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ABO咖啡撞牛奶 作者:风露沁酒

字体:[ ]

 
  文案江酩要让辜负母亲的江家人都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要毁掉江家的一切,毁不掉或者舍不得毁的,他就占为己有,比如这个被他亲哥在婚礼上放鸽子的纪家少爷。
  披着阴狠冷血皮本质是个舔狗的攻X撞伤脑子失忆傻乎乎的小美人受
  攻的信息素是苦咖啡
  受的信息素是甜牛奶
  本质是个披着狗血皮的小甜文
  避雷:
  1.受失忆,恢复之前傻乎乎
  2.攻和炮灰攻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3.是的,有个炮灰攻,但和受没有实质关系。
 
 
第1章 楔子
  现在是早上8点59分,再过一分钟,我将迎来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我要结婚了。
  对象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他叫江樵,是个alpha。
  是我向他求的婚,戒指也是我去挑的,他只负责伸出手指给我量了个尺寸,而后就没有再管过婚礼这件事。
  我习惯了,和他在一起,这些需要费心血处理的事情都得我来解决。
  他是江家的独子,是个被惯坏的公子哥,只会享受和玩。
  他不务正业,流连声色场所,每天回来,身上都带着其他Omega的信息素,那味道太过香甜,我自认比不过。
  我的底线放得很低,低到足够他来回试探而不发火崩溃。
  但我希望今天他不要让我难堪。
  再过三十秒,司仪就会宣布婚礼开始,我还是没有在大门口看到应该急匆匆赶来的人影。
  我的家人坐在台下,爸爸拉着妈妈的手,爷爷也板着脸坐在旁边,他们还不知道我这边的情况。
  这桩婚事是我提出和促成的。
  他们一向相信我的判断。
  现在我不相信自己了。
  时间到了,抒情浪漫的音乐响起,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台上,我没有等来本该执着我的手一起走过这一段路的人。
  我一个人走上台,能听到底下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司仪好像卡壳了,拿着话筒不知该说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好像不对。
  我的目光落在放戒指的小盒子上,盒子半开着,里面静静躺着一对对戒。它们在阳光下折射出光芒,刺着我的眼睛,我抬手将盒子合上了揣进兜里,而后调整好面部表情,让自己笑得别太难看。
  我转身,与在场所有来宾致歉:“抱歉,让各位白跑一趟了,我单方面宣布,婚礼取消了。”
  台下的江伯父明显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急切道:“要不再等等,江樵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我打个电话问问?纪寻,你先别急!”说着便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我对这个行为并不抱有任何期待,在此之前我也轰炸过江樵的手机,但对方始终是关机的状态,以往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解释就是他在夜店里又喝多了。
  我想他还是不要接的好。
  丢人。
  江伯父还想错了一点,我并不急,这场婚姻于我而言只不过是一场仪式,作为终结我这六年恋爱的一场仪式。
  如果他出现了,我与他的恋爱关系就会在今天结束,未来,我们会成为彼此正式且唯一的爱人,是法律保护家人祝福的关系。
  可如果他不出现,那也不过是宣告了我这六年的爱情死了,死在了,婚礼上。
  与江樵结婚并不是我唯一的选择,而江樵与我结婚却是整个江家唯一的一个出路。
  在破产边缘的江氏集团需要纪家的帮助。
  所以,是江樵不能没有我纪寻,而不是纪寻不能没有江樵。
  我迎着父母亲担忧关切的目光,笑了笑,说:“爸爸妈妈,你们知道我最讨厌不守时的人了。这次我不想忍了。”
  现场议论声四起,我走下台,爷爷拉过我的手,心疼又愤怒的道:“爷爷尊重你的一切想法。江樵那个臭小子根本配不上我们小寻!”
  爷爷一向看江樵不顺眼的,老人家的眼光毒,江樵那副吊儿郎当的作风在爷爷这里没落着半点好,爷爷没少在我面前批评过他,要在以前,我还能维护几句,但现在我只觉得爷爷说得好有道理。
  宾客开始退场,江伯父拉着我的父母企图挽回,江伯母只在一旁看着,偶尔说几句护着他儿子的风凉话。
  我知道江妈妈不喜欢我。
  事实上我也不喜欢她。
  之前都做好了结婚后受气的打算。
  现在没必要了。
  我也是爷爷奶奶疼爸爸妈妈捧着长大的小宝贝,凭什么要为了一个那么不靠谱的alpha去委屈自己呢?!
  这样想想,诸如此类的让步我为江樵做得实在是够多了。
  现场的工作人员开始收拾场地,我觉得自己无法在这个地方再呆下去,和父母说了一声,便独自去取了车,逃一般的离开这个我精心策划出的婚礼现场。
  我把车开上了环岛路,我把婚礼的场地选在了海边,也不过是照顾了江樵的爱好。
  其实这里的海风吹得我很难受。
  但现在我还是把车窗开到最大,让咸湿的海风灌入车里,刮过我的脸颊。
  我才没有要哭。
  该死的江樵,不值得我流一滴泪。
  手机的提示音打乱了自我逞强的安慰,我空出一只手划开消息界面,是江樵发来的消息,没有文字,只有图片。
  有好几张,其实我已经大致看出了内容,只是还是不死心的点开了大图。
  那个浑身赤裸陷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人还能是谁呢?
  江樵在看着镜头,看角度似乎是自拍。
  这些露骨的照片无非是来向我挑衅的。
  结婚之前我和他吵了一架。
  我让他和外面那些花花草草断了,他说他尽力。
  这个答案我很不满意。
  我知道他和别人一直暧昧不清,可我也清楚,他做不出出格的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