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野心家 作者:石头与水(一)

字体:[ ]

 
文案 
一百个女人里,大概九十九个都曾有过夫妻恩爱,儿女双全的憧憬吧。
褚韶华的少女时代,亦做此想。
 
她有幸生于那个年代。
她是那个年代的野心家。
大女主文,男主都是浮云!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褚韶华 
 
作品简评
少女时代的褚韶华对未来的憧憬无过于夫妻恩爱,儿女双全。而在她最好的年华,所需要面对的却是丈夫早逝,骨肉分离。立誓必夺回女儿的褚韶华决然南下,只身闯入十里洋场的上海滩。这是上海的黄金年代,也是褚韶华的黄金年代。要经过多少苦痛,才能走上女姓真正的独立之路;要斩多少荆棘,才能在男人的权利世界里争得一席之地。与其说是褚韶华的野心之路,不如说是民国女姓的觉醒独立之路。
 
 
 
 
上卷
 
第1章 褚韶华
  民国元年,冬。
  褚韶华在屋里听她娘说赶集上的花销,她娘说一样,褚韶华用柳枝烧的炭枝笔记一样,待她娘把账报完,褚韶华搁下笔,这账已是清楚了,“锔那瓷碗就花了俩铜子儿,要我说,还不如买个新的哪。”
  褚母道,“咱这瓷碗可是细瓷,俩铜子儿也就是买个粗瓷碗,哪样划算?”
  “娘你说哪样划算?粗瓷碗虽粗,到底是个好碗。这细瓷碗再好也破了,这么补一回,就是补了个粗瓷碗进去,换个破碗。”褚韶华道,“亏得有我织的布还卖了几个铜子儿,要不这又是锔碗,又是修铁锹的,得赔了。”
  褚母粗糙的手握住闺女还算细软的小手,叹道,“要是你爷爷还在,咱家不至于这么紧巴。”
  想到过逝三年的祖父,褚韶华心里就不得劲儿,问她娘,“我爷爷在北京城做一辈子买卖,娘,我爹上年纪了,身子骨儿又不好。我哥就不能跟以前家里交情好的人家打听打听,就是出去做个伙计,也比在家种地强。家里就这几亩地,咱们娘们儿在家种种也够了,哪里就要一家子都窝在老家,光指望着这几亩地,能有什么出息。”
  “行了行了,你哥要是这块料,早让他出去了。”褚母起身,“中午我给你蒸个鸡蛋。”闺女也不容易,忙了一集织了这几尺布,一尺都舍不得自己用,全都让她带到集上卖了。
  褚韶华俐落的收拾着自己用麻线钉的账本子,“我不吃,留着给嫂子吃吧,她做月子哪!”
  褚母见闺女不吃,也没再说什么,毕竟,闺女省一个,媳妇就能多吃一个,媳妇多吃,奶水足,得实惠的还不是自家孙子!褚母便去厨下做饭了。
  褚韶华虽是在农村,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却当真不是个馋人。相对于一个鸡蛋,褚韶华想到家里的境况就发愁。褚老爷子在时,褚家也兴旺过。偏生褚家没运,褚老爷子刚一去,褚父接手家里生意,自以为独掌大权,结果中人家圈套,一笔生意就把个小铺子都赔了进去,光屁股爷俩儿回来的!自此,褚父几番想东山再起,结果,到现下还在东山呆着哪。褚家的日子却是一日不如一日。褚老爷子就褚父一个儿子,褚父倒是生养了一儿一女,便是褚韶中褚韶华兄妹。这做儿子的,还不如做爹的,做爹的起码还想过东山再起,做儿子的是连这点念想都没有!就蹲在家里,有东风喝东风,无东风就喝北风。眼瞅这褚家家境,就是褚韶华说,真要没几年就得喝西北风了!
  褚韶华只恨自己是个闺女,不然,她都想出去做工,省得一天天的挨在家里熬日子!
  褚韶华刚把账本子收好,就听外头一阵大呼小叫,“娘!娘!”
  不用说,是她哥从集市上回来了。
  褚韶华随手扫一下身上的靓蓝色的裙摆,正一正发间的银包铜的钗子,手上顺溜儿的把身上理了一遍,随脚出了堂屋儿。还没走到东配间儿的厨房,就听到她哥的声音,“娘,我在集上遇着陈家村儿的大表姑,听大表姑说,陈家老爷陈家大爷都回村儿了!没错儿!说这次就是为了陈家大爷和咱们华儿的亲事!”从声音中就能听出褚韶中是如何的欢天喜地。
  继而是褚太太的声音,褚太太正在念佛,“阿弥佗佛,佛祖儿保佑,陈家是有信义的人家。”
  刚刚一路跑回家通报好消息,褚韶中太过兴奋,竟一时喘不上气,狠狠的喘了几口气,方继续说,“说陈家是自己驾着大骡子车回来的,唉哟,还带着俩伙计在一边儿支应,我表姑拉着我的手絮叨了半个时辰,说是她村儿的大户也不及陈家现在的气派。”
  褚韶华不必听下面的话,也知道她哥今天的主题就是宣讲陈家老爷陈家大爷回村儿,以及陈家如何发达富贵的事了。褚韶华干脆没进厨房,一折身回了自己屋儿。
  褚韶华的屋子和如今褚家的家境一样清贫,为省柴禾,她这屋儿白天是不烧炕的,所以,大冬天的一进来,还不及日头正好的院子暖和,扑面的一阵清冷。除了炕东头儿两个掉漆的老榆木的箱子,炕西边儿一床褚韶华自己的灰扑扑的被褥,再有就是一张四方桌儿上摆着的卖不出去的粗瓷茶碗。与这屋儿最不相衬的东西就是方桌儿上支着的铜框镶玻璃的一面半大不小的玻璃圆镜了,这是褚家家境还好时,祖父从北京给她带回来的。大前年祖父过逝,她爹叫人坑回老家,一路想着东山再起,结果把家里的积蓄,连带着老爷子临终前留给褚韶华的嫁妆银子,都填东山里去了。家里一日不如一日,丝绸蚕丝被换成了现在的灰扑扑的棉花被,能卖的都卖的差不离了。
  就这面镜子,当初还真有货郎想收,叫褚韶华在家里一顿发作,她姓子伶俐,脾气也大,她一翻脸,从此褚家无人敢提卖镜子之事。
  褚韶华冷冷的看向镜中的自己,褚家人好相貌,褚韶华自幼便是眉翠唇朱的好模样。当初老爷子在世,又疼她,早早的给孙女定下陈家的亲事,就是刚刚兄长说的赶着大骡子车回村儿的陈家村儿的陈老爷家。
  陈家也是做生意的,要说陈家家境,比褚老爷子在时还略好些。可这门亲事,却也不是陈家上赶着,韶华小时候跟娘去过北京,这村儿里男人们做生意,自来是男人在外经营买卖,女人在家服侍婆婆,照看家里田地。所以,韶华自小也是跟着她娘在村儿里长大的。褚家人丁不旺,褚老爷子却并不是重男轻女的姓子,相对于褚韶中这个孙子,倒更喜欢孙女些。韶华小时候去北京,褚老爷子喜欢带她在身边,褚家陈家都是在北京做生意,陈老爷见褚家这位小女娃挺喜欢,当时就问了这闺女亲事定没?陈家买卖比褚家要好些,两家又交情不错,所以,亲事在北京就定下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