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今夜有鬼Ⅱ之一]猎杀女神 作者:黯然销魂蛋

字体:[ ]

  
  文案:
  游乐祺是世所公认的天才摄影师;但是当女友惨遭割喉,他的世界便彻底毁灭。
  好吧,日子过得很灰暗是他的事,这个叫管彤的名模来跟他添什么乱?
  为了找到灵异雷达的替代品,管彤奉命监视游乐祺,这家伙还真好运,什么恐怖事件都遇得上!
  最恐怖的是,不管发生的事件多灵异,游乐祺都能用科学角度来解释……
  没有任何预兆,那女子的大腿如同遭到强酸腐蚀,开始起泡变得一洞、一洞,女人挣扎、惨叫,火光自她血肉模糊的皮肤内往外冒!
  「救我──」血泡自张智雪的嘴角溢出,她的脖子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扭动着,如果再不制止,她的颈子将会一百八十度的转过去。
  离奇的人体自焚、诡异的相片杀人;异世界生物再度伸出魔爪!
  女娲复活,人间变得善恶难分、阴阳难辨,有谁能够猎。杀。女。神?
    
    Ⅰ
    “打你个小人头,等你成世没出头!打你个小人肚,等你日日被人告!打你个小人手,等你日日擦药油……”
    鹅颈桥底阴暗处,几名拜神婆正蹲在角落里拿着拖鞋拍打着小纸人,神情专注、口中念念有词,不少前来观光的游客好奇的探头探脑,有些人甚至如境随俗似的跃跃欲试。
    咔嚓、咔嚓两声,这个前卫都市却包含着最古老的传统的景象,年轻、时尚的游客与灰发、仆素的妇人强烈的对比,毫无修饰的全都收进单眼相机里。捻在指间的细根雪笳轻轻移到唇边,姆指习惯性的刮了刮削尖下巴上的胡渣,气色不好,但双瞳间闪耀着如猎鹰般阴狠光芒的游乐祺,缓缓的吐出口白烟。
    安静的坐在阶梯上,游乐祺的相机捕捉过许多精彩的瞬间,记录着许多动人的一刻,他的才华通过他的Canon数字单眼相机向全世界宣告,只是他自己清楚知道,这份才华并不是老天赏给他的恩典,而是诅咒。
    一旁走过的年轻女孩们看了游乐祺一眼,跟着低头小声交谈的嘻笑着,虽然游乐祺和阳光俊朗丝毫沾不上边,苍白的脸孔外加泛青的眼圈,说实在话,他看起来比较像嗑药嗑得很严重的病鬼,只是那种刀削似棱棱角角的五官,再配上那一双阴郁的眼睛,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让那些年轻女孩无法招架的堕落气息。
    不以为意的别过头去,游乐祺自己也不怎么了解自己,理论上他还处在追求女性的年纪,只是在他的女友惨遭谋杀后,他就再也摆脱不了这种阴沉的感觉,心脏每跳动一次,就好像要耗尽他所有气力一般。
    “哎呀!”刚刚多瞧游乐祺两眼的那个女孩,鞋跟不晓得为什么会突然间断了,害得她整个人重心不稳的往前扑倒,连累了其它几名女孩也不雅的跌在地上。
    冷冷的瞧了她们一眼,游乐祺鹰隼似的眼睛看清了真相,那不是意外,早在那些女孩经过他身旁时,他就已经注意到了,几名头大身小、四肢细长通身黑色的『小鬼』跟在她们脚边,趁着那个女孩时运低的一瞬间,了她一脚、扯断她鞋跟,这就是那些让普通人莫名奇妙很倒霉的捣蛋鬼。
    坐在鹅颈桥底一个下午,游乐祺已经见过太多这一类的捣蛋鬼,那些被唤作拜神婆的老妇人,每拿起拖鞋重拍一次,就可能有某只『小鬼』被打倒在地,再多拍个两三次,『小鬼』就会吱的一声冒出一阵青烟消失。单眼相机试图捕捉『小鬼』被拍打得消失的一瞬间,只是再敏感、再高科技的产品,永远跨不过阴阳两界的定律,他的眼睛能看见的世界,不代表就是这个世界。
    咯咯、咯咯的鞋跟擦地声,又一名长发女子拖着大红色的皮箱走过游乐祺身边,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游乐祺莫名其妙的心跳加快,他敢肯定自己并没有眼花,确实有几丝长发自那个大红色的皮箱缝中慢慢的渗了出来。
    “哎呀……真凶啊……”阴阴冷冷的嗓音传来,从游乐祺的方向,他只能瞧见那名拖着大红色皮箱的长发女子的背影,只看见她拿出口红,蹲在皮箱前一阵挥毫,跟着再满意的低笑两声,鬼气森森。
    下意识的摸了摸单眼相机的适配环,游乐祺犹疑着该不该摄下这名女性的背影,仅仅只是背影,就感受得到她强烈又旺盛的生命力。
    “连我也敢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又是两声阴阴冷冷的轻笑。游乐祺难掩惊讶的盯着她的背影,就看她抬了抬腿,重重的踩下,极细的鞋跟就这样狠狠的扎进『小鬼』的肚子里,吱的一声又冒出一阵青烟。
    “看够了?”阴阴冷冷的笑声突然靠近,游乐祺吃惊的瞪着眼前的长发女子,五官清秀的绝对够格称呼一声美女,但不知为何,她的妆、她的气质就是会让人不寒而栗。
    “不要在这种地方待太久,不、干、净!”那名鬼气森森的女子伸手在游乐祺的肩膀上弹了一下,后者注意到她鲜红色的指甲,上头还沾有亮片的花纹,只是那种红色,和普通的指甲油不大一样,轻轻松松的那么一弹指,原本趴在游乐祺肩上的黑色小鬼,就这样吱的一声消失。
    望着那个长发女子踩着高跟鞋、拖着皮箱离开,游乐祺不禁失笑的摇摇头,他竟然有冲动想结识这个鬼气森森的女人?这个念头冒的诡异,他早就不打算跟任何人有过深的交往,尤其是女人。捻熄了雪茄、收拾好单眼相机,游乐祺伸展了一会儿瘦得惊人的四肢,重新燃起另一根雪茄,叼着它,离开这里。
    『灵魂的猎人摄影展』诺大的字眼就这样无预警的跳入眼中,游乐祺扶着额头,再多片阿司匹林也解救不了他的头痛。
    “喔!天才!阿祺宝贝,你溜到哪里去了?摄影展开幕,你这个主角怎么可能不见人影?”几名穿着西装,手捧香槟杯的男子围上前来,浓浓的烟味让游乐祺一阵作恶。
    “喂……怎么了?”其中一名男子似乎察觉到游乐祺过份苍白的脸色,向其它几名前来祝贺的男子比了比抱歉的手势,跟着将游乐祺拽到角落里让他透口气。
    “老毛病又犯了?”看着游乐祺在外套内袋里摸出头痛药,没好气的嘟囔两声。他呀!堂堂知名经纪人,手上有无数俊男、美女大明星的顶尖经纪人阿Paul,怎么会有个这么难搞的中学同学?天才就是这样麻烦,多病多痛还兼忧郁症。
    “嗯……”干咽下药片,游乐祺缓缓的吐出口气,他只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窄小的空间里挤下过多的人,他有种会窒息而死的错觉。
    “你怎么会来?”头痛的症状似乎消减了不少,游乐祺随手拿了瓶Vodka,找了段阶梯坐了下来,一旁的阿Paul看了他几眼,最后咬咬牙的也跟着坐下,他的名牌西装啊!
    “摄影大师,你忘了我们有约吗?你答应过要替天美拍照的啊!她的写真要跟专辑同步发行,我拜托你啊……”阿Paul翻了翻白眼,要不是游乐祺是这一行中最顶尖的高手,他真想就这样拂袖而去,这位天才摄影师做事太随性了,排定好的计划在他眼中根本是屁,这不就是?本来说好要替他旗下的女明星拍照,结果居然不声不响的跑来香港开摄影展?这个混蛋是存心想气死他啊!
    “天美?她很漂亮,不需要修片,你随便找个人帮她拍就好了……”游乐祺眼神空洞的望着自己摄影展中的作品,强烈的生命力穿透照片的扑向每个观赏者的心里,他就是这么厉害的摄影师,能够补捉到最直接的力量,所以才会被人称为『灵魂的猎人』,只有游乐祺自己明白,相片中的那些生命力之所有如此旺盛,是因为他们濒临死亡,最后一点灿烂。
    “大哥啊……要修片的话我就不找你了,重点就是只有你才能展现出她最直接、最纯的美啊!”阿Paul真想掐住游乐祺的脖子,狠狠的将人摇醒,自从他女友惨遭谋杀之后,他整个人就变得浑浑愕愕,作品虽然依旧有灵性,但不知为何,总是有些不一样,愈来愈阴暗、冰冷。
    “我现在没有心情,你若愿意等,我们就再约过时间,如果不愿意……”
    “愿意、愿意,阿祺啊——我们多年朋友,你不能不帮我这个忙。”
    正当那位天王级的经纪人阿Paul还在继续烦着游乐祺时,他的小助理洪俊铭一脸惊慌的快跑过来。
    “祺……祺……祺哥……电……”一紧张就会结巴,洪俊铭握着手机不知如何是好,游乐祺丝毫没有接听的意思,阿Paul则是同情心大起的抢了过去,塞到游乐祺手里。
    “你这小子能不能冷静点啊?人高马大的还结巴?报社派你跟着阿祺是要你照顾他,不是要他费心照顾你啊……”阿Paul像个老妈子似的拉起洪俊铭嘀嘀咕咕教训着,其实,他是有私心的,以他相人无数的经验来看,洪俊铭这个目前看起来憨憨的小伙子,打扮、打扮再上几堂课,其实够格当明星,反正这年头是个人都可以当明星……
    不理会那头还在长篇大论的阿Paul及洪俊铭,游乐祺叹了口气按下通话键,他甚至不必看来电显示都可以知道电话那头的是何方神圣,因为这支手机、这个号码永远只有一个人知道,方便那个人随时掌握到他的行踪,报社那个神经兮兮的二世祖,头衔挂着总编辑三个字却啥事都不了解的罗文凯。
    『你死在哪去了?我放你假让你去开摄影展,没说过你可以搞失踪!俊铭那个混小子如果还看不牢你,叫他不必回来了!』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劈头就是一阵咆哮,这就是罗文凯的个人风格,游乐祺将电话拿得远远的一脸苦笑,离得老远的阿Paul跟洪俊铭都听得见叫骂声,尤其是洪俊铭,高头大马的却一脸苍白的可怜兮兮。
    “骂够了?出气了?”吸了口雪笳,游乐祺平静的回答,电话那头的罗文凯一愣,通常前者用这种语气说话,一就是他犯头痛了,二就是他心情不爽,不管是哪一个都不是好事。
    『怎么了?老毛病又犯了?吃药了吗?』语气突然一软,罗文凯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上司当得很可悲,为什么面对游乐祺这个混蛋他要这么谦卑?不就是天才了点,长期又纵又惯之下,这家伙真的爬到所有人头上,气焰永远比他更高涨。
    “没用……,不必骂俊铭,他回不回去不关我事,我不想回去了……”
    『不想回来?你想在香港定居?』
    “我是说我不想回你的报社!我不想干了!”
    『他妈的是谁敢挖角?他给你多少钱?你叫阿Paul听电话,我知道他就在你身边,他妈的敢挖角?信不信我盯死他家所有艺人,写都能写臭他们!』
    “罗文凯!你他妈的不是东西,不要自己不要脸就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一样不要脸!”电话嗖的让阿Paul抢了过去,用不着换气霹雳啪啦的就是一顿骂,游乐祺看好戏似的笑了眼睛,平日里有点娘气的阿Paul只有遇上罗文凯时,才会突然冒出这些不知哪生出来的男子气慨,这两人从中学吵到现在,真不愧是青梅竹马的死党。
    『我在跟我家阿祺讲电话,你插什么嘴?死开啦!』
    “什么你家我家?你要搞Gay是你家的事,不要拖阿祺下水!”
    『死娘娘腔,你少缠着阿祺……』
    怕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愈骂愈难听,游乐祺先一步的抢走电话,没好气的看了阿Paul一眼,这家伙气鼓鼓的还是很不平,拖着傻在一旁的洪俊铭继续的抱怨着,只是这回主角从阴沉的游乐祺换成幼智、低能兼白痴的罗文凯。
    “说!什么事急着找我?”游乐祺灌了一口Vodka,头又开始微微痛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症状?似乎从那次不幸的事件之后,他的女友惨死、游乐祺重伤,之后就再也摆脱不了这种快要炸开的疼痛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