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幽灵boss+番外 作者:酥油饼(下)

字体:[ ]

 
 
 
 
  
  埃德温单边嘴角翘起,“好啊。我也愿意。”
  温斯顿:“……”
  于是,在开往埃德温家的那条公路上,三只蝙蝠抓着一辆白色加长的凯迪拉克离地一厘米,摇摇晃晃地以无比折腾的龟速前进着。
  车里,巴尔舒舒服服地抱着王小明进入梦乡。
  埃德温的城堡建在山顶,月光洒在那白色的建筑上,透露出一股森冷入骨的寒气。
  城堡的大门大约两层楼高,向两边敞开式时还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王小明原本还半睡半醒的,但是听到这声响之后,瞌睡虫全都跑光了,整个人无比精神,两只眼睛瞪得一只比一只大。
  “欢迎来到我的城堡。”埃德温走在最前面。
  王小明这才注意到他穿的是一件深灰色的燕尾服,那条燕尾还镶着金边。当他整个人都没入城堡那无边的黑暗时,金色的边还靠着淡淡的月光散发出细微的金点。
  屋里的光很快亮起。
  王小明望着挂在大堂正中的蜡烛灯,“你点蜡烛点得真快。”
  埃德温把手从身边的开关上放下,“这是灯泡。”
  王小明咦了一声,靠近了看,才发现那些烛光都是静态不会闪烁的。
  温斯顿原本还在门口做最后的挣扎,但是马里奥很快关上了城堡的门,断绝了他最后的退路。
  巴尔将项文杰从空间里取出来,放在埃德温的面前。
  埃德温皱起眉,“他不是我的后代。”
  “怎么可能?我明明感觉到他……”温斯顿脸色一变道,“难道他是?”
  埃德温道:“文森的后代。”
  巴尔皱眉道:“怎么回事?”
  温斯顿见埃德温没有开口的意思,就解释道:“文森曾经是埃德温的后代,但是他通过了鲜血夜祭,所以现在和埃德温一样,是第五代吸血鬼。不过他的体内依然有埃德温的血液。”
  巴尔看着埃德温道:“你能救他吗?”
  “能。”因为文森的血液里埃德温的血液,所以项文杰不会对他的血液产生排斥。“但是我不会救他。”埃德温道。
  眼见着希望来了,王小明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它溜走,急问道:“为什么?”
  温斯顿瞄了埃德温一眼,“文森是迈卡维氏族中的疯子。”
  迈卡维本来就是疯子氏族,但文森是迈卡维氏族中的疯子,这就说明他是疯子中的疯子。
  温斯顿想起埃德温疯魔时的样子,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冷了起来。
  巴尔睨着埃德温道:“你怕他?”
  埃德温尖尖的嘴角微微翘起,“看我能说这么流利的中文就应该知道我对中国很感兴趣。中国的激将法对我来说并不管用。”
  巴尔一撇嘴角道:“你的条件?”反正他已经答应阿巴顿和玛门的条件,现在再加个埃德温也不算多。
  埃德温眼睛朝温斯顿望去。
  温斯顿整颗心都要停跳了,“这是巴尔大人和你之间的交易,不关我的事吧?”
  埃德温对巴尔道:“将他留下来。”
  温斯顿觉得这次心跳真的停了,他屏息等着巴尔的回答。
  “不行。”回答的不是巴尔,是王小明。
  刚才那句话是他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说完之后他见所有的目光集中过来,不由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巴尔的手轻轻环住他的腰,有力的臂膀传递着坚定的力量,像是在鼓励他说下去。
  王小明受到鼓舞,胆气又足了些,强自镇定道:“我们是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走。除非,除非他自愿留下来。”
  如果不是巴尔的占有欲表现得太强太赤 裸,温斯顿几乎就要冲上去抱住他猛亲了。这是他遇到过最可爱的同性人类。他头一次发现,原来王小明比那些凹凸有致的人类美女还要可爱。
  埃德温道:“你不想救他了?”他指着项文杰。
  “想。”王小明老老实实道。
  埃德温道:“那么把他留下来。”
  王小明摇头。
  “你不想救人?”
  王小明点头,“想。”
  埃德温语气森然,“……那留下温斯顿。”
  “不行。”王小明固执地摇头
  埃德温突然笑起来。因为他发现他们的对话陷入一个怪圈,“这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所以,我没有准备和平地解决这件事。”巴尔背后露出一对黑色羽翼,张扬地对着他。
 
  疯子(下)
 
  埃德温面色不变道:“以你的实力可以打败我,却不能勉强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巴尔突然伸出手,掐住温斯顿的脖子,“这样呢?”
  ……
  温斯顿脸色刷白,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王小明。这个时候指望巴尔有人性和埃德温有神性都是不切实际的,唯一能指望的就只有刚刚表现过温情一面的王小明了。
  王小明的眼睛果然流露出明显的错愕和紧张。
  不过反应更大的是埃德温,碧绿的眼眸慢慢绽放出殷红的光芒,犹如月光下流淌的鲜血。“放开他。”
  巴尔冷笑道:“先救人。”
  埃德温放在身侧的手掌慢慢地捏成拳头。
  温斯顿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一下子也不知道应该害怕巴尔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还是害怕埃德温那双没有伸过来却让他深深恐惧的手。
  “好。”埃德温眼中的红潮骤退,伸手将项文杰抓到身前。
  项文杰好似一只没有灵魂的娃娃,任他抓着,眼睛一眨不眨。
  埃德温双眼死死地盯着温斯顿的方向,头慢慢低下。尖锐的獠牙瞬间从他的嘴巴里伸出来,森冷的白色抵在项文杰的颈项处。
  王小明咽了口口水,莫名地有些喘不过气。
  森白的牙尖刺破项文杰的皮肤,缓缓地插了进去。
  巴尔放开温斯顿的脖子。
  温斯顿迅速闪到王小明的身后。
  巴尔嘲笑道:“血族居然躲到人类的身后。”
  温斯顿反驳道:“当初该隐大人就是没卑鄙过亚伯,才会变成血族的。”
  巴尔想了想,点头道:“这点我承认,不过……”
  温斯顿道:“不过什么?”
  巴尔嘴角一冷,“你敢再朝他靠近一毫米,我就真的把你的脖子拧下来。”
  温斯顿看看他,又看看王小明,委屈地向旁边移动了下。
  王小明不好意思地靠过去道:“其实巴尔他只是……”
  “他朝你靠近也是一样。”巴尔阴森森地提醒。
  温斯顿顿时像橡皮筋一样弹出很远。
  王小明无奈地回头看巴尔。
  巴尔傲慢地仰起脖子。
  项文杰的身体突然抖了抖。
  埃德温的牙齿离开他的颈项,两只圆滚滚的小洞漫溢出圆滚滚的小血珠。
  项文杰猛然瞪大眼睛,张嘴如虎啸般的吼叫着。
  埃德温想也不想地将他扫到地上,“这里不是你的领域,也轮不到你来示威。”
  项文杰像是一瞬间从梦里清醒,缓缓地站起身,看了看四周,然后两只眼睛瞪得几乎要脱窗,“你,你们,我,我……”他猛然抱着脑袋。血族的本能和人类的记忆在他身体里进行着激烈的搏斗。
  埃德温望着巴尔,“我想,我对你们应该没有利用的价值了吧?”
  王小明的内心生出一丝小小的愧疚。
  他是很想救项文杰没错。埃德温救项文杰似乎是举手之劳也没错。但是,强人所难总是不太好。
  温斯顿连忙道:“既然这样,我们不如回巴黎吧。巴黎的夜景非常漂亮,错过可惜。”
  埃德温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很急着离开?”
  温斯顿道:“我只是不急着留下。”
  埃德温自嘲地一笑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偶尔忘记那些不愉快的记忆。”
  “我偶尔的确会忘记的。”温斯顿顿了顿,又道,“在看不见你的时候。”
  埃德温的笑容苦涩,“是么?”
  温斯顿强调道:“我事先说明,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留下来的。”
  埃德温道:“其实我并没有打算留你下来。”
  ……
  刚刚开出的条件还没有凉,现在就反口,会不会太无耻一点了?
  温斯顿用眼神鄙视他。
  “其实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新朋友对你的态度而已。”埃德温望着王小明微微一笑,“至少有一个是满意的。”
  巴尔脸色一黑。
  温斯顿也回忆起刚才自己脖子被人抓在手里的痛感,看巴尔的目光顿时也变得不大爽,“既然任务已经完成,我们接下来也该分道扬镳了。”
  巴尔满意地点头道:“很好。”
  ……
  明明是他先提出分开的,为什么心里还是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温斯顿纳闷地想着。
  王小明突然对埃德温道:“谢谢你。”
  他们这些人中,巴尔傲慢,温斯顿狡黠,项文杰还沉浸在震惊中不能自拔,唯一想到道谢和唯一会道谢的人只有他。
  埃德温含笑道:“不客气。其实,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王小明讶异道:“什么事情?”他想不通的是,有什么是血族做不到,而他能做到的。
  “我希望你以后能多和温斯顿联系。”埃德温无声地叹了口气,“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很敏感,对于一点点的小事就能翻来覆去想好久,而且没什么朋友。血族的感情犹如我们的血液一样冰冷而压抑,但这并不表示我们没有热情。我希望你能一直当他的好朋友。”
  他的声音低沉舒缓,听到耳朵里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温斯顿看他的眼睛不禁流露出几分感动。
  王小明郑重地点头道:“我会的。”
  埃德温欣慰道:“天还没亮,现在回去还来得及看巴黎夜景。”
  一直站在旁边默不吭声的马里奥突然道:“主人,今天是你的生日,你不是说准备邀请客人们一起庆祝的吗?”
  埃德温缓缓垂下眼眸,遮掩住眼中的落寞,“我已经很久没有过生日了。”
  王小明眼睛一亮,正要说什么,嘴巴却被巴尔捂住了。
  温斯顿若有所思道:“难道你这三十年来一次生日都没有过过?”
  埃德温道:“过生日需要的不是时间,而是人。”
  温斯顿觉得心里有个角落塌了一个角。
  巴尔拉着王小明往外走。王小明冲埃德温摇手道:“谢谢你,祝你生日快乐!”他走的时候,顺便还扯走站在原地陷入冥思苦想的项文杰。
  埃德温对王小明报以微笑。
  温斯顿在原地踌躇了下,道:“生日快乐。”
  “谢谢。”埃德温的笑容开始升温。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hotmail.com
点击: