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末世之琥珀空间 作者:琥玉

字体:[ ]

 
 
文案
快要断粮的穷高中生被混混打的时候无意间将血染在脖子挂坠上开启空间。
这是一片拥有泉水并能让动植物迅速成长的神奇乐土。
各种天灾人祸在全球蔓延,每天都有无数人死于非命,夏灿所在的城市也在暑假来临前提前进入寒冷的冬季。
雪地里一场意外让夏灿认识了凌安尘,高大帅气的凌安尘幽默风趣,和夏灿相谈甚欢,两个人很快成为好朋友。
也是在这时候夏灿才意识到原来空间不是人们想像中的乐园天堂,而是为讨好和守护自己去奴役其他生灵的监狱,他必须小心保守这个秘密。
 
内容标签:种田文 随身空间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灿,凌安尘 ┃ 配角: ┃ 其它:主受
 
 
  ☆、穷逼
 
  如果你浑身只有五块五毛钱,遇上打劫的混混,你下场会怎么样?
  你大概能想来夏灿被摁在地上的样子:狼狈、憋屈衣服沾满灰尘,像一个落魄的乞丐一样。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却被一脚踩在背上,脸贴着路面。
  夏灿咬着牙,拳头捏得紧紧的。
  小混混们嬉皮笑脸得意洋洋地扬长而去以后夏灿爬起来,他跑到路灯下面看自己衣服,撕破了一大道口子,胳膊也沾满了尘土,身上还有鞋印。
  明天吃饭的钱没有了,夏灿茫然的在路边坐了好一会儿,失魂落魄的准备回家。
  富二代李二狗就是这种情况下看见他的,他对这个隔壁班的男生有点印象,没爹没妈不说穷逼一个,就长得还不错,身材也好,条那个顺哟。
  李二狗跟夏灿搭讪的时候夏灿正吐唾沫,红殷殷带着血丝挺瘆人。
  “哎,我是你隔壁班的那个谁,你饿不?请你吃饭。”李二狗觉得自己太他妈机智了!
  请他吃饭,灌点酒,带回家洗个澡,然后再……
  嘿嘿,嘿嘿嘿…
  夏灿斜眼看这人模狗样的傻逼,一脸坏笑准没好事,自己看着就那么弱智?
  夏灿转身就走。
  “哎?你去哪?”李二狗愣住了,急急跑过去要抓夏灿胳膊,被夏灿似笑非笑的表情给吓着了,没敢抓。
  不过夏灿露出来那一截胳膊可真白呐…李二狗吞了口水。
  夏灿继续转身走,李二狗又想拦,被夏灿微笑着口型给弄蒙了。
  “你…说啥?”李二狗不敢相信他看到的。
  “我说,草泥马。”夏灿笑着重复一遍。
  “哎你咋骂人!?”李二狗气急。
  夏灿扬长而去。
  贫困生补助还有两天下来,两天饿不死人,所以生活还他妈得继续。
  有时候夏灿总想要真死了才美呢,一了百了,谁他妈没事爱受这罪?
  但他这人又倔得很,别人想看他哭他偏不哭,还成天贱笑。
  别人成天盼他死他偏不死,气死那帮□□的,他姑那一家人都想他家房子快想疯了。
  夏灿坐在自家客厅的破沙发上龇牙咧嘴给伤口上抹红药水,心里郁闷得不行。
  你说现在混混都眼瞎了么?抢钱也找看起来有钱的抢啊。
  混混掏他兜的时候大着嗓门问其他的钱在哪,夏灿委屈死了,妈的我比你们更希望还有其他的钱好么?
  今年西安秋天来得格外早,比往前起码提前两个多月,夜里冷得吓人,不用暖水袋都能冻醒来。
  夏灿烧水用湿毛巾把自己身上粘土的地方都给擦干净,身上有伤,洗澡都能免了。
  照着镜子擦脖子才发现脖子上也给划了道血痕,血染开一片都结痂了,格外刺眼。
  夏灿伸手一抓脖子上的红绳,绳子还在,上边的蜂蜜色挂坠没了。
  “日!老子的吊坠!”夏灿大叫一声赶紧弯腰找,旧沙发旁边翻了个底朝天,没有,他急匆匆捞起手电筒往外跑。
  一定是挨打的时候磕哪磕坏掉下来了!
  夏灿小的时候他外公给的坠子,夏灿一直特别爱惜,戴了十五年的坠子,这是他对家里人唯一的念想了,起码摸摸挂坠还能想起去世的外公他们……
  现在什么都没了。
  夏灿蹲在路边翻来覆去地找,没有,哪都没有……夏灿急得想哭,可是欲哭无泪。
  他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仔细回忆着各种细节。
  “没道理啊,没磕着没碰着咋就没了呢?”夏灿恨死那帮混混了,不打他他肯定丢不了坠子。
  他昏昏噩噩地掏钥匙进家门,没来由就生出一股很莫名其妙的幻觉,这种幻觉从他那会儿处理伤口就有了,现在正越来越强烈……
  进去…进哪?
  夏灿站在一片空旷的大约两百多平米的土地上,头顶和四周都雾蒙蒙一片散着白光。
  夏灿傻呆呆张大了嘴巴……他不会是在做梦吧?
  夏灿在自己大腿上狠狠一拧,嗷地叫出来才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也没有疯,他真的进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平阔的土地是圆形,最中间是个咕嘟咕嘟冒水的泉眼,小水坑也就比脸盆大一点点,但水怎么也漫不出来。
  夏灿大着胆子凑近看了一眼,不很深,估计顶多也就一巴掌。
  土黄色的土地看起来特别干燥,半根草都没长,看着特别荒芜。
  夏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自然而然就知道自己只要想想就能自动进来出去的,但这地方很暖和舒服,比他冷冰冰的家好太多了。
  夏灿在心里想“出去”,果然下一秒他就凭空出现在房间里。
  房间里的冰冷瞬间让夏灿直打寒战。
  夏灿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试验他能不能像自己想的一样把东西放进那个地方。
  果然。
  夏灿按着长沙发,下一秒面前就一空,长沙发不翼而飞,同时夏灿也感觉到了放在空间里土地上的旧沙发。
  夏灿乐坏了,火急火燎跑回房间对着他睡的单人床一按,整个床也瞬间被搬进空间。
  总算能暖暖睡一夜了,这几天供暖没开始,家里一到晚上都感觉快要结冰了,盖两个被子都冷得牙打颤。
  这土地看起来实在不象能种东西的,但夏灿还是想试试看。
  他家里没花,就夏灿自己瞎捣鼓在厨房窗台的花盆里栽了些大蒜,为了吃蒜苗,最近天气冷得厉害,蒜苗也蔫嗒嗒,眼看也要挂了。
  夏灿抱着种蒜苗的花盆进空间里,在靠近泉水的土地上刨了几个坑。
  土质很硬不好挖,夏灿干脆把花盆里的土也带蒜苗给塞里面,用脏兮兮的爪子在泉眼水坑里掬了些水洒在蒜苗根部,能不能成活听天由命。
  泉水是活水,显然有自净功能,夏灿洗手的泥沙浑浊在几十秒内就消失无踪,依旧是干净清澈的沙底。
  夏灿看到清冽的泉水感觉一阵干渴。
  “不干不净喝了没病!”他默念着掬起一捧水喝,清甜的泉水入口,夏灿顿时浑身舒畅,又清凉又解渴,夏灿又喝了好几大口。
  咳!这水这么好,能当饭吃就好了。
  夏灿下意识地觉得这个空间跟他脖子上消失的挂坠有莫大的联系,但谁知道呢?反正以后冬天好过点了。
  明早还要上课,夏灿定了闹钟放床头之后满意入睡。
  千万别让我醒来发现原来空间是个梦。
  第二天闹钟响,夏灿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候一阵心安。
  还在温暖明亮的空间里,不在自己冰冷的房间。
  他隐隐觉得空间似乎比昨天大了那么一点点,至于他怎么发现大了那肉眼压根看不出来的一点点,他自己也不明白,但他就是知道大了一点。i
  爬下床他才惊奇地发现泉水旁边郁郁葱葱,昨天种下那几棵蒜苗都长得茂盛得很,抽出蒜薹都快半高,开出像伞一样的白花。
  夏灿没把蒜种成这样过,明明才一夜啊,怎么跟一两个月差不多?
  他压根没见过大蒜开花,所以也不知道要想结出大蒜该不该给花授粉,还有怎么授粉……
  算了不管了,爱咋咋,空间里能种东西就好。
  夏灿洗漱好穿上厚毛衣裹着大衣去学校,最近一天比一天冷,街上的人也穿得一天比一天厚。
  “王老师,你听说了么?灰痕病已经传到沿海那边了。”一个女老师说。
  “啊?不是说不会传到咱们国家么?发现几例了?”另一个女老师显然很吃惊。
  手里拿着教案的男老师哈哈笑:“没事儿,传不过来,也就发现一例,立刻就给隔离了。”
  夏灿最近听很多人说灰痕病,得了以后全身发灰器官衰竭,是不治之症。
  一早晨课上下来夏灿肚子就咕咕响了,但他身上连五毛钱都没,连包干脆面都买不起。
  夏灿很没出息的想,要是他去用空间偷小卖店的东西肯定发现不了,抓贼要拿赃嘛!
  但他还是没那个脸,再有两天补助就下来了,两天不吃饭饿不死,生物化学不是说了么,人只喝水不吃饭能活四十六天呢…
  但再怎么骗自己,肚子饿就是肚子饿,没得商量。
  夏灿偷偷把手洗干净给自己手里掬了点空间的泉水喝下去,忍忍吧再!
  下午值日的时候夏灿想哭,饿肚子的感觉实在太坏了,更坏的是有同学在旁边吃牛肉干和苹果,那一阵阵香味传过来快把夏灿魂儿都勾走了。
  夏灿低着头咽了咽唾沫。
  扫地扫到被扔下的苹果核的时候夏灿眼睛发直。
  呸呸呸!他才不要捡别人吃过的垃圾,他只是……把苹果种子给取出来。
  苹果花得要蜜蜂授粉是一定的,但这天寒地冻哪去抓蜜蜂?夏灿叹了口气把四个苹果种子送到空间,加快速度扫地。
  放学回到家夏灿都饿得心慌撩乱,他要把那几棵蒜给消灭了,炒了吃应该可以吧?
  结果进空间一看蒜叶和花都成熟枯黄了,一揪揪断,底下是带着白皮的整簇大蒜。
  看着还挺新鲜,但是夏灿没勇气吃,他再傻也知道拿蒜当饭吃是找死的节奏。
  夏灿晚上睡觉的时候做梦梦见红烧肉,幸福得直哭,端起碗正要吃……
  “铃铃铃!!!”闹钟响了。
  “日哦!还让不让人活了!”夏灿眼泪岗岗地。                    
作者有话要说:  
 
  ☆、傻瓜
 
  一个饿得心慌慌睡不着觉的人会做什么?
  看夏灿就知道。
  夏灿拿着一支秃毛笔蹲在以肉眼可见速度生长的苹果树旁边念叨:“小果树,快长大,小树枝,快开花,哥哥给你授粉啦!”
  他实在饿得不行,离天亮还有四个小时,按果树这个生猛的长法,指不定就能开花呢。
  到时候他就拿这支宝贝毛笔给每朵花都轻轻刷上那么一刷……
  就有苹果吃了。
  “我他妈怎么就这么聪明!”夏灿咽了口水,一个月没吃水果都快忘了味道了。
  果树苗才膝盖高,你得等到什么时候啊,傻不傻。
  夏灿盯着树苗从膝盖高慢悠悠到齐腰高,这劳什子果树死活舍不得开花,夏灿都望眼欲穿了快。
  搞笑的是明明空间里没四季,但果树还是落叶了,树叶落了挺薄的一层夏灿也懒得管,就给树根撒点水坐等果树再次发芽,要能开花就更好了。
  夏灿困得不行,可他不敢睡着,生怕一觉睡过去就错过苹果开花。
  要能抓俩蜜蜂多好啊…有毛毛虫变的蝴蝶也能凑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