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真影帝和伪心机 作者:梅雪午言

字体:[ ]

  简介
  喜欢并非一定是轰轰烈烈。
  在生活里挣扎的人最大的慰藉,不过是有一个能憧憬的人,和一个很难实现的梦。
  直到有一天,梦里的人主动牵起他的手,给了他可以率姓而为的勇气。
  ……
  【32岁的影帝x26岁的鲜肉——楚易X路柒遥】
  【没原型勿脑补】
 
 
第一章 
  “楚哥,柒遥这孩子还仰仗您多照顾,他不经事儿,有不周全的地方您多担待。”经纪人王成端着一杯酒,热络又谦卑地跟桌对面的人说着话,“我干了,您随意。”
  对面的男人也没摆架子,开口道:“我也不客套,既然你把他交给我,那我自然是要多留意些的,话说在前头,有什么我看不过眼的话……”
  王成赶忙接话说:“您别生分,该说就说,柒遥年纪小不懂事,接下来这几个月可就给您添麻烦了。”
  路柒遥迷迷糊糊地被拉来这个饭局,在车上就被叮嘱多吃饭少说话,所以除了开头的问好和适时的答话,路柒遥全程就在边吃边看经纪人和楚影帝跟托孤似的介绍自己。
  楚易,32岁,演技好颜值高,去年刚捧了国际三大电影节之一的金枝奖回国,如今风头正盛。大家本以为这回楚易要彻底告别小荧幕走向大荧幕了,谁知道转过年就爆出楚易接了《风华盛》的男一,还是破天荒的古装剧。
  路柒遥,26岁,偶像男团出道,去年合约到期团员都没再续约,七人男团自动解散,各自单飞。今年他签到了锋娱经纪公司,到手的第一个资源便是《风华盛》的男二。
  经纪人王成手底下还有两个艺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临到尾声的时候王成有急事不得不走,跟楚易打过招呼后便交代路柒遥说:“会来点事,多跟影帝聊聊,我这边得先走。”
  路柒遥点点头,说:“王哥你去忙吧。”
  包厢里就剩下俩人,一时无话。
  路柒遥琢磨着给楚易再敬杯酒,但还没想好怎么开口的时候楚易出声了。
  楚易往椅背上一靠,懒懒地开口道:“还真像你经纪人说的,没经过事儿。”
  路柒遥一愣,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他只能顺着话,端起酒杯起身,说:“楚哥,我尽力不给您添麻烦,我干了,您随意。”
  这酒度数不低,路柒遥又不是常喝酒的主,这一杯还没干完就因为没倒好气呛嗓子了。
  楚易在桌对面看他眼泪都呛出来的可怜样子有些好笑,“喝不了就别喝了。”
  路柒遥不想第一面就被人瞧不起,摆手说:“没,没事。”说话又把就被剩下的干了。
  楚易别过头,揉揉眉心,说:“吃差不多了,要不今天就到这吧。我司机已经到了。”
  路柒遥酒量很差,三杯就是极限。饭局刚开始的时候就喝了两杯,这又干了一杯下去,已经有点迷糊了。他很是感激地冲楚易点点头,“楚哥您先走吧,我先醒醒酒。”
  楚易见过太多借着酒劲粘糊上来的小明星,有些意外路柒遥这个时候还能干脆利落地断了自己搭顺风车的机会。
  楚易说:“行,那你小心点,后天剧组见。”
  楚易走后,路柒遥便在包厢缓了一会,又用冷水冲了把脸。
  三月份的天气,屋子里还得开着暖风,水珠顺着脸颊滴到米色毛线衫上,晕出的水迹并不明显。
  他不敢在这多做停留,保不齐酒劲什么时候上来,他不能让自己在陌生的地方犯迷糊。
  三月初的晚上风还是很凉,这风没把路柒遥的酒劲吹走,反倒弄得人更晕了。
  路柒遥歪歪扭扭地走到路灯下,拿出手机要给助理打电话开车接他,号码还没按出去,手就被人按住了。
  楚易把他的手机锁屏放到外套口袋里,又给路柒遥正了正棒球帽,嘴上生硬地说:“跟着我。”
  路柒遥仰着头看着在前头领着自己走的楚易,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路柒遥坐在车里问:“楚哥?您怎么回来了?”
  楚易“哼”了一声,没理他,不想解释其实自己压根就没走。
  司机是个有眼力见的,从后视镜里看着楚易把醉得直往车玻璃上撞的路柒遥捞回怀里,便关了音乐,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司机把两人送回了楚易在南城的别墅后就回去了。
  进屋的时候楚易直接把路柒遥公主抱式地抱进了客房。
  楚易给路柒遥脱了外套长裤和鞋子,又用温水给人擦了擦脸,期间路柒遥一点没醒的意思,楚易恨铁不成钢道:“好歹在圈里混这么些年,防备心这么差,怎么不笨死你呢?”
  说完还觉得不解气,楚易握着路柒遥的手咬了一口指尖,咬完还觉不够似的又探着身子咬了一下路柒遥的嘴唇。
  楚易放了杯温水在床头,给他盖好被子调好空调温度便回自己房间了。
  不是他不想再待一会儿,实在是他怕再待下去就要趁人之危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路柒遥还有些懵,他掀了掀被子又环顾着不熟悉的房间,顶着一头翘的乱七八糟的头发靠在床头醒盹。
  正巧王成打电话过来,“柒遥,今天收拾好行李,明早我让李然去接你,早上九点的飞机,别忘了。”
  “好的,王哥这回进组是李然跟着我吗?”刚睡醒的嗓子还有些哑,路柒遥拿过床头的水刚想喝,又有些犹豫地放下了。
  “对,该嘱咐的我都跟他交待了,你这头跟楚易打好关系才是重头戏。”
  挂断电话后路柒遥搓搓脸,又拿起整齐叠放在椅子上的裤子穿上,上衣有些褶皱,路柒遥抻抻衣摆才穿着被人放好的毛绒拖鞋出了房间。
  他心里有个想法,急需要认证。
  路柒遥刚关好房间门,就和从楼梯转角上来的楚易打了个照面。
  “醒了?往右直走第三扇门是洗手间,新的毛巾牙具都备好了。”楚易逆着光站在楼梯口,嘴角似乎噙着笑。
  路柒遥有些无措地站在门口,试探道:“昨晚是您带我回来的吗?”
  楚易又恢复了那副冷淡的欠揍样子,“不然呢?我要说是你死扒着我不放要给我暖床你信吗?”
  路柒遥摇摇头,反思了一下自己醉酒后没什么毛病,放下心道:“给您添麻烦了。”
  路柒遥赶紧往洗手间走,听着楚易在身后说:“给你准备了一套新的家居服,放架子上了。洗完下来吃早餐,吃完对对剧本,我先看看你的戏。”
  楚易丝毫没给人拒绝的机会,末了又假惺惺地问:“没问题吧?”
  路柒遥赶忙摆手,“没问题没问题,是我耽误您时间了。”
  楚易这回没再冷着脸,转身往楼下走,“换下来的衣服放篓子里就行,吃完饭再洗。”
  路柒遥迟疑地说:“不好吧?我还得穿回去的,不然半天干不了。”
  楚易腾地转身,在楼梯上回望路柒遥:“明天咱俩一起坐飞机走,让你助理把东西下午送过来。”
  路柒遥更不好意思了,“我还没收拾好呢,我下午回去收拾。”
  楚易想了一下,说:“那收拾完再回来,下午我送你。”
 
 
第二章 
  路柒遥虽然不清楚昨天还瞧不上他的影帝怎么睡一觉就这么不讲理了。
  但既然经纪人千叮咛万嘱咐要和影帝打好关系,那这点并不多过分的要求应下也就好了。
  两人简单吃了点早餐后,没着急对剧本,而是先由楚易开车送路柒遥回了公司宿舍。
  路柒遥拿着一罐可乐递给楚易,“实在不好意思,我这里没什么东西,只有这个了。”路柒遥一想刚吃过早饭就给人喝可乐实在有些没人姓,又说道:“我给您烧点水吧,这个太冷了。”
  楚易按住他要拿走可乐的手,挑眉道:“昨晚还一口一个楚哥呢,怎么现在又称‘您’了?没想到这一觉还睡生分了?”
  路柒遥总觉得楚易这话说得暧昧,岔开话题道:“楚哥,我去收拾行李。”
  楚易坐在沙发上打量他这间屋子,一室一厅,典型经纪公司分配的一人宿舍。但有一点楚易想不通,路柒遥出道六年,怎么混到现在,还跟普通艺人住在这栋宿舍楼?
  楚易起身在客厅转了转,都是简装的陈设,没多少能看出个人标记的东西。冰箱里只有可乐、一袋粗粮面包以及几颗鸡蛋。厨房倒是器具齐全,楚易看着柜子里的挂面,估计路柒遥平日就煮面应付了。
  楚易从窗子旁往下看,临街再过两个十字路口便是路柒遥现在的经纪公司——锋娱的办公大楼。
  楚易回过神,路柒遥的房间门没关严,从半开的缝隙中能看到路柒遥坐在窗边整理衣服的样子。
  他一时有些看不懂路柒遥。
  在他印象里,这个人带着不符合年纪的冷漠,却也有着别人比不了的柔和。他能够温柔接纳所有媒体、大众带给他的掌声与恶意,却也好像格外记仇,总能在恰当的时候不经意地给予回击。
  旁人都说他是组合里的心机担当,看着人畜无害,实则就在那张挑不出错的满分仪态下,有着无孔不入的小心思。
  路柒遥的出道组合是AM娱乐的HF7,当时路柒遥是组合的主舞和门面,又因着年纪比队友大一些,所以总是能被拍到照顾队员的画面。
  是以这种温馨的画面变成了最初黑粉眼中的“心机”。
  楚易回想着,路柒遥当时在一台综艺上假作说漏嘴似的在镜头前回击说:“听多了之后,我就不在宿舍煮面了。”
  楚易不自觉往路柒遥的房间走,窗帘被平整地束在两侧,阳光透过窗子大片大片地闯进屋内,罩在路柒遥身上的光晕染成暖融融的毛绒质感,配着路柒遥的毛线衫,让这冷清的房间和冷情的人都带上了可爱的质感。
  路柒遥看到楚易推门进来,有些意外,说:“我马上就好。”没有特意的敬称,没有刻意的笑脸,他说完复又低头整理东西,没多给楚易一个眼神。
  楚易看着把东西放好后又一点一点把床褥规整好的路柒遥,总觉得,这时的路柒遥才是他真正的样子。
  “我不急。”楚易斟酌着问:“刚搬来这边吗?看着屋子里东西不多。”
  路柒遥把行李箱放在房间门口,又把护照等放在双肩背包里,他走到窗子前把窗帘拉得严丝合缝,说:“嗯,搬来没几天,还没来得及打理。”
  楚易难得露个笑脸,逗他说:“那这回进组,岂不是又没法打理了?”
  路柒遥穿好外套,背上双肩包,“没关系,左右是个落脚的地方,能住就行了。”
  楚易看着他关门落锁,两人乘电梯下去的时候,楚易还在想他这句话,总觉得路柒遥的话里有未尽之意。
 
 
第三章 
  路柒遥的东西不多,很难想象,出道六年的前偶像男团成员,当红炸子鸡,他的私人衣物估计只有两个行李箱。
  楚易想着路柒遥快空了的衣柜,又看看他拿下楼的行李箱,一时有些不是滋味。
  路柒遥系好安全带,转过头,很诚恳地说:“楚哥,麻烦你了。”
  楚易摆摆手,“我谢你才对,我无理取闹地要你留在我那,自然要尽义务送你回来取行李。”
  路柒遥没想到楚易能这么直白地承认自己无理取闹,心觉好笑,“恩,那咱俩平了。”
  到了楚易的别墅后,路柒遥便直奔浴室冲了个澡,其实他拿了自己的家居服的,但早上楚易已经给他摆出了一套家居服,这时候自己若是没穿,反倒要显得路柒遥敏感多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