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樱桃琥珀 作者:云住(下)

字体:[ ]

 
第40章 
  林樱桃留下一句“我倒点水给你喝”,就出门去了。蒋峤西低头摸着手里的猫,这小猫咪曾见过他,一见他就轻轻唤叫,叫人心生不舍。
  林樱桃的卧室确实比小的时候整齐多了。蒋峤西抬起眼,乍一望去,是简单的白墙,没贴墙纸,也不像小时候在群山那样,总贴满卡通人物和明星海报。
  林樱桃的床也不大,被子叠成圆鼓鼓的方形。蒋峤西的手不太舒服,他让那只小猫跳到了床单上去。
  身后是一张书桌。除了台灯、杂物盒以外,就是些堆在一起的乱七八糟的书。蒋峤西脑中很乱,很燥,似乎随时会有女人嘶声力竭的尖叫声冒出来,伴随着哭声。他看到一个厚皮本搁在林樱桃桌面上,封面他以前好像见过,是一群粉白色的小兔,和粉白色的大象生活在一起。本子里夹着支笔,蒋峤西用他包扎过的手把这本子翻开了。
  “我再也不要想起蒋峤西!”
  一句话忽然出现在他眼前。
  “蒋峤西他亲我了。2006年11月1日。”
  蒋峤西瞬间把这个本子合上了。这时身后门打开,林樱桃抱着两瓶红色的可乐进来。门外冒进火锅的香气,还能听到蒋政低低的话:“我后来去过多少工地,都没再吃过比娟子这个枣面馒头更好吃的了……”
  林樱桃用后背顶上了门,她脸上笑着,好像蒋叔叔夸她妈妈手艺好,她也与有荣焉。她没有注意到蒋峤西脸色的变化,塞到他手里一瓶可乐,然后坐在床边打开了自己的一罐。
  雪白的泡沫盈盈冒出来,她马上低头对准喝了一口,看她舔嘴唇的模样,还像小的时候一样爱喝甜汽水。
  只是她不会再像小时候,夸张地在蒋峤西面前喊叫:“啊!可乐好好喝哦!”
  蒋峤西低下头,沉默地看她。
  为什么,他不由的想,为什么每次“蒋峤西”伤害了她,又总能很快从她这里得到温暖的,近乎无私的回馈。
  林其乐那双樱桃眼睛忽然对上了蒋峤西盯着她看的眼神。
  “我给你开。”她说。
  她以为蒋峤西是手受伤了,所以连个可乐都没办法打开了。
  “你墙上怎么不贴那些画报了。”蒋峤西突然问。
  林其乐也抬起头看了看。
  “搬家的时候被工人撕坏了,”她说着,把可乐递回给他,“后来就没有买新的了。”
  “怎么不买了。”蒋峤西说。
  林其乐努了努嘴。“学习重要啊,”她说,“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明星了……”
  那个总是喊着做题头疼,哭着要他的作业本来抄的小女孩,已经变成能考上实验南校省招生的“好学生”了。林其乐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对蒋峤西来说,这恐怕是比少女的青春期发育更难以估算的谜题。
  林妈妈从外面推门进来,又拿了只碗,看起来是新涮好的一些火锅菜。她端过来:“你们俩怎么还不吃啊,都要凉了!”
  蒋峤西忽然低下头,他感觉在娟子阿姨面前都觉得无地自容。
  林其乐接过妈妈给的碗,她小声说:“蒋峤西的手包起来了,要不给他一个勺子。”
  “行,那我去拿。”林妈妈说。
  “不用,阿姨,”蒋峤西忙抬起头,说,“我没什么事。”
  林妈妈出去了。他们两个小的坐在一起吃涮好的火锅菜。
  “你怎么了啊?”林其乐试探着问。
  蒋峤西低头用受伤的手拿碗,另只手拿筷子夹一块总是滑走的鱼丸。
  “你爸妈……又不高兴啊?”林其乐问。
  “他们就没有高兴的时候。”蒋峤西说。
  林其乐说:“你不是考得很好吗。”
  “考得好有什么用。”
  “什么意思?”
  “可能等我三十、四十岁了,”蒋峤西抬起眼,他的眼里泛着平日很少见到的湿润的光泽,“他们还是会认为我这里不行,那里不够,比不上我万一没死的哥哥,蒋梦初。”
  他有一张吸引人去凝视他的脸,英俊得不真实。
  林其乐把碗筷放下,紧张道:“你要不要看漫画。”
  她绕过了蒋峤西身边,蹲下到书柜下层快速翻找:“上次杜尚买的,他们都喜欢看的。”
  一本叫做《海盗路飞》的皱皱巴巴的漫画书被塞到蒋峤西手里。
  蒋峤西放下碗筷,拿过来随手一翻。这漫画书字好小,一页纸切成四个版面。蒋峤西拉过封面看了一眼:新疆青少年出版社。
  “杜尚和余樵他们都看得哇哇大哭!”林其乐夸张道。
  蒋峤西说:“那为什么要给我看。”
  林其乐站在他面前,笑了:“杜尚说心情不好的时候看这个,就可以哭得把什么都忘了!”
  蒋峤西沉默了两秒。
  “樱桃,”他吞咽了一下喉咙,抬起眼,“你是不是哭过很多次?”
  林其乐手揪着睡裤,忽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林妈妈从外面推开门,撞见两个小孩一站一坐,正在一个谁都不说话的当口。她轻声说:“峤西啊,你饭吃完了吗?”
  蒋政穿上外套,走到了林其乐的卧室门外。他眉头皱着,透过门缝,看到林海风的闺女站在那里,而他自己的儿子蒋峤西坐在人家椅子上,有种喧宾夺主的劲头。
  “我先回去了,”他对门里说,把烟揣进口袋,“你把饭吃完,帮叔叔阿姨把桌子收拾了再走。”
  蒋政沿着楼梯下楼去,点了支烟夹在嘴里。他一直没收到梁虹飞的短信,这么多年的婚姻,让他对梁虹飞什么时候会迸出什么样的骂词,几点会打电话,会发短信,全都了然于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