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美事 作者:猫大夫

字体:[ ]

 
  文案:确认过眼神,都是被绿过的人。
  CP:吴骁盈×王绪毅。
 
 
第一章 价格合算(1)
  吴骁盈上本科那会儿,还没有“11·11”这个全民购物狂欢节。这个由四个数字“1”组成的日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被好事者命名为“光棍节”,仿佛是所有没有恋爱可谈的人一年之中最悲催的日子,虽说不是传统节日,可比清明节还要悲惨。吴骁盈一直不喜欢这个“节日”,因为特别无聊。
  可他喜欢这个“节日”的第二天,那是校园里一年一度的男生节。
  他的本科和直博都就读于国立工学院,虽然随着文史学科招生人数的增多,男女生的比例变得协调,可他待在学校九年,九年来计算机系的男女生比例始终维持在十比一。校园男生节可谓是一年一度计算机系的男生能感受到女生最大关怀的节日。
  不过,这个节日他只享受了五年。
  第六年,他发现自己根本不那么在乎女生对自己的殷勤,而第七年,他有了男朋友。于是“男生节”变成“情人节”,他和徐泽睿以庆祝男生节为名义出门约会,这个节日便有了新的意义。
  “11·11”首次成为全网促销日当天,吴骁盈和徐泽睿分手了。
  那一年参与活动的商家和促销力度都有限,可超高的销售额依然使之成为国内电商行业的一次壮举。吴骁盈本以为自己会过上有史以来最揪心的一次“光棍节”,没想到这一天却成了全网沸腾的日子。
  再之后,这个节日越来越热闹,明明不是法定节日,对买家而言却比国庆节还要值得关注。
  无论网络和线下对这个日子如何关注,吴骁盈还是免不了想起那是自己的分手日。
  确切地说,是分手日之一,只不过其他的分手日,吴骁盈都不太记得。
  不管公司靠这个节日实现了多少盈利,对吴骁盈而言,它依然是“光棍节”。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对相当大一部分人来说,它同样还是那个“光棍节”。所以,吴骁盈着实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选择在“光棍节”举办婚礼,而这个婚礼上,还来了不少情侣。
  这让他不由得想起曾经把校园男生节当情人节来过的他和徐泽睿。
  果然,只要有情人在身边,每一个日子都可以演化成情人节。
  吴骁盈反感这样的矫情,他猜自己之所以会突然间多愁善感,全拜婚礼上这对新郎所赐。
  同姓恋婚姻的合法姓还未确定,他们拿不到结婚证,却兴高采烈地举办起婚礼。吴骁盈看得心里不是滋味,新人的誓词刚刚说完,他已经想离席回家了。
  他掏出手机,发现已设置为静音的手机在一个小时前收到侄女的信息,问:小叔叔,记得在零点前帮我清空购物车!一定要记得!!
  吴骁盈读罢好笑地摇摇头,回复道:行,你选我代付就好。
  “哟,这是和哪个小情人发信息呢?一脸宠溺的。”一旁的林世安凑近后笑问。
  吴骁盈瞥向他贱兮兮的笑容,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哥的女儿。”
  “哇,口味变了?”林世安惊讶道。
  吴骁盈没回答,只是还以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表示他的无聊。
  林世安的笑容不改,拍拍他的肩,冲舞台抬了抬下巴,道:“看看人家,不准备努力一把?”
  “不准备。”吴骁盈收起手机。
  林世安夸张地叹气摇头,显出看透人间的世俗感,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地说:“你这样可不行!好歹公司也在美国上市了,堂堂上市公司的总裁,身边连个人都没有。走红毯也得一个人,多难看!”
  “我对走红毯没兴趣。”吴骁盈实事求是地回答。
  “啧。”林世安又拍他的肩,神经质道,“坊间怎么说你的?你真没听说?”
  吴骁盈自认正直人一生光明磊落,除了一些与生意和身家有关的流言外,他不相信自己的私生活能为好奇的人们提供什么谈资。闻言,他拧眉,问:“什么?”
  “他们说你……”他凑到吴骁盈的耳边,“右手长茧啦!哈哈哈!”
  吴骁盈听完茫然,莫名其妙,过了两秒才领会他是什么意思,不客气地骂道:“CAO。”
  林世安大笑不止,好不容易忍住了,抹眼泪道:“你还真别怪人家胡说,谁让你连个小情都没有?喂,咱是上流社会!上流社会!别说像你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了,结了婚的,外面不养一两个,都说不过去!更何况,你还是个出了柜的gay,你看看哪个出柜的gay像你这样?丢人!”
  “神经病。”这话吴骁盈已不是第一回 听了。他第一次听见朋友这么说时,也这样骂。但当时骂,是因为觉得这话不道德。后来再听他们在他的跟前这么开笑话,他也骂,骂的是心里那份哭笑不得。可是如今,他再骂这句话,已经全然不是从前的意味。他既不觉得这话恶心,也不觉得可笑,他觉得自己有些悲哀,而骂出口的是他的恼羞成怒。
  “现在哪儿有时间谈恋爱?”吴骁盈嘟哝道,“每天忙得要死。”
  林世安意外地眨巴眨巴眼睛,说:“谁让你谈恋爱了?现在的人,结婚是联姻,小三是消遣,跟恋爱都没关系。”
  他的话引来旁人鄙夷的目光,吴骁盈犹豫是否该离他远一点儿。他斜眼道:“你在人家婚礼上说这些?”
  “这不是自由活动时间了嘛。”林世安满不在乎地答完,挑眉道,“还有一种,你不试试?一次姓的,一晚上花不了几个钱,不满意还能换。比包养还方便!”
  吴骁盈无奈的叹气,无奈既是对自己,也是对口无遮拦的林世安。
  “试一试呗!你总不能一直靠右手吧?你堂堂一位上市公司的总裁,用杯也不合适嘛。”林世安打量他一番,“你也三十五了吧?恋爱不愿意花时间谈,钱也不愿意花,你想憋死自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