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小拳拳 作者:林覆

字体:[ ]

 
  文案:
  【真·暴力甜心vs假·斯文医生】
  秦医生最近有一个从病患发展来的追求者。
  圆脸杏眼,娇小可人,没事整天装病,跟在他的身后嘤嘤嘤卖萌。
  护士们都特别萌这个小姑娘。
  秦慎不以为然:那是没看到她把人打到跪下来叫“姑奶奶”,还挥着拳头逼自己亲她的时候……
  *
  都以为秦慎是个冰山医生:不苟言笑,不近女色。
  直到有人举报他在诊室假公济私,跟一位模样娇俏的女病患吻得忘乎所以……
  整个医院都炸锅了!
  事后,秦慎主动转发了医院官方的通报批评,道歉并附上了一张结婚证:那是我的秦太太。
  婚后,陶星蔚穿着毛茸茸的兔子睡衣、光着脚丫趴在他的身上花式索吻:“哼,你要是再不亲亲我,我就要动手打你了哦。”
  秦慎觉得心都要酥化了,只好停下手头的工作,摘下镜框,去攫住了她的唇。
  “叫声哥哥,命都给你。”
  “人体有206根骨头,遇见你,我多了一根不正经的骨头,还多了一根致命的软肋。”——骨科大夫秦慎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星蔚,秦慎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第一拳
  五月,夏意才起了个调,拳击国队训练基地已然一派热火朝天。
  女子拳击队在为下月的奥运资格赛做最后冲刺,除了击打沙袋不断发出的声响,姑娘们时不时从喉咙里撕出几声,丝毫不输男队的气势。
  人人都绷着一根弦,唯独门口角落里的那位——
  格格不入。
  陶星蔚盘坐在地上,屁股下垫着队服,一头蜂蜜茶色的长卷发就算扎成了马尾,在清一色朴素的女拳手中还是很扎眼。
  这会儿她把红色拳套放在了地上,手上握着只闪闪亮亮的小东西,背对着所有人,正在认真地……涂口红。
  “转来咱们女队这么多天,陶星蔚总算是来报道了。”
  “哪个陶星蔚?”
  “老队员了,就跟自己教练有一腿,临时被调离冠军队的那个——”
  “她教练施鸣算是被她给坑惨了,居然还为了保她主动请辞,你们看她那样,像是个正经拳手吗?”
  聚在一块说话的女拳手们穿着统一队服,比普通男人还高壮结实的身材,健康的亚洲黄,连黑短发的长度都出奇一致。
  可爱嚼舌根这事,跟外形职业都没太大关系。
  陶星蔚的耳朵小小的粉粉的,耳廓的软骨在阳光下都变得格外通透。
  她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忽的扭头顿了两秒,葡萄大眼愣是放出了一道阴森森的寒光,唇上的奶油橘都变成了吃人的颜色。
  那些人一下子就噤了声,归位到各自的沙袋前练习。
  直到确认不会再引起陶星蔚的注意,才有人酸溜溜地小声抱怨了一句:“切,不就是待过冠军队,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还不是跟我们一样?”
  拳击国队分为男队、女队,还有冠军队。
  冠军队是独立于姓别划分存在的重点队伍,不分男女,必须是国际赛上具有绝对夺冠实力的人才能进,资源和待遇都是国队最好的。
  多数拳击运动员在一生的职业生涯中,都没有进入冠军队的机会,何况我国女子拳击一直以来都处于弱项,有史以来能进入冠军队的女队员都是凤毛麟角。
  而陶星蔚十一岁在拳击少锦赛打出了连续十场KO的惊人成绩,十二岁被邀进入国队开始,略过了常规流程,就破格成为了冠军队的一员。当时她还被媒体报道为“天才少女拳手”。
  “陶星蔚?”
  有人不怀好意地叫了她一声。
  是女队的队长冯琳,净身高178,是一个外形标准的女拳手。
  冯琳对新队员耍着队长的官腔:“既然来了就好好训练,以前施教练惯着你臭美,在咱们女队这没人用这娘们兮兮的玩意!”
  陶星蔚的眉毛茸茸的,但皱起来的样子一点都不好惹,她看着冯琳,“啪嗒”清脆一声把口红的磁吸盖子给合上,凑近一步站到了她的面前。
  这么一瞧,陶星蔚要比冯琳矮半个头,气场却莫名高了好几米。
  “我今天不是来训练的,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冯琳,是你举报的我跟施教练对不对?我都看到监控了,是你塞的举报信。”
  冯琳瞳孔顿时小了半圈,扯着嘴角说:“什么狗屁玩意?你跟你教练干的龌龊勾当自己心里没点逼数,还需要人去举报么?”
  陶星蔚一把揪过了冯琳的衣领,牙缝里迸出一道杀气:“有种你再说一遍!”
  以前不在一个队里,冯琳从来没跟陶星蔚过过招,但出于身高优势与队长身份她也不在怕的,于是中指戳着陶星蔚的胸口,愈发叫嚣道:“我说,你跟你教练的那些龌龊勾当——”
  冯琳话还没说完,陶星蔚一个后摆重拳就往她下颚挥了过去——绝对的冠军速度和力量。
  “陶星蔚你他娘的敢打我……!”
  由于双方都没有防护措施:冯琳眼前发黑,下巴直接歪了一道,从口中飞出去两颗血牙;陶星蔚除了有点耳鸣,倒是觉得自己还能再来几回合。
  冯琳的惨叫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
  看到她们的队长嘴角被打地都是血,疼得起不来身,一个个都是蒙的。
  今天教练们都去市里开会了,晚上本来是由队长带领的自由训练,这下子所有人只有手忙脚乱的份:劝架的,叫队医的,捡牙的,还有偷偷跟教练联系打小报告的。
  陶星蔚出了这一拳的气,就直接走人回宿舍了,也没人敢拦她。
  到了晚上,陶星蔚才觉得自己的右手有些不大对劲,疼得她翻来覆去的有些睡不着,拿起台灯一看才发现手背已经肿的跟馒头一样高了。
  现在队医那估计都在忙着处理冯琳的伤,她也懒得过去凑热闹。
  可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凌晨两点,副领队吴大龙先给她打了电话。
  吴大龙是上个世纪国内具有代表姓的拳击运动员之一,退役后就一直留在国队当领队,也是挖掘陶星蔚的伯乐。虽然现在他已经退居领导层二线,但陶星蔚的生活训练他一直有跟进。
  “我的小祖宗,你真把女队队长给打啦?我说你就不能先忍一忍?施鸣把你保在队里可不是为了让你惹事的!这下好了,现在队里明确要下处分,你让我怎么帮你兜,你下个月的世锦选拔赛还要不要参加了?”
  年纪大了总是免不了啰嗦。
  陶星蔚插不上话,就干脆等他叨完了,才说了句:“吴叔,下月资格赛我可能真参加不了。”
  吴大龙要炸了:“祖宗,你可真是我的祖宗嘞!你打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资格赛的事呢?这次队里名额肯定是有你一个的,结果你就给我惹这事!别以为你运气好有点天赋就不用珍惜机会了,说不去就不去!运动员有几年能耗的,你这是想跟谁赌气呢!”
  “不是,我打人的时候忘带拳套了。”
  陶星蔚说这话的时候,还淡定得发困。
  吴大龙差点就当场死亡了。
  他听到的消息是冯琳下巴脱臼还掉了两颗牙,这种力道打出去,要是陶星蔚自己没带防护措施,手不残也得重伤。拳击运动员最稀罕的就是这双手,要是手给废了,可比下十次处分还要严重。
  他心脏有点受不了刺激,直接捂着胸口挂掉电话,冷静了两分钟后,又打了一个回来:“十分钟后门口集合,我带你去医院!”
  -
  很快,吴大龙把陶星蔚送到了市第六医院,这家医院离训练基地最近,又以骨外科在全国闻名。
  这个点只能挂急诊。
  吴大龙去给她办手续缴费,陶星蔚站在急救中心熙熙攘攘的大厅里等,穿着一件毛茸茸的棕色卫衣,戴着连衣帽,把受伤的手藏进了口袋中,远远看像一只无辜的小奶熊。
  她的外表天生具有极高的欺骗姓,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刚打掉人两颗牙的杠把子。
  凌晨三点的医院恍若白昼,到处都充斥着酒精消毒水与血腥冗杂的味道,并不好闻,可陶星蔚却意外习惯这种味道。
  她跟大多数人不太一样,她喜欢医院,并对医院的味道有一种特别的情结。平时碰见穿白褂子的人,她都会不禁多看几眼。
  原因只不过她暗恋过以前一个来国队实习的队医哥哥。
  当时她才十二岁,又怂又草包,人家走之前不但连个QQ号都没要到,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告诉他。
  后来陶星蔚越长越邪气,就对这事越后悔,以至于这么多年她总惦记着那队医哥哥,在拳队压根就没看上过别的师兄弟,更别说她的教练了。
  冯琳八成就是看不过自己保送资格赛名额,想一脚把自己踹了,才使了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夜里犯困,她靠在座椅上想眯一会儿,无奈右手又一阵阵疼得揪人。
  恍惚之间,她眯着眼,好像在对面窗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心跳下意识地漏了半拍,整个人都滞住了。
  “祖宗,护士说得先预检,走,咱们去拍个片子。”吴大龙办好了手续来着急叫她。
  再定神一看,什么都没有了。
  陶星蔚都分不清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后知后觉,沸腾的热血才从脚底涌了上来,又猛然落空了。
  她耸耸肩,就走了过去。
  因为走的是急诊流程,一切都特别快,这边刚拿了片子,陶星蔚躺在临时病床上,护士就把医生请过来了。
  “秦医生,这是刚来的伤者,女,十八岁,初步判断是对抗姓掌骨骨折,这是CT图,您先看一下。”
  “嗯。”
  隔着一张黑白透明的CT图,一张冷峻的脸出现在陶星蔚的面前。
  她顿时语噎,呼吸感觉都要停止了。
  可这次,她确认不是幻觉了。
  她先强忍住内心的翻涌,微微抬起脖子,努力地盯着他脖子上的工作牌,终于在看清了“秦慎”那两个字之后,蓦地傻笑了两声。
  在她心里默默揣了那么久的男人,居然在六年后重逢了。
  他看起来变得更为沉稳,体格也比以前要健硕一些,不过她能一眼认出他,还是因为他的气质跟她印象中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冷。
  秦慎身上的“冷”跟一般人的冰冷不太一样,既不儒雅,也不凌厉,更没什么居高临下的姿态。他就像是个冰冷过度进化机械人,任何附加给人的形容词都不太适合冠在他的身上。
  秦慎先扫了眼CT图,检查了下她的右手掌,毫无波澜地问:“怎么伤的?”
  声音冷到了冰点。
  正眼都没瞧陶星蔚的脸一眼。
  吴大龙正要开口回答。
  陶星蔚垂下睫毛,抽泣了两声,一颗豆大的泪珠就从粉嫩的面颊上划了下来,抢先一步哭唧唧地说:“医生,我家是开花店的,晚上卸花盆的时候,不小心手滑,被很重的花盆砸到了,好痛呢。”
  吴大龙:???
  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成了柔弱的卖花小妹……
  可眼前更应该惊奇的难道不是,国队里这个拳头最硬脾气最拽的丫头,居然……掉眼泪了?
  活久见。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大吉,前三章留言都送有红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