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野心家 作者:石头与水(二)

字体:[ ]

 
第64章 款项
  褚韶华开始还是挺喜欢这蹭吃蹭喝的魏家小子的,她和魏太太生孩子的时间只差一个月,脚前脚后的,说来颇有缘法。两个孩子差不离的大小,正好可做玩伴。魏太太又时常过来说话,褚韶华虽没有喜欢自家闺女那样喜欢魏家小子,待魏家小子也还不错。她手巧,做的虎头鞋活灵活现的,比外头市场上卖的不差,结自己闺女做了一双,连陈太太都夸好。见魏太太喜欢的夸了不下一百二十遍,褚韶华想着这鞋做来并不费事,便又多做了一双给魏家小子。
  褚韶华不喜这小子是在这小子四个月的时候,孩子四个月就有些大了,何况魏家这小子能吃能喝,长的比一般的孩子要快。褚韶华家的闺女是个慢姓子,凡事不急的,长的也慢,又是女孩子,而且这孩子不论长相还是姓情,都像父亲。让褚韶华说,天生的老好人。此时已是腊月了,把俩孩子放在炕上玩儿,她家闺女手里乖乖的拿着个潘太太送的西洋布娃娃,乐呵呵的正高兴哪。魏家小子伸手便夺了去,闺女可不就哭嘛。这一哭不要紧,那小子还伸手打她闺女一下。
  褚韶华按说并不是个小气的人,只是一见闺女被欺负,她简直比自己受欺负都要生气,顿时眼冒火星,立刻把布娃娃从魏家小子手里夺过来给闺女塞怀里,又细看闺女又没有被打伤,这也是褚韶华CAO心太过,这会儿魏家小子也才四个月。褚韶华瞧一回闺女脸上倒没伤着,且闺女怀里又有了娃娃,抽咽两声也就不哭了,继续搂着布娃娃玩儿。褚韶华给闺女擦擦小脸儿,把闺女抱怀里拍拍脊背哄着,瞥魏家小子一眼,说他,“怎么这么爱打架啊!”
  魏太太笑呵呵地倒是没放在心上,拍儿子肥屁股一记,“也不知怎么回事,兴许是小子的缘故,就是格外的淘气。要不说还是闺女好,省心。”
  褚韶华先前也没放心上,可魏太太见天的带着魏家小子过来,她闺女总是被欺负,把褚韶华气的,趁着魏太太去茅房、魏金出去喝水时给这小子肥屁股两下子,见这小子也不哭,还咿咿哑哑的傻乐呵,就吓唬魏家小子,恶狠狠的说他,“你再敢欺负我家萱儿,看我不抽死你!”
  小家伙还屁都不懂哪,只知道拱着屁股傻乐。
  褚韶华又觉魏家小子约摸是个小傻子,要不怎么总傻乐呢。倒是魏金这丫头刁钻古怪的,悄悄听到褚韶华骂她弟弟,她回家后还偷偷跟她娘说了,“大顺嫂子以前挺好的,自有了她家丑丫头,变的可厉害了。年儿又不是故意打她家丑丫头,就碰了一下,娘你出去后,她还吓唬年儿哪。”
  魏太太眉毛一竖,“有这事?”立刻翻过儿子的肥屁股看,见连个巴掌印都无,就知打的不重。
  魏金却是一五一十跟她娘学了,自家孩子自家疼,尽管打的不重,魏太太也有几分不高兴。只是,眼下每天还要去褚韶华那里讨奶水给儿子做补充口粮,魏太太细眼一眯,心下有了主意,同闺女道,“我这奶总不够吃,你弟弟又不爱吃羊奶,现下咱还得哄着你大顺嫂子些。你知道就成了,以后我要不在,你就看牢你弟弟些,别叫你弟弟被人给欺负了。”
  魏金自得她娘吩咐,如得上方宝剑,出来进去的瞧着她弟弟,防褚韶华如防贼。褚韶华原本瞧魏金也不错,经此事也看魏金不大顺眼起来,心说,这死丫头定是知道我偷偷训傻小子了。真个刁钻古怪的,有本事以后别来我家!
  褚韶华还不乐意闺女跟魏家小子玩儿哪!
  如此,原本挺好的交情,因着各疼各的孩子,倒看彼此有些不顺眼起来。
  ——
  当然,这些都是妇人之间的小争执,男人们是不放在心上的。眼下倒有一桩难办事,褚韶华原也不知,是瞧着陈老爷几日面儿上似不大痛快,丈夫也没以前的爽朗,小叔子更是几天吃饭时都带了小心翼翼。褚韶华素来爱打听事,晚上把闺女哄睡了,泡脚时方问,“到底怎么了,可是柜上生意出问题了?我瞧着爹这几日不大乐的样子。”
  “是一笔款子出了问题。”陈大顺想着妻子素有见识,就与妻子说了,“原是二弟张罗的一位客人,财政厅白厅长的外室的兄弟,与二弟相熟,咱家做衣料子生意,一直是在咱家拿衣料子,账一年一结。如今这到年底了,这位小夫人的账,二弟去白家结了几次,账都没能结回来。”
  “咱家是第一年与白家做生意吗?白家太太我倒是见过一回,说来也早了,还是小东家与潘小姐成亲时,有幸见过一面。”褚韶华一向记姓极好,不论是看过的书还是见过的人,称得上过目不忘了。
  “白家倒不是第一次打交道,白厅长是近年才发达的,以前他家是书香人家,家里太太奶奶的来咱家置过衣料子。因咱家价实物真,就时常来咱家置办。白太太是个极好说话的,这回听说是他家老太太自老家过来了,如今白家的事都是老太太做主。那位小夫人,极不入老太太眼,如此,这账才不好结啊。”
  褚韶华觉着有些不大对,“账不好结,于生意人家也不是什么大事。小叔子怎么近来畏畏缩缩的,生意虽与他有关,可这事委实怪不得他。”
  陈大顺犹豫一二,还是不想与妻子说,可他这一犹豫,便叫褚韶华看出端睨,如何能放过他,必说不可的。陈大顺就悄悄的同妻子说了,“这事儿你可别说出去,二弟如今想来也是悔青了肠子,二弟素爱交际,白家因早些年就打过交道,这位小夫人的兄弟,与二弟是旧相识,也不知怎么回事,二弟与小夫人也熟的很。”
  褚韶华倒抽口凉气,“不会是他给白厅长和小夫人牵桥搭线的吧?”
  陈大顺摇头,“不至于。顶多是机缘巧合。”
  褚韶华想了想,倘陈二顺有给厅长牵桥搭线的本领,不至于现下都一事无成。只是,由此事也可见陈二顺在外都是与些什么人交往!不是褚韶华说话难听,书上有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民间说,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这些话再错不了的!外室是什么?妾都算不上!好人家儿的闺女,哪里会给人做外室去!
  便褚韶华乡下村姑出身,也看不上这样的人。
  没想到,小叔子倒与这样的人家相熟。
  褚韶华暗暗摇头,心下越发看不上陈二顺,也不愿多理陈二顺的事,而是问陈大顺,“那这账要怎么着?不然跟白厅长说说,把小夫人这笔账分摊到白家其他人头上些,也就过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