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樱桃琥珀 作者:云住(上)

字体:[ ]

 
  文案:
  小城女儿林其乐二十多年人生顺风顺水,无灾无难,唯一的遗憾可能只是没有早恋。
  天之骄子蒋峤西人生二十多年悲喜交集,遇到林其乐那一年,他自认走上了一场大运。
  ---
  报纸上说,一九九〇年中国出生人口2621万。这其中有林其乐,有杜尚,有余樵,有她身边无数的同学同事亲朋好友,自然也有蒋峤西。
  *两小有猜,天降型竹马,1v1,he。
  *都市爱情小品,主人公是九零后最初一代。讲述从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从小城到大都市,直到婚姻殿堂的女孩成长故事。
  *蒋峤(qiáo)西。
  *每章后面的注释是写给00后读者(如果有)看的,多为千禧年前后风物,可直接跳过。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其乐、蒋峤西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生活在小城国企大院的小女孩林其乐,天真烂漫,被友人亲人呵护,生活简单幸福,九岁那年,她遇到了姓情阴郁,来自省城的数学天才转学生蒋峤西,被带入到他此后二十年悲喜交集的生命里。两个姓格截然相反的年轻人,随着世纪更迭,家乡搬迁,国家经济发展,他们与身边朋友一同长大,历经成长的酸甜苦痛,最终收获了属于中国九零后独特的人生体验。第一批九零后即将迈入三十岁的门槛。回望他们的人生历程,这是经济飞速发展,新老价值观碰撞,社会日新月异的三十年。
  本文自千禧年始,讲述了一个关于勇气、独立,关于家庭、父母、教育,更是关于爱的时代成长故事。人物众多,时代细节详尽丰富,写尽人生百态,成长之痛,成长之幸。
 
 
第1章 
  林其乐一生中曾遇过无数看起来跨不过去的坎。
  每一次她都跨过去了。
  九岁那年,发生了一次意外。
  “没路了。”余樵个子高高的,踩过了那道悬崖边,有细沙碎石从他鞋底蹭下去了,远远地跌落下山崖。
  回音好久都没停,不知有多深。
  杜尚瘦瘦的,在旁边背着书包,两腿直打哆嗦。他伸长了脖子,也探头往悬崖下面瞧,就只瞧了一眼。“不行不行不行——”杜尚后退几步,脸色惨白,“太吓人了,回去了。”
  蔡方元,一个胖子,落在老远老远后面。明明他也和其他人一般年纪,九岁而已,身体却太过沉重,是个用两只细脚勉力支撑的球体。距离山崖还有几十米的时候,蔡方元就走不动了,他扶着膝盖气喘吁吁,骂道:“林其乐你带的什么臭路啊!”
  林其乐——四人中唯一的女生,她站到了悬崖边,居高临下,定睛瞧这片幽深的深谷。
  她又抬起头,瞪着几十米开外,悬崖对面那条幽深的林中小道。
  “我可以跳过去!”林其乐突然大声喊道。
  “你不能。”余樵从旁斜睨她一眼,立刻说。
  “你有病吧!”蔡方元在后面喝道。
  林其乐不肯放弃,她今天一定要去对面的养殖场,去看对面村民伯伯养的大白鹅。“我可以飞过去!”她喊道。
  杜尚从旁边直接翻了个大白眼,伸手过来拉林其乐两截粉胳膊:“回了回了回了!”
  林其乐心有不甘,把嘴撅着。太阳还未落山,他们四个小学生走在从山崖回校的路上。林其乐踩过地上厚厚的松针,听那咯吱咯吱的声响,她对杜尚、余樵一本正经道:“书上写过,如果我们刚才下定了决心,鼓起勇气,跳下去了,就会有翅膀从我们背后长出来,就可以飞了!”
  余樵个头儿最高,最少年老成,他双手揣在裤兜里,想是已经对林其乐这番异想天开见怪不怪。
  杜尚则从旁皱起眉头,他一皱就牵动额头上的创可贴。杜尚对林其乐认真道:“肉饼见过吗,樱桃,就工地食堂赵大妈窗口卖的那种。”
  杜尚伸出两只手,在自己跟前比划一个圆。
  “到时候真飞出去了,你的脸就摔成这么大!就这么扁!什么鼻子眼啊,都陷进去了,和葱花似的。胳膊腿也得摔扁了,就像那个大大卷——”
  蔡方元走在他们前头,正从兜里摸出大大卷来吃。杜尚告诉林其乐:“你看了吗,蔡方元那个大大卷还粉色的,就是你胳膊腿的颜色,到时候你摔下去就那么恶心——”
  蔡方元嘴里叼着一条大大卷,回头骂他:“还让不让人吃了!”
  山道穿越森林,临近山脚,有一道高高的关隘。这是群山市市政部门专程在此设立的,好告诉那些不知情的过路人:上山危险。同时也阻拦林其乐、余樵这种胡作非为喜爱“冒险”的屁孩。
  林其乐手扶着砖头块,从关隘上爬过去。
  杜尚跟在她后面爬,嘟囔:“今天走了这么半天也没看见大白鹅……樱桃,我放学想去你家看张奶奶送的小白兔——”
  “不行!”林其乐说,她的眼眶红彤彤的。
  “为什么啊?”杜尚不满意道。
  “你就会恶心人,”林其乐跳下了关隘,她搓掉自己手心上的土,“你还想恶心我的小白兔!”
  林其乐一个人往学校大步走去。四个人里她总是走得最快,风驰电掣,腾云驾雾一般。
  “不是,我……”杜尚欲言又止,他望着林其乐的背影,回头对另两人忿忿不平,“我没事恶心兔子干嘛啊?”
  城里纳税大户中能电厂,下午五点半才下班。其下设的电厂小学为配合职工家长们的下班时间,往往也把孩子们留到五点半才走。
  公元一九九九年九月六日,这是个星期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