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那些年 作者:围炉吃瓜

字体:[ ]

 
文案
 
如果说林凡这辈子有什么脱离人生既定轨道的事,大概就是遇见祁天,从没想到会有这种开始,会经历这样充满喜悦和痛苦的人生,辗转多年,历经悲欢离合后,两个人最终能走到一起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凡、祁天 ┃ 配角:陆峰、方冬平、若干 ┃ 其它:
 
  ☆、第 1 章
 
  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进电梯,林凡都不记得这是连续第几个晚上加班了,多日持续高强度的工作让他虽然走出了工位,眼前在跑的还是一串串数字,透过电梯里擦的锃亮的镜子,林凡觉得自己惨白中带灰的脸色,已经可以瞬间穿越到恐怖片拍摄现场了。眼睛无意识的看着电梯迅速的往下降,唯一能留下脑空间思考的问题就是……早上把车停哪了。
  电梯在16层停下,走进来他们公司销售部肖经理,肖经理已经在公司任职十几年了,已然混到公司中层,他们公司现在是电商届的翘楚,能做到这个位置,跟他自身的销售能力和常年积累的人脉是分不开的。
  林凡略微把自己斜靠在电梯上的身体拉直了,强打起精神跟肖经理打了声招呼:“肖经理也刚下班?”
  肖经理走进电梯,对林凡苦笑:“是呀,刚把几个供应商政策敲定了,忙活了几个晚上。”
  回头又看看林凡调侃说:“你今天可够早啊,这还没到12点呢!”
  林凡无奈的摇摇头:“今天模型测试没问题了,终于可以踏实床睡一觉了。”
  肖经理继续说:“也行啊,你们这几年进来的新人里,属你小子厉害,干活利索不延期,升的也最快,你们经理不提溜你提溜谁啊”
  林凡不置可否的笑笑,他所在的是公司的运营分析部,主要通过网络大数据采集,配合营销做出最精准的数据推送,他来这公司已经6年了,去年被他们部门经理升到了小组主管的职位。
  肖经理又继续说:“这次电商节,销售任务提了不少,等都忙过这阵就可以轻松一下了……”
  电梯停在B2了,两人互相打了招呼后,就各自向停车场的不同方向走去了。
  辗转找了小半圈,林凡终于在一个角落的车位上找到了自己的雷克萨斯,坐进去他没有马上启动,而是打开车窗点了一根烟。
  林凡不太抽烟,数据挖掘工作本身就够熬身体的了,他不喜欢用过量的烟和咖啡让身体的机能加速老化,所以晚间困了也会喝点茶叶或者嚼嚼口香糖,再加上只要有时间就去健身游泳,让27岁的他看起来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现在抽支烟只是让他能在开车回家之前,让自己浑身肌肉和神经放松一下,虽然是混着着地下停车场特有的胶皮味……
  当时买这车首付了20多万剩下贷款买的,现在也都还完了,不为别的,只是这车油电混合比较环保,听着有点矫情,但林凡出门只要能用纸袋绝对不用塑料袋,算是为环保出份力吧。
  抽完烟,林凡把车开出停车场往东四环的家里开去,晚间不堵车,20分钟就开到了。停好车,想想明天周末终于可以睡个懒觉,起来再健个身,脚步跟着就轻松起来。
  这时电话却响了,林凡皱皱眉,这都快12点了,想着不会是他们经理让他明早接着加班吧。拿出手机一看,松了口气接起电话:“这都几点了,喝酒就别找我了吧。”
  电话那边陆峰大笑了几声说:“找你就一定喝酒啊,再说找你喝酒时候你也没几次答应啊!”
  “那是你太会挑时间,专门在我玩命加班的时候找我好吗。”林凡没有停下脚步,边说边笑着往小区走去,“说吧,什么事儿这大半夜的就憋不住了。”
  陆峰那头好像还有点嘈杂,像是找到了一个稍微安静一点的角落后才继续说: “后天周日校友聚会,我负责组织咱们系的,这不这几天召集人呢么,怎么样?有时间过来吗?”
  “周日?应该没什么事儿,我要是不加班就过去吧,就这事儿你用得着这么晚打电话吗?”
  陆峰好像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就是吧,那什么,祁天好像前一阵回来了,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过来……”
  陆峰突然冒出的这句让林凡瞬间停下了脚步,他的大脑好像当机一样,不知道怎样去调配身体各个部位去反应这句话,停顿了一会儿,感觉应急机能紧急启动了,才脱口而出:“哦,回来了……”
  陆峰见林凡没再说什么,就自己顺着刚才的话接着说了下去:“嗯,我也是才知道,好像也就回来了小半个月吧,听张罗这次聚会的人说,这小子现在混的可牛了,说是这几年他海外业务拓展的挺成功,给国内业务不断输血,所以里应外合的祁氏这两年才发展的这么快。这不,他这次回来这些人想拉他过来聚聚么,估计想着今后也能跟祁氏拉个关系什么的。”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又接着说:“你说也挺神奇的,在学校那阵好像除了打架惹事这小子就没干过什么正事儿,真没想到经商还挺有一套,还真是很难想象他一副商业精英范儿能什么造型……”
  说到这里陆峰停了下来,像是觉得自己说多了似的轻咳了一下,然后顿了顿才又问:“那你,周日来吗?”
  林凡抬头看了看天,今天倒是没什么雾霾,月亮的边界都能看的这么清晰,十年前刚到北京的时候也是这样,虽然星星比不上老家多,但是起码到晚上天空是干净清澈的,不像后来慢慢的就变了。
  思绪拉了回来,林凡继续抬起了脚步,对电话那头说:“我先看情况,到时候再说吧。”其实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去了。
  陆峰估计猜到了他的意思,没再深说,就说了声行,你要实在忙就算了,反正这次人也多,闹哄哄也不一定能有几个咱班的,他们要是非要打电话拉你来,我就说你加班下次再补请他们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林凡一直特别感谢陆峰这种大部分时候看着大大咧咧,但关键时刻却细心照顾他感受的这份体贴。就连最艰难的那阵,他也只是陪在自己身边,只要林凡不说,他就不问,只是想尽方法让他少一个人待着,讲讲八卦笑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和他一起跑步运动发泄。毕竟不愿意展现出来的,在最亲近的人面前也还是想刻意藏着。
  回到家后,把钥匙放在鞋架上,林凡没着急开灯,而是把背靠在墙上,闭上眼睛让自己休息了一会儿,然后才深深吐了一口气,六年,到底还是回来了。
 
  ☆、第 2 章
 
  晚上躺在床上,没有像想象中的辗转反侧,多日工作的疲乏和混沌的大脑,让林凡不一会儿就睡着了。但夜里在梦中总是听见有人在模糊的某处叫他的名字,他挥手试图剥开迷雾想看看叫他的人是谁,但就是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忽然声音戛然而止,然后有个人从他身后贴过来,侧到他耳边低声说:“三年,能等我吗”林凡转过头试图抓住这个人,但每每都抓住一团空气,他想大叫,但声音就是卡在喉咙里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
  慢慢睁开眼,把手臂枕在额头上挡住从窗帘透进来的光线,林凡转头看看床头柜上的表,“12:03”,居然睡到这个时候,可能最近真是有点儿透支了。
  多久没做过这个梦了,有一段时间这个梦总是反反复复出现,直到这两年才少了,要不是今天他以为自己都忘了。坐起来又发了一会呆,才甩了甩头,起身去了浴室。
  不打算因为任何突如其来的消息更改既定的计划,于是起身换好衣服,随便吃了口后就拎着运动包开车去健身房了。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跑了10公里,又去游泳馆游了1小时,林凡才觉得身心舒畅。
  到了周日,他先是给父亲打了电话问问家里情况,父亲说都挺好的让他放心,也嘱咐林凡在外面多注意自己的饮食和休息。
  挂了电话后,林凡又窝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了个电影,然后就打开书开始每周固定的学习。
  数据挖掘这个工作经常需要跟各种计算机语言打交道,虽然现在已经从基础的编程工作中脱离,但计算机语言本身更新替代的快,要做到随学随用才能在技术前端不被淘汰。
  好在学习对林凡不是很难的事情,可以说学习这件事本身就让他感觉到充实和安全,所以多年来这个固定的习惯就像健身一样坚持下来。
  但今天下午书上的各种语言和程序就是入不了他的眼,林凡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是一行一行往下扫着,但实际上一个代码也没看进去。他索姓把书甩在一边伸了个懒腰,然后就来到窗边看看楼下的小区。
  这是东四环边上的一个小区,是他父母早年买的,在他还上高中的时候,林凡母亲的一个表妹就开始在北京倒房子,那时北京房价还没到今天这种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这个表妹一直劝说她跟着一起投资。
  起初父母还是持谨慎态度的,毕竟要拿出家中大半积蓄,这对于一个以基本工资为生的家庭来说不是一件小事,但犹豫了很久后林凡父母还是下定了决心,因为父母对林凡一直以来的期待,就是希望他今后能在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学习生活乃至成家扎根,能够有机会去外面闯荡,而不是像他们一样在一个小地方守一辈子。
  首付完后,房子就一直由中介代租着,后面的贷款就用租金抵交,一直到林凡工作后才搬进来,没两年也把所剩不多的贷款一并还清了。
  林凡从窗外望去,看到楼下小区门口又堵车了,每到周六大家好像都着急忙慌往外赶,周日又陆陆续续的回来,探亲回来的,郊游回来的,赴约回来的……
  想到今天的校友会,他突然想今天那人会去吗?以前他可是真不太喜欢这种人际往来,不过这些年既然生意都能做这么大,姓情肯定也会变吧……林凡转身回到屋里,双手搓了搓脸,告诉自己不要再想,跟他已经没关系了。
  ……
  早上林凡开着车行驶在去公司的路上,怕堵车他通常都会早点出发,周一更会比平时提前十分钟出门,但今天这路况着实不好,已经卡在三环这个路口等了三个红灯没挪地儿了,不是又交通管制了吧。这阵林凡看看表,估计能将将九点到就不错了,于是也只能无奈的打开车窗探出胳膊透透气。
  然后,就又从后视镜里面看到了斜后方那个黑色的路虎,林凡侧过头想看看开车人的长相,但从他的角度除非眼睛带拐弯,要不然无论如何也看不到。
  巧合吗?都看见好几天了,这车在北京大街上开着也没什么特别,只是它尾号有三个8就记住了。有两次在等红灯的时候开到了他侧面,但因为车膜是全黑的看不到人,而且每次都在黄灯转绿的瞬间就油门嗡的一声蹿了出去。
  在北京这种城市就算约着去哪儿可能还要找半天,因此连续几次碰到同一个车还真是让人有点好奇。不过这时前面车终于有挪动的迹象,林凡也赶紧正了正身松松离合跟着往前挪去。
  还是赶在正式上班之前就到了公司,刚进门,他们部门的一个小姑娘就跑到他身边来慌慌张张的说:“老大,出大事了!”
  这个小姑娘叫薛静,是今年刚毕业招进来的,一般编程和技术开发都是找男生因为工作强度太大。但前两年他们部门招聘的时候,感觉这个小姑娘生来就是写程序的,刚毕业就各种代码门清,用她自己的话说,她跟计算机交流起来感觉用意念就能达到共鸣。
  薛静有个特点就是好动,她父母起名字时候大概希望她能静若处子,但在她身上只体会到了这句话的下半句,在公司只要闲暇就去各部门串门,然后再将公司各种八卦分享到林凡这里。
  林凡已经习惯了她这样咋咋呼呼,走到自己工位上把钥匙放下,才问:“又怎么了?”
  薛静从林凡进门开始就一路尾随,像是终于等到他抛出了这个问题似的,赶紧宣布正确答案:“咱们公司要易主了!”
  “怎么易主?”林凡奇怪的问。
  “公司公告早上9点会群发送到员工邮箱,我们公司被祁氏买下了!”
  林凡不知道自己是被哪个消息惊到的,易主?前几个月年会上,老总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们正在不断的创造奇迹,我们会成为最亮的那颗星,怎么才过了几个月就转手了?祁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