有人照顾,老二老三也要考研,他们不可能老在病房里陪他。
  “你爸咋说?”老二问道。
  “做手术,但是我爸不来。”
  “啊?那你一个人行吗?”
  “行,”童潇潇忍着疼痛与委屈强颜欢笑,“我可是男子汉哦~”
  老二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我去找医生给你办住院手续,咱转普外去。”
  过了一会,一个人影推着轮椅进来,童潇潇觉得自己可能疼出幻觉——那人是本该在南京某高校做毕设的段然。
  直到那人的手覆上童潇潇的额头,他才反应过来,这温热的触感绝对不是幻觉,一时间就那么愣愣地盯着段然。
  “怎么?烧傻了?”段然打趣道。
  童潇潇突然觉得委屈感涌上心头,鼻子一酸,蓄了好久的泪水便从眼角滑落。
  “疼成这样了啊,”段然俯下身来抱住童潇潇,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没事,我来了。”
 
 
第三章 大夫,我护着他
  可能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童潇潇只觉得腹痛加重了几分,额角甚至渗出了汗珠,他用力的回抱段然,语气中带着些撒娇的意味:“老大,我好疼啊,都出冷汗了。”
  段然皱了下眉头,轻轻拍着童潇潇的后背给他安慰:“老二回寝室帮你收拾东西去了,我带你去找医生做手术。”
  “嗯。”童潇潇在段然的支撑下慢慢起身,朝轮椅走去,万不想一个腿软差点摔倒,好在段然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把童潇潇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脖子上,就这样架着把童潇潇放在了轮椅上。
  段然推着童潇潇跟在急诊护士的身后,坐上了去十六楼普外的电梯。银白色的金属质感很好地映出了童潇潇的轮廓,瞥了一眼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童潇潇也没心情管,径直垂下头去抱住肚子。
  倒是段然不知道是为了消磨电梯上的时光,还是实在看不下去童潇潇这邋遢模样,用手慢慢帮他整理着头发。只是那头发太过于倔强,刚按下去就又翘了起来。
  段然把童潇潇扶到普外的病床上的时候,值班医生过来询问童潇潇的具体情况,童潇潇觉得躺着越来越痛,就索姓坐了起来,一只手撑着床沿应付着医生的问题。
  “你快躺下,一迷糊摔下去怎么办?”值班医生是个四十多的中年男人,高高瘦瘦,长脸,童潇潇总觉得眼熟。
  “可是我坐着比躺着舒服些。”童潇潇艰难开口。
  一直站在旁边的段然拿了个凳子过来,靠着床沿坐在童潇潇面前,扭头对医生说:“没事儿,大夫,我护着他。”
  医生听完这话,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出去找护士交代事情了。
  童潇潇盯着段然的脸使劲的瞧,仿佛这样能够缓解疼痛一般。段然的脸色有点差,应该是一夜没睡,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颜值,童潇潇忽得就觉得自己现在邋遢极了,赌气不再看他。
  段然看着童潇潇的表情变化,以为他又多疼了几分,语气中掺杂着几分关切:“是又疼了吗?”
  “一直都在疼。”童潇潇没好气的回答。
  但过了一会儿童潇潇又觉得自己好笑,为什么要生气啊,他把这一切都怪罪于一直捣乱让他疼痛万分、心烦意乱的调皮阑尾。
  他凝视着窗外,高楼在视线中逐渐清晰明亮,他转头看段然,发现段然墨一般的眸子也在盯着他,童潇潇喃喃道:“天亮了。”
  “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