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纨绔少爷在村追妻+番外 作者:衾顾

字体:[ ]

 
文案:
周扬身为大院的富二代纨绔子弟,一身臭脾气天王老子都见之退避三舍
但自从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立志村,整个人就颓了,开启暴走模式——
祸害村里的鸡鸭禽类,见谁揍谁,跟村花传绯闻,弄的‘八卦’满天飞
直到他被人偷袭挨揍,在村子里遇到一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时云安
周扬顿时被惊艳,狂犬变忠犬,时云安做什么他都觉得好,有时候看到他还会莫名其妙浑身发热……
他似乎被这个男妖精下蛊了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云安,周扬 ┃ 配角:求收藏接档文死对头~ ┃ 其它:
==================
 
  ☆、请看内容提要——
 
  立志村是个民风淳朴的小乡村,虽然贫穷落后,但左邻右舍一直还算和睦友善,在这儿过日子很踏实,就像波澜不惊的湖水一般。最近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一来就像那扑腾进去湖水里的鸭子,成功搅乱了整个宁静的山村。
  时云安背着一沓砍好的柴火,刚刚迈进村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吵嚷——
  “CAO!老子早晚他妈的离开这个鬼地方,到时候我他妈放人民币鞭炮庆祝,施舍你们这破村里面连根烟都没有的一堆穷鬼……”
  是一个男生骂骂咧咧的声音,他的声音还挺好听,可总是这么暴躁。时云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男生才来到村里三天,却已经搅扰的所有人都不得安宁了。他叫周扬,今年二十岁,据说正在读大学,不知怎的好像把人揍的半死还不知悔改。就被他父亲趁着他喝醉了酒悄悄托人送到村里冯爷爷家,让他呆上一段时间磨磨姓子,可别说两个月了,就以他这种状态时云安觉得一周都够呛。
  这位周扬据说是军区大院出来的豪门公子哥儿,被送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气的把冯爷爷家里的东西砸了个遍来泄愤,吓的冯爷爷和他儿子跑到隔壁邻居家去住的。
  过了一夜周扬就意图逃跑,结果发现这破地方四面全是山,根本没有通车的地方,他手机还没了,跑都跑不走,他爸是铁了心的要把他扔在这破山村!周扬开始慌了,又命令冯爷爷联系他父亲,依旧未果。
  于是周扬在这里就以骂人,折磨鸡鸭鹅猪水稻苗子等等村民赖以为生的东西撒气,他并不是只有蛮力没有脑子,周扬知道这穷山恶水里村民的活计就全仰仗着这些。他故意这么做,就是为了让那帮村民忍无可忍把他撵走。
  但是他不知道,他所损坏的所有东西他老爹都派冯爷爷双倍赔偿了,村民们都巴不得他在多破坏一些呢。
  此时此刻不知道谁又惹到这位少爷了,大嗓门能传出去三条土街,时云安心想回家还必须经过他,真闹心。无法,时云安踌躇了片刻还是走过去了,就当没看见这个人就好了!时云安天真的想着,眼睛一直盯着地面打算快步走过,结果——
  他还是太天真了,周扬正‘勒索’了几根烟低头咬着,皱着眉头嫌弃这眼,无意中一打眼就看到一个鹌鹑似的背着捆柴无视他的时云安,顿时浓眉一挑:“喂,你,站住。”
  时云安脚步一顿,只好惴惴不安的站那儿,也不敢抬头。周扬吞云吐雾间他感觉一阵阵的烟味儿侵入自己的鼻尖,时云安控制不住的皱了皱眉。
  结果他这一个控制不住让周扬迅速的捕捉到了,来这儿穷山僻壤三天了这里的人也跟个木头桩子似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对他露出这种‘厌恶’的表情。周扬顿时来了兴趣,撵走了旁边被他欺负的哭红鼻子的两个男生,把时云安揪了过来,怪声怪气的:“喂,你干嘛不看我。”
  “看、看你干啥?”时云安磕磕巴巴的问。
  周扬眯起眼睛,那道令时云安毛骨悚然的视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让时云安觉得周身都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他忍着皱眉和拍开周扬勒的他发疼的手的冲动,毕竟这是个少爷,他不想和这样的少爷结梁子。果然周扬看到手里抓着的人,好像一副刚刚上山砍完柴挖完煤的模样,周身黑不溜秋,他一抓一把煤印。
  他这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全然无刚才那一瞬间的有趣感,周扬厌恶的松开他:“滚滚滚!”
  这一天,没有一个地方让他看着顺眼!看着周扬气鼓鼓马上又要发飙的样子,时云安忙不迭的‘滚’了。
  被周扬耽误了点时间,时云安回去烧炕晚了几分钟就被王翠凤一顿好骂,她坐在板凳上嗑瓜子,唾沫纷飞间瓜子皮子吐了一地,还是那些听惯了的粗话:“老四!你老子腰不能凉着不知道?这火都他妈快要灭了才知道继续烧,养你还有一点用了没有,废物!都是废物!”
  其实王翠凤在灶里添几根柴就不会凉,可时云安也没计较,淡淡的笑了笑:“知道了,妈。”
  王翠凤是他爸在他妈死后讨的老婆,就是他继母。时云安叫她一声妈是应该的,他说完就沉默的在灶里添柴火,刚才帮许三叔搬煤造的灰头土脸的侧脸在灶火的忽明忽暗闪烁下,极为平静的听着王翠凤絮絮叨叨,说是二哥三哥去隔壁村帮忙回来了,要炖只鸡,让他过会儿去拔毛。
  结果时云安到了圈里就发现自家那只高傲的母鸡竟然被踩死了,横尸鸡圈,至于是谁干的时云安用脚趾都能想的出来。在城里耀武扬威的公子哥儿到了村里,竟然只能欺负一些鸡鸭鹅,真是可笑。但周扬可不可笑有关他什么事呢?面对着死去的鸡,时云安为难的皱了皱眉,半晌后才拔毛将它分尸送进去厨房。
  王翠凤自然不知道鸡已经死了,她看到时云安还把鸡剁好送过来满意极了,难得夸了他一句:“老四成啊,我看咱家哥几个儿就数你最听话!”
  老时头四个儿子,时云安最小,今年才18,比起其他三个‘翅膀硬了’的哥哥的确最听话,他含糊的笑笑,跟王翠凤说了声就回屋了。时云安从简易的布包里拿出书本,自动屏蔽了周围的嘈杂,开始专心致志的琢磨功课。立志村小没有高中,时老头也曾经想让他将巴把初中读完就算了,下地帮着做农活。是时云安难得失态的各种求,时老头才勉强同意时云安去立志村上面的聚宝镇读高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