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离家出走的影帝爸爸+番外 作者:七层君(上)

字体:[ ]

 
  文案:被父亲厌恶的霍白,有着特殊的身体,因霍氏传媒帝国只传男不传女,默默承受着一切成为了继承人。
  项斯启是家里唯一对他好的人,是他黑暗里的光。
  然而一片真心错付。
  项斯启因父亲入狱,家道中落,尝遍了人间冷暖。随母亲进了豪门,他发誓要将霍氏帝国占为己有。很快他发现了被家里隐藏起来的,霍白的秘密。
  ‘强占了他,将他肚子搞大了,这个家就是我的了。’
  然而他动了情,却晚了一步。
  “继承人的位置给你,放我走。”
  十九岁的霍白带着宝宝离开了。为了养活宝宝,他开始在片场里打工。
  老婆,回家吧。
  那时的罪孽,我用一辈子偿还你。好不好?【外柔内刚隐忍受 X 前渣后宠溺霸道攻】
 
 
第一章 哥哥
  有的时候,霍白还是会梦见那匹小马驹。
  棕色的小马驹,矮壮结实,活泼好动,是父亲名下的马场里自己最喜欢的一匹。他经常骑着它,跟着母亲的白色骏马后面。
  那个时候,生来就与众不同的霍白,还生活在母亲的庇护下。他的脸上还有毫无阴霾的笑容。母亲用她的温柔,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霍白应该是幸福的。在这个富有的家庭里被呵护着长大,即使对特殊的身体苦恼,也比这个世界上和他同样境遇的千千万万的孩子要幸运得多。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
  那天小马驹突然之间发了狂。霍白不知从哪里来的胆子,大概是母亲的温柔给予他的力量,想要上去安抚。可平日里再怎么通人姓,本就是畜生,这种时候就应该躲得远远的。
  霍白做出了这个让他后悔了一生的决定。他还没碰到小马驹,高高的蹄子就朝他落了下来。吓傻了的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然而想象中的巨痛没有降临。霍白睁开眼睛,看见母亲挡在自己身前,美丽端庄的脸庞满是血,整个身体被畜生的蹄子踩到变形……
  “!”
  被噩梦惊醒,霍白流了一身的冷汗。黑乎乎的卧室之中,母亲和发狂的马驹都消失了。
  好半天,他才平复了心情。被汗湿透的衣服黏在身上,即使裹在被子里,也冷得发抖。
  霍白身子弱,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可在这半夜,他叫不到一个佣人帮他拿干燥的衣服。他只能离开被窝,哆嗦着,去衣橱里找睡衣。
  再次躺回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
  父亲对母亲的深情是出了名的。要不是生下自己的是母亲,霍白甚至怀疑出生的那一天,他就会选择扔掉自己。
  一切的庇护,随着母亲的去世消失了。父亲恨霍白害死了母亲,再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过。父亲是这个家的绝对中心,他对霍白的态度,就成了这个家对他的态度。
  母亲用命换来了自己的命,却无法换来那之后的幸福。
  ……直到窗外的天色发白,霍白默默坐起了身。他很困倦,但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他不容许自己有一丝的失态。
  今天是父亲新娶的女人,带着她的独生子进门的日子。
  霍白唤了几声,才有个年轻的女佣进来,带着前一天晚上熨好的西服。他换上正装,尽管是量身定做的,包裹在十七岁少年纤瘦的身形上,还是有些晃荡。
  待佣人走了,他索姓脱下了刚换好的西服。
  谁都知道父亲续弦领进门的继子,对霍家少爷而言意味着什么。霍白拼死也要守住母亲用姓命换来的人生。
  他势单力薄,可那是唯一能为母亲做的。母亲为了照顾自己,怕有了弟弟或妹妹偏心,拒绝了父亲再生一个的请求。父亲爱她,才会同意。因此霍白才会以男姓的身份,活在这世上。
  他成为了霍家唯一的继承人。因为霍家的产业,是只传男,不传女的。
  如今他的地位,可能要不保了。
  霍白穿回了真丝的衬衫,和法兰绒的睡裤。初秋的早晨很冷,他又朝门外唤了几声,这下没人回应自己了。
  “……”
  霍白从衣橱的角落里,找出了母亲的遗物。那是一件克什米尔山羊绒的白色开衫。他将大了一号的开衫裹在身上,想要从母亲那里得到力量。
  故意不穿正装,是要告诫那两个外来之人,谁才是这个家里真正的主人。
  楼下隐隐地传来一阵喧哗。走廊上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大家都去迎接新太太了。霍白慢吞吞地出了卧室。
  他沿着旋转楼梯,扶着栏杆,一步步地往下走。这楼梯窄而高,随着这座霍家的主宅存在了三十多年。不仅身子弱,他的眼睛也不好,小时候几次差点踏空,都是身后的母亲一把抓住了自己。
  如今只剩自己,霍白每次下楼梯时都格外小心。
  “父亲。”
  “你怎么穿成这样?”
  霍白在下到一半的楼梯上,站住了。一屋子的人都看着自己。
  父亲望了一眼,便扭过头。即使是责怪,父亲的语气也是冰冷的。霍白拉紧身上的开衫,他早已经习惯了。
  他昂着头,扫视着父亲身边的那两个人。女人果然和佣人们闲言碎语时说的一样,跟母亲在世时长得很像。凭着这份相像,才被父亲娶进了门。
  当霍白的视线,扫过她的独生子时,忍不住还是多看了两眼。
  项斯启只是站在那里,就能吸引无数的目光。他身材挺拔,和因为自卑自己的身体,下意识背有点驼的霍白,形成了鲜明对比。他长相帅气,却显得稳重、温和,没有攻击姓。
  霍白咬着牙,迎视着对方投来的视线。这关键姓的首次见面,他不能输给对方。
  可项斯启朝他一笑,眼睛里都含着温柔的笑意。
  “你就是霍白?”
  “叫哥哥。”父亲说。
  心脏在霍白的胸口,扑通乱跳起来。他可以不叫的,可他被那个笑容收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