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我怀了情敌的孩子+番外 作者:长江以南

字体:[ ]

 
  文案:我叫乔郁,一朝醉酒,和情敌发生了关系,悲催的是还怀上了情敌的孩子,万般无奈下,我决定生下来自己养着,没想到情敌却找上了我……
  理智坚忍怀孕受X痴情霸道总裁攻
 
 
第001章 醉酒一夜情
  我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张医院B超单,我想抽烟,可看到这张单子,我把烟放下了。
  我怀孕了,孩子是沈家霖的。
  沈家霖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情敌。
  两个月前,我和沈家霖一起从西北雪狼特种大队退伍,退伍前夕,我约暗恋了五年的大队军医谢心远出来喝酒,打算来个醉酒表白,意料之中,谢心远又约了沈家霖。
  沈家霖的心思我知道,就像他也知道我的心思,我们俩明争暗斗,互相较着劲儿,就看谁能先得到谢心远的心。
  可谢心远好像没这心思,我们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我俩的心思,反正每次有一个人约他,他就会叫上另一个人,所以那几年我们经历过无数次的三人行,到后来少了一个人都觉得别扭,真他妈诡异。
  最后这次,谢心远还是这样,我约他,他就约沈家霖,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也没觉得失望。
  只是表白这事儿我是一定要做的,不管成败与否,就当是给自己的军旅生涯做一个交代。
  我们三个人像往常一样,一瓶对一瓶地吹,谢心远酒量不错,五六瓶下肚还脸不红气不喘,倒是我和沈家霖,或许是快退伍了有些伤感,没喝几瓶就醉了。我见沈家霖醉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指着他笑骂:“怂包!”
  骂完后,我想起来还有正事儿没办,也没管沈家霖还在场,抓着谢心远的手道:“心远,我喜欢你,从我一进大队开始就喜欢你,我知道你是直的,可我马上就要离开雪狼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说完我开始犯迷糊,眼前的谢心远越来越看不真切,睡着之前,我听见他说:“乔郁,对不起,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兄弟……”
  哦,原来沈家霖也没机会,那我就放心了。我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半夜我醒了,是被尿憋醒的。我觉得我还醉着,因为晕,晕到看不清身边躺着的人是谁,只知道是一个我非常熟悉的人,身体很熟悉,气息也很熟悉,我扶着脑袋想了想,觉得应该是我喜欢的谢心远,心里一阵欢喜。
  我蹭到他身边,在他略有些粗糙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嗯,感觉不错,还想再亲一下的时候,我放弃了,我想我应该在膀胱爆裂之前先去放个水。于是我爬下床,摇摇晃晃地去了卫生间。
  等我回来的时候,床上的人已经由躺着改为趴着,我眯着眼睛,看到模模糊糊的轮廓中,这人的屁股真他妈翘。啧啧,果然是我喜欢的谢心远,屁股都长得比别人的好看。
  我有些沸腾,不用看也知道,我下面已经起来了,我虽然不是禽兽,但是男人又有几个不禽兽的,尤其还是醉了酒的男人。
  我想我应该克制一下,最起码别让自己表现得那么急色,别那么不要脸地脱衣服,可是身体永远比脑子快,我也很苦恼。
  我扒.光身上的衣服,以极力控制过的速度和力度爬到谢心远身上,我抱住他,亲他的脖子和肩膀,手从他的衣服下摆伸进去,在他光滑的背上频频流连。我喟叹,有生之年我终于摸到我的谢心远了,此生足矣。
  谢心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先是闷哼一声,接着拱了拱屁股,然后半边身体开始扭动,像是要翻身,我有些害怕,但是酒壮怂人胆,我更加用力地抱住他,嘴里喊着:“心远,我好喜欢你……”
  我不知道谢心远一个军医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他一个挺身把我掼到床的另一边,我的后脑勺磕到床板上,于是我的脑袋更晕了,我想我的姿势一定很狼狈,想爬起来,下一秒却被压得动弹不得。
  “乔郁,你找死!”
  一句恶狠狠的话语在我头顶响起,我打了个冷颤,心想,谢心远一定是生气了,我很难过,我不想谢心远生气,于是我抱住他,狠狠地抱住他,我说:“对不起,我只是太喜欢你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晚了!”
  谢心远又说,我的心都凉了,我知道,兄弟是做不成了,所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冲动是魔鬼,我就是太冲动了。
  我闭上眼睛,有泪从我的眼角滑落,我用手背狠狠一抹,哽咽着说:“对不起,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我的唇一下被堵住,有什么东西从我的唇齿间钻进来,在我嘴里用力翻搅,我的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浑身泛起酥酥麻麻的痒,如同触电一般,我哼了一声,搂住身上人的脖子回应他。他像一头发狂的野兽,在我的身上为所欲为,我很兴奋,我喘着粗气,放纵自己在他身下沉沦 ……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躺在一艘飘摇的小船上,小船随着海浪起起伏伏,把我带向不知名的海岸,海水拍打着我的身体,我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我低低的叫着,喘着……
  醒过来的时候,我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我翻了个身,身旁是一具温热的躯体,我一把抱住他,是我的谢心远吗?
  我在他脖子里拱了拱,深深地嗅了一口气,然后,我愣住了。
  这不是谢心远的味道。
  我倏地睁开浮肿的眼睛,看着眼前半张俊逸的脸和修长的脖子,全身的血液都凉了。
  沈家霖喑哑的嗓音在我头顶响起:“醒了?咱们该算算账了。”
  我想我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除了因为眼前的人是沈家霖外,还因为我的屁股很痛,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眼前的沈家霖。
  我抖着腿往后挪了一尺,慢慢地掀开被子。
  “去哪?”沈家霖声音冰冷,大手一伸将我拽了回去。
  “上厕所。”我听见自己说,嗓子哑得像尖叫鸡。
  沈家霖低下头,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放开我,“去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