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萌兽美食园+番外 作者:枭荣(下)

字体:[ ]

第50章 小龙争夺战
  离升堂审讯的日子越来越近,为了帮助赵师傅, 兰老板和食肆里的大伙儿想了好多办法。但这一圈忙活下来, 他们最终却得知, 帮赵师傅留下小宝的途径只有一个:花钱将小宝从兽馆里买下来, 再到官府里去办理文书,让赵师傅“合法”地收养小宝。
  然而, 祁砚从兽馆里打听到, 普通的有翼龙售价都极为昂贵,更别提珍宝龙是有翼龙之中相当稀有的分支品种。不要说赵师傅,就算把他和司冬墨剩余的所有收入还有兰老板自己的私人积蓄全部拿出来,也不够买下小宝。
  所以,凑钱把小宝“赎回来”的这条路算是走不通了。
  在开堂前的一天, 祁砚和司冬墨到衙门里探望了一次赵师傅。老人虽然被拘押起来,但衙门内的环境还算不错。由于吃住都和小宝呆在一起,他的精神较为振作,还和他们若无其事地说笑了一会儿。
  祁砚拿了些好吃的带给赵师傅和小宝,并把次日开堂审讯时可能出现的判决结果告诉了老人。他的措辞很小心,把小宝的归属权以及兽馆有权收回小宝的道理和老人明明白白地讲了一通。
  为了不刺激到老师傅、让他进一步伤心,祁砚在话语里留了些余地,但赵师傅到底觉出些味道。
  “明天的官司……老朽可能会被判把小宝归还给兽馆,是么?”
  祁砚看着老人消瘦而憔悴的面颊, 为难地点点头。
  “这几天我们想过一些办法, 比如证明兽馆在饲养小宝的时候虐待过它, 让它差点饿死, 以此要求官府重新审查兽馆对小珍宝龙的所有权与贩卖资格。
  但这一方面,此事的证据很难收集,另一方面,兽馆能开到这么庞大的规模,虽然里面虐待异兽或导致异兽莫名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但官府每年批准他们捕捉和售卖异兽的文书还是一样不少。兽馆在官府里肯定有靠山给它撑着,官商沆瀣一气。从这方面来着手,打官司成功的几率也很低。”
  老人蹲坐在简陋的草席上,静默了一阵。
  在他旁边,小宝对发生过的一切完全不懂。它和司冬墨玩了一会儿之后,乖乖地坐在老人的身边,小爪子里抱着一只它最爱吃的牛肉烧饼,塞在嘴里吧唧吧唧地咀嚼着,吃得可开心了。
  不经意间发觉赵师傅情绪低落,小宝放下手里剩余的半张烧饼,慢慢爬到老人的怀里。它像往常一样腻歪地粘在他的身上,低声呜呜地叫着,大眼睛眨巴眨巴,似在询问他为什么不开心。
  老人慈爱地看着它。他摸了摸幼龙的大脑袋,又挠了挠它毛绒绒的脖颈。受到温柔的抚摸,小宝舒服得眯起了眼,懒洋洋地靠在老人的膝上,随意地伸展着肢体,爪子握成小拳头在空中挥舞着。
  接下来的时间里,老人一句话也没有说。他把小宝抱在怀里,一点一点地喂它吃东西,又给它喝了甜味的米浆,面上无甚表情。祁砚和司冬墨坐在他对面,看到沉默的老人抱着天真无知的幼龙慢慢地吃着东西,他俩对视一眼,内心有些不安。
  一顿饭吃过之后,门外的衙役前来催促,用棍子梆梆地敲着栏杆。祁砚只好站起来,老人也把小宝放在旁边的床铺上,给他们收捡着吃过的食盒与碗具。
  “老朽知道,你们尽力了。谢谢你们。也请你们替老朽谢谢兰老板和食肆的伙计们。”
  老人忽然开口,语气干涩,浑浊的灰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泪水。
  “嗯。老人家,您不必客气。”
  赵师傅又看向司冬墨。
  在此时此地,最感到自责的就是这个年轻男人——他原本跟着老人去山上是想要借机捉住给小宝投毒的猎人,再教训教训、威胁一下就算完事,并不打算惊动官府。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司冬墨在山里捉到的居然是一个魔国人,这一下子就由一桩小事而闹成了涉及到朱国安全的大事,不得不让官府牵连了进来,才把老人悄悄养着小珍宝龙的事情给暴露了出去。
  老人朝司冬墨走了过来,干瘦的手掌握住男人的胳膊。
  “小伙子,你不必自责。”赵师傅郑重地拍了拍他的手腕,“你做得一点没错。倘若放任一个魔国人在毛竹山一带游荡,这凶险的歹人今天能毒伤一只小龙,明天就能毒死一个大活人,之后还不定怎么作恶。对于山里的百姓来说,都是一个不确定的祸患。你一定一定不要觉得内疚。”
  司冬墨咬着唇,眼里波光闪烁。他没想到这个时候老人不但没有埋怨自己,还为自己而着想,一个堂堂男子汉登时就红了眼眶。他咬紧了牙关、绷住了脸,点了点头。
  赵师傅缓缓地转向床铺,看到幼龙在上面无忧无虑地钻来爬去,长长地叹了口气。
  “说实话,老朽在把小宝捡回家喂养的那时候起,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来临。”老人悠悠叹道,“老朽日夜担忧,常做恶梦,梦到有一日小宝无故失踪,再找不见……”
  他定定地看着小宝在床铺间自在玩耍的背影。良久,外面的衙役又来催促,赵师傅迟缓地回身,对两个年轻人说道:“老朽无事,你们安心回去便好,不必担忧。”
  “那好。赵师傅,我们先告辞。”
  祁砚和司冬墨在衙役的带领下走出了官府。在回去的路上两人各怀心事,低着头闷闷地走着。
  “祁砚。”
  “嗯?”
  男人转过脸,对他说:“我今天看见赵师傅,他抱着小宝吃饭的时候,就像照顾自己的亲生子一样。他面上装作没事,可若是明日衙门真的下令让他把小宝归还给兽馆,他会不会伤心欲绝,神智崩溃?”
  他的想法也正是祁砚所担心的。赵师傅孤家寡人一个,小宝的存在是他寂寞生活里的好伙伴,更是他独自在世间生存下去的精神慰藉。上次小宝中了毒老人都担心成那样,这次若是要把幼龙从他身边夺走,对他的打击只怕会更大。祁砚不知,这一次老人是否还扛得住这样的离别。
  他们一路默然地回到了食肆。听了祁砚的叙述之后,兰老板摇了摇头,神色无奈道:“我今日专程去衙门拜访了苏大人。他告诉我,魔人是他抓获的,案子本来该他来审,可是审到一半,郡令府那边突然派来了官员,强行要求介入此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