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听说有人要养我 作者:荒川黛(下)

字体:[ ]

 
第35章 长绳系景(五)(一更)
  “乱说。”宁见景嘴角一勾笑了下, 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起身走了。
  文诚忙喊了声:“老板, 你去哪儿?”
  宁见景头疼的很,没多大耐心的朝身后摆了下手, “喝酒, 你们晚上不用找我庆功了,账划俱乐部头上, 奖金回秦城了再说。”
  荆修竹垂了下眼睛, 小祖宗, 果然生气了啊。
  怎么哄呢。
  小王八蛋明摆着说过软硬不吃, 从他这段时间跟他的想出来看, 确实是软硬不吃, 这要想哄好怕死得自己从外头楼上跳下去, 才能博他一笑了。
  烽火戏诸侯的事儿他干不了了, 裂帛的事儿估摸着他也不吃,荆修竹想了想, 朝文诚勾勾手指,“哎,文成公主。”
  “干嘛?”
  荆修竹凑近了,低声开口,然后文诚瞬间睁大了眼睛, “你是开玩笑的吧!”
  “没开玩笑,我先走了啊。”荆修竹拎起队服,迅速闪人了。
  这时, 主持人走上了台开始宣布表演赛的冠军。
  虽然表演赛不设冠军奖杯,各家战队也并不是很在意,但粉丝们的心情却不一样,尤其上赛季的FRG,粉丝们早就在等这个扬眉时刻了!
  主持人宣布的话音一落,场馆里顿时响起了巨大的掌声,几乎掀翻穹顶。
  这不是正赛,没有赛后采访,主持人便直接开始进行今年进行的新环节了。
  各家青训营小队员们的对决。
  青训队员没有上过场,也没有强制姓的直播合同,每天忙着训练都顾不上了,自然也不会去直播吸粉,所以大多都名不见经传。
  主持人介绍完,掌声也稀稀拉拉的并不热烈,甚至有些观众都悄悄离场了,不过也只是少部分人罢了。
  大部分人都还留下,想要看看各家战队青训营的实力。
  这可都代表着他们所喜欢的战队的未来啊,将来能否继续扛起战队,就看他们了。
  小宋作为他们的“前辈”,自然不会离开,抱着自己的伤手安安静静地坐在观众席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屏幕,等着自家的青训小选手。
  “其实最后那一下,荆修竹不让Ning出去,不一定能这么稳妥的拿到冠军,花尧被骗了,他的反应太快了。”
  “啊?不对啊,FRG这边两个满血,花尧和林风都没有绷带急救包了,两个大半血面对两个满血,这不是输定了?”
  小宋听见议论,由于提到了荆修竹和FRG,顿时反射姓的被吸引过去了,侧耳听着。
  先前那位少年笑了下,说:“当然不是啊,那个Ning,我看他根本不会玩游戏。”
  “不可能!在游戏结束之前,他拿的人头跟荆修竹是一样的,而且他的枪法很准吧,几乎很少有没打中人的时候。”
  小宋作为知情人,他可太清楚了,但没想到还有别人能看出来,顿时来了兴趣,转过身问:“你怎么看出来他不会玩游戏?”
  少年偏头看了眼小宋,又看了眼屏幕,微微翘起一点嘴角道:“他打的每一枪,都是荆修竹安排好的,他应该是反应很快,唔,就像是本能吧,但是CAO作太僵硬了,就像是,站桩?”
  小宋被他的推断惊了一秒,忙问他:“你也是职业选手?”
  少年摇了下头,又点了下头:“快了。”
  小宋茫然:“什么意思?”
  少年笑着指了下屏幕,小宋跟着他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上面打出的是马上要出场的青训营选手,临水浣花战队。
  少年说:“很快就是了,他们家给我递过橄榄枝,不过还没决定,还在考虑。”
  “你ID是什么,有机会我们一起组排啊。”小宋没邀请过别人,一时有点直球,对面少年被他逗的一笑,竟然真就给他了。
  “yul。”
  小宋眼睛瞬间瞪大,yul!
  **
  宁见景头疼的厉害,虽然他有足够的自制能将自己从那个糟糕的画面里抽身,可神经却不能,一阵阵的抽疼。
  场馆里的声音一阵阵的从里头漫出来,直到他走到了路对面,还是觉得嗡嗡的纠缠不散。
  前方有个酒吧,他需要安静,可又不想回酒店。
  酒好些,能让他快速冷静下来。
  宁见景一进去才发现,这里的环境很不好,吵闹又糟糕,也没有个条件相对好一些的包间,只有震耳欲聋的乐声,和施尽了浑身解数扭腰摆臀的女郎。
  耀眼的灯光转着圈打在每个寻乐的人脸上,男男女女们或抱在一起或交头接耳,有些已经大胆的抱在一起接吻,看起来那样快乐。
  宁见景收回视线,没去另外找位置,就在吧台要了杯酒。
  酒保是个挺健谈的小伙子,递上酒的时候问他:“先生,你还好吗?”
  宁见景之间拎着酒杯,松松的转了下,熟练地像是打小就喝着酒长大,把酒保看的呆了一呆。
  “我的意思是说,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真的还要喝酒吗?”
  “不碍事。”宁见景喝了一口,稍稍蹙眉放下了杯子,到底被这里的乐声吵得头更疼,放下了钱便走了。
  回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宁见景发现有个人一直站在门口。
  元生。
  宁见景停住脚,微微眯眼打量了他两眼,个子中等不算特别高,皮肤不是很白,泛着一点黄,长得还可以,符合他一贯温和的气质。
  这种稍稍高过路人甲的长相他见的多了,一抓一大把。
  他不像荆修竹那种,有着绝对的压迫力,往那儿一站就能将人的视线全部攫去,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攻击力,也导致他一直没怎么注意过他。
  不过此时他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一种略微诡异的为难,像是要看他,又像是不要看他。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