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野心家 作者:石头与水(三)

字体:[ ]

 
第125章 自取其辱
  俞小姐之事,于公司已是了结,老板娘神通广大,生意未受半点影响。可关于俞小姐的种种传闻,依旧在公司职员间传了几日,方渐渐停息。俞小姐那场喜宴,并未来得及举行,公司定的花,也悉数取消了定单,只听闻俞小姐的弟弟自教会学校退了学,俞家一家依稀是回了广东老家,再多的,褚韶华也不知道了。
  只听说陆二公子五姨太进门,却是另一位模样极标志的小姐。
  这繁华热闹的十里洋场,每天不知多少悲欢离愁要上演,褚韶华也没时间伤春悲秋,俞小姐有其可怜之处,未偿没有可恨之处。人贵在有自知知明,你一个外室,竟敢大派请帖,口称结婚,难道没有做好被正室清算的准备?不论可怜还是可恨,皆咎由自取也。倒是自此之后,沈经理重申过公司纪律,尤其略有姿色的女职员,都安分不少。
  褚韶华接手给陆家送东西的事务后发现,就连其他几家的事一并接手了,上海有钱人家不少,各家女眷青睐的东西也不一样,其实,新式的太太奶奶们反是喜欢自己过来逛自己过来买,只是有些太太奶奶用固定品牌的,会要求他们有新货就送过去。褚韶华颇是用心,每次从货品到包装都会检查过,还会同沈经理申请后,从公司买来最时兴的带着香味的信纸,一并与这些东西放到礼品盒中,再亲自送过去。
  褚韶华这种本领,便是沈经理都佩服的,也不知褚韶华何等样的魅力,陆老太太竟是看她颇为顺眼,有一回还给了褚韶华一串沉香手串,自此,褚韶华出入陆家都带着。
  与此同时,陆家那些太太、奶奶、姑娘、小姐,连带陆家的管事、大丫头,褚韶华都熟了。有时看到俞家人过来购物,褚韶华都会亲自招待陪同,再令人知会老板娘一声,老板娘有时出来相陪,有时只让褚韶华陪着。
  而且,只要是褚韶华见过的,服务过的客人,她都叫得上名字。其实,时下舆论对于女售货员的评价并不是非常好,有许多女顾客也并不特别喜欢女售货员,觉着她们不过靠着相貌做生意。褚韶华却是个例外,一则她年纪略大些,二则可能就是因为她的寡妇身份。过来的太太奶奶们对她的芥蒂倒是少些。
  待收到九月份薪水的时候,见比以往要多十块大洋,沈经理道,“这是老板娘特意让加上的。”
  褚韶华笑眯眯的把钱放到包里,“我见不着老板娘,要是经理见了,替我说声谢吧。”
  “看这眉开眼笑的样儿,奖金这样厚,可得请客才成。”沈经理玩笑。
  “这个月咱们的销售额也很好,明天中午我让食堂多做几个菜,叫上咱们这几个组长副组长,一起吃饭。”褚韶华笑,“就是这事儿我请客岂不让经理您没面子,我安排席面儿,经理你买单,如何?”
  沈经理笑,“你都说怕我没面子了,我可得把面子捡回来。”同褚韶华道,“与食堂说多添几个菜,拿一块大洋给他们,如今正是吃蟹的好时候,请大家伙一起尝尝。”
  褚韶华应了,沈经理还有一事与褚韶华道,“过几天是公司成立一周年的庆祝舞会,公司经理以上都要参加,老板娘与我说了,让你也一起来。”
  褚韶华有些懵,立刻问,“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舞会。沈经理,舞会要穿什么衣服,要跳舞吗?”
  沈经理笑道,“略正式些也就是了,跳舞很简单的,到时现学都来得及。”
  “穿旗袍可以吗?”褚韶华问。
  “当然可以。”
  褚韶华琢磨着回家找容小姐问问,不知容小姐会不会跳舞。而且,既是要参加舞会,起码得做身新旗袍才行,褚韶华因为有公司制服,都不大做新衣。她倒是有几件日常穿的旗袍,却都是去岁穿过,皆是半旧的。舞会这种场合,褚韶华没参加过也听说过,无不是太太奶奶鲜衣丽影、争奇斗艳,褚韶华自不是其中之人,她也不会去抢别人的风头,可是穿的寒酸自也是不成样子的。
  只是,待第二天想找容小姐打听跳舞的事时,褚韶华发现容家的气氛不大好,她便没开口。待吃过晚饭,褚韶华出门上班,容小姐出门上学,才晓得,是容家老宅那里原打算嫁到上海的大小姐逃家了。容小姐唏嘘道,“我爸这两天都在为这个不痛快,其实是我爸的思想有些守旧了。我那堂姐定的是原盐课提司家的少爷,这还是前清时的官儿了,那家虽还未败,也只剩下空架子,那家的少爷,很不务正业,连我都晓得。要是堂姐嫁过来,得是什么样的光景呢?要我说,跑了倒是好。”
  褚韶华道,“既是这样的人家,怎么不正正经经的退了亲?”
  “我们这样的老派人家,哪里能不守信诺呢?”容小姐叹口气,“我哥一直在国外不回来,就是因为他对亲事不大满意,我爹娘却是认准了的,所以我哥一直不肯回国成亲。我以前小时候也定过亲,那家少爷命薄,一病死了。因我有克夫之嫌,后就没再定亲了,如今倒是清静。”
  褚韶华笑,“这叫什么话,这是你命好,如今都是自由的时代了,你又在念大学,以后找个般配的夫婿才好。”
  俩人说着话,便一人上学一人上班去了。
  褚韶华看容家这个氛围,就没再问容小姐会不会跳舞的事,她往卖布头的铺子寻了块金丝绒的料子,有些发暗的银灰色,中间有个巴掌大的碎洞,看样子像被什么东西绞坏的,这料子有些不成材,做窗帘有些小,做旗袍中间又破了,倒也不是没办法补一补,主要是颜色有些暗,不大合时下审美。
  好在老板要价便宜,褚韶华想了想,也就买下了。
  她最终做了件连衣裙,碎洞的那一圈裁下来,腰身略放穿,直接钻头就可以穿进去,配一条真丝金底牡丹花的宽腰带,这腰带是那布头铺子的老板送的一块半尺宽的布头,褚韶华没还那金丝绒的价钱,这块布头就白给了她,褚韶华觉着挺好看,就做了条腰带,也修饰一下放宽的腰身。一身的首饰都是假的,铜包金。跟眼镜作坊杜家认识的老匠人,褚韶华做了一套,就是备着有事要用。
  褚韶华很早就到了,舞会之前自也要有酒宴,却是西洋的自助餐形势,来宾可自由交流。褚韶华帮着看看酒品饮食准备的如何,也很有幸见到了沈经理太太,沈太太衣饰得体,看得出出身良好,烫着摩登卷发,一身素色镶深色窄边的旗袍既得体又优雅。沈太太笑着对褚韶华伸出手,“时常听先生提起褚小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