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黄小豆作妖记 作者:那个香(上)

字体:[ ]

 
  文案
  黄小豆的豪言壮语“身高是用鞋垫垫的,腹肌是画出来的,作妖我是无人能及的!你,我追定了!”
  贺展书叹气“和你出门我总怕被人误会咱们俩是病友被精神病院带走!你放过我吧!”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展书,黄小豆 ┃ 配角:贺展颜 ┃ 其它:嬉笑怒骂,倒追,作妖出幺蛾子
 
 
第1章 老人言要听
  看着那辆黑色奔驰大越野开出地下停车场,黄小豆从旁边那辆车的底盘下爬出来,滚了一身的土都来不及管,兴奋地看着手机里拍出的照片。
  妈呀,腿真长,看着好姓感。
  就冲这个腿,说啥也要把贺展书拿下。
  照片里的贺展书步履如风的走着,动作潇洒身姿挺拔,怎么看都特吸引人。估计今天心情不咋地,微微蹙眉,凶巴巴的有那么点吓人。但无损他在心目中男神的地位。
  黄小豆凑上去在照片上亲了亲,心满意足的把手机收起来,明天继续监视!
  看看时间,黄小豆赶紧往外跑,他要赶紧回家了,爷爷说只睡俩小时的,再不回家爷爷要骂人了。
  贺展书转着方向盘,眼镜往后瞄,这两天总感觉有人在监视他,果然在他的车子刚要转弯的时候,倒车镜里就看到一个身穿黄色羽绒服的人从车底下钻出来,贺展书轻点刹车,想看看是谁这么不知死活的监视自己。到底要干嘛。
  就看到这黄衣服的小子举着手机吧唧吧唧亲了两下。
  贺展书眉头一皱,这打扮的和海绵宝宝差不多的小子到底是谁?
  想把车停下把这小子抓过来问问,前边有车开进来,贺展书只好继续往前开错开通道。车子刚离开地下停车场,手机响了。
  贺展书车速也不快,一边接电话一边转方向盘。
  “展书啊。”
  电话里的声音苍老但很洪亮。
  “爷爷。”
  “我听说老黄病了,病的挺重的,我也回不去,你帮我去看看你黄爷爷,多带点礼。像我这么大年纪的老哥们也就剩你黄爷爷了,我们老哥俩那是一起下过牛棚过命的交情,他是一辈子的老学究,要是需要钱治病啥的你就帮个忙啊!”
  “我知道。”
  “想当年啊,我们,,,”
  老贺头大有忆往昔的常聊架势,要给贺展书第一千零一次的说说想当年。
  贺展书头疼,那就不是一千零一次了,那是十万零一次,从小听到大听了三十几年了。
  “前边有警察,我开车不能打电话,回头说。”
  贺展书赶紧挂了电话,想下班和哥们休闲的计划也打乱了,去看看黄爷爷吧。
  贺黄两家算得上世交,爷爷那辈就是过命的交情,不过后来爷爷做了生意,黄爷爷回学校教书,搬家工作调动的两家来往不多了,黄爷爷退休以后回到本市老家,贺爷爷搬去山清水秀的地方养老了。老哥俩见面的机会不多但交情很好。
  贺展书逢年过节的都会代表家里去看望黄爷爷。
  黄爷爷生病他肯定要去探望的。
  说起来,老贺头和老黄头还算得上志同道合的老校友呢,那个年月黯淡无光,被迫害的厉害,他们老哥俩恰好是研究古董古物的,破四旧,他们首当其冲。后来平反昭雪,老黄头回归校园做了老师,一直到老都是两袖清风。典型的文化人老教授倔强认真,满腹经纶就是没钱。
  贺展书尊重这位老先生,小时候也在这位爷爷身边玩过,打算着先去看看黄爷爷,如果是因为资金问题,他就安排黄爷爷住院,保养身体为重。
  熟门熟路,一直开到很多年历史的老旧小巷,车开不进去了,贺展书拎着东西下车。
  三间平房,贺展书一进院子就看到院子里晒着白色挺时尚的运动鞋,还有牛仔裤,心里嗯?了一声,一直以来不都是黄爷爷一个人住吗?家里什么时候有了年轻人?黄爷爷的家里人不都在外地吗?
  听到屋里传来咳嗽声,贺展书扬高了声音。
  “黄爷爷,我来看看您。”
  里边的咳嗽一顿随后传来有些惊喜的声音。
  “展书啊,快来快来!我这刚醒你就来了,快进来外边冷。”
  贺展书推开门的时候就客气的笑出来,一进屋子就看到黄爷爷在西屋的床上半躺半靠,病气的脸上都是笑。
  东屋的门关着,不知道谁在住。
  “您病了怎么没告诉我一声,我好带您去做个检查。什么病,好点了吗?谁照顾您呢。”
  贺展书看到黄爷爷心里咯噔了下,算起来也快八十岁了,这气色不太好,脸上都有点浮肿了。
  “我孙子照顾我呢,他爸妈在外地工作离不开,我孙子就过来照顾我了。老毛病了,肺不太好。”
  “还是去医院吧,我这就背您去。”
  黄爷爷笑着摆手,不去了。
  贺展书知道老黄头的担心。
  “我来的时候我爷爷给我下命令了,必须照顾好您,当年要没有您寒冬腊月跳进齐腰深的泥塘把我爷爷救出来,我爷爷就活不成,更别说娶我奶奶生我爸,那就更没我了。这次您要听我的,一切有我呢,走。”
  说着就要去背黄爷爷,黄爷爷笑着拍拍贺展书的胳膊。
  “不去不去,就是感冒咳嗽没好利索。不麻烦你。展书啊,你说起以前了,我也怪想你爷爷的。我们老哥们五六十年的交情啊。那时候我们都光棍,看别人下乡都搞对象我们就击掌为誓,一定要结娃娃亲做亲家。”
  贺展书一笑,那真的是苦中作乐望梅止渴啊。
  “可惜啊,我生的是儿子,你爷爷也是儿子。这娃娃亲就没做成。到你们这一代了,我一个孙子,你爷爷比我有福气,有个孙女还有个大孙子。”
  “黄爷爷,我妹妹年纪小,去年大学刚毕业。”
  贺展书听明白了,这是想让他们两家结亲吧,说实话他舍不得家里那丫头,虽然调皮捣蛋年纪还小呢,让她玩几年再说。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是说,我们的话你们没必要执行!娃娃亲不作数的啊。”
  老黄头都坐直了,抓紧贺展书的手,有点紧张。
  这话让贺展书不懂了,难道特意提起来不是为了老一辈的口头协议吗?
  老黄头真的格外紧张了,伸脖子往外看看,没听到啥动静,用力抓住贺展书,笑容也消失了。特别严肃。
  “以前我在外地教书,我孙子黄小豆就在我身边长大,这小子聪明,但他聪明的过分了,眼尖手巧,我是做古董研究的,什么老物件一看他都能仿造出来。心思活鬼点子多歪门邪道也不少。想法一个接一个的。一旦上了心执着得很!”
  贺展书懂了,这是黄爷爷要托孤,让他照应着点黄小豆。
  “黄爷爷您放心,我会照顾提点黄小豆,不让他走歪路。”
  “不不不,你这孩子怎么一直打断我的话,我是说,你千万别跟他接近,有多远走多远。”
  贺展书彻底蒙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黄爷爷手上的青筋都鼓起来了盯着贺展书的眼睛极力警告。
  “娃娃亲不算数,你别管他,和他划清界限千万别管他,你就当不认识他啊!一定要做到啊!”
  “为,为什么?”
  “他对你起了,,,”
  “爷爷!”
  黄爷爷的话没说完,院子里就噼里啪啦的传来脚步声,话音未落房门砰的就被推开。
  “千万别和他接近啊!”
  黄爷爷又一次叮嘱。
  起了什么?贺展书没听到,在想问都来不及了,一道黄风刮了过来。
  贺展书刚觉得背后生风,不用回头,穿着黄色羽绒服的小伙子就到眼前了。
  贺展书抬头看了看,眼睛眯了一下,这不是的在地下车库监视他的那个打扮的像海绵宝宝的小子吗?
  这是黄爷爷的孙子黄小豆?
  黄小豆眼睛唰唰冒光,盯着贺展书,跟饿了三个月的狼崽子看见了肉一样,眼珠子都发蓝了!
  一把抓住贺展书的手,用力的晃了晃。
  “你好你好,我是黄小豆,你是贺爷爷的大孙子贺展书吧。久闻大名啊,你还记得我吗?咱们见过的呀。虽然很多年没见了但一看到你我就跟你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呢,你说这算不算一见钟情啊!”
  贺展书被这扑面而来的热情冲一跟头,语速极快蹦豆一样噼里啪啦往外倒,从自我介绍直接跨到一见钟情上了,贺展书不知道说啥好了。装什么久别重逢,他监视自己那几天怎么说?
  尤其是这炙热的眼神,在他身上扫了三次,跟做了三次核磁共振差不多,透过皮都看得到骨头了。
  这眼神让人瘆得慌。
  “你好。”
  贺展书尴尬的说了句你好。不知道怎么接话。
  黄老头非常了解自己的孙子,赶紧咳了两声。
  “豆子,给我倒杯水去。”
  “好!”
  黄小豆依依不舍的在贺展书手上又摸了两把,转身去倒水。一边走一边逼逼。
  “我很了解你呀,你今年三十三了,身高一八七体重一百四十斤六块腹肌感情空白没有恋人,继承祖业做古董生意经过你手的古董都没有赝品,人送外号古董界王子,哦,这个外号是我给你取得,我觉得你超帅特别有人格魅力啊,爷爷你喝热茶吗?啥时候你让我去你的古董店看看你的收藏啊,我听说你们家有不少好东西价值连城,其中大多数都能送进博物馆当镇馆之宝啊。爷爷你饿不饿啊我给你做点东西吃啊。你吃饭没有留下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语速快,和贺展书说话也顺便问问他爷爷,都分不清他在和谁说话。
  黄老头一推贺展书。
  “我过几天回我儿子那边养病,你就别来了啊,记得我的话和豆子假装不认识,别和他牵扯,我不能对不起你爷爷。快跑啊!快点!”
  声音压得低,着急的催着贺展书,快跑,别在这了。
  贺展书被这爷俩弄得啥也不懂了,只好顺着黄老头的意思起身。
  “我走了,黄爷爷您好好养病!”
  贺展书借着给黄爷爷扯扯被角的动作,把一个很大的红包塞到被子下边。
  黄老头对他挥手,快点走!
  贺展书赶紧抬步就走。和黄小豆走个面对面。
  “留下吃饭啊我这就去买菜,你说我们两家多亲密啊,都有娃娃亲约定的,说啥我也要去拜见一下你的父母才对啊,你看明天你有时间带我去看看你父母吗?”
  “我父母不在国内,我爷爷去养老了,家里就我妹妹。不太方便。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着急就往外走,贺展书没怕过谁,但他觉得这个黄小豆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他怎么稀奇古怪的,说话也乱七八糟?
  “和你妹妹见个面也好啊,哎!你走那么快干嘛我送送你啊!”
  黄小豆就要追,黄老头在屋子里用力的咳嗽。
  “豆子我喝水!”
  黄小豆没办法只好赶紧给他爷爷拿水杯,等他一溜烟的再跑出去的时候,贺展书的大奔早就没影了。
  贺展书仓促的离开这脑子里全都是黄小豆。
  如果感觉没错的话,黄小豆至少监视自己五天了。这第一次见面超级的热情。还说什么,和你妹妹见个面也好?
  贺展书似乎找到点眉目了,黄小豆想和他妹妹结娃娃亲?
  所以对大舅哥格外的殷勤?超级热情?
  黄小豆有二十五了吗?
  这一出出的,功利心似乎挺强,目的姓太明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